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初恋狠暖你很甜 > 165、安瑶的下场(三更)

165、安瑶的下场(三更)

深夜,一道黑色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

“你怎么办的事?”

拐角处,争吵的声音隐约可闻。

“我们之前说好的,你为什么要擅自改变主意,谁让你伤害陆离了?”安瑶压低了声音怒声喝道。

站在她身前的男人,高她约一个头,身形彪悍,他带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他的脸。

一开口,苍哑的嗓音微微刺耳,“那又如何,现在砸伤的人也不是陆离,是慕晚晚,这不就是你想看见的结果吗?”

“不管怎么说,你赶紧离开s市,这里你不能再呆下去了。”安瑶皱眉说道。

“把钱给我,我立马就走。”男人道。

安瑶眸间闪过丝丝蔑意,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支票,“拿去。”

“这点钱就想打发我?”男人看了眼支票上的金额,掩在口罩后的脸色顿时变了。

安瑶冷着脸看他,“那你要多少?”

“至少一千万。”男人狮子大开口地道。

安瑶脸色一沉,“你疯了,当初我们说好的是一百万。”

男人冷笑,“我不怕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我找你合作,最大的原因就是我要借你的手除去陆离,没想到还是被他逃过一劫,现在陆离没事,他说不到会查到我头上来,我不多要一点钱,你让我怎么躲开陆离的追查。”

闻言,安瑶眉头夹紧,目光凌厉地打量着他。

“你到底是谁?”

男人笑容阴森,抬手摘下口罩,月色下,他脸上深可见骨的刀疤很是渗人。

安瑶冷不丁地吓了一跳,往后倒退了一步。

“李荣,怎么会是你?”她捂唇,有些诧异。

李荣把口罩重新带上,嘲讽地说,“如果不是陆离,我的公司也不会破产被收购,他就是冷血残忍的人,他害我一无所有,我当然不会让他好过。”

“所以从一开始,你找我合作,就是冲着陆离来的?”安瑶恍然,他说慕晚晚得罪他也是假的。

李荣直接承认,癫狂地笑道,“没错,不过看样子陆离很在意那个叫慕晚晚的女人,伤了她陆离应该也很痛苦,这样算起来我也不亏。”

说完,他目露凶光,恶狠狠地道,“把钱给我,我立马离开,不然我要是被抓了,你也逃不掉。”

“一千万太多了,我一时之间根本拿不出来,而且我拿这么大一笔钱,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的。”

“我不管,反正明天中午我一定要见到钱,不然的话,我就拉着你当垫背。”

放下狠话,李荣张望了下周围,然后转身离开。

安瑶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面上浮出几分恼色。

混蛋。

竟敢威胁我。

该死的。

偏僻的小巷里,李荣七拐八弯地走进一个破旧的出租房。

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到屋里站着的人时,他脸色一变,调头就跑。

不等他跑出两步,巷口涌出几个穿着黑衣的彪悍大汉。

顷刻,他被包围在其中。

他背脊如弓,整个人都变得紧绷起来。

这时,傅冬缓步走了出来。

“李荣,你还想逃到哪里去,嗯?”压低的声音,夹着几分冷意。

李荣认得他,傅氏集团的少东,陆离的表弟。

他看了看围住他的彪悍大汉,再看看孤立无援的自己,面色顿时变得灰败。

他摘下口罩和墨镜,放弃做无用的挣扎。

傅冬睨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算他不笨,要是敢再挣扎他非揍残他。

……

vip病房

慕晚晚还没醒,陆离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

“玉姨,时候不早了,我先送您回去吧。”乔乐温声说道。

姜玉捏了捏眉心,“晚晚还没醒,我不放心。”

“有陆离在这,晚晚不会有事的,您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好给晚晚熬点粥给她吃。”

姜玉不放心地看了眼还未醒来的慕晚晚,最后点了点头。

乔乐和陆离打了声招呼,便和姜玉先离开了。

她们走后没多久,霍铮就来了。

他轻轻地关上门,走到陆离身旁,他低头看了眼慕晚晚,小声道,“陆离,我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关于水晶灯突然砸落的事。”

陆离闻言,面上终于有了几分情绪波动,宛若黑洞的眸子更加幽暗了。

他放下慕晚晚的手,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外间,霍铮道,“我和傅冬查过了监控了,是李荣混进了这次宴会,他在背地里动的手脚。”

话落,陆离浑身散发着戾气,“谁帮他混进去的?”

这次年度庆典安保方面都加强了,如果不是有请柬的人,根本就混不进去的。

除非,李荣背后还有帮手。

霍铮心底不禁赞叹陆离的心思缜密,他还没说,他就猜到李荣身后还有人帮他。

“是安瑶。”

原来嫉妒真的可以使一个人面目全非的,安瑶真的太狠了,竟然想趁机害死晚晚。

着实是蛇蝎心肠。

“傅冬已经把李荣抓起来了,安瑶那边你看要怎么处理?”

陆离眯起眸子,绯色的唇扯出凉薄的笑,“报警,收购安氏集团。”

霍铮会意一笑,安瑶被爆出教唆杀人这些丑事,安氏集团肯定会因此股票受到影响,到时候他们再来收购安氏集团就轻松多了。

**

翌日,狂风暴雪。

安瑶刚要出门去公司,警察就找上门来了。

看见那清一色的制服,安瑶心底咯噔一下。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姚丽问。

“安瑶是吧,我们接到有人报警说你教唆谋害他人,现在请你和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穿着制服的男人掷地有声地说道。

安瑶面色骇然,立马想到肯定是李荣出卖了她。

她抓住姚丽的手,“不,我没有,是谁诬陷我,我没有教唆谋害人,我没有。”

“警察先生,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女儿平日里经常做慈善的,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姚丽急忙解释着。

“具体事情等我们调查之后就清楚了,现在请你配合一下。”

说着,男人挥了下手,身后的人上前来按住安瑶往外带走。

“放开我,我没有做,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安瑶怒吼着。

看着女儿被带走,姚丽头突然晕眩了下,连忙让佣人打电话通知安建礼。

……

天灰蒙蒙的,狂风抽打着窗户,玻璃上沾染着细碎的雪花。

慕晚晚醒来时,背脊火辣辣的痛,微微一动,都钻心彻骨的痛。

“晚晚。”男人温柔的声线在耳边响起。

慕晚晚偏头,坠入男人满是关心的黑眸,她勾了勾唇。

“陆离。”刚刚醒来,她声音沙哑得不行。

“别动,我给你倒点水。”陆离摸了摸她的额头,起身去给她倒水。

端了杯水,他疾步走了过来,为了方便慕晚晚躺着喝,他还放了根吸管进去。

“慢点喝。”

慕晚晚咬住吸管,喝了大半杯水,沙哑的嗓子才缓解了几分不适。

“你吓死我了,慕小呆,谁给你的胆子替我挡下危险的,你知不知道我宁愿自己受伤,都不想看见你伤到一丝一毫。”陆离放下水杯,轻捏了下她的脸颊,低沉的声音透着几分后怕。

“你吼我?”慕晚晚嘟嘴,软糯的声音含着几分委屈。

当时看到他有危险,她哪里有时间想那么多。

陆离无奈,薄唇贴着她的眉心,“真是拿你没办法。”

慕晚晚勾唇,不想他因为这件事内疚,指尖抚上他的戒指,转移话题,“你什么时候买了戒指?”

陆离看着她空空如也的手指,从兜里摸出她的那一枚戒指,“你回来之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让人去订做了。”

说着,他拉过她的手,帮她戴上。

“我这么简单就答应你的求婚,是不是太便宜你了,嗯?”慕晚晚看着两人手上的对戒,唇角的笑容都快咧到脑后了。

陆离轻笑,“反正你跑不掉了。”

两人正腻歪着,乔乐几人一齐来了。

“晚晚,你醒了,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乔乐放下买来的零食,拉了把椅子坐到慕晚晚床边。

“吓死我了你。“

慕晚晚笑了笑,”让你担心了。“

”玉姨可担心你了,刚刚她来,你还没醒,她给你拿了粥来,现在又回去给你熬汤了。“乔乐道。

慕晚晚愣了下,”我妈也知道了?“

”当然了,你昨天伤得那么重,怎么可能瞒得了她?“

陆离起身去给她热粥,杨轩走了过来,见她脸色好了几分,这才放心了。

”那个安瑶真不是好东西,竟然想害死你。“乔乐气不打一处来地吐槽道。

慕晚晚惊讶,”这件事和她有关?“

乔乐声音更加激动了,”什么叫和她有关,她就是主使者,我就说嘛,好好的水晶灯怎么会突然掉下来,都是在她背后搞的鬼。“

”那她现在在哪?“慕晚晚皱了皱眉。

”被抓起来了,现在外面都是关于她的消息。“乔乐道。

”不仅如此,安氏集团受到波及,现在股票一路下滑,陆离准备要收购安氏了。“霍铮补充道。

乔乐幸灾乐祸地笑了,”真是大快人心。“

慕晚晚听完,并没有多大的欢喜,也没有要可怜安瑶,她不是圣母,没有那么多的慈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