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我复活了秦始皇 > 第三十二章,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第三十二章,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陆万杜撰了一个能实现一切愿望的昆仑镜,来让这些守护灵和行走们争夺,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通过竞争,让这些行走们努力提升实力。

魂力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能量,没有天地灵气的世界无法使用它,存在天地灵气的世界,不屑于用它。

对比天地灵气,修行魂力,修为的增长实在太慢……

就如同骏马和蜗牛,根本不在一个阶层上。

但,陆万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只存在魂力,没有天地灵气。

这个世界的人,只能修行魂力,还必须得通过他的青铜小鼎。

利用青铜小鼎,陆万完全可以批量给人烙印符文,一天几百上千个,完全不成问题。

可,这些人不是他,没有青铜小鼎的增幅,即使烙印上符文,也只是拥有了修行魂力的权利,综合实力也就是一个强壮一点点的——普通人。

想要通过修炼魂力,成长到一个强者的地步,需要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

而陆万,恰恰缺少时间。

后来,陆万意外的“重塑”了潘凤的灵魂,天马行空之下,想到了一个快速制造强者的手段。

这才诞生了“守护灵+行走”组合的模式。

烙印上魂力符文的行走,虽然修行缓慢,但是他们能通过各自的守护灵,在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实力。

这种模式符合陆万目前时间并不充裕的需求。

但这种“守护灵+行走”的模式,除了要解决守护灵数量的问题,还面临一个重大的难题。

它,没有一条清晰的前进之路。

这条道路,是陆万在时间不够的压力下,被迫诞生的奇思妙想,青铜小鼎内,并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它需要陆万自己摸索前进。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陆万杜撰了一个能实现一切愿望的昆仑镜,用来逼迫行走们去竞争,去争夺。

有竞争,这些行走就会琢磨怎么变强。

而陆万就躲在幕后,吸收他们之中优秀的劳动成果。

当然,为了增加行走们对一字玄天令的渴望,为了刺激他们争夺、竞争的冲动决心,陆万在制作一字玄天令的时候,就偷偷加了点料。

一字玄天令,不仅仅只是一件信物,它拥有增强行走实力的强大能力。

陆万相信,只要见识过一字玄天令功能的强大,一定会想要将其据为己有。

他需要行走们走到台上争夺起来,而不是躲在幕后搞手段!

幕后,是他的事。

++

圩原市,坐落在长江边上,由于位置比较靠西,所以地形以丘陵为主。

并不平坦。

在圩原市绵延的众多山脉丘陵之中,有一条比较出名——武灵山脉。

严格意义上讲,武灵山脉是一条横跨多个省市的大型山脉,圩原市这一段,只是它的其中一截。

但,因其庞大而壮观的喀斯特地貌原生态裂谷,以及凉爽的天气,成为不少圩原人避暑的圣地。

当地政府顺势而为,建立武灵山大裂谷风景区,名气不小。

此时此刻,9月22号,下午4点。

欣棠儿独自一人来到了武灵山大裂谷风景区。

“欢迎光临,门票130……”

一个淡紫色的守护灵飘在欣棠儿的身边,正是大唐平阳公主——李秀宁。

李秀宁瞥了武灵山的售票员一眼,问道:“自然风光,也要收钱?”

作为守护灵的存在,李秀宁的话,售票员自然听不见。

付过钱之后,欣棠儿一路通行,走进武灵山大裂谷风景区。

一边走,一边给李秀宁解释:“景区一般都是要收钱的,毕竟人家开发风景区也是投入了不少的心血。

在我们这个时代,把这称作旅游产业。”

李秀宁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秀宁若是敢兴趣,我带你四处逛逛?”李秀宁没有说话,欣棠儿却是询问道。

“不用,我现在放不下心来,我们还是赶紧去寻一字玄天令吧。”

“好。”欣棠儿点点头,“陆老板给的线索是天门洞,还说是一个景点。

那么我能想到的就是这里——武灵山大裂谷。

在武灵山有一处景点,就叫做天门洞。”

“走吧,我们去看一看。”

欣棠儿曾经在武灵山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对这里比较熟悉,领着李秀宁直奔天门洞而去。

在武灵山大裂谷风景区,有一面巨大的石壁,石壁从山峰之巅直插入谷底,远远看着,就宛如一柄薄薄的刀锋。

所以,这面石壁又被称做薄刀岭。

薄刀岭一刀竖插,隔断了山坡的两边,巨大的高度使得两边的人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

然而,就在这巨大的薄刀岭中间,豁然碎开了一个洞口,连接山坡的两边。

有好事者,将这个洞,称做天门洞。

因为曾经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所以欣棠儿恰巧记得这个地方。

走到薄刀岭下,欣棠儿指着面前不过两层楼高的山洞,说道:“这,就是天门洞。”

李秀宁闻言,身子立马飘了过去,仔细的在天门洞探查。

过来半晌,李秀宁邹紧眉头:“我并没有感应到任何特殊的魂力波动。”

欣棠儿抿嘴思索,随后说道:“会不会,这一字玄天令根本就没有魂力波动呢?”

“唔,有这个可能。”

三个小时之后,晚上七点多钟。

李秀宁的身体从薄刀岭钻了出来,守护灵属于特殊的存在,寻常人不可见,寻常物不可碰。

仿佛幽灵一般的存在,钻钻墙,都是基本操作。

来到欣棠儿的面前,李秀宁摇头道:“从这个薄刀岭到整个山体内部,我都找遍了,并没有任何异常的魂力波动,甚至没有任何特殊的物品。”

“怎么可能?陆老板欺骗了我们?一字玄天令根本不在天门洞?”

李秀宁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应该不会,陆老板没有理由欺骗我们。

真相或许是……

棠儿,还有另外的天门洞吗?”

“另外的天门洞?”欣棠儿身子一颤,犹如重击。

昨天晚上听见陆万说出天门洞的时候,欣棠儿第一印象就是自己熟知的这个地方。

难道,错了?

就在欣棠儿思索的时候,李秀宁突然严肃起来:“小心,有守护灵和行走正在快速接近。

没有丝毫掩饰。

这股气息——

是昨天那个家伙!”

话音落下,一个魁梧的汉子从山峰上直接跳下,“嘭!”的一声砸在了薄刀岭上,掀起阵阵烟尘。

“呼!真是的,让我一顿好找!”

烟尘中传来一道粗狂的男性声音,声音中带着一股子渴望。

对战斗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