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游戏奖励系统 > 第十七章 女人哭泣,男人开战

第十七章 女人哭泣,男人开战

老人冷冷看了爱玛一眼,什么都没说。

事到如今还需要说明“为什么”吗?他觉得不需要。

但爱玛需要。

难以接受现实的她需要让自己接受的理由,希望从曾经尊敬的人那里听到些什么,假话也好实话也罢,她只是想要听到!

然而她所尊敬的这位**师并不如她原本以为的那样在意她。

爱玛难受得几乎无法呼吸,但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她没有崩溃,以直觉找准了关键的一点——

“为了研究所的话,所长没必要亲自过来……不,不对,真的为了研究所的话,所长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一针见血。

要保存研究所的话,奥隆最该做的不是灭口,而是坐镇所里,应对要覆灭研究所的内外威胁。

身为大魔法师的他是研究所的根基,为了消灭对研究所不利的事物而离开,无疑是本末倒置!

真正正确的做法,是派人或者委托第三方消灭米娅和爱玛,而不是自己出动,给对研究所虎视眈眈的人以可趁之机。

所以,他真正亲自动手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奥隆目光闪烁,没有回答。

那是他的秘密,是他所要隐藏之事。

他不跟爱玛说话,除了觉得已经没必要再说外,也是不想让她察觉什么。

但爱玛还是问了出来。

真是敏锐。

不愧是你,爱玛*索多,所里最优秀的女研究员。

“很抱歉,爱玛。”本不想再说话的老人,终于还是说了一句道歉。

一瞬间,爱玛仿佛看到了以前的所长,想起在他领导下工作、研究的种种画面……不禁泪如泉涌,哭泣出声。

这是长久以来的深厚信赖断绝的一瞬。

“爱玛姐姐……”米娅担心地看着她。

爱玛跪了下来,抱住米娅,流泪不停。

女人哭泣,男人开战。

奥隆举起魔杖指向前面的三个盗匪,这几个满脸麻木显然已经被完全控制神智的男子身上冒出浓郁黑气,面目扭曲,双眼赤红暴突出来,脸上裂出多道血痕,近乎黑色的血液从中涌出,还发出吱吱嘎嘎的轻微怪声,显得有些恐怖。

让盗匪变成这种样子,还有战斗力?吴念感到疑惑,但下一秒他就明白了。

奥隆轻挥魔杖,一个盗匪冲了出去,迈着像是奇行种的步伐以惊人的速度朝吴念一方逼近,然后……“彭隆”!!

盗匪整个爆炸开来,黑血肉碎犹如火花般迸发,极为浓郁的黑气像是烈焰般汹涌,一下子破坏法师的结界,淹没了雪灵等人!

吴念看到了三个高额暴击伤害数字跳出。

仅仅这一击,法师就承受不住,崩溃成金光消散。剑士和雪灵都只剩下一点血量,而且身上被缠绕了黑气!

眼见如此惨状,吴念不知道要怎么打下去。

对面这样的“炸弹”还有两个!再冲过来一个,战斗就结束了。

也许可以引爆他们?

他试着让雪灵攻击其中一个魔化盗匪,但没能如他所想地引爆。然后雪灵闷哼一声,头上又跳出伤害数字。

看来这黑气的效果是承受者行动就会受伤。

然后剑士……变得不能指挥了!

剑士自动冲上去劈了另一个盗匪一剑,然后头上也跳出了伤害数字。

这黑气还有使得指挥无效……也就是让承受者失去神智的效果。

对方的回合。

奥隆挥动魔杖,让第二个炸弹盗匪冲了出去。

随着又一声爆炸响起,吴念又一次失败。

要怎么对付“所长”?

吴念在黑暗中思考,觉得只能用跟对付魔化盗匪一样的战术,也就是在前一轮战斗拖时间,让雪灵蓄力到极限,到下一轮战斗就一发“金色流星”轰过去!

问题是怎么拖。

前一轮战斗的敌人也就是九个魔化盗匪本身就是要“金色流星”来解决,一发过去他们全倒,没有人剩下,也就拖不了时间。

让雪灵故意射偏一点?

也许雪灵可以做到,但他做不到……他发不出声音!

吴念只能通过打出卡牌来指挥战斗,雪灵无从得知他想要箭下留人的意图,必定会歼灭所有敌人。

不想消灭所有敌人,只能不使用“金色流星”。

这样的话,就得花些功夫对付魔化盗匪……试试看吧。

拿定主意后,吴念重开游戏,再一次走剧情。

这次对付第三波普通盗匪时,吴念拖时间让雪灵蓄力八次,积攒多张“加速”法术牌和“蓄力”牌在手上,并且让法师也进行蓄力。

接着让剑士干掉用来拖时间的可怜盗匪,让九个魔化盗匪登场。

魔化盗匪第一轮攻势,吴念一方硬抗下来,然后雪灵一箭射爆三个!

法师施放大火球轰炸敌方全体,打出群体暴击伤害。剑士一剑补刀一个,剩下五个魔化盗匪。

魔化盗匪第二轮攻击,剑士出面硬抗,被打出暴击耗尽血量,光荣牺牲。

随后吴念用“加速”让雪灵多次蓄力,又一箭解决掉三个。法师再施法干掉一个,剩下一个。

然后就是采取守势,开始拖时间。

仅剩的魔化盗匪的攻击力随着回合数增多而提升,但靠着法师连续施放结界挡了下来。

吴念眼看这个魔化盗匪身上冒出越发浓郁的黑气,脸上血痕增多,眼睛也渐渐突出,越来越变得跟受到所长控制的那三个一样,就推测拖得太久的话,这位恐怕也会爆炸。

所幸不需要拖到极限,雪灵就蓄力完毕。

有了“流星”在手,吴念淡定地让法师结束这轮战斗,迎来boss“所长”。

不过这次在他第一次选择回答“我拒绝”之后,对面的老法师没有跟上次那样半威胁半劝说,而是以比较低下的语气进行恳求:“你就当可怜一下老人,好吗?这个项目相关的资料我全都可以在事后给你,除此之外你还想要什么也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我能给的,全都给你。”

台词变了!没有威胁,只有服软。

这显然是因为雪灵。

吴念看了一眼蓄力完毕,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辉的猎人少女。

老法师是有眼力的,知道要是开战自己会迎来什么,所以不敢做出威胁。

面对这样诚恳的老人,他毫不犹豫地再次选择了“我拒绝”!

奥隆长叹。

“那就这样吧……随你了,年轻人。”

“我不会再阻碍你们,就当我没有来过……我可以发下魔法誓约,以生命来保证。”

请你放我走吧。老人以眼神传达这个含义。

吴念面前第三次出现选项——

上:“发誓,然后走吧。”

中:“爱玛,你怎么看?”

下:开始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