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游戏奖励系统 > 第四十七章 这算是嘴炮过关?

第四十七章 这算是嘴炮过关?

她脑中涌出各种念头,想克制都克制不了。

自己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芬娜想要知道,这股发自心底的冲动无法抑制!

由此,她明确认知到自己落入了下风。

他就是看穿了我无法拒绝这个问题的答案,才会问出来。芬娜心中苦涩道。

没有威胁,没有展示战力,仅仅只是提出一个问题,就让做好拼死抵抗心理准备的自己生出屈服之意,这真是……

芬娜深深感到对方的恐怖。要是与这样的对手战斗起来……必定会输掉吧。

幸好没有开战。

不,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对方没有以力压人。

芬娜迅速回想一遍刚才的对话,眉头深皱。

她可以当这位代理人是在故弄玄虚,坚持要他发魔誓,但这样的话就肯定要开战。

就算有胜算并且真的战胜了代理人,能够逼得他说出答案吗?

不可能!芬娜难以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可是就这样屈服,她又不甘心……不,是害怕。

不觉得自己能够赢过对方,但又害怕选择屈服后落到糟糕的下场……

进退两难!

芬娜此刻感觉像是站在高高的孤峰之上,踏前一步是深渊,退后一步也是。

她无法做出选择,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

真是……残酷。

看到这一幕的伊芙等人心里叹道。

主人(代理人)只用一个问题,就将对方逼到了残酷的困境中,生死两难!!

某种程度上,这是比起直接的羞辱或者暴力都更加可怕的折磨。

这就是主人生气的表现吗……伊芙感到心惊。

场面陷入寂静。

对方不再说话,吴念也不知道该接着说什么。

除非发誓,否则不能结束……不管这“结束”指的是结束什么,总之就是一定要发誓吧。他回想刚才的话语。

发魔誓是真的不会,普通的发誓能凑合吗?

“芬娜小姐……发魔誓,我不会。”他开口说道,“我只能普通地发誓,这样可以吗?”

闻言,所有人又一次震惊!

主人(代理人)居然再一次让步了!?

不……不是实质上的让步,而是在面子上退一步,不发魔法誓约,但愿意普通地发誓,也就是郑重地承诺放弃遗物。

对于得寸进尺的冒犯,即使只是面子上的让步,也已经堪称宽容。

要是对方坚持不接受,那就只剩下开战了。

看似宽容,实际上也算是宽容,但本质上却是在逼迫对方做出决定!

处于两难困境的芬娜,被代理人的“宽容”击溃了。

坚持开战的话,她实在想象不出自己战胜对方的情景。反之,代理人宽容的表现不像是伪装。

而在后一方面起了决定性作用的,是之前在餐厅的时候,安娜遭到露维塔·艾德里尔与维克多·普林的逼迫,而代理人开口为她发言的情景!

那时候安娜还是安娜,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仆,代理人为她发言没什么好处,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代理人看穿了真相,甚至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但如果是这样,就证明一切尽在他的掌握当中,坚持抵抗没有任何意义。

因此,芬娜最终选择了屈服。

“不必了……不用您发誓,我相信您会确实地遵守诺言。”她低下了头,用上敬称说道,“刚才的无礼态度,我非常抱歉。之后若您要惩处我,我会接受,但还是请您手下留情。”

吴念:“???”

怎么回事?他懵逼了。

刚才不是说一定要发魔誓吗?怎么这又不必了?而且还变得这么恭敬?

他完全不知道为毛会这样!脑子里被问号填满,神情变得很是微妙。

而看在他人眼里,这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神情就是使得对方屈服后的“高深”流露!

对于主人(代理人)以言服人的非凡表现,伊芙等人唯有叹服。

“我马上开始解除空间异化,请您稍等。”芬娜说道,然后直起身子,身周浮现出黑雾,扩散开去,隐没在空间当中。

然后有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整个视野……也就是整个空间都开始震动起来!像是发生地震一般,大厅裂痕增多,碎石滚动、掉落,但吴念等人脚下的地面却很稳定,没有任何抖动。

这显然是芬娜特意控制好的表现。

她刚才说的“结束”,原来指的是解除这个异常空间……吴念明白到这一点。

解除异常空间,算是度过危机,通关游戏了吧?

随后有灰白色光辉闪耀而起,他感觉天旋地转……跟先前被卷入空间时候的一样难受!

幸好没持续一会就停止了,视野恢复正常。

吴念随即发现所有人还是处在大厅中,并且大厅的景象除了变得更加狼藉外也没有其他变化,但实际上能够微妙地感觉到整个空间变得安定了些,也就是解除了异化吧。

系统提示浮现:“获得奖励:初级仆从强化魔晶三颗。初级仆从召唤魔晶一颗。”

奖励信息出现,说明战斗结束了。

可根本就没有开打……这算是嘴炮过关?

吴念感觉莫名奇妙,他只是跟看似boss的女仆说了几句话,居然就过关了,到底咋回事啊!!

没等他多想,视野景象就开始被白光覆盖。

而看在克姆、露维塔以及芬娜眼里,就是代理人和他的两个女随从身上忽然散发出金色光芒,身影渐渐消失!

“等等!”察觉到这是代理人一行正在离开,芬娜喊叫出声。

对方真的遵守了承诺,不抢夺遗物。

他们肯定是为了遗物而来,这不会有错,但为什么如此轻易地放弃了?

是判断这件遗物没有预想中的价值?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芬娜想要知道,可是对方一脱离空间就要离开,显然是什么都不打算说明。

强留是不可能的,她只能趁这最后的时机提出一个问题,至于会不会得到回答就只能看对方了。

“请您告诉我,我究竟是什么!?”

也许不会有回答,也许得到回答也不能理解,也许能理解也不应理解,但她还是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吴念听到了这问题。

该说出她是游戏里的人物吗?

不……说出了也没有意义,没有多做说明的时间,即使说明清楚也没有好处。

还是让她别想太多比较好。他这么觉得。

于是吴念回答道:“你是人类……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不用多想,不必深究,只要这样认为就可以了,芬娜小姐。”

得到这样的答案,芬娜愣住,眼看着对方彻底消失。

我……只是一个人类?

灵魂是拼凑而成,凭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帝国遗物才得以诞生于世的我,是人类?跟其他人一样的人类?

芬娜似乎明白了,理解了这话的意义,以及对方为何轻易放弃遗物。

因为她(遗物)是人……她(遗物)已经变成人类,当有身为人的权利——自由地活下去的权利!!

“代理人……先生……”芬娜感到有热热的东西从心底深处……不,灵魂深处涌出,涌上喉咙、脸颊、眼睛,化作温暖的泪水流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哭泣,仿佛婴儿降生于世的啼哭。

她的出生没有父母的关怀,却得到一位伟大魔法师的认同,这是多么幸运的事。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