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冷静啊二哈 > 第一章 狗还会说话?

第一章 狗还会说话?

这人哪,只要钱包一薄,脸皮马上就会厚起来。

顾运现在的钱包何止是薄,简直是护舒宝丝薄,无论怎么翻都不会侧漏出一毛钱的。

到这种程度,脸皮厚不厚就不重要了,主要是不需要。

蹲在前女友林晓家的院子外,顾运抽完最后一根烟。

夜色中,借着月光朝里看了眼,确定林家的人都已经睡了之后,他果断地翻过院墙,跳进院子中。

院子里铺着草坪,边上有个狗窝。

这狗窝是德国原装进口、纯实木打造的,配置全景天窗,内铺进口羊绒毯,正宗欧式独栋狗墅,绝对成功狗士的标配。

顾运记得很清楚,这玩意市场售价两万六,能抵他现在三年的房租。

因为当初这就是他送的。

就在半年前,他还是个挥金如土、狂浪如狗的富二代,浪起来碰到阿拉丁神灯都恨不得满足人家三个愿望。

只可惜,半年前他那个狂浪如狼狗的老爹莫名其妙地破产了。

打那以后他的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昔日的狐朋狗友一哄而散,女朋友林晓也和他分手了。

在分手时他曾提出过一个大胆的想法,问林晓能不能把以前自己送的礼物还回来一半——那些奢侈品但凡还回来一两件,卖了也能凑合顶几个月的饭钱不是?

可惜林晓不同意,还反问他要不要脸,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顾运听完就呵呵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脸了?我是那种虚荣的人吗?庸俗!”

俗话说的好,囊中一羞涩,人就不那么羞涩了。

现在,身为破产富二代的他,要把狗窝偷出来……啊呸,拿回来去卖钱,这很合逻辑。

对,很合逻辑。

顾运以一个忍者姿势稳稳落地,然后回手掏出花血本买的一个肉包子,往狗窝方向扔去。

狗窝里住着一只哈士奇,大概四五个月大,蠢得登峰造极。顾运估计,只要小小贿赂下,这货没准能帮自己一块搬狗窝。

果然,肉包子一丢过去,那只滚圆的、黑白相间的哈士奇就欢天喜地地跑出来吃了起来,完全不在意扔包子的人是否居心叵测。

顾运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扛起狗窝二话不说就走。

狗子虽然天真烂漫,但看到这一幕不免也目瞪狗呆了。

咋,给个包子,就要抄家?

顾运回瞪了它一眼。

你瞅啥?

四目交织。

确认过眼神,狗子认为遇到了对的人。它当即收起疑心,然后欢快地在原地旋转、跳跃,并频频向顾运抛去邀请的眼神。

你是专程来陪我嗨的逗比对吗?

来呀来呀,一起嗨啊!

顾运自然不知道狗子的脑回路,不过他终于确认了一件事——哈士奇果然是个神奇的物种!

照他的想法,他就是养土狗,都不会养这种蠢货。

一切都很顺利,在狗子的欢送下,顾运扛着狗窝走到了院门口。

就在这时,夜空中忽然划过一道耀眼的光芒,就像一颗流星,“呼”地一下落在了院子里。

但一转眼,四周又回到一片漆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顾运愣了一秒,怀疑是自己眼花了,继续扛着狗窝往外走。

忽然,黑暗中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这位低能儿,请留步。”

顾运吓了一激灵,然后有点怒。

他以为是林家人发现了自己,这并不可怕,毕竟狗窝本来就是他买的。

但是开口就骂“低能儿”,这就过分了啊!

于是他索性站在原地,等林家人过来,准备好好理论一番。

然而几秒过后,人没看到,倒是看到那只蠢爆了的哈士奇慢慢地走了过来,然后蹭地一下跳上了院墙。

顾运顿时一脸懵逼,心说才几个月大的狗,就一蹦二米多高?

牛顿已经放弃承包这个院子了吗?

狗子占据了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眉头紧皱、狗眼呈斗鸡眼状盯着顾运,露出哈士奇特有的严肃表情。

这让顾运有点想发笑。

这时,只见狗嘴又是一张——

“唔,从数据看,还真的是个低能儿!”

吓得顾运差点就一个白鹤亮翅!

“什、什么玩意儿?狗会说话了??!”

狗子勃然大怒,喝道,“闭嘴!你这只愚蠢的地球人!老子不是玩意儿,是伯塞坦星球的高等智慧!你可以叫我蒙图里山的先知,或者塔纳斯河畔的智者!我可是知道地球上一切事物的存在,某种程度上说,我就是神!”

顾运大脑嗡嗡作响,有三个问题在他脑海激荡。

卧槽,狗会说话了?

卧槽,狗还会装逼?

卧槽,我被狗鄙视了?

狗子见顾运一动不动,不禁更加恼怒地说道,“低能儿,为什么见了本大爷还不跪下?身为低等的地球人,能像个仆人一样匍匐在本大爷的脚下,将是你此生无尽的荣耀!”

顾运愣了两秒之后终于恢复了神智。

狗成精了,跑哇!

可他刚跑了两步,忽然想起一件事。

等下,狗成精了?我这么理智的人,怎么会相信这么无稽的事情?

这一定是在做梦!

一想到做梦,他就怒了。

自从老爹破产以后,自己受尽了冷眼嘲笑,现在做个梦都要被一条狗欺负?

这日子没法过了!

想到这里,他顺手抄起院子里闲置的一张折椅,收起来之后指了指围墙上的哈士奇。

说道,“你刚说啥,谁给你跪下,谁是低能儿?”

哈士奇顿时狗耳一动,两只湛蓝的眼珠子猛地一瞪,一脸震惊的表情。

“你竟然不怕本大爷?”

“我怕你大爷!”

狗子冷笑一声,傲然道,“哼,这样的话……”

黑暗中,只见狗子幽幽地漂浮到了空中,画面极其诡异。

“愚蠢的人类,因为你的无礼,我以蒙图里先知的名义,给予你拉赛斯的惩戒!”

说完,猛地朝顾运飞去。

顾运不慌不忙,朝着狗子来的方向,二话不说就举起折椅拍了下去。

“嘭!”

一声闷响后,狗子就被拍到了地上。

顾运半年来的郁闷正愁没地方发泄呢,没想到这狗子自己撞枪口上来了,当场就冲上去一顿狠拍!

心想,反正是在做梦,就照死了拍!

噼里啪啦,好一顿血肉横飞、惨绝人寰的殴打!

狗子顿时“嗷嗷”地惨叫起来,气急败坏地吼道,“哎,哎我槽!你特么来真的是不是?”

顾运当然是来真的!

“拉赛斯的惩戒是吧?老子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少先队员的怒火、共青团的光辉!”

“啊!疼疼疼!住手,要不然等老子恢复能量你死定了!”

“哎呀,还不服是吧?”

顾运卯足了劲狠狠地拍,简直一发而不可收拾。

噼里啪啦,乒乒乓乓……中间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

狗子嚎地更惨了。

“啊啊啊~~我真是外星来的,只是没能量了而已!”

“外星来的?老子还外星他爷爷呢!”

“爷爷,别打了爷爷!”

“欸……这么识相吗?”

顾运嘴角抽了抽,说实在的他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见狗子求饶也就罢手了。

自己也累的够呛,正要抛开折椅休息一下,忽然手指传来一阵剧痛。

原来他不小心把手指卡到折椅的某个缝隙里去了。

十指连心,那是真特么疼啊!

就在这时,他忽然心里咯噔一下。

这疼痛好像很真实啊?

难道这不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