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冷静啊二哈 > 第十七想 这日子没法过了

第十七想 这日子没法过了

顾运在工厂转了一圈,发现这个厂子确实也败得差不多了。

依稀可以看出,原本厂区至少占地50亩左右,但是现在大部分都已经被租出去了,什么汽修厂、罐头厂之类小厂一堆,真正属于晨茗的,也就一栋办公楼,外加一个仓库、一个车间。

厂里的工人也都愁眉苦脸,人数也不多,目测不超过60个人。

也对,都三个月没发工资了,谁还能干的下去啊。

转了一圈,想想今天也别去程雪晴那,就决定提早回家,找二哈好好准备下,明天好对付赵德柱那帮人。

坐公交回到小区,刚进楼道,他猛然发现从上面走下来一个人,而这个人,竟然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他当时就懵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只见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手里拎着一把折椅,蹦蹦跳跳地下楼。

嘴里还愉快地唱着某种调子让人很熟悉的小曲儿。

“低能小儿去上班呀~~我去扔折椅~~没有折椅我不怕啦,我就是你爹~~啦啦啦~~~”

于是,两个“顾运”照面了。

“哎我去!”下楼的那个“顾运”吓了一跳,脚一滑就坐台阶上了。

然后目瞪狗呆地说,“低能儿,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上班吗?”

顾运也很震惊啊,一下子足足愣了好几秒,这才回过神来。

“我……尼玛,你是二哈?”

“我不是!”

“滚,你一说话就暴露了好吗?”

“我真不是。”

顾运拿起折椅,再问,“是不是?”

“嘭!”一阵白光闪过,下楼的“顾运”果然变成了一只哈士奇。

顾运虽然有心里准备,但还是吓了一跳。

“我擦,我擦擦擦!你他娘的还可以变身?”

“低能儿,这叫量子排序。万物都是量子构成,重新排序不就成为新的个体了?大惊小怪!”

“可是你这么小一坨,这么变这么大的?”

“增加量子间隔不就行了?蠢货!”

“听着好像有点道理……”

顾运深吸了一口气,心情终于平复了点。

然后一把抓起二哈的后脖子,一边往家走一边说道,“你他娘的变谁不好变老子?刚才要是被其他人看到怎么办?”

“老子乐意。”

“乐意你大爷啊!还特么敢扔折椅?我告诉你,你就是扔了老子也会再去买,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

一路骂,终于到家。

进门后,顾运把二哈扔地上,说,“给你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你马上帮我查下,晨茗厂里那几个高管,有没有贪污**之类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顾运相信,一家曾经很牛逼的厂子,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就面临倒闭。

以赵德柱这类人的尿性,没贪污过就怪了!而只要他们干过,那就一定有把柄,到时候不玩死他们算自己输!

二哈立马说道,“当然有,三块牛排来换。”

顾运冷脸道,“折椅在这,你再说一遍?”

“两块。”

“再说一遍?”

“一块!”狗子怒道,“你不会一块牛排都不给吧?那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姓顾的,我告诉你,不行咱俩就一个字,离!”

顾运顿时一头黑线,“行行行,一块就一块,什么玩意就离啊离的,听得老子起鸡皮疙瘩。”

于是立马下楼,去超市买了块生牛排,煎好放到狗子面前。

“吃吧,吃完赶紧查查这些王八蛋祸祸晨茗厂的黑历史。”

……

第二天一早,顾运兴冲冲地到了公司。

他也没办公室,自然就往总裁办公室跑了。

还没到门口呢,他就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叫骂声。

“程总,今天你要是不还钱,我就在你这打地铺,跟你说吧,我电饭锅都带来了,不拿到钱绝对不走。”

“对,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程雪晴,今天不还钱咱们谁都别走!”

“都拖了多久了,怎么着,做老赖还做得理直气壮是吧?要不要脸啊?”

顾运往里一看,发现至少有十多个人围住了程雪晴。

听了一会才听明白,原来这些人都是供应商,找程雪晴要欠款来了。

不过这伙人出现的时机有些蹊跷,昨天赵德柱这帮人刚集体辞职,今天他们来要钱了?

程雪晴现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些欠款都是她来之前就已经有了,现在这些人却硬是找她要,说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仿佛是她骗了他们的钱一样。

所有欠款加起来,足足有一千一百多万,而晨茗现在账上,只有可怜的八十多万现金,压根就不够还的。

虽然这些欠款对程雪晴个人来说不算多,好歹她也是顶晨集团创始人的亲孙女,账户上一两千万的存款还是有的,但问题是,如果她动用自己的钱去救这家工厂,那她就输了。按照对赌协议,她从此就别想进集团的管理。

没法还钱,她只好尽力安抚这些供应商。

“各位供应商,大家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公司目前的情况相信你们也清楚,确实一下子还不了。所以我建议,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尽快达成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还款方案,让我们分阶段还。”

没想到,这些供应商像是吃了枪药,压根就不打算好好谈。

一个光头吼道,“商量?商量个屁!就凭你能还出钱吗?”

“对!”另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平头说道,“你算什么东西?让赵厂长过来,他说的我们才信!”

“没错!你个黄毛丫头懂个屁!今儿赵厂长要是不来,咱们明天就去法院起诉!到时候冻结你们账号,直接让你们破产!”

这话一出,顾运顿时就明白了。

哎哟嘿,合着这些供应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逼债,是赵德柱这货鼓动来的?

赵德柱这是跟程雪晴示威呢?

程雪晴这会儿也明白了,这些供应商根本就是赵德柱叫来逼自己的。

于是冷声道,“我说了很多次了,公司账上现在确实没钱。如果你们一定要这样,那只能把公司逼上绝路!公司一旦破产,我保证你们一分钱也要不到!”

程雪晴不相信这些人真的想公司破产,因为显然这对大家都没好处。

但是他低估了这些人对赵德柱的忠诚度。

说白了,这些人几乎都跟赵德柱沾亲带故的,他们这些年赚的钱,可远远不止表面上的那些,要不然晨茗厂能倒那么快?

现在赵德柱的厂长位子受到了威胁,他们能不急吗?当然要想尽办法把程雪晴弄走了。

再说,赵德柱也答应他们了,只要把程雪晴赶走,他们的钱就优先偿还。

所以,程雪晴越强硬,他们就越疯狂。

光头出手猛地推了程雪晴一把,骂道,“你他吗的说什么?跟老子玩横的是吧?”

又有人喊道,“扇你信不信?”

此刻厂里的保安,竟然像人间蒸发一样。

这可能是程雪晴从小到大,第一次受到威胁。

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助。

身为女人,即便她向来要强,但说她现在没有丝毫恐惧,那是假的。

就在这时,一个有点熟悉但又陌生的身影冲了进来,挡在了她的跟前。

正是她的“保镖”兼助理,顾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