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冷静啊二哈 > 第二十一章 觉醒者的战斗

第二十一章 觉醒者的战斗

顾运有点纳闷,这货平时一直都是窝在家里的,就是想拉它出去溜溜它都不出去,今天怎么不在家?

顾运试着用意识呼唤了下,“二哈,你死哪去了?”

二哈没有任何回应。

想想这贱狗就是用折椅暴打一顿都没事,顾运你也就不怎么担心了,自顾自做起方便面来。

吃完方便面,却发现狗子还是没回来,顾运就不免有些着急了。

心想,这货不会真的离家出走了吧?还是能量已经恢复,回到它的星球上去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低能儿,赶紧开门。”

顾运赶紧开门,之后就看到二哈浑身是血地站在门口,身上至少有十几道伤口,有两道甚至深可见骨!

顾运惊道,“我凑,怎么被人干成这样了?是不是碰上城管了?你看,我早跟你说过了,地球很危险的!你顶多就适合窝里横。”

狗子白了顾运一眼,气哼哼地说道,“滚,不是人干的,是狗!一群流浪狗!”

“额……你干啥了啊,被一群流浪狗盘成这鸟样?”

“没啥!”狗子气呼呼地进屋,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身上的伤口竟然奇迹般地全部都愈合了!

不用说,肯定又是量子排序了。话说这技能顾运是真眼红啊,无论受多重的伤,只要量子重新排个序,就能回到健康的状态啊!

顾运无比羡慕的看着二哈,说道,“你说你既然这么牛,怎么连一群流浪狗都打不过?”

二哈暴怒,“老子要真想灭了它们,那就是一念之间的事,跟碾死蚂蚁一样轻松!只不过暂时不想而已。”

“得了吧你,也就会屋里横。”

“滚!算了,不跟你这低能儿吵了,说给你听你也不懂。总之,明天给老子弄十块牛排过来,要最新鲜的,别忘了听到没?”

顾运被这货奶凶奶凶的态度气笑了。

说道,“不对啊你这贱狗!十块牛排,就你那小体格吃得了吗?你不会是打不过人家,想用牛排去巴结人家吧?呵呵,你有没有看到我眼里的鄙视在蔓延?”

二哈咆哮如雷,“闭嘴,你这低能儿!你以为老子会像你一样不要脸吗?”

“那你想干什么?”

二哈闪烁其辞地说道,“总之你先别管了,把牛排买来就行,我有用。”

“诶?”

顾运见狗子今天竟然有点扭扭捏捏,很以前简直判若两狗,不禁又发散了下思维……

几秒后,笑嘻嘻地说道,“说,你是不是外面有狗了?这么多牛排是想充大款包养人家?”

顿了顿,又补充道,“对啊,这就解释的通了。你喜欢的狗正好是流浪狗老大的女人……额,女狗。所以它就找狗来堵你了是不是?”

二哈的狗眼当时就瞪圆了。

“低能儿,虽然本大爷知道地球上的一切,但不得不承认,你的脑回路确实触及了我知识的盲区。”

“过奖。不过作为过来人我指点你两句,以物质为前提的爱情那都是扯淡。你看我,当初砸钱追过那么多女生,现在还有一个理我的吗?你要真想骗她干点啥,我建议一块牛排就够了,吃完一起赏赏月啥的,然后再跟她说天太晚主人已经关门回不去了……”

“那并不是夸你好吗

“够了,闭嘴!”二哈差点要变疯狗,吼,“少废话,十块牛排!要是没有,你也别想得到饮料配方!”

顾运无奈,要看又要出血了,只好还价。

“八块!”

“十块!”

“五块!”

“十块!”

“一块!再说一块都没了。”

“好,老子走!这个家没法呆了!”二哈说完,扭头就要出门。

顾运不禁越发好奇,这货到底要干嘛?

要不看看再说?

于是说道,“行行行,十块就十块,就此一次!”

二哈冷哼一声,“这还差不多,配方就在你手机的备忘录里了。”

顾运连忙打开手机,果然在备忘录看到了一组配料。

……

晚上八点多,顾运闲的无聊,去网吧打了会游戏。

到了十一点多,他下机回家。

路过一个小胡同时,忽然一个身穿汉服的小姑娘迎面跑过来。

这姑娘大约二十来岁,皮肤白皙,虽然天色黑看不清她的容貌,但看身段是相当清秀的。

姑娘手里抱着一架古琴,看样子是个古文化爱好者,只是跑得有些急,顾运都没看清她长啥样,就擦身而过。

可惜可惜,这么好的身段,不知道长啥样……

忽然,姑娘脚下一滑,摔倒了。

顾运心想,大半夜的一小姑娘,总不至于来碰瓷吧?

于是转身走过去,伸出手问她,“没事吧?”

顺便看了眼她的容貌。

万幸,大眼睛高鼻梁,脸蛋也精致,是张和她身材很匹配的脸。

顾运不禁发散了下思维……

他本以为姑娘会把柔软的小手搭过来,然后一段美好的故事就此展开,可没想到,姑娘狠狠地把她推倒了一边。

顾运有些气,正要说话,却见姑娘迅速盘腿坐直身体,将古琴架于腿上,随后按动了琴弦。

噔!

伴随着这个音符,顾运感觉周遭空气竟莫名地一阵。

随后,他竟看到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从琴弦上离弦而出!

而姑娘的正前方,竟有一把闪着绿光的飞刀无声地飞来!

嘭!

音波和飞刀不偏不倚地撞在了一起,音波顿消,而飞刀也在空中爆散!

紧接着,又有三把飞刀飞来!

噔!噔!噔!

姑娘又连弹三弦,发出三道音波,将飞刀再次化解。

顾运看得呆若木鸡。

卧槽!这是什么?天魔琴?

哦,不对,一定是觉醒者!音家的觉醒者!

就在这时,只见两个蒙面的黑衣人蓦地从黑暗中窜了出来。

顾运一看这架势,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我凑,觉醒者打架啊!

于是二话不说,踏起小碎步悄悄地往边上,路灯没照到的黑暗处挪啊挪。

没看到我,没看到我,都没看到我……

我是小透明,小透明……

果然,三人谁都没兴趣搭理他。

其中一个黑衣人笑道,“哼哼,小朋友果然很难打,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跑,追了你三条街才追上。”

姑娘脸色煞白,没有说话,只是咬了咬嘴唇。

随后,琴弦再动。

噔。

噔噔噔。

四道音波再起,音调由低到高,由慢到快。

这前奏,顾运感觉一阵莫名的熟悉。

我擦,她弹的不是港版电视剧《天龙八部》的主题曲《难念的经》?

这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