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冷静啊二哈 > 第二十二章 牛顿定律知道吗?

第二十二章 牛顿定律知道吗?

姑娘的指尖飞速地在琴弦上游走,一个个音符去如瀑布一般从琴弦上倾泻而出。

《难念的经》的曲调,节奏极快,层层递进,气势磅礴,尤其是但高chao部分,简直有气吞山河之势!

身为看着各种武侠剧长大的一代,顾运对这首歌太熟悉了!

而姑娘的精湛演奏,简直让顾运仿佛看到了乔峰力战群雄的画面!

伴随着琴声,周遭的空气在明显的震动,尽管顾运躲在她的后面没有受到音波的正面攻击,但依然感觉血液在共振,在颤抖,以至于差点喘不上气来!

他本来是想悄悄溜走的,毕竟人家大神打架,他一个**凡胎的凡人一旁观战,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啊!

然而强大的音波,竟然让他力气全无,根本迈不开步了!

在觉醒者面前,他现在根本就是只弱鸡有没有!

而那两个黑衣人却是不屑一笑,其中一人撒出一把银色的沙子,沙子随即化作一道半透明的墙,竟挡住了音波!

一人笑道,“小妮子,咱们不过就取你灵藏而已,你用不着玩命吧?这么下去你迟早油尽灯枯,必死无疑啊!”

白衣姑娘一脸倔强,忽然沉声吟唱起来。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正是这首歌的粤语歌词!

她每吐出一个字,空气中就会荡起一片涟漪,就仿佛空气被点燃,然后爆炸!

顾运惊呆了!

此时,古琴笼罩了一层淡蓝色的光辉。

于此同时,空气的振动幅度急剧加大,并且形成了某种实质的高压!

其中一个黑衣人大声道,“词曲同辉!哼哼,想不到这首歌竟然高达七品,难怪这么多人传唱。”

另一个黑衣人阴鸷的说道,“可惜小朋友水平太次了,根本弹不出它的精髓!”

顾运听完心想,《难念的经》是林西和周华建两大才子作词谱曲,不知道七品是个什么水平?

要这么说的话,《沧海一声笑》会是几品呢?感觉那个词曲更有气势啊!

这边,姑娘继续吟唱。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气势磅礴,豪气干云,听得顾运热血沸腾,感觉这姑娘就是乔峰啊!

随着曲子进入高chao,两个黑衣人面前的沙墙骤然碎裂!

但黑衣人不慌不忙,其中一人从背后抽出一把黑伞骤然打开,黑伞快速旋转,竟将那些音波统统挡住了。

执伞黑衣人说道,“好了啦!曲子也听够了,偶们要办正事了齁!”

随后顶着伞,飞速冲来!

姑娘似乎预感危险来临,当即起身应战。

却在这重要关头,只听“嘭”的一声,她的琴弦断了。

姑娘当即“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被音波反伤,竟向后飞起,然后坠落下来!

要死不死的,竟然像算好了一样,直接往顾运怀里掉啊!

顾运来不及思考,急忙张开双臂,一把接住了她。

但是接完他就后悔了!

讲真,他真不是想英雄救美!

这个时候他再傻也知道,凭自己这点本事,就算拿把冲锋枪都未必能干的过这俩觉醒者,还救个毛啊救。

但问题是,这姑娘这把“投怀送抱”来的太过突然,等他反应过来时,眼瞅就要砸到自己了,为了自我保护,他可不得张开手臂接一下子?

这下好了,本来他就只想在黑暗中低调地当个小透明,现在这么一接,就成功引起了黑衣人的注意。

两个黑衣人立刻身影一闪,刷的出现在他跟前。

顾运秒怂,连忙松手,让白衣女子继续完成刚刚因为意外而未完成的抛物线。

换句话说,就是直接……扔了……

求生欲绝对的强啊!

然而并没有卵用!

拿伞的黑衣人马上就说了。

“哟呵,还有个帮手。”

顾运顿时满头大汗,后背阵阵发凉。

尼玛,这个误会就大了啊!

千钧一发之际,他立马俩眼向上一翻,只露出白眼,然后双手平举,在空气中摸啊摸。

“你好,我是个瞎子,刚刚是不是有个人飞过来了,怎么回事,差点砸伤我了。”

拿伞的黑衣人当时嘴角就猛的抽搐了起来,止都止不住。

“干,你娘嘞!瞎子你能接这么准齁?你再梭一遍,信不信偶把你眼珠子真的抠下来?”

顾运本来以为,装瞎子可以说明他啥都没看见,这样没准人家就能放过自己。

然而对方并没有因为他是金手指拥有者,而智商有所降低。

顾运现在也发现这不经脑子的主意真特么是馊到家了,不但没卵用,而且被拆以后,现场很尴尬啊。

沉默了两秒之后,他干笑了一声,说道,“那啥……刚气氛太紧张了,我开个玩笑,缓解一下……”

“闭嘴了啦!你是她的同伙四不四?”

顾运弱弱地说道,“这个……,我要是说我就是个路过的,你信不?”

执伞黑衣人阴笑,“你说偶信不信,蛤?”

顾运快急哭了。

“我真是路过的啊!这姑娘我压根就不认识!”

“哼,不认识你救她?”

“这个问题问得好!”顾运立马认真起来了。

严肃脸说道,“是这样的,牛顿第一定律你知道吧?就是说呢,它这个飞起来之后啊,有个自由落体的过程,大概是g等于……等于阿尔法加伽马的平方,所以你看它这个抛物线啊,恰巧经过我在的那个点,是非常合情合理的。而我猝不及防之下本能地接了一下,也很合理对不对?”

纸伞黑衣人都听愣了,眼珠子噌噌的冒火。

“干,你娘啊!给老子啰嗦什么牛顿定律齁!老子最讨厌物理了啦!总之,管你是谁,你知道我们是觉醒者,就一定要死啦!”

顾运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说道,“不是,非得这样吗?我假装没见过你们还不行吗?”

说完,又用意识大喊,“二哈二哈快来啊!老子快挂了!救命!”

拿伞的黑衣人冷笑一声,正要举起黑伞进攻,却被另一个黑衣人拦住了。

“等下!”那人说道,语气似乎有些慌张。

“又怎么了啦?”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朝顾运脸上照了照。

刚才由于太黑,其实大家都没怎么看清对方。

现在,那个黑衣人看清顾运的脸了。

虽然蒙着面,但他眼里迅速闪过一丝惊慌。

甚至,喉咙里蹦出一声轻轻的“卧槽”!

接着,让顾运屎尿未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他朝顾运90度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对不起,打扰了。”

顾运懵逼脸。

拿伞黑衣人同样懵逼。

“干,什么鬼哦?”

“闭嘴!”那人呵斥了一声拿伞黑衣人,然后又对顾运说道,“对不住啊,我们真不知道这姑娘是您的人。要知道就……对不住,您千万别生气。”

“额……”顾运一脑袋阴影线。

什么鬼啊?我是谁?我在哪?现在什么情况?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黑衣人小心翼翼地问。

能走吗?啊喂,但凡你要肯走,老子帮你叫滴滴都行啊!

听到这话,顾运简直高兴的要跳起来啊!

连忙就坡下驴地说道,“嗯,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走吧。”

黑衣人拽着那个拿伞黑衣人就走了。

顾运看着他们走远,拍了拍胸口,“卧槽,吓死老子了。”

那黑衣人走远后,也拍了拍胸口,“卧槽,吓死老子了,竟然是顾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