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秦:我长公子的身份被识破了 > 正文 第1235章 皇太孙
    第1235章 皇太孙

    “你,你下毒!”

    孩子的母亲指着胡九,痛骂出声。

    然而,此时此刻不管说什么都已经迟了。

    这位母亲还没骂两句呢,自己也跟着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胡雅喝的汤比较少,血脉浓度又比较高。

    所以在毒发之时并没有立刻死亡, 还能勉强支撑着说话。

    “为什么?”

    胡雅一字一顿,气若游丝的问道。

    “你也是胡族的孩子啊!”

    闻此,胡九却是冷冷一笑,一脚踢开了抓着他裤脚的胡雅。

    “你们有把我当成过胡族的孩子吗?”

    是,他从小就在胡族之中游荡,吃着百家饭长大。

    但他感受到的并不是胡族的热情和热心,而只有无边无际的恶意。

    他好像是一个小小劳动力一般,被人驱使着干活。

    从早干到晚,有可能能获得两口吃的,有可能会在夜色降临之前直接被人赶出去。

    他是一个棺材子,是胡雅从他母亲肚子里刨出来的。

    是不幸和厄运的象征。

    看着整个胡族都悄无声息之后,胡九翻出他们身上携带的狐尾草以及别的有价值的东西。

    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洪荒的征程。

    而秦轩那边,在搜完东西之后怎么想怎么不对。

    最终还是觉得,不能放任胡族去找青丘狐族告状。

    胡族对于现在的大秦来说的确不值一提。

    但青丘狐族在洪荒之中的地位还算蛮高的。

    若是有人告状,让青丘狐族派人过来的话,剿灭大秦恐怕会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然而,当秦轩循着胡族妇孺的足迹找到他们的时候。

    却只看到了尸体满地的场景。

    “启禀太子殿下,这些人应该都是中毒而死的。”

    秦轩不知道他们中毒的原因,在确定所有人都死透了之后,就带着大秦将士回大秦去了。

    关于幕后凶手,他已经有了一个隐隐约约的猜测。

    毕竟想要用毒同时毒死这么多人,只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这件事情变成了一块压在秦轩胸口的巨石。

    不仅仅是因为胡九跑了,更是因为他残忍可怖的手段。

    竟然连自己的族人都忍心杀死。

    直到现在,秦轩都觉得是不是是自己猜错了嫌疑人。

    可又的确没什么别的可能性了。

    回到大秦之后, 秦轩便直奔秦宫而去。

    碰巧, 在路上遇到了太医令夏无且。

    “恭喜太子殿下,贺喜太子殿下。”

    夏无且一见到他,便连忙作揖恭贺。

    这恭喜、贺喜下来,秦轩都懵了。

    他这次出行,就找到了些不值钱又没什么用处的玩意儿。

    夏无且莫不是在故意找茬,想要嘲讽他吧?

    “这喜从何来?”

    秦轩皱着眉头问道,心里已经默默地盘算好了。

    若是一会儿夏无且说不出个三七二十一来,也就别怪他不讲情面了。

    “您还不知道吗?”

    夏无且一拍脑袋,心想自己莫不是行医行傻了。

    “也是,殿下您才回咸阳,也的确不知。”

    这话说的,半天都没说到点上。

    秦轩恨不得也拍拍夏无且的脑袋,看看他这脑袋瓜儿里是不是装了一脑袋的水。

    “太子妃娘娘有喜了,微臣在此先行恭喜,择日再备厚礼……”

    秦轩直接挥手打断了夏无且的话,他现在整个脑子都是懵的。

    甚至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你说什么?”

    “喔,微臣说,在此先道一声恭喜,择日……”

    这话还未说完呢,就再次被秦轩给打断了。

    这次秦轩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不断地摇晃着。

    “谁要听你说这个啊, 你刚刚说太子妃怎么了?”

    本来夏无且因为连日研读医书, 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来弯儿了。

    再被秦轩这么一晃悠,直接被晃成了一脑袋的浆糊。

    “太太太子妃娘娘,她有,有喜了!”

    终于,夏无且结结巴巴地将这句话复述了一边。

    我有孩子了?

    这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砸在了秦轩的脑袋上,直接将他给砸懵了。

    他转身便向太子府狂奔而去。

    什么述职、表忠心通通被秦轩抛到了脑后。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他的大胖儿子更加重要呢?

    冲进太子府后,秦轩便看到青竹在拎着一个小桶浇花儿。

    偌大的太子府只有一个太子妃,并没有什么旁的莺莺燕燕。

    最多再算上个风殊。

    因此这太子府的帐管起来不要太轻松。

    一个月的账簿不到一个时辰就能够看完。

    因此,青竹便有了很多时间来做旁的事情。

    煲个汤啊,浇个花儿啊之类的,都是她用来打发时间做的事情。

    往日秦轩觉得她这样也挺好的。

    可今日,在看到青竹手上拎着的小桶时,秦轩腿都软了。

    “小青竹,快把水桶放下来。”

    看到秦轩的那一刹那,青竹哪里还顾得上水桶,直接将其扔到一边去了。

    这举动简直是让秦轩出了一身冷汗。

    好家伙,这么大的动作,伤到了身子可怎么整。

    “你慢点啊,别伤到孩子,也别伤到你自己的身子啊!”

    秦轩来到大秦之后,就没有再见过怀孕的妇人了。

    毕竟在这个年代对于女子的管束本就稍微严格一点。

    又比较兵荒马乱。

    女子怀孕之后不好好待在家里,出去乱晃被冲撞了可怎么办?

    而在现代的时候,秦轩对于孕妇的概念就是。

    挺着一个很大的肚子,看上去又笨重又脆弱。

    因此他才对青竹这般紧张。

    然而青竹却笑了笑,巴掌大的脸上荡漾着甜蜜的笑容。

    “太子殿下您也太紧张了,孩子是没有那么脆弱的。”

    说着,还拉着秦轩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然而她现在怀孕才不过两个月罢了,肚子都没有凸出来,更别说胎动什么的了。

    只不过是为了安抚秦轩才做出的举动罢了。

    手放在青竹的肚子上,秦轩瞪大了眼睛,莫名感受到了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

    这就是他的孩子吗?

    夫妻二人靠在一起,享受着这甜蜜而又轻松的时光。

    然而,有些事情还是不得不面对滴。

    陶方一脸难为地磨蹭了进来。

    “启禀太子殿下,您该进宫述职了。”

    (本章完)@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