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洛阳花嫁 > 第1章 就算手上有一根绣花针

第1章 就算手上有一根绣花针

《洛阳花嫁》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第一章

扬州三奇花?!

喝!好个耸动的字眼,扬州竟出了三位不输男子的女英豪、奇女子,实在是地方上百姓的福气。

论起此三姝,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已然成为扬州话“名胜”之一。

其“伟大”创举,实是罄竹难书呀!

每每提及此三女,扬州父老只有一个公式化的动作。

先是了然的“噢——”一声,然后好笑地摇摇头,叹一大口气,接着面露苦瓜般愁容问道:“哪个不长眼的又惹祸上身?”

唉!短短的一句话,道尽扬州百姓的苦难。

什么扬州三奇花嘛!稍微识字的人即能从字面上看出来,它指的就是扬州三朵奇怪的花。

女人似花,男人似草,虽然奇怪又住在扬州城内,所以简称她们为扬州三奇花,总不能说是扬州三草吧。

呃!该怎么介绍她们的“不凡”呢?

容貌称不上天姿之色,身段差人一截,气质……这……不讨论,长相算是可看之容,出门不会吓看街坊邻居,算……清秀可人好了。

至少扬州十美排行榜上,她们只有仰首眺望的份。

但是——

她们真的很有名。

就从她说起!

胭脂湖畔的杜丫丫,早年家里逢大水,无一牲畜……活口幸存,她被八大胡同的燕嬷嬷拾了去,本想待她大了些好接客,挣点花银,可是……

人算不如天算,谁知她打小就聪明过了头,知晓四处攀关系,这个爷儿叫干爹,拉着那个哥儿就燃起三注香结拜喊大哥,叔叔伯伯唤得可亲热,连丐帮帮主都成了她兄弟,一窝子乞丐全挺她,在扬州城好不威风。

因乞儿手“巧”,她习得一手好本事,只要她错身而过小手一溜,神愉都得甘败下风。

为了怕她失风被逮,失了丐帮帮主之脸,因此帮主连祈风不得已之下,只好传授她独步天下的轻功绝技,让她在“万一”中好跷头。

杜丫丫又常扮俊秀男子,在八大胡同内享尽姐妹们的疼宠,即使明知她是女儿身,但烟花女子那份仅剩的梦想,个个不由得当她是情人般迷恋,所以……她能不红吗?

再来谈到小气财神莫迎欢吧!她家在扬州城里算是“有钱人”,当铺是全城连锁,一开就是二十来家,完全垄断市场。

既然号称小气财神,就不能指望她有良心这玩意。

人家闺女是系金佩玉,她是左系铁算盘,右佩收银袋,两手掌心永远向上翻,很少有往下落的时刻。

乞丐是她的天敌,偏偏她和乞丐头的“义妹”杜丫丫是金兰之交,只好勉强接受他们的存在,想办法从他们身上榨点油水。

瞧瞧,这女人多恶劣,连乞丐都不放过,就算她想不成为财神都难。

最后说说胆小如鼠又好哭成性的云日初,在三个女人中,她的“杀伤力”当属最小,举凡琴、棋、书、画、女红和烹调的功夫,连扬州才女都自叹不如。

“温婉的性情、甜美的笑容,她蕙质兰心得可说是人间极品,完美到叫人捶胸顿足,但是——

一哭长城动,二哭山河裂,三哭惊天地,她的哭功无人能及,随时随地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儿,只要一点点小触霉,她都有本事哭得让人以为一家老小死光光,好不悲惨。

而她是三人之中,气质最“大家闺秀”、最“正常”的女人。

扬州三奇花车呵,谁敢来摘?

☆☆☆

“杜——丫——丫,你给我死出来,欠我的银子快吐出肚肠,这次我非算七分利不成。”

一声叫喊,如雷贯耳地直冲而来,惊吓到屋檐上的鸟雀,恐慌得踩错步伐忘了鼓翅,滑——地掉落巢,跌断可爱的小尾椎,呜呜咽咽地连泪都不敢滴。

一道秋香色消身影如风扫过,非常不文雅地“逛”进大杂院——

嗯——说它是大杂院一点也没错,听说这幢占地甚广的残败庄院,乃是前朝某位惨遭灭门的大官宅邸,每逢无月的夜里,总会传出骇人听闻的声响。

四周杂草丛生,蛇鼠流窜,荒没阴凉得连乞丐都不愿屈身,梁上往子不时洒落蚁蛀后的屑未,风一吹,窗就摇动得厉害。

莲花池里开满紫色布袋莲和一些水生植物,蚊虫滋生恶臭难闻。

综合以上所见,人们将此幢废弃宅院称为克屋或凶宅,无人敢以命相搏来住此处。

想当然耳,这并不困扰扬州那三位神经特粗的奇怪女子。

她们其中一位甚至“占地为王”,强行霸占无主之地,当成私人别馆,住得不亦悦乎。

“欢……呜……欢欢……你不要……呜……这么凶嘛!”一阵抽抽搭搭的细柔嗓音随后而至。

“闭嘴,不许哭。”

被唤之为“欢欢”的女子回头狠瞪鹅黄绿衫的女孩,意在提醒她收敛点水份。

在她莫迎欢的眼中,女人的眼泪是珍珠,颗颗都“值钱”。

而被瞪的女孩似乎早已习惯,她努力的吸着气,不让眼眶中成串的珍珠往地面浪费,致使打转的泪珠硬生生的停住。

“我……我不、不哭。”云日初轻轻擤了一下鼻子、展现一副笑容可人的模样。

莫迎欢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眼珠子往左一吊,颇有感叹老天爷的醉眼未清,这云日初实上辈子八成是渴死的,这辈子的泪水才特别充沛。

可惜唤!泪水如珍珠,若能卖钱该有多好?瞧她取之不尽的泪珠,自己光坐在床头数钱都来不及,哪还会禁止她漏财……落泪。

扼腕呀!算了,还是找钱祖宗要紧。

“死丫丫,不要以为不吭声,我就找不到人,再不出声王大善人那笔……”

鼻子用力一吸,莫迎欢不用任何线索,轻易就“闻”到杜丫丫的藏匿处。

踩过一地烂泥,横跨过正门槛,愈往后堂走去,景色愈见宜人,也比较像是人住的地方,不似前头那般荒芜,可见是下过一番工夫整理。

她推开半掩的门,床上正躺着一位俊公子爷,不知睡到第几殿去也,只见对方怀中揣着小袋子,莫迎欢不禁心喜,眼神倏然发光。

“死小孩,大半夜不睡觉给我跑去做贼,你对得起杜家的列祖列宗、对得起我吗?”

莲花指一指,明明是非常文雅的动作,但看在随后而来的云日初眼中,活脱脱成了一只活动茶壶。

“欢欢。丫丫为什么要对得起你?”好奇怪哦!她又不是丫丫的“列祖列宗”。

床上俊公子打了个哈欠,将怀中沉重的负担丢给莫迎欢。

杜丫丫睡眼惺忪道:“云云呀!这个小气鬼在抱怨我没找她去‘搬家’。”累死人了,也不体谅她一下,那么早就来吵她。

“搬家?”云日初还是不太懂。

莫迎欢数了数袋中银两,勾起食指往云日初脑门一鼓。“你忘了丫丫的副业啊?”

头一疼,她噙着眼泪。“人……人家一时没想到那上头嘛。”

“不许哭!”

两人齐朝她大吼,硬是逼着她把眼泪吞回去,为了自身安危,先下手才是正途,不然她水闸一开,谁会先淹死她们两个。

“真是受不了,云云的个头才麻雀般大,不知她用哪个器官装水?”莫迎欢非常不厚道地斜睇云日初。

杜丫丫抓抓脑门,一脸惺忪。“剖开瞧瞧不就得了,值得研究。”

“呜……不要啦!人家会死掉……”

单纯的云日初信以为真,好不容易关上的水门再度泄洪,扰得其他两人掩耳瞪她,恨不得手上有根绣花针好缝了那张口。

可惜——

就算手上有一根绣花针,以两人“高超”的绣功,只怕云日初红艳的菱角12xs

page2

“死丫丫,你负责摆平她。”天啊!这哭声还不是普通的惊魂摄魄。

“为什么是我?”她一副不服气地揉探额头。“你一向比我有办法。”

快困死了,一大早凶神、泣仙就上门,杜丫丫大呼可怜,年少无知错交损友。

莫迎欢一脸不悦的警告云日初。“云云,再让我听到你的哭声,就烧光你的医书。”

“啊——我……我不……不哭,你不能烧我的……医书。”她努力地止住抽噎。

云日初个性法弱害羞,但是对医学却有一份狂热,只要一看到稀有医书,眼睛睁得可亮了,巴不得全数藏在她小小的书房中。

想当然耳,她的医术一定精良,而“唯二”有幸享用的,就是自幼相交的“青梅竹马”社丫丫与莫迎欢。

虽然她习得一身好医术,本身却不太敢与陌生人接触,再加上她娇弱的外表令人无法信服,纵使她有华佗、扁鹊之技,亦学无所用。只有不怕死的杜丫丫和莫迎欢敢让她下药。

为什么她们不怕被毒死呢?

说来简单。

年幼时杜丫丫身无分文,生了病自然请不起大夫,病恹恹地躺在破庙里,莫迎欢见她要死不活,拖来小神医拿她当试验品,因此成就了三人一段切不断的情谊。

而打小就懂得算计的莫迎欢一见云日初的医术,就自私地拿她做免费专属大夫,不让旁人知晓她医术高超,有时还借机敛点财,中饱私囊。

其实三人看似来自不同的阶级,老是有人遭欺压,但她们私底下感情却比亲姐妹还要好,常叫外人狐疑。

虽然怪人总是叫人难以理解,可时日一久,大伙也就见怪不怪了。

“对了,丫丫,你昨天去哪家做差事,善心好像不够充裕?”拨了一下算盘,莫迎欢十分不满足。

“你还说呢!是谁给了错误情报,王家哪是讨小妾,根本是强娶民女,一点油水都没得捞,累死我了。”

杜丫丫没好气地瞪视她,不文雅地掀高下摆,跷起左脚踩在床沿,一脸埋怨,比她更不满。

莫迎欢撇撇嘴,踢踢她难看的坐姿。“为善最乐,我怎么会知道有人比我还小气?”

“哼!你该看看王老头那色相,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玩十来岁的小女孩,十七房妾呐!”他也不怕“劳动过度”。

“说吧!你送了什么礼祝贺?”

杜丫丫眨着无辜大眼,故作风流地挑挑她的下巴。“礼轻情义重,不足挂齿。”

“杜、丫、丫——”莫迎欢冷笑地逼近她的检。

“好嘛!就尝欺负善良人。”她不太甘心地嘟嚷两句。“一点点千阴醉。”

说实在的,她和云云似乎生来就遭诅咒,不然怎会碰上欢欢这个女恶煞,三不五时被欺压也就算了,还得贡献一己之力帮她“聚”财。

不能因为她杜丫丫喜欢晚上在别人家屋檐“散步”,就有义务让人分红,她这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嘛!

说好听些是合伙,真相是她吃定自己不敢反抗。

“一点千阴醉?!丫丫,你会害死人的。”云日初忍住不落泪,鼻头因而红通通的。

没人比她更了解千阴醉的药性,那是她不小心调制出来的一种泻阳药,女人吃了无碍,男人一碰就……

阳气泻不停,直到泻血为止。

“云云乖,我们是替天行道,何况祸害遗千年,王老头的命阎王不收。”莫迎欢没啥诚意地拍拍她的头。

“对啦!他那十七个如花似玉的消寡妇会感谢你让她们解脱,成为有钱的未亡人。”不忘附和的杜丫丫捏捏她满是嫩肉的双颊。

两人说得云淡风轻,耍得天真的小人儿不知所措,迟疑着该不该相信。

“真……真的吗?”真的会有人感谢她制错药?

“真的,不要怀疑。”两人口径一致。

云日初点点头,“噢。”

笨就是笨,随便唬两句也信,真是不知人心险恶。杜丫丫和莫迎欢相视一叹,要是没有她们的“耳提面命”,云云八成早被拐卖了。

她们一直很奇怪,像她们这般聪明绝顶,怎么始终无法让云云长点智慧,还十数年如一日的……呆。

俗语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她却白得比天山雪莲还纯净,总是百染不上色。

“欢欢,你不觉得太贪心会遭天打雷劈?”杜丫丫用眼神瞄瞄她饱满的银袋。

“银子是天下最可爱的小宠物,你看过不想养大宠物的主人吗?嗟!以后少问蠢话。”

“你……”她无语可问天,欢欢这死要钱的个性!

有一点杜丫丫就是不明了,欢欢的钱袋像个乾坤袋,不管装多少都行,可大可小,收缩自如。

每回好奇一问,她总是神秘兮兮地说——这是典当品。

“别你呀我的,这是下回的路线,记清楚点,要多摸……借一点。”莫迎欢在心中暗道不用还。

杜丫丫眼一瞠。“喂!太过了吧!”

“嘿!嘿!打铁趁热嘛!咱们一口气捞他一大票,然后你可以拿几……两银子去孝敬燕嬷嬷。”一想到钱从口袋里出,她好……心疼哦。

杜丫丫驳斥道:“捞你的头啦!我一人饱全家饿不了,又不像你这个钱奴才。”她是有得花就好,不贪多。

从小她就是看人脸色长大,身处龙蛇杂处的烟花地,不得不被迫机伶些,不然贞操早不知断送在哪个爷儿手中。挂起牌卖笑了。

所幸她嘴甜人缘好,福星大如天,逢灾便成喜,一切平安。

“哎呀!丫丫,钱财人人爱,瞧你男不男、女不女的,不攒点银两在身边,临老乏人照顾可悲惨哦!”

云日初傻气地扯扯莫迎欢的衣袖问道:“欢欢,你是说丫丫的丈夫、孩子会扔下她吗?”

嘎?!什么跟什么,连片叶子都没瞧见,她倒开了花结成果,叫两人面面相觑。

最后她们决定不理会云云的“童言童语”。

“乖喔!云云,去后院帮丫丫浇菜。”非常可亲的莫迎欢打发她去做苦工。

呆呆的云日初一偏头,露出喜的浅笑,二活不说地往后院走夫。因为她最喜欢和泥土为伍,只是家里不允许。

“她什么时候会长大?真叫人担心。”杜丫丫俊俏的脸庞有一丝乏味。

“少杞人忧天,傻人有傻福。”莫迎欢顿了一下,贼兮兮地调戏她。“公子,何时……娶亲呀?”

“等你嫁人以后、小妹一定追随你的脚步。”玩她?也不瞧瞧谁的年纪大。

“丫丫。”莫迎欢脸色变了一卜,但是一摸到银袋就笑脸迎人。“我有莫家当铺,你呢?”

这死女人,把她家当挖个大半,还好意思损她没嫁妆。“我靠你呀!”

“你……算了,莫提恼人之事,咱们来合计合计,归云山庄……”莫迎欢两眼直发光,心里正数着亮晃晃的银子。

“欢欢!你早晚被钱压死。”杜丫丫很无奈地垮下无力的双肩。

“那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杜丫丫摇了摇头,轻呼“疯子”。

“嫉妒。”莫迎欢抬起下巴斜睨她。

两人互瞅了片刻,才默契十足地摊开归云山庄的内部地图,很用心地研讨。

扮梁上佳人是社丫丫的专长,她可以轻易开启任何一道锁,找出刻意隐藏的财宝,可她有三不偷,一不偷小孩,二不偷笨女人,例如云日初,三不偷穷苦人家。

虽然她常逛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