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穿成摄政王的画中喵 > 第2章 于是冉冉不再纠结于此

第2章 于是冉冉不再纠结于此

中那只原本没有眼瞳的小白猫,一双空洞洞的眼窝里,突然泛起了一层幽蓝的光,不一会儿,那里就现出了一双绝美的湛蓝色圆瞳。

然而下一刻,小白猫的眼睛,却唰地一下闭了上,随之,所有异象全部消失,而书房的窗子也被风又吹了上,就仿佛从未打开过一般。

第二章一只猫

夜深了,冉冉蹲在墙上的画里,小心翼翼望着下边书案前,那个正在烛光中埋首写字的魁伟身影,一时间有些心绪难平。

冉冉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那天半夜,她干嘛要手欠,非去给这幅画上的小白猫画什么眼瞳啊?

画就画了,为啥还非要画跟自己眸色一样的湛蓝色?

对,冉冉自己就是蓝眼睛,所以她一直觉得,自己父母中可能有一方略带些外国血统。

蹲在那儿,冉冉第n次埋怨起自己。

唉,谁能相信会有这种事?

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天,但冉冉依旧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好好的,三天前她竟然莫名其妙地穿越了。

穿就穿吧,可人家都是穿成了什么美女啊、小姐啊、贵妃啥的,怎么轮到她,就穿成了一只猫呢?

还是一幅古画里的纸片猫,成天孤单地蹲在这画里,周围连个可以聊天的活物都没有,还时不时得提防些画外的人,免得让人家看出什么,再被吓到。

另外,她也十分想念爷爷,特别担心爷爷在发现她不见后会着急,再急坏身体。

唉,猫猫叹气!

第n次埋怨完自己,冉冉颓然地耷拉下脑袋,一双小耳朵也放平成了飞机耳,还丧气地瘪了瘪嘴。

可没多一会儿,她就好似想明白了什么,又猛地抬起头,突然双眼放光地兴奋起来。

她!想!通!了!

穿越时空嘛,既然她能穿过来,就也一定能穿回去,而穿回去时,按道理,应该会穿回到之前她穿过来时的那个节点,即自己生日那天的零点。

也就是说,等她穿回去时,爷爷根本不会知道她曾经不见过,也就不存在爷爷为她担心和着急的可能了。

所以这么想的话,她穿过来其实还挺棒的,谁让她幸运地穿到了封屹的书房里呢,她可是他忠实的历史粉呢。

冉冉心道,在寻找穿回去办法的这段时间里,她可以近距离地观察自己爱豆,并亲眼见证对方演绎历史,这种感觉……也太爽了吧!

哇,好兴奋!

但兴奋了一会儿,冉冉突然觉得自己蹲得有点累,便悄咪咪蜷起一双前腿,将原先的蹲姿改成了趴姿,然后就这么悠哉游哉地趴在画里,不错眼地打量起了画外那人。

好吧,虽然已经连着看了三天了,但她觉得自己依然没有看够。

谁能想到,这位历史上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居然会生得如此……养眼。

之前冉冉看过历史书上为此人画的插画,也看过古人为他绘制的王爵官服标准画像,心里对他的印象一直是位横眉立目、满腮长须、目露凶光的大叔模样,可现在等见了真人才知道,原来人家帅着呢。

这人,这会儿年龄看起来应该还不过三十,身形高大魁伟,却不似平常莽汉那般鼓臂厚胸的大块头,而是宽肩窄腰,身形紧实,如松杨一般骨肉匀停的秀颀身材。

此时正是仲夏时节,他今日穿了一件很轻薄的皂色暗纹锦缎常服,腰间扎着一条白玉腰带,浓密乌发高高束起,用一根与腰带相搭的白玉发簪固定于头顶,坐在那,背脊笔直,沉稳大气,如一座青峰一般,总之气场强大到爆。

身材还罢,他那张酷酷的脸,更是将冉冉这个颜控看得欲罢不能。

皎月般的面盘上,剑眉星目,口鼻端正,整张脸轮廓硬朗,棱角分明,颌下如今还没有蓄须,若隐若现的,竟能看出有道浅浅的美人沟。

这种,大概就是所谓的欧米伽下巴吧。

呃……除了面上表情太冷,眼中时常目露凶光,否则嘛,这张脸倒还真可以堪称完美。

冉冉懒懒地趴在画里,一边悠闲地朝外望着,一边在心里点评了起来。

然而,正当她嗑人家颜嗑得上头时,突然,对方一道凌厉的眼风扫了过来,吓得她立即支起前腿、撑起上身,在画中重新蹲好,同时目光转向那朵被定格在半空中的玉兰花,瞬间将整幅画的画面,恢复到了最初状态。

很快,冉冉就听见了桌凳挪动的声音,接着又是脚步声。

不一会儿,那脚步声好像越来越近,最后,竟似停在了这幅画前。

千万别看出什么啊!千万别看出来!不要吓我……

冉冉在心里不停地呐喊着,整个人怕得不行,眼睛一点不敢乱瞄,身体都开始有些微微发抖了。

可就在此时,那脚步声忽又再次响了起,不过这回,却是渐行渐远,不一会儿,伴着门开门关的声音,那脚步声就彻底消失不见了,随之,整间书房也陷入了静谧之中。

大魔王出去了?

冉冉心头一松,她悄咪咪斜了斜眼珠,小心地往画外瞅了瞅,当发现书房中确实没了人后,才全身放松下来。

呼——好险!

下次她可不敢再在这人待在书房里时,就乱动了,也太吓人了吧。

墙上画中,好半天都还在后怕不已的冉冉,这会儿实在撑不住了,就整只猫瘫在了玉兰树下,然后闭上眼,团起毛茸茸的身子,在满地的玉兰花辦间懒洋洋地打了个滚,搅起了阵阵浓郁的玉兰花香。

唉,真是猫生多艰!

可还没等她多懒一会儿,脸上那只粉润润的小鼻子就不自觉地快速翕动了几下。

咦?在这铺天盖地的玉兰花香中,怎么会夹杂有咸蛋黄的鲜香味呢?

唰地,冉冉瞬间睁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骨碌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就顺这鲜香味,探着小脑袋,仔细嗅了起来。

很快冉冉发现,这鲜香味不是在画里,而是从画外传进来的。

站在画中,冉冉抻着脖子向画外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下边书案边摆着的一碟点心。

是那碟点心的味道吗?嗯?刚才她怎么没发现书案上有点心?

怎么看着有些像蛋黄酥呢?吴朝就有蛋黄酥了?

咕噜噜——

正纳闷呢,她毛茸茸的小肚皮突然叫了几声。

冉冉好奇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肚皮,还抬起一只小白爪轻轻拍了拍。

奇怪?都穿过来三天了,她一直没感觉过饿,怎么今天一闻到点心的香味就突然饿了呢?

带着满腹疑惑,冉冉又抬起头,眼巴巴地朝画外看了去。

啊啊啊……好想吃啊!

算了!不忍了!

……

夜半时分,淡淡的月光照进了楚王的书房里,令室内静止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朦胧,那么不真切。

此时,若有人在这书房中,定会被墙上挂着的那幅画给吓到,因为那画中的一只小白猫,竟然在动……

只见她四爪一点地,就腾空跃了起,下一刻便从画中跃了出,旋即轻巧地落到了画外的书案上。

呀——

刚一着陆,冉冉就在心中大叫了一声。

她无奈地扭过头,皱着一张小猫脸,看向自己刚好踏进一方砚台中的那只后爪,无语凝噎。

唉,为什么每次自己从画中跳出来时,总会有一只爪子踏进到这方砚台啊?

三天来,冉冉夜里其实没少从画中蹦出来溜达,毕竟总蹲在画里也没什么意思,她也想好好参观参观自己爱豆的书房啊,外加这一书房的文物。

但几乎每次跳出来时,她都会有一只爪子踏进这方砚台里,然后便会将砚台中的墨汁带出,踩得满书案都是她的猫爪印。

到了晨间,再往那书案上一看,就仿佛书案各处都绽放出朵朵墨色梅花一般。

好看嘛,倒是挺好看的,可也将人家书房霍霍得一塌糊涂,使得打理这间书房的小厮,连着几日都挨了骂。

白天,冉冉蹲在画里,看着那小厮四处战战兢兢搜寻可能闯入这间书房里的猫,就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便想着,再也不跳出去给人家惹麻烦了。

可今夜,这碟子点心却让她完全失了控,到底又跳了出去。结果,果不其然,虽然她已经小心了再小心,却仍又踏进了那方砚台中。

罢了,最后一次。等今夜她吃饱了,下次肯定不再跳出来惹麻烦了。

于是冉冉不再纠结于此,可她又看着自己那只沾满墨汁的后爪开始不顺眼了,随即,她歪过小脑袋瓜,往一旁那个莲花造型的瓷缸笔洗懒懒瞄了一眼,之后就踩着优雅的猫步,踱过去,跳了进去。

前几日,她都是在这里洗的脚。

冉冉现在是只猫,虽然灵魂还是个女孩子,但因她身心严重受到猫性影响,就一点都不喜欢水,可若只是小爪子沾沾水,倒也能忍。

便见那莲花笔洗中,冉冉不停地蹬着她的小短腿,在清水里认认真真地涮起了自己的小爪子,等后爪上的墨汁全被洗掉后,她才又蹦了出去,接着又快速抖动起身体,将刚刚沾在腿上的水珠都抖落到了桌案上。

这样,冉冉就又变回了一只干干净净的小白猫。

刚一弄干净自己,她便立即朝书案另一边摆的那个点心碟子猛冲了过去。

到了碟子边,冉冉先急刹住脚步,稳住身体,之后又探着粉色的小鼻子,凑到点心上嗅了嗅。

嗯,对,就是这个的味儿,好香啊!

“喵呜~”冉冉开心地眯起了眼睛。

看起来就好好吃,开动!

她一头扎进点心碟子中,小嘴张得大大的,还伸出了与鼻尖一样粉润的半圆形小舌头,之后嗷呜一声就啃起了嘴边的一块。

然而冉冉没发现的是,不远处的屏风后,一双锐利的眸子,已将刚刚那一幕给全部收进了眼底,并且那双眸子的主人,此刻也已无声无息地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可冉冉却一无所觉。

好好吃!没想到大魔王家厨子的手艺居然会这么好,真香!

她心道,这个点心虽然跟现代那种蛋黄酥看起来差不多,但口感却更好呢?外皮酥酥的,全是奶香味,里边咸蛋黄又沙又绵,简直好吃到爆!

此刻,正全副心思都放在点心上的冉冉,根本没发现,在透过窗棂投进来的淡淡月光中,她的小身子已经被笼罩进了一片暗影里。

“喵——”啊——

一道凄厉的猫叫声突然在楚王的书房里响了起来。

冉冉一双湛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

她不敢置信地扭过头,望向那个刚刚将自己从桌案上拎起来的男人,一颗心跳得扑通扑通的,眼看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这这这,这人不是已经出去了吗?怎么又悄声无息地出现在了自己身后呢?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楚王封屹,也就是当今朝堂上那位手握重权,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摄政王。

“喵!喵!”放开我!放开我!

过了最初的惊恐阶段,冉冉立即想到了要自救,便开始不停挣扎,试图挣脱楚王拎在她后脖颈上的那只大手。

总不能就这么被他拎着吧,只要让她离了他的手,她瞬间就能跑掉,谁让她现在是只灵活无比的猫呢。

然而楚王根本没给她那个机会。

冉冉穿成的这只小白猫,是一只体型很小的猫,大概也就楚王一只巴掌那么大,完全可以被他一手掌握。

所以,她一挣扎,楚王拎着她那只手只跟着顺势一翻,再一握,就将她整个毛茸茸的小身子都握进了掌中,同时也止住了她的挣扎。

便这样,楚王握着冉冉,将她举到了自己眼前。

四目相对,一双乌漆深邃的眸子和一双湛蓝绝美的圆瞳,就这么隔空碰撞在了一起。

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一人一猫同时被定格在了那,谁也没再动,谁也没再发出任何声音。

片刻后,楚王嘴角忽然扯出个不屑的笑,打破了这突如其来的静默。

“障眼法?装神弄鬼!”

他脸上虽带着笑,但那笑意却不达眼底,胶着在冉冉身上的眼神也可怕极了,透出浓浓的杀意。

下一刻,这人握住冉冉毛茸茸身子的那张大掌,竟突然开始加重了力道,同时,口中还淡淡说了句:“倒可惜了……”

“喵?!!”

第三章画中妖?

“喵?”你要干什么?

冉冉紧张地盯着眼前这人,感觉自己的小身板都快被对方捏碎了,一双竖起的小耳朵也再无力支撑,软趴趴地耷拉了下去,最后,她求饶地朝对方哀叫了两声。

“喵呜——喵——”放了我吧,好痛!

这两声猫叫,悲悲戚戚,呜呜咽咽,可怜极了,若一般人听到,早就心软得立即松了手,但封屹面上却一点不为所动。

“你不是能从画里出来吗?那就是妖了?既是妖还会怕疼,还能让人捏死?拿出你的能耐来,施展出妖术反抗本王啊?”他漠然看着她,平静问道。

冉冉听了,一双湛蓝色的眸子里写满了痛苦和绝望,她这会儿连叫都快叫不出声了,哪还有什么能耐?更别提什么妖术了。

封屹手上的力道持续加重中,冉冉身上越来越痛,口鼻气息也渐渐微弱,意识正在一点点流失,她猜,这大概就是濒死的感觉吧。

死了,是不是就能穿回去了?

可万一死了就是死了,再见不到爷爷了呢?

一下子,冉冉悲从中来,那双琉璃般剔透的圆眼睛里,瞬间盈起了一汪泪。

这泪,映着窗外投进来的浅淡月光,仿佛在她湛蓝色流转的眼波里撒了把星星,一漾一漾的,闪耀个不停,令那双原本就晶亮的眸子,此刻变得更加璀璨,也令那个正捏着她的人,看得一瞬失神。

随之,那泪却越涌越凶,很快便溢满了冉冉眼眶。

答!

一滴泪坠了下去。

封屹只觉手上一烫,前一刻还在恍惚的心神,此刻立马归了位。

他不禁皱起眉,手上力道也渐渐褪了下去,与此同时,他心底冒出了一个声音。

真的,要它死吗?

封屹的目光,不自觉望向了掌边的那滴泪,又追着那滴泪一路滑落,当感受到泪滑落时所留下的湿意与余温后,他握在小白猫身上的手,忽地就怎么都使不上力了。

半晌,封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旋即大掌一松。

罢了……

就在冉冉感觉自己肺都快被捏爆了,视线也逐渐模糊,正不抱任何希望地准备阖上眼等死时,倏地,身上突然一松,瞬间肺里就涌入了大量空气。

“咳咳——”

冉冉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小心翼翼睁开那双已被泪水浸润得更加剔透的眼睛,再次望向了那个仍虚虚握着自己的人,心中懵懵的有些不明所以。

不杀她了?

“罢了!饶你一命。”

言毕,那人单手托着仍喘个不停的冉冉到了自己胸前,之后就垂下眼,无声端详了起来。

他的眼神里有很多很复杂的东西,冉冉看不懂,却被那眼神盯得心里毛毛的,背脊隐隐有些发凉。

她实在想不出,这人接下来还要干嘛?

不多时,就见对方突然抬起另一只手,覆到冉冉头顶,吓得她激灵一下缩了缩脖子,立刻眼神又惶恐起来。

那人见状却只轻轻一笑,并没言语。

意外的,冉冉却在那笑里捕捉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暖,可还没及细想,对方的手就落到了她毛茸茸的小脑袋瓜上,轻柔地抚摸起来。

“杀了你,太可惜。还是养着吧!”

封屹终于再次开了口,虽语气还跟之前一样淡漠,但尾音中,却藏了一抹难以觉察的宠溺。

看着掌心里的小家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到底心软了。

这小家伙全身通体雪白,毛皮光滑柔顺,不过才巴掌大,可能还是只小奶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圆圆的、亮亮的,漂亮极了,更难得的,它瞳眸中,居然是一片纯净如碧空般的湛蓝色,那种澄澈与清透,竟是封屹前所未见。

而它眉心里,竟还有一簇火焰般的红色短毛,形成了一枚红色印记,状似一朵将开未开的玉兰花苞,也不知是天生的,还是后染的,给这小小的一团洁白中,点上了几分炽烈之色,简直漂亮至极。

所以,封屹心软了。

大概,因为,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只猫了吧。

封屹一边抚着掌中猫儿,一边心中暗暗自嘲道,恐怕没人敢相信,他这位平日里权倾朝野、心肠冷硬的摄政王,内心深处却藏着个十分柔软的癖好,便是喜猫,极度喜猫。

曾经,他因不想,也不能暴露自己心中的这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