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囚爱 > 第30章 什么事也没有

第30章 什么事也没有

着她而说不出话来。芷卉突然间坐了起来,在她的手心里笔划了几个字。她猜到了那几个字的意思,转身走出了房间。

在走廊上,她遇到了周和泽。她不知道他一直在房间门口监视着她跟芷卉,还是凑巧出来的。

“芷卉醒了?”

“等一下。”见他要进去,她连忙拦住了他。“她只是做了个梦,我安慰了她几句,她又睡着了。\"

“我了解到国外对这方面的病很有研究,我想把她送到国外去治疗。”周和泽看着她,慢慢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要送她出国?”她骤然地吃了一惊。

周和泽点了点头,脸色隐在半是昏暗的走廊里。奕可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第52章费解(上)

她走出芷卉的别墅,回头看一眼,发现周和泽站在二楼的窗台边灼灼地望着自己。他的眼神很奇怪,给人一种很犀利的感觉。她连忙掉转头往马路上走去。她想到芷卉在自己手心里划下的那几个字,快点离开。

这句话包含着太多的意思。她不禁揣紧了口袋,见有一辆公车来了,于是就上了车。

路经过热闹的中心广场,看到印有齐牧秋的大幅海报贴在商场的外墙上,很是耀眼。齐牧秋接连地发行了几首单曲,成为传唱度很高的热门歌曲。再加上他外表帅气,为人低调,几乎可以说是零绯闻,所以他的名气慢慢地开始大了起来。

她想了想,决定把自己的发现告诉齐牧秋,于是拨打了他的手机。

齐牧秋刚好在家里,于是她就跳下公车,打了部计程车前往他的家中。

在他的家中,她将事情从头到尾还有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一地告诉了齐牧秋。齐牧秋听后久久没有说话。

“我觉得周和泽这个人很可疑。不过以后你还是不要去他家了。”

“为什么?”原本她顾忌着芷卉,不想把周和泽的事情告诉齐牧秋,但是眼下随着芷卉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她怕自己再隐瞒下去,恐怕以后会耽误到芷卉的病情。

“照你的说法,周和泽这么可怕的人。我觉得你暂时不要跟他有所接近才行。”齐牧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她突然想起点什么,从手袋里掏出那片药递给他:“这是他平常给芷卉所吃的药。我觉得芷卉看上去很怪异,我记得她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了,现在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她几乎不与人来往,连最基本的交流也不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怀疑周和泽给她吃了不该吃的药。”

“这颗药就放在我这里吧。”齐牧秋找了一个小盒子,将这片药小心谨慎地装了起来,“我找人去化验一下。”

“周和泽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我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去形容他,以前我听芷卉说过他有一个地下室,从来不请人进去,偶尔芷卉提到地下室,他还会冲她大发雷霆。”她闪烁着认真的目光,拚命地追忆当时的情景,越来越觉得周和泽这个人的怪异,或者可以说是恐怖。

“我会找人去查他的,也许他跟卜怡晨的失踪有关呢。我是不会放过每一条线索的。”齐牧秋胸有成竹地说道。

从齐牧秋的家里走出来,她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又想起杨羽的嘱咐,于是马不停蹄地往家赶去,途经过报摊的时候,随手就买了几份杂志。

突然对面跑过来一对小情侣,在大街上打打闹闹。冷不防碰掉了她手上的杂志,那三四本的杂志扑簌簌地往下掉。那对情侣却跑掉了,她喟叹了一声,蹲下身将那些杂志一一地捡起来,忽然发现了有齐牧秋的内页新闻。而她的照片居然也登在角落里。新闻的标题更是耸人听闻,写着斗大的新晋歌手齐牧秋真命天女出现。这则新闻不禁详细地描述了齐牧秋的公寓地址,连她的外貌特征,穿着打扮也写得极为详尽,再配上几张模糊不清的背影照片,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样。

她顿时感觉到手脚冰冷。这种八卦新闻如果被她的婆婆或者是乔承驰见到的话,那真的是不得了了。一想到这里,她连忙将那本杂志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这才正了正脸色,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接近大厅,她就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不通畅。杨羽正坐在沙发前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

她毕恭毕敬地跟杨羽打了一声招呼。

杨羽的声音如一块寒冰:“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我去了芷卉家里,可能跟她聊天的时候忘记看时间了,对不起,妈下次我一定会早点回来的。”她跟杨羽说话的时候免不了要胆战心惊。

“那你吃过饭了吗?”杨羽掀起一侧的眉毛,阴阳怪气地说道。

她愣怔了一下,尔后回道:“还没有。”

“那好,我给你留了饭菜,吃一点吧。”杨羽从沙发上抬起身来,直视着她。

她没有料到杨羽竟然会说这样的话,一时之间受宠若惊。

杨羽让方姨准备好碗筷,示意她坐下。

方姨准备就绪了之后,就退下了。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们两人,这使得她的心里更加地忐忑不安。

“不如放点音乐吧。”杨羽攸忽间提议道。

她没有表示异议,甚至杨羽都不需要她起身动手,而是自己走到电视机旁边,打开来了。

一阵熟悉而又抒情的旋律开始响起,她的脸色变得有点不大自然了。

因为这首歌正是齐牧秋的《念》。

在这首接近四分钟的歌曲中,由始至终杨羽听得很是陶醉,而她却坐立不安,她想起那则新闻,怕杨羽会知道。

这首歌放完了,杨羽清咳了一声说道:“齐牧秋这歌手不错,我最近也在听他的歌,每一首我都百听不厌。”

奕可没敢接茬。

杨羽又不断地提醒她快点吃。

“听说你跟齐牧秋很熟?”杨羽话锋一转,目光嗖地一声就留在了她的脸上。

“还……还可以。”她支支唔唔地说道。

“我记得他好像住在你曾经住过的地方,是住在你的隔壁吧。”杨羽的话越来越让她难以接话。

她搛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如同嚼蜡。

“怎么?你不会忘记了吧。”

她猛地抬起头来,接触到的是杨羽充满讽刺的眸子,闪烁着一丝不耐与轻蔑,冷冷地望着自己。

吞进肚子里的鸡肉还没有来得及消化,杨羽的脸色就已经阴沉地如这毫无人气的客厅一样。

“我真是看不懂你啊。既然你还没有完全地收心,为什么要嫁给我儿子呢?是因为那个歌手的身家不如我们承驰吗?不过据我的了解,那个歌手的亲生父亲可是我们当地的大富豪,当初你选择他,其实也不吃亏啊。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缠住承驰!”

杨羽的话令她浑身一颤,手上的筷子便落了地。

“妈……”她哀哀地叫了起来。

“别叫我妈,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好媳妇!”杨羽的语气冷得简直让人战栗。“你做出这样的事情,让我们承驰在外面怎么抬得头来!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像心琪,以前心琪她多么善解人意,是承驰的贤内助,而你呢?你没有一样比得上她!”杨羽顿了顿时,看着脸色晦暗的她,“也许你那张长得有几分姿色的脸蛋狐媚了我儿子,才使得他对你欲摆不能!”

“妈,我跟齐牧秋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她的脸孔微微地发白,为自己辩解道。

“什么事也没有?那么记者怎么会拍得到这些照片!”杨羽从茶几底下取出来一本周刊,劈头盖脸地掷到她的脸上,“难道是我诬陷了你吗?这些照片……你看一下,你敢说上面那个女人不是你吗?”

那本周刊丢在她的脸上,边角蹭到了她的脸颊上,被拉出了一道血口子,接着骨碌碌地从她的身上滚落下来,她拣起那本周刊,正是她刚刚买过的那一本。望着上面的内容与照片,一丝惶恐的情绪慢慢地从心底浮了上来。

“你说不出来话来了吧。”杨羽见她哑口无言,眉毛挑得高高的,嘴角往下扯,样子十分地凶狠吓人。“我们乔家正是家门不幸,怎么娶了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怪不得你口口声声跟我说要去上班,该不是趁着上班的机会外出跟他幽会去了吧。”

杨羽的话使她大惊失色,脸颊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但是更伤人的是她婆婆的那些话。

正在这个时候,心妮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手捂着嘴巴,眼眶红红的。跟她一起进来的还有乔承驰,他是帮心妮去料理她父母的丧事去了。

“发生了什么事?”乔承驰看着站在餐桌旁边的两个人,尤其是奕可脸颊上渗出来的鲜血,更是令他大吃一惊。

“问你的好老婆吧!”杨羽寒若冰霜地交叉起双手说道。

心妮放下了手,哭过的眼睛显得格外的清亮,她轻轻盈盈地走过来,挽住杨羽的胳膊,温温柔柔地说道:“伯母,你怎么了?别生气了,不如我说个笑话给你听吧。”

杨羽一听到心妮,紧皱的眉头微微地舒展开来了,轻轻地拍了拍心妮的手背说道:“乖,还是你最懂事,不像她一点也不让我省事。”

“妈,到底出了什么事?”乔承驰走上前,拉住奕可的手,仔细地看了看她脸上的伤痕,满腹狐疑地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问你太太!我呐,说什么都是错,什么都不说了。”杨羽的目光一落在奕可的身上,她的眼里就燃烧起熊熊的怒火。

杨羽转身上楼去了,心妮见状,也跟着上去了。

乔承驰发现地上有一本周刊杂志,于是弯下腰捡了起来。

第53章费解(中)

乔承驰看到封面上那印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写了一个标题,他的眼睛立即就瞪直了,当翻到内页里的新闻以及照片的时候。奕可看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切都静止了,其实静止的时候不过才十几秒,最长也不会超过半分钟。可是这短暂的时间对于她来说是一种煎熬。她抬起头,撞上了乔承驰那哀痛而又充满着愤懑的眼神。

“承驰,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你一定要相信我。那上面说的都不是真的……”她为自己辩解,可是一碰到他的眼神,就明白自己的解释对他来说是无力的,苍白的借口。

“你又去过他家?”血液涌进了他的脑袋里,他的眼白里牵满了红血丝。他的样子很是碜人。

她凝视着他,在他如此沉痛的语气下震撼了,他用了个又字。这个字代表着对她过去所做的一切否定,也充满了深深的不信任。

“对,我是去过他家,不过我是有事……”她的声音软弱无力得像是耳语。

他眼中怒火难抑,可还是竭力地按压住自己不要发作。

“有事?你们两人有什么事?你结婚之后还跟他保持着联系吗?或者是一种不道德的关系?”乔承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也钝痛了一下。为了齐牧秋他们之间发生了无数次争吵,可是奕可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明知道他不喜欢这个齐牧秋,还老是跟他在一起呢。

她吃了一惊,血色离开了她的嘴唇:“你说我跟他之间有不道德的关系?我们有什么关系?”

“那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暴怒起来,抑制不住地抬高了声量说道,“于奕可,我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原谅你。我以为你会改,可是你一点没有。你越来越无视我,明知道我不喜欢,却非要去他家。现在都照片都被拍出来了,你还说你跟他的来往是道德的。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作是你的丈夫!我说过,如果你后悔的话,我一定会放你走!现在你说这是什么意思,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吗?你自己摸着胸口说,我为你做了多少事,付出了多少。我不奢望你会感激我,但是我求你,我不想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说我被自己的太太戴绿帽子!”

她整个人惊悸着,像挨了狠狠地一棒。

“我从来没有给你戴过什么绿帽子!我可以向天发誓,如果我跟齐牧秋不清不楚,那么我这一辈子都生不出孩子……”她被他的态度彻底地激怒了。不管杨羽再怎么误会她,羞辱她,她都没有意见,可是她最爱的男人居然也用如此不堪的话来侮辱她,这令她难以接受。

“你何必拿我们乔家的子孙来发这种毒誓呢。”二楼的阑干后面站着杨羽,她冷冷地说道。她的身边站着心妮。

她的视线不经意地扫过心妮的脸,黑发白衣之中的她寒着一张脸,却依稀地透露出一点笑意。

“本来我就不指望你为我们乔家传宗接代,有你这样的母亲,你想作为你的孩子,他会高兴吗?简直是奇耻大辱。”杨羽说这话的时候还转过脸与身边的心妮对视了一眼。

她的身子哆嗦了起来,一股彻头彻底的心酸就翻涌了上来。以往杨羽说她的时候,他总会出面卫护自己。可是她看到他的脸,眉头紧皱,眼神深邃,闪烁着暗沉沉的光芒,对杨羽这种刻薄无情的话视若惘闻。

乔承驰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这种眼神是她结识他以来,未曾见过的。他一句话也不说就笃笃笃跑上楼去了。

杨羽趁机对自己的儿子说道:“真是红颜祸水!承驰,你要想清楚,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

泪珠从她的眼眶中溢了出来,视线模糊了她的视线,耳朵也嗡嗡地响起了一片。楼上的杨羽似乎还在絮絮地对着他叨念个不停,间或掺杂着心妮又柔又腻的声音。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只觉得五脏翻搅,喉咙又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那天晚上他没有进房来睡。

她也不知道那几天她是怎么过来的,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度过的。杨羽没有请人再来叫过她,一日三餐都是由佣上送上来。她关了自己整整三天,而乔承驰也没有进来过,他完全被伤透了心。

直到铃声响起,她才揩了一把滴在脸上的泪珠接起了手机。

“奕可,今天已经第三天下午了,你不是说三天之内把十万块汇到我户头吗?钱呢?”于文宇的话横冲直撞地震荡着她的耳鼓。

她心中一阵强烈的抽搐。三天前的那场风波已经使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于文宇那十万块的事她早就忘记得一干二净了。于是她强打起精神说道:“好,我马上汇给你。”

于文宇这才满意地挂了电话。可是她取出自己的银行卡,户头里只有五万块钱,也如数地将这些钱打到了于文宇的户头里。过了半个小时,于文宇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这一次他的语气显得气极败坏的。

“怎么只汇了五万块给我?另外的五万呢?”

“爸,最近我们家出了点事,我只能暂时给你这么多了。”她抬起手背,抹去了刚刚滑落的一颗泪珠,略微哽塞地说道。

“什么?只能给我五万?你在耍我啊。”而于文宇对于女儿在电话里的口吻完全没有察觉到,不依不饶地说道,“奕可,爸这些钱是拿去救命啊。你也知道那些借高利贷的都是没有人性的,我真的怕他们会砍死我啊。你怎么能说你没钱呢。即使你没有,乔家的人总该有钱吧,你问承驰要一点啊。十万八万对他来说是一个小数目,可是却要了你爸我的命啊。”

“爸,你别再说了。我是不会问乔承驰去要钱的,就这样!”说罢,她掐了线。

她看着这间卧室,爬下床,走入了浴室。浴室的镜中倒映出她苍白,憔悴,又无精打采的脸,连自己的长发都似乎失去了光泽。她洗净了脸,又化了淡妆,这才勉强地能见人了。她关了自己三天,可是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关下去,可是自己不呆在卧室,又能去哪里呢。

她强打起精神,换了一身衣服,推开门走出去了。

在走廊上她遇到了一身缟素的心妮。

“你舍得出来了吗?”心妮用半是揶揄半是轻视的语调对她说,“我还以为你一直都这样把自己关起来,不出门了呢。”

她原不想去理心妮,在乔家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看得透腹黑有心机的心妮。

但是心妮却挡在了她的去路。在乔家的人面前,她是孱弱温柔的心妮,可是眼下的她却哪有一副平常病恹恹的样子。

“怎么?你不愿跟我说话吗?”

心妮撩了一把耳后的长发,那乌黑的,浓密的长发拂过了她的面颊,就像是鞭子般抽痛了奕可的心灵。

她径自地往前走,不想再跟心妮说任何话。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三天,驰哥哥是在哪里过的吗?”

她猛地煞住了脚步,但是没有转过身。

心妮面带胜利的微笑袅袅婷婷地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