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囚爱 > 第37章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第37章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问题。后来她认识了我爸,那时他正在当兵。我爸很爱她,给她租了房,一有空就跑回家去看她。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年,后来决定要结婚。因为我爸也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后来借了点钱又加上自己的积蓄,总算结了婚。本来以为幸福的日子从此以后就要开始了,可是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爸就因为意外去世了。我妈只好回家投靠我外婆,我外婆不忍心看着女儿吃苦,劝她把孩子打掉,重新开始生活。可是我妈她不肯,我是她唯一的希望,不管再艰难,她都会留下我。后来生下我,一出月子马上就去找工作,将我托给年迈的外婆照顾。渐渐的,我长大了,我妈很要强,又重新去念了夜大,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后来进了学校教书,有了正式的编制。日子才一天一天地好过起来……”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看了看她,又替她将围巾往下扯了一扯。这一霎那,她看到他眼里心痛的表情。

第65章拜访

次日上午,她接到了于文宇的电话,在电话里于文宇提出想来看看她。她本想婉拒,后来想了一想还是同意了。

于文宇没过多久就到了她的寓所。他里里外外逡巡了一遍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呢。放着以前好好的别墅不住,偏要来住这种跟人挤电梯的房子。唉!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生的。”

她倒了一杯茶给于文宇。如今的于文宇从头到脚都是一身名牌。于是她问道:“上次你是不是问承驰拿了五十万?”

于文宇倒也不隐瞒,坦率地点了点头:“五十万还了那笔高利贷之后就所剩无几了。”

“你怎么能去问他要钱呢?”

“我为什么不能要?”于文宇从口袋里拿出一盒铁匣子。她定睛一看,原来是盒雪茄。“他是我的女婿,老丈人问他要几个钱有什么不行的!结婚的时候他也没有给过我聘礼啊。”

听他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一时间她气得脸色煞白。

“那五十万呢?”

“不是跟你说了吗?五十万都花得七七八八了。”于文宇满不在乎地说道,他抽出一根雪茄塞进了嘴里。

“爸,为什么你现在花钱如流水?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再问承驰去要钱了?”

“怎么啦。我问你老公要钱,你心疼了?”于文宇略显冷漠地说道,并板起了面孔。“我今天来是想问你借几块钱花花。如果你不肯的话,我就问你老公去要。”

她愕然地睁大眼眸,望着于文宇那张无赖的脸,深吸了一口气:“爸爸,我哪有这么多钱给你。何况你现在也已经看到了,我都搬出来住了。你别再去缠着承驰了好不好?最近他为了家里的事都愁眉不展了。”

于文宇盯着她,气得将雪茄从嘴里拔了出来:“问你要几个钱,怎么就这么难呢。每一次都说一大堆大道理,叽叽歪歪的。你看你,现在虽然住的不是什么大别墅,也比我那个破房子强百倍吧。你还说你没钱。你没钱干嘛要跟你婆婆闹翻,你婆婆在你老公面前告你一状,我看你怎么死都不知道。你呀,也要掂掂自己的份量。跟着你那做清洁工的妈,是什么出身,何必要跟你婆婆去对抗呢。你把你婆婆哄好了,她一高兴没准送点首饰给你!你呀,我真的不知道当初生下你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决定。”

她一听,差点心脏停止跳动。她自己的父亲,她是再了解不过的。总是有一堆歪理,让他承认自己的错误,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是眼下,她只能请求他等一下,自己返回到卧室。前两天承驰刚刚给了她一笔家用,她一分钱也没花,全部都如数地贡献给了她父亲。

哪知于文宇看着这厚厚一叠钱,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区区五万块钱就想打发我。”

“爸,我跟承驰前前后后,帮你还债给你钱花,差不多有一百万了。你隔几天就问我们来要钱,我真的不知道你……”她痛心疾首地说道。

“怎么?你别忘记了你老公可是上市集团的主席,这一百万对于他来说是九牛一毛。不如你跟他说,让他一次性给我五百万,我保证以后不再骚扰你们!”于文宇牢骚归牢骚,还是将这五万块装进了袋子里。

“你说什么五百万?”她真的动了气。“我没有欠你,他更没有欠你。你是不是把我们两人当作摇钱树了。如果你再这样狮子大开口,以后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你!”

于文宇一见她好像真的很生气的样子,连忙堆起笑容说道:“好了,好了。我跟你开玩笑呢。我保证不去找乔承驰,你放心吧。”

“爸,你还是正经找份工作做吧。每天这样混日子或者去赌钱,何时才是个头啊。你不如找找,我也帮你留意一下。”

“那不如……”于文宇骨碌地转动了一下眼珠子,“让你老公在公司帮我谋份职啦。你想想看,我这把年纪还能在外面找到什么好工作。但是你老公的公司这么大,让他随便给我弄个经理啊,主管当当,应该也很容易的吧。”

“好吧,我跟承驰说说看。不过你要想当主管或者是经理,那就别想了。最多在基层做做,混口饭吃还是有的。”她的话直截了当地打消了他想一步登天的念头。

“自己的老爸让我做基层,你好意思么。”于文宇嘴里虽然不满地咕哝着,但是这一次来总算没有白来。他还是有点满足地离开了她的家。

于文宇拿着那五万块钱,一转身就去了赌馆,没多久就把手上的钱输得一干二净。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乔承驰,可是乔承驰刚好下午去见客了,没有在公司。于是他在街口买了几袋补品,晃晃悠悠地去了乔家的别墅。

说也巧,今天杨羽刚好在家。当佣人将他迎进来的时候,杨羽只是觉得他面熟,可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乔太太。”于文宇也算是会察言观色的人,他知道上次叫杨羽亲家母,已经引得她很不高兴。这次他学聪明了,亲亲热热地喊了她一声。

“你是……”杨羽刚睡完午觉起来,还没有完全地清醒。

“我是奕可的爸爸。”于文宇笑着将那几袋补品搭讪地放到桌上。但是杨羽看也没有看一眼。

“是你?”她的脸色立即变得相当低沉与难看。她对奕可就没有什么好感,对于这个长相有点猥琐,又特意想跟自己拉近距离的男人,就更加没有好感。“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于文宇清嗽了一声,朗朗地说道,“我去看了我女儿,得知她跟你闹得有点不愉快,所以我就问了原因……”他顿了一顿,又看着杨羽的脸色,有点底气不足地说下去,“乔太太,千错万错是我女儿的错,怪只怪她年纪轻不懂事,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教好她。”

“是吗?”杨羽接过佣人递上来的一杯参茶,呷了一口之后,脸色显得和缓了一些,“你替她来向我赔罪?”

“奕可胆小面皮薄,由我这个当父亲的,来给你道个歉,还望你以后多多地教导她。我在她小的时候常常不在身边,所以才养成她这么犟的脾气,可是我后来跟她说,您是谁啊,是乔老板的妈呀,你怎么能顶撞她呢。是不是?”于文宇绘声绘色地说道,暗中又观察着她。

杨羽命佣人给他斟一杯茶,态度比之他刚进门时好了许多:“其实我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是不是?我儿子,你外面去打听一圈,是多么出色的一个人。他长得又帅,又有名誉地位,现在走出去,外头的小姑娘不要往他身上贴哦。”

于文宇连连点头称是。

如今乔家唯一的儿子跟媳妇搬走了,只剩下病恹恹的心妮跟自己作伴。有些话杨羽也不好当着心妮的面诉苦。但是碰上这么一个无事献殷勤,懂得阿谀奉承,又有让她出出憋在心头这口怨气的,也就只有于文宇了。

“我女儿这个人没经过什么大市面,有时候也拎不清。”

“这些礼你收回去吧。”杨羽的目光扫过放在桌子上那些包装得花里胡哨,但是又不是什么出名牌子的补品,有点冷淡地说道,“你的道歉我收下了,礼物就不用了。”

“这怎么行呢。”于文宇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些补品是奕可让我给你带过来的。您就收下吧。”

“她会这么好心,只要她平时少气我还差不多。”杨羽一提到奕可,脸色仍然有点怏怏的。

“乔太太,我知道我们家的女儿配不上你儿子。但是他们俩住在外面总归是不大好的。”于文宇道。

杨羽露骨地皱着眉说道:“你以为我希望自己的儿子住在外面,一天到晚吃那些垃圾食物吗?可是有什么办法。他为了你女儿,宁愿不要我这个母亲。”

“其实我女儿她平时也蛮孝顺我的,我劝她几句,她保管听得进去。再让我女儿给你儿子枕头风吹吹,你儿子还不回到你身边吗?”于文宇看出杨羽分明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

“你女儿会这么做吗?她巴不得我儿子不要来看我才好!”杨羽气咻咻地说道。

“怎么会呢。我自己的女儿还是清楚的,说到底,她这个人就是倔毛驴,但是坏心眼是没有的。”于文宇这样鼓吹自己的女儿,当然是希望她能够搬回到别墅来住,那样的话也许她给自己的钱会更加多。

“你女儿……”杨羽的眉头抬得高高的,“我听说你女儿从小就不在你身边长大的,你跟她母亲早就离婚了。你怎么知道你女儿是个好人呢。”

于文宇愣了愣说道:“乔太太,您说笑了。虽然我跟她妈已经离婚了,可是我自己生的女儿会不晓得她脾气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你肯接受奕可的话,她是巴不得带着你儿子搬回来住的。”

“我要我的儿子,可是我没说要她!”杨羽的脸色又急遽地变化了。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于文宇略微地吃了一惊,看来奕可跟她婆婆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我当然是希望……”杨羽盯着他的眼睛,叹了一口气。

第66章再近一点……

杨羽话锋一转,试探地问道:“其实我跟你女儿闹到现在这种地步,要想弥补应该很难了。”

“我女儿很懂事的,她不会记仇的。只要你……”于文宇听出了她话中有话,别有用意。

“好吧。我就实话实说吧。”杨羽冷笑了一阵,“你今天到我家来,真的是想为你女儿求情吗?”

她的目光尖锐地在于文宇的身上扫了几圈。今天他来跟上次的形象完全不一样了,腕上的表,还有身上的外套特意露出来的LOGO,无不显示着不菲的价格。

“我当然希望我女儿过得好……”

“那也是因为我们家有钱吧。”杨羽这一次露出来的笑容可就不那么友善了。“如果你能说服你的女儿离开我儿子,也许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她的话说得很慢很慢,视线一直锁在于文宇的身上。

于文宇吃了一惊,睁大眼睛,琢磨着她这句话的用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杨羽的这末一句话,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很大。

“奕可还年轻,她离开了我儿子,还有大好的前途。可是我儿子不能被她拖累,他要找的是一个对他有帮助的女人。不如你想一想,只要你能说服得了你女儿离开承驰,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这笔交易你也不吃亏吧。”

于文宇愕然地眨了眨眼睛,当他的视线一接触到杨羽那阴沉沉的眼睛时,倒抽了一口气。可是她说的话实在让他难以抵挡。如果乔太太能够给他五百万,那么他的妻子儿子还不乖乖地回来吗?到时他也可以给他们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让儿子上好的学校,哪怕是昂贵的私立学校。如果给他的妻子买一套首饰,妻子还不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吗?

也许他真的可以考虑一下。

“你去试试看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一分不少把钱汇入你的户口。”杨羽微微地撇着嘴角,露出了笑容。她的笑容实在过于虚假,根本就掩盖不住那冰冷尖利的目光。

“我考虑一下……”于文宇纠结地说道,慢吞吞地离开了乔家。

到了晚上,乔承驰回家来吃饭了。杨羽早早地准备好饭菜,坐在餐桌旁等他。

“过来吃饭吧。”杨羽一如既往用温柔的声音招呼他。

他睥睨了母亲的脸色,很平静,仿佛一切事都没有发生过。于是他坐下来,杨羽又亲自为了他取来了碗筷,就像小时候那样,将筷子递到他手中。

“驰哥哥!”随着一声欢呼声,心妮从楼上跑下来。

“心妮,可以吃饭了。”杨羽用同样的语调说道。

“你瘦了。”心妮坐到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微微地嘟起小嘴。

“是吗?”乔承驰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在外面吃得好吗?”杨羽不无心疼地注视着乔承驰。心妮只不过那么一说,她就觉得自己的儿子果真瘦了好几磅。

“很好啊。除了午餐是在公司里解决之外,别的两餐都是在家里吃。”

“不会是吃泡面吧。”杨羽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显得很严肃。

他愣了愣,随即笑着说道:“怎么会吃这种东西。妈,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了。”

“驰哥哥,你要多回来吃饭啊。你不在家的时候,我跟伯母都觉得很寂寞。”心妮的脸上浮荡着淡淡的悲哀。

“你的手怎么样了?”他岔开话题,生怕她问下去,又会牵扯到奕可的身上。

心妮活动着自己的手臂,微皱着眉说道:“虽然拆了石膏,总觉得还有一点不适。还有我的腿,一遇到刮风下雨隐隐地也会痛。”

“那你以后就少出门了,尤其是下雨天不要再出去了。”

“那怎么行?我爸留下的画廊,我想把它结束了,反正也没什么生意。那家餐厅生意还不错,我想继续经营下去。”心妮脸上的神情含着悲伤,“可是我对做生意真的是一窍不通。虽然以前也在餐厅里帮忙过,但是现在让我做主掌权,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傻丫头。”杨羽慈爱地说道,“还有你驰哥哥在呢。你担心什么,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去问他。”

“对,你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随地打电话来找我。”

“你到时会不会嫌我烦啊。”心妮抿嘴一笑,露出羞涩的表情。

“都是自己人,怎么会嫌你烦呢。”杨羽怜爱地说道。

这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晚饭过后,杨羽又陪着他们坐了一会儿就上楼去休息了。而心妮则跟着他在书房里,这一向他回来,想从书房找几本书回去。

“驰哥哥,你还会搬回来吗?”心妮在他身后幽幽地说道。

他刚刚抽出了一本烫金硬壳的厚页书,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他望著书扉上的字,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知道。”

“可是你不回来,伯母她很挂念你啊。你不在家的时候,她经常唉声叹气。其实你离开,最难过的人是她啊。”

他回过头,看到她站在房间的中央,用一脸期盼的眼神望着自己。

“我知道。其实我也很想念她……不过我暂时还是想住在外面。”

她露出有点难过的表情,忽而又抬起头僵硬地冲他一笑:“不过你为了奕可,也只好这样了。伯母这边,我会一直慢慢地劝她。”

“心妮,你真好。”他手上拿著书,走到她面前,感激地说道,“你为了我们两人已经做了很多事了。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报答你。”

“那你要怎么报答我?”她薄薄的嘴唇边露出笑容,清澈无比的眼眸直直地望着他。

他一愕,有点说不出话来。

“跟你开玩笑的。我在你们家又住又吃,怎么好意思让你报答我。”她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其实我的心情跟伯母一样,希望你们能够早点回来。”

“可是我怕她还是不能接受奕可。”他苦涩地笑着,搔了搔头皮。杨羽的个性他作为儿子的是最了解的,让她妥协绝非是一件易事。

“这件事不能急,慢慢来吧。”心妮道,“不过你最好能多来这边吃饭,伯母还在气头上,虽然她当着你的面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会多想的。”

他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不过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妈就看不上奕可呢?虽然她的家境普通了一些,但是她心地善良,也很孝顺长辈。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我妈会对她这样!”

“我知道,奕可很好。但是因为我姐姐生前留给伯母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