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囚爱 > 第38章 我刚从国外回来

第38章 我刚从国外回来

实在是太好了,所以一时之间她还停留在我姐姐的印象上。就像有一个人在你没有准备的时候闯了进来,要代替另一个重要的人。伯母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吧。”心妮的眼眶微微地泛红起来,小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他盯着她的脸看,知道她又想念起心妮来,于是说道:“奕可跟你姐姐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也许在你们的心里奕可并不是一个出色的人,但是只有我知道她是多么艰难才挺过来的。如果没有我,也许她会在这一行混得风生水起。现在她又为了我,受了很多委屈。心妮,你不了解她。”

“是,我是对她不怎么了解。”心妮有两眼泪珠儿,在眼眶里,一粒一粒的,闪闪发亮。“但是我了解伯母,跟我的姐姐!伯母她一心希望你好,希望你能出人头地,虽然你现在已经这么成功了。但是她又害怕这些得到的,也许哪一天要重新失去。所以她一心一意想帮你找个贤内助,能助你一臂之力。”

“我都已经跟奕可结婚了,难道她想让我离婚再娶别的女人吗?”他被这个逻辑弄得有点哭笑不得。“我知道她希望我回来,但是她并不希望奕可也跟着回来。如果她一天没有真正地接受奕可,我是不会再回来的。”

“可是……”心妮见他的心意已决,刚想开口,已经被他的眼色阻止住了。

“心妮,你是不是会站在我的立场支持我呢?”

“我……”心妮的目光迸射出一种悲壮的白光。她比杨羽更希望奕可不要回来。可是这种话当着他的面又怎么能说出口呢。她愀然地望着他,他也用期待的眼神盯着自己。

她拨了拨散垂下来的黑头发,袅袅地上前,主动地握住了他的手:“当然,我一定会支持你的。不管你跟谁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快乐。”

“我就知道你最懂事。”他轻轻地拥住她。“我多希望自己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妹妹。”

“妹妹!”这两个字令她心惊胆颤着,可是第一次贴在他的胸膛前,这么温暖,这么令人依恋不舍。她只能将那两个使人震颤的字压在了心底。她贪恋着乔承驰偶尔的一点温情,总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半晌,他意识到什么,又推开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该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吧。”

“那……再见了。”她知趣地离开了他。每一次他所说的事,她都懂得进退的分寸,哪怕心里再想靠近,也会忍受着。

第67章遇见

当乔承驰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了,不过听到客厅里的动静,她就走出来。

“你先睡吧。”乔承驰温和地说道。

“我想跟你说说话,一天都没有跟你说话了。”她的眼睛闪着光,唇边有个柔美的笑容。

“好。那你说吧。”乔承驰从书房里搬出笔记本电脑,一边上网看邮件,一边对她说。

两人都小心翼翼地没有谈论起今天他回自己家的情形。也许乔承驰是害怕她听了之后会难过,而奕可是又怕提起他家的事,又引得两人抑郁不快,索性就岔开话题谈起别的事了。

“今天我爸来我们家了。”她那微笑的脸解除了,眉眼间涌上了一丝淡淡的忧虑。

“嗯。”他头也不抬地注视着微微闪光的屏幕。看起来虽然漫不经心,实际上他很专注地听她讲话。

“以后我爸如果来找你的话……你千万别再给他钱了……”她小心地,嗫嚅地说道。

他的视线终于从屏幕上移到了她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说道:“怎么了?你都知道了。”

“我爸那个人花钱如流水,还喜欢赌钱,管也管不好的。以后你还是别再给他了,给他也是浪费了。”她的眼睛暗淡了,眼里浮现不安的神色。

“哦,好的,我知道了。”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承驰,真的对不起,我带给你太多的负累。”她面带惭色地说道。

“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呢。”他示意她走过来,轻轻地抱住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你不是我的拖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可是我爸那个人……”她喟叹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请你以后遇到他来借钱的话,千万不要再给他了。不是我说他,你借给他的钱,他也不会还的。”

“既然当初我给他钱,就没想着再问他讨回来。”他笑着摸了摸她挺拔的鼻子说道,“因为爱乌及乌啊。明天是周六,不如我陪你回家看看你妈吧。我好像从来没有跟你一块回去过。”

她霍然地挺直了身体,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怎么?你不欢迎我去看望他们吗?”

“不是!不过我先去给我妈打个电话。”她隐隐约约地露出点笑容,“我妈一定很高兴,而且我还有一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妹妹,叫悠悠,她很可爱。你也可以见见她。”

他在她起身之前将她的手搁在自己的胸前:“你妹妹有没有像你一样的可爱?”

她笑着推了他一把,离开了他的膝盖。

齐牧秋的名气已经渐渐地大了起来,可是他仍然是一个低调的人,除了唱歌,与偶尔演戏之外,私底下他低调得几乎不像一个明星。他一直住在这栋大楼里,按道理来说以他的能力,要买一套更好一点的公寓绰绰有余,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搬离这里。通常不用工作或者是写歌写到三更半夜的时候,他都会去楼下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同一种牌子的啤酒,也会买同一种牌子的香烟。不过他的烟瘾并不大,只是灵感枯竭的时候才会抽上一根。

这一天,他写歌写到一半,突然发现没有啤酒了,于是穿上一件套头的运动衫,将连衫的帽子套在头上,拿了钱包与钥匙就下楼去买。刚买完东西,走出便利店的时候,冷不防冲过来一个穿深色大衣的瘦小女孩,慌不择路地撞翻了他手上的袋子。

“对不起!”那女人有一张甜净的脸,皮肤白皙,只是说话慌谎张张的。

“没事。”他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准备动手从地上捡起那些啤酒。

“有人在追我……”女孩喘着气,一双柔腻的小手揪住他的衣摆,小脸上布满了惶恐的神色。

“什么?”他不明就里地问了一句。从前方已经出现了两个打扮前卫的小混混。

“怎么?喝醉了还跑得这么快!”其中一个手臂上有三四个暗红色伤疤的小混混,伸出手就想去拉他身后的那个女孩子。

“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女孩微微地张开小嘴,怯怯地喊道。

“一回生,两回熟嘛。”另一个反戴了鸭舌帽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走到她的身边,对她动手动脚。

“喂,你们干什么!”齐牧秋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本来他是一个不爱管闲事的人,但是看上去这个女孩子跟那两个小混混格格不入,分明是两种世界的人。他那路见不平,拔刀想助的念头就涌了上来。

“你是谁啊?你跟她认识吗?”那个鸭舌帽的男人推搡着他,狠狠地叫嚣道。“老子泡妞,也要你管吗?”

“他是我的男朋友!”女孩牢牢地拽着他的胳膊,用发颤的声音喊道。

“你男朋友?”两个小混混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个哈哈大笑起来。“你有了男朋友,还去酒吧一个人喝闷酒啊。”

“你们走吧!”女孩的脸一下子变得雪白变雪白,“刚才是因为我跟他吵了架,所以一气之下就独自去酒吧喝酒。可是现在他来找我了,你们别再缠着我了!否则我……我要报警!”

“报警?”两个小混混又哈哈大笑起来,“你报警抓我们啊。说我们非礼你还是想抢劫你啊。”

这时齐牧秋已经拿出了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摁下了三个数字说道:“你好,现在我想报警,我怀疑有人想对我的女朋友图谋不轨,麻烦你们来看一下,我们在银河街二十号,这里有一个7-11便利店,对,赶紧过来!”

两个小混混蓦地止住了笑容,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想危胁我们!信不信我们揍你!”

“这里的两百米外就有一家警察局,你们不相信我报警的话就在这里站一会儿。我相信警察等下马上就会来的!”他面不改色地说道。

“想吓唬我们?”那个有伤疤的男人不服气地叫道。但是被那鸭舌帽的男人拉走了。

等他们一离开,那女孩立刻松开了手,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拭了拭脑门上的汗说道:“谢谢你。刚才我真的快要被吓死了。”

他看了一眼那女孩□□的眸子,她虽然穿了一件大衣,但是大衣却没有扣扣子,从里面露出一条贴身的,曲线毕露的洋装,短到大腿根部,似乎稍微一动作就会走光似的。怪不得那两个小混混会对她起色心了。

“以后没事的话不要一个女孩子去酒吧!那种地方不适合你去!”他从地上捡起那散落一地的啤酒,淡淡地说道。

“我刚从国外回来,不清楚这里的状况。”女孩子涂得艳红的嘴唇似翘非翘地说道,“要不是跟男朋友分了手,我也不会独自去酒吧啊。”

分手两个字触动了他的心弦,他看着那女孩沮丧的样子,心里莫名地被激起了淡淡的怜悯。不过他还是决定少管闲事,万一被狗仔队发现,不知道又要写出什么耸人听闻的新闻出来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安妮!今天真的谢谢你!”她在他的身后大声地叫他。

然而他却晃了晃手上的袋子,头也不回地走着。自从他做了歌手以后,随著名气越来越大,遇到的女孩子也已经越来越多了,可是他的心却一直是尘封着,已经被那个死去的怡晨塞得满满当当的。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对女人动过心了。不,奕可应该算一个,不过应该是她长得像怡晨的缘故。

那个叫安妮的女孩子只不过是他偶尔遇到的一个影子罢了,在他的心湖里投下一颗小小的石子,转眼就变得平静了。

“等一下!”安妮又追上了他。

他站住了脚跟,开始有点不耐烦。他一向最讨厌女孩子纠缠自己的。

“你掉了东西。”安妮咬了咬嘴唇,有点胆怯地盯着他。

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他刚刚买的那盒烟。

“你现在去哪?我送你。”

“你送我?”安妮的脸上顿时焕着光彩,眼睛显得清亮而有神。“我住在星光酒店。”

他张了张嘴,诧异地望着她。

“我的家人都在国外,我跟男朋友分手之后就赌气跑到这里来了。不过我打算住一段时间再走。”安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样子很讨喜。

“好吧。”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拎着的那个沉甸甸的袋子说道,“我们坐计程车去吧。”

“还是走过去吧。那家酒店就在这里,不远的,从酒店到酒吧只要十五分钟。”安妮又笑了一笑,使她整张脸都显得明媚而又生动。

他看了看空无一车的大街,都已经这么晚了,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队应该也不会出现了吧。他将帽子往下拉了一拉,这才说道:“那走吧。”

空旷的马路上,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陪一个女孩子走过这么长的路了。如果是他自己,他宁愿呆在公寓里,也不愿意在马路上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也许他在躲避什么。他抬起头,看到身旁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陌生女孩,她的身上有一股迷迭香的味道。

第68章回家的感觉

两个人走着走着,齐牧秋本来就不是一个十分善于言辞的人。所以一路上,基本都没人说话。那个叫安妮的女孩子走着走着,突然间哼起了歌。

他听着她哼的歌,韵律十分地耳熟。回过神来才发现她哼的是自己出道不久的那首《思》。

“你喜欢我哼的歌吗?”安妮发现他也在听自己哼歌的时候,一本正经地问他。

“你的声音不错。”他由衷地点了点头。她的音色干净通透,也许可以当一名歌手。

“我上大学的时候得过歌唱比赛的亚军哎。”安妮兴致勃勃地说道。“你平时喜欢听歌吗?”

他点了点头。外面的同行,记者都形容他性格孤僻,其实他不是内向,只是面对自己不想说话的人,一天都可以不说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她旧话重提。“你呀,总不会小气到连名字都不肯说吧。”

“你对我的名字有这么好奇吗?”他无奈地说道。

“那加下你的微信总可以吧。”她拿出一个小巧玲珑的手机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你不会连微信都没有吧。”

他搔了搔头皮,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因为他的确是有微信,但那也只不过是他的经纪人为了跟他沟通方便,才替他申请的。他拿出手机,跟她互相加了微信。

“秋天里放羊。”她一字一字的,缓缓地念出他微博上的名字。“这个网名好奇怪啊。”

她的话音刚落,铃声骤然地响了起来。她冲着他笑了一笑,连屏幕也没有看就接了起来。

他站在她的身边,清晰地听到从手机里传出一个陌生的男声。

她听了之后,突然间冲着手机发起了脾气:“跟你说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我?从你跟她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完了,人渣!”

说罢,原本笑逐颜开的脸转眼间阴霾密布,她狠狠地摁了挂断。

“刚才我的声音是不是好大声?”她发完了脾气,这才发现齐牧秋还在自己的身边,于是那张白净的脸无法抑制地通红起来。

他摇了摇手说道:“你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她的小嘴顿时闭得紧紧的,眼睛也同时睁大了,“是前男友!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分手的吗?”

齐牧秋深知自己刚才那句话讲错了,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可以当女人诉说心事的那种男闺蜜,尤其是对着一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的女孩子。他怕她这一开口,她会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

可是安妮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泪珠从她的两只眼角慢慢地滚了下来,哽咽地说道:“对不起,我在你的面前失态了。”

“要不要纸巾?”他觉得自己再这么无动于衷下去,简直可以称作为残酷了。可是他的手上只有一个装着啤酒的袋子。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竟然让他找到了一张纸巾。

而安妮看到他递过来的那张皱巴巴的纸巾时,原本沮丧难过的脸噗哧地一下笑了。

“有没有好一点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擤在了鼻子上,只是她眼中的那两颗大泪珠啪哒一声掉在了手背上。

“对不起,只有这么一张了。”他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膀。

“那好吧。”她用那张纸巾使劲地揩着眼角,“我……我没想到他还会打电话给我。我们已经分手一个多月了,因为我看到他在跟别的女人看电影,他还买了一大桶的爆米花给她……可是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我买给他的。我向来不计较这些……但是他却告诉我,跟我在一起压力太大,没有让他有一种自己是男人的感觉。我……我……”她时断时续地说着,更多的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了下来,将那张纸巾浸透了。

“别哭了。”他嘴里说着无力的安慰的话,“来,喝啤酒吧。这种啤酒喝了之后最容易忘记烦恼了。”

“可是我不会……”安妮仍然哭个不停。

他从袋中拿出一罐啤酒挜入她的手中说道:“酒店到了,你拿着,回房去喝,喝光了你就睡着了,什么都不用想了。”

她盯着手上的那罐啤酒,总算是止住了哭声:“真的吗?”

“试试就知道了。”他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进去。

看着她进了酒店,他才慢慢地离开了。

奕可第一次带他回家,受到了她母亲跟继父的热烈款待。乔承驰还特意买了名牌的纱纱裙及大衣,还有一对小巧玲珑的芭蕾式平底鞋送给悠悠。哄得悠悠心花怒放,又头一次看到这么英俊潇洒的大哥哥,围着他叫个不停。

而谷诗双算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婿,一大早就开始张罗起来。而邢知第一次见到这么有钱的人出现在自己的家里,也自然巴结到不行。

全家除了邢承天之外都到齐了。谷诗双告诉她,昨天晚上邢承天一天也没有回来。他最近都是这样早出晚归,据说车队的生意还不错。新房子也开始装修了。

奕可想问她有没有见过他女朋友的时候,乔承驰走了进来。

“要我帮忙吗?”

“奕可,你出去陪承驰说说话吧。我一个人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