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囚爱 > 第50章 难道你没有见过她吗

第50章 难道你没有见过她吗

充满了对婚姻的失望,而对于离婚的念头却是坚定的。他们之间是有问题,但是乔承驰却没有料到,到头来他们也会走上离婚这条路。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她没有失踪,还活得好好的。

只是这离婚的消息来得突如其来。他们在事先的确是吵了一架,但是他没有想到她居然会直截了当地出了境,又提了离婚,看来离开他的决定是毋须置疑的了。

他觉得嘴里一片苦涩,一滴眼泪冲出了眼眶,他拉开了抽屉,眼泪也随之滚落了下来,最后找到了半包烟,又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只打火机。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但是今天晚上的心情真的是糟糕透了。

门轻轻地被拉开了,杨羽看到许久没有抽烟的儿子竟然破天荒地抽起了烟,知道他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于是走上前来,站在他的背后,用充满关切的语气问道:“这么晚了还要抽烟吗?”

“妈,你怎么来了。”他仓皇地将抽了半支的烟丢到临时抓来做烟灰缸的杯子里,却不敢转过身去面对她。

听着儿子微微哽哑的声音,杨羽虽然觉得吃惊,但是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呢。”

“妈,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他心酸地说道,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的寒流。

杨羽望着他的背影,不安地调整了一下站姿。

“说吧。”

“我跟奕可要离婚了。”他的心痛苦地绷紧了。

“什么?”杨羽一脸错愕地盯着自己的儿子。以往不管她怎么反对他们交往也好,他们甚至还用搬出去住来危胁自己。但是如今听到这个消息,她也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

“我要离婚了。”他的眼光里露出了忧虑的神色。

第89章往事如梦

乔承驰刚开始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也置疑它的真实性,然而几个星期过去了,他从来就没有收到过绑匪索款的电话——如果奕可是被人绑架的话,再则他也没有收到警察局有关奕可下落的事——假若她被人谋财害命的话。奕可就像跟她在邮件上写的那样,她走了,远走高飞,而她也如信中所写的那样,把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寄了过来。经过鉴定,那上面的签字真的是她的笔迹。

离婚协议书上也写得清清楚楚,他们没有财产分割的纠纷,奕可差不多就是净身出户。乔承驰觉得很奇怪,她把婚姻关系跟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甚至连办手续都不曾出现。她到底有多恨他!就因为心妮吻了他吗?

而心妮也走了,临行前她向自己告别,变卖了餐厅,她说要去旅行散步,要去国外找她的姑姑,也许住个一年半载回来,也许三年五载都不回来了。

乔承驰几乎是在一个月之内失去了他最亲最爱的两个女人。他不得不选择相信奕可的确只是为了躲避他而远走高飞,并不是因为被人掳去而失踪了。他去警察局撤销了奕可失联的案子。这个消息被齐牧秋知道之后,他就找上门来了。

“你找到奕可了?”齐牧秋来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也可以说是找到了。”乔承驰的脸色很晦暗,口吻显得相当的无奈。

“什么意思?”齐牧秋的眉毛挑得高高的。他找机会去接触周和泽,但是一无所获。警察也因为缺少证据,不能对周和泽的住宅进行搜寻。他时而去警察局打探最新的消息,但是今天一去,负责案子的警察就告诉他,奕可的丈夫来撤案了。他以为乔承驰已经找到了奕可,兴冲冲地跑上门来。

“她写了一封邮件给我,信上说她去了香港,而且还快递了一份离婚协议寄给我。”他表现得风平浪静,但是齐牧秋感觉到他内心的不平静。

“你真的收到过她的邮件?”齐牧秋抬起他那迷蒙的眼睛。难道是自己想错了方向?

乔承驰点了点头:“我还让人查过她的出境记录,证实是她失踪那天的次日下午离开机场的。”

齐牧秋微微地松了一口气。奕可安然无恙地活着,这结果比任何消息都要好。可是他还是觉得有一丝奇怪。奕可是那种说走就走的人吗?事先她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才令她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乔承驰呢。

“你不相信我的话吗?”

“不是。”齐牧秋沉吟道。不管他跟乔承驰的关系如何,但是从卫护奕可这一点来说,他们的立场是一致的。乔承驰当然也不希望奕可出事。

奕可的事就告了一个段落,而齐牧秋从乔承驰的手上也得到了那个电邮的地址。可是奇怪的是,不管齐牧秋怎么写信给奕可,奕可从未回复过。

一晃两年过去了,齐牧秋的工作重心已经大部分地转移到了幕后,除非是他自己出专辑,否则他从来不出席宣传活动,也不拍电影。创作成了他事业最重要的一部分。

而心妮去了国外之外,也已经跟他疏于联络了,刚开始一个月的时候,两个人还有联系,但是渐渐的,心妮的回复越来越慢,打电话给她,也常常得知她不在的消息。

齐牧秋当初所担心的,已经变成了事实。他也曾想过要去找心妮,但是心妮从来不把地址告诉他。到后来微信也不上,手机号也停机了。他明白,这一场恋爱无疾而终了。

卜怡晨的失踪是因为去世,而心妮则是对这份感情的冷处理。

齐牧秋痛心疾首,却也无可奈何,现在想来当初心妮所说的不过是托词,如果她真的爱自己,又怎么会不回来呢。好在他把全副的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一时之间他也成了非常受欢迎的制作人,许多业界的人纷纷向他约歌。齐牧秋也从一个小公寓搬到了更大,更适合他创作的房子里,只是过去的那套小公寓,他也保留了下来,舍不得卖掉,那里面盛载了他太多的回忆。

这一天他上街,他穿了一件套头的运动服,平常他的穿着就很随意,鸭舌帽扣在脑袋上,帽檐拉得很低。平时走的地方无非是附近的超市或者餐馆。他在便利店买了一包烟,现在已经戒酒很久了,偶尔会抽下烟而已。刚出门的时候,他看到一位飞奔的女人,清汤挂面的长发,黑色印花的连衣裙配牛仔衫,苗条的身材,从背影看是那种让人想多瞄几眼的女人。

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塞进嘴里。跟心妮在一起仿佛也变成很久远的事了。他眼角的余光瞟到那女人的脸上,就那么一瞬间的时间内,他已经看到了那女人的长相。

那不是……

天呐。他震撼极了。

一个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名字重新在他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奕可!是奕可!”可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奕可已经上了一部绿色的计程车扬长而去。

他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然而传过来的提示音却令他沮丧,那个手机号早已不复存在了。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吗?怎么会是她?难道她回来了?

幸好他记住了那个计程车的车牌号。

过了两天他就找到了那个司机。

“你说你看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那司机是个五十开外,已经谢了顶的中年男人。“我每天接了这么多客人,哪里还记得这么多。”

“你再想一下,那女人眼睛大大的,头发长长的,个子大概这么高。”他比划着给那司机看。

“是不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笑的样子很甜!”那司机露出恍然的神情。

他拿出手机给司机看其中一张照片。

“对,就是这个女人,长得漂亮极了,我对她的印象深刻。对了,你为什么要找她?”司机大惑不解地望了他一眼。“先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妹妹,但是我们已经失联很久了。那天我刚巧在街上见到她,所以就千方百计地找她。”说到这里他从兜里掏出一百元塞给那司机,“如果我不是她哥哥,又怎么会有她的照片呢。”

“说的也是。”那司机喜孜孜地接过钱又端详起照片来,“那你想问什么?”

“她是从哪里下车的?”

“是一栋别墅,看起来很气派的样子,是在桑田路那边的。你妹妹长得这么漂亮,嫁的也不是一般的人吧。她就在其中一栋别墅前下了车,我记得名牌号好像是888。然后我就把车开走了,你妹妹可真大方,还多给了我五十块小费。”

听完那司机的诉说,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于是打了电话给乔承驰。

奕可走了之后,他跟乔承驰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起来,两人界于朋友与陌生人之间。

半个小时之后,齐牧秋就站在了乔家的别墅前。他看到门牌号果然是888。奕可真的回来了。

乔承驰从楼梯口走下来,带着一夜未眠的憔悴与疲倦:“刚才你在电话里说什么了?说奕可已经回来了?是真的吗?”

“难道你没有见过她吗?”这下轮到齐牧秋诧异了。

“没有,她没有来找过我。”乔承驰的眼底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他跟奕可分开已经两年了,这两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杨羽虽然多次催促他结婚生子,他都没有答应。“你真的确定她回来了吗?”

“我确定!”齐牧秋看到了他的眼底的那一份渴望。“为此我还特意问了那个司机,他说是奕可指定要来这里。”

“我跟她现在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她不来找我也无可厚非。”乔承驰低落地说道。这两年来他寄情于工作,唯有在拼搏的时候才能忘记思念她的痛楚。

“那么她现在回来了。”齐牧秋低沉地说道,“你还有机会跟她复合。”

“我不奢求!”乔承驰流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原谅我,不过现在希望能够尽快找到她。”

“我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也希望你们重新在一起。”齐牧秋由衷地说道。他感觉到乔承驰比自己幸福,起码他还能再见到奕可,还能得知她的下落,而他呢。他的安妮去了哪里?他一无所知,已经整整两年没有见到安妮了,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以前她临走的时候说会回,可是一个月,一年,甚至是两年过去了,她音讯全无。不知道这辈子他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

“我会努力的!”乔承驰感激地冲他笑了一笑。从前的恩恩怨怨随着往事随风而逝,正像一句话说的那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这时他家的佣人走进来说道:“乔先生,外面有人找你。”

“把他带进来吧。”乔承驰沉浸在对奕可的思念之中,露出恍惚的情绪。

“那么我先走了。”齐牧秋起身说道。

“我送你出去。”乔承驰把他送到门口的时候,门口已经站了那位不速之客。

第90章失去的还会回来吗?

“奕可!”乔承驰比齐牧秋先喊了出来。

于奕可笑盈盈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乔承驰揉了揉眼睛,是的,他没有看错,奕可活生生地站在他们的面前。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奕可,原来你真的回来了。”齐牧秋惊喜交加地说道。

于奕可那动人的嘴角渗出一丝更浓更艳的笑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我去接你?你现在住在哪里?”乔承驰迫不及待地问道。

奕可将头往齐牧秋的方向倾了过来:“牧秋,好久不见,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异样,以前她的嗓音可是很脆亮的,也很利落的。但是现在听起来,有一点沙沙的,可是显得温柔极了。

“对。我也没有想到你还会回来。”齐牧秋盯着她看了一眼。这样近距离地看着奕可,发现她的脸比过去更精致,也更优雅了,只是少了一点那过去岁月中的清纯。

“牧秋,以后我再约你。现在我想跟……他说几句话。”她睁着那亮晶晶的眸子对他说。

“好,那么我先走了。”齐牧秋浅浅地一笑,那笑容中透着几分低落与落寞。奕可回来当然是来见乔承驰的!

看到齐牧秋的背影慢慢地从大门口消失了,奕可用纤细净白的手指点了点问道:“现在你们的关系很好吗?”

“还可以吧。”乔承驰显然不愿意与她多讲关于和齐牧秋之间的事,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她。“你回来多久了?”

“一个多星期吧。”奕可富有光泽的白木瓜的腮颊上泛着微微的红润。

看起来这两年她过得应该很好。

“我们上楼去说吧。”乔承驰握住她柔软而温的手,她没有拒绝。他牵着她的手,就像回到了当年那样,两人再次见面仍然感觉到那么熟悉。要说变化,那应该是她变得更漂亮了。

乔承驰推开了卧室的门,那里仍然为她保留着当年的样子。现在他搬到客房去住了。

“你看看这里,你走了之后,我没有动过这里的一丝一毫,当初你留下的东西,我都保存着。”他指着那房间里的一切说道。

她抱着胳膊走进梳妆台,有用了半罐的乳液,新买的未拆封的睫毛膏,瓶身微微泛旧用了很久的隔离霜,都还放在那里。她拉开抽屉,所有关于她的物品都放得好好的。

他从背后轻轻地拥上了她,久违的那种柔软的感觉又回来了。

“别这样!”她微弱地抗议道。

“奕可,这次你能回来找我,我觉得很高兴……”他低哑的声音盘旋在耳边。

她轻轻地挣脱开来,正视着他:“你别误会,这次我回来,并不是想要跟你复婚。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你没有忘记我,对不对?”他直视着她那特别清澈的眼眸,略有点激动地说道,“你走了两年,我没有一天不想念你,我们和好行不行?”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她简短地瞟了他的脸一眼,用略显生硬的口吻说道,“过去的事我已经不大记得,也不想再回忆了。承驰,我这次回来只是想看你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还想再走吗?”他的眼睛里透露出灼热的光芒,表情倏忽变得很痛苦,“不要再走了好不好?我母亲已经搬到疗养院去住了,再没有人会影响到我们了,还有心妮,她也已经走了。”

“心妮也走了吗?”她乍然地变色道。

“对,在你走之后不久,她也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他试探着握住了她温腻的手,她只是虚弱地挣扎了几下,就由着他了。

“承驰,这两年我过得很好,我没有想过我会回来,也许我更适合留在那边。”她低下头,露出后颈项那一块白滑的肌肤,长长的睫毛在雪白的脸上形成一个柔软的暗影。“你过得怎么样?”

“不好,当然不好!”他的表情下子又僵住了,“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会好。”

“我们已经结束了。”她将手小心翼翼地从他的手掌中抽了出来,心头已经抽紧了。“我走了,也许过两天我就会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奕可!”他的心一下子被扔到一片黑暗里去了。“你不要走,就留在我的身边,我们重新开始。”

“有多少事能够重新开始呢?”她露出难过的表情。

他盯着她好一会儿,脑海里一片空白。奕可回来了,可是她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一次……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这一次,他说得坚决而又果断,“你先搬回来住,这间房间留给你,等我们重新了解之后,你再决定复不复婚好不好?”

“承驰,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再过两天我就会离开这里……”她轻声地嗫嚅道。

“别走!你说吧,有什么方法才能使你留下来?”他紧紧地抱住了她小巧而又温软的身子,将自己的嘴唇盖在她单薄而又甜美的唇上。一股电流般的痉挛像潮气一般渗透了全身,他抚摸着她细嫩而光滑的肌肤,直到将嘴唇移到了她的颈项时,她缩了缩身子,骤然地推开了他。

“我想我应该走了。”她撸了撸长发,有些后悔地说道。

“奕可,不要走!”他露出惨淡的脸色,沉郁不堪。“我真的很爱你……不想再失去你……”

她很想走,可是脚步就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原地一样,移也移不开。她发现自己居然到现在还深深地爱着他!

齐牧秋没有想到两天之后,奕可果然来找他了。

她穿了香奈儿的套装,脖子间又缠绕着香奈儿经典的珍珠项链,头发俨然是经过精心烫过的,从那小巧的帽檐下面有层次地钻了出来。她带来了一些当地的特产送给他。

“你真不够朋友。”他开玩笑地说道,并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去了香港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