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鸿蒙仙缘[穿书] > 第1章 顾皎见竹娘子魂体受伤不轻

第1章 顾皎见竹娘子魂体受伤不轻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鸿蒙仙缘[穿书》作者:看泉听风

文案

顾皎胎穿了,长到十来岁发现自己赶了一回潮流,原来她不仅穿越了,还成了穿书女配。不过她不是炮灰,而是戏份颇重的主要角色,不仅有修为绝高的大能的父母,还有身为女主的好闺蜜,顾皎觉得女配做到她这份上也算人生赢家了。

可她没想到,她在原着里是人生赢家,在同人中却是矫揉造作的恶毒女配!因她机缘太好、伴侣又是全书里最受女性青睐的男性角色,就有无数前赴后继的逆袭女不是想要夺她机缘,就是想要代替她安抚被她嫌弃的老公、替她老公生猴子。

顾皎:道阻且长,这些都是我道途上的磨砺。

林语堂语录:人生不过如此,且行且珍惜。自己永远是自己的主角,不要总在别人的戏剧里充当着配角。

阅读指南:1.女主玛丽苏、修二代,金手指大、非零起点。

2.本文有男主。

3.待续。

严肃版文案:天上白玉京,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天地赌一掷,时命乃大谬,浮云空四海。仙路崎岖、大道坎坷,天地大劫之下众生皆为刍狗,吾辈当唯有求道寻真,方能得超脱。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皎(阿菟)、霍臻┃配角:顾风华、萧少阳┃其它:

一句话简介:人生赢家女配穿入同人文

立意:世界上唯一可以不劳而获的就是失败

作品简评:

顾皎是一篇女主修真文中手拿躺赢剧本的女配,但她没穿到原文而是穿到了一篇她是矫揉造作恶毒女配的同人文中,还好带着金手指鸿蒙珠,她本来想着没必要为了不确定的未来去抢女主的机缘。但没想到觊觎她的机遇和她伴侣的大有人在,为了自保,也为了保护身边的人,开启了一段不一样修真之路。作者文笔上佳,无论是人物、世界观还是小细节,都考虑周到,剧情循序渐进地展开,是一篇背景宏大的修仙文。各个配角在文中也有自己的使命和作用,结构细致缜密,时不时又有“小惊喜”让人眼前一亮,女主的各种机遇也让读者看的欲罢不能,加上上一辈的爱恨情仇,在作者的笔下构成了一副美轮美奂的修真画卷。

第1章碧虚岭(上)行侠仗义的顾道长……

黄梅时节雨纷纷,四五月的南疆梅雨绵绵,山间到处都是奔腾咆哮的涧流,水汽终日弥漫不散,云雾中绵延数万里星罗山脉仿佛一条黑色巨龙般横亘在南疆。星罗山脉是南疆五大山脉之一,山高水深、层峦叠嶂,其内大小山峰上万,如星罗棋布,故名星罗。

碧虚岭本是星罗山脉一处无名山岭,位于星罗山脉东侧,毗邻盘龙江下游。此地一侧是烟波浩渺的大江,一侧是亘古未辟的高深密林,又兼南疆潮湿多雨,山中密林不特虎豹豺狼出没,更遍布毒虫蛇蚁,从古迄今一直人迹罕至。

百余年前中原大乱,烽烟四起,民不聊生,数千中原流民逃亡至此地,眼看粮草绝尽、数千人即将陷入绝境,竟有一位女仙从天而降,将难民引至碧虚岭深处的谷地,难民才得救,并且在山谷中繁衍生息,此地才渐渐有了人气。寨民先祖见这处无名山岭遍布青竹,便以碧虚命名,碧虚岭才因此得名。

初二这日,才刚辰时,天上又飘起了绵绵细雨,到了正午时分,越下越大的雨让碧虚寨寂静了下来,大部分人都在竹楼里躲雨,路上只有寥寥几人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出行。

寨西娘娘庙中,庙门半关,光线昏暗,一名妇人正抱着孩儿让娘娘庙里的女冠看病。这座娘娘庙是寨民先祖在建寨时,为感念救助他们的女仙恩情特地建造的。

没想庙宇建成之后,寨中神像就有了感应,庙中不仅庙祝医术也高超,香火也十分灵验,且娘娘庙主持看病不收费用,只要在庙内上柱香即可,故娘娘庙在寨中地位十分尊崇。

南疆多虫蚁,山民生活艰苦,稍有不慎便会染上蛊症,九死一生,当地山寨皆供奉蛊师,靠蛊师驱蛊。碧虚寨山民非当地土著,南蛮又排外,即使这些中原流民已在此繁衍已有三百余年,也请不到本事高强的蛊师镇寨。幸好有娘娘庙在,才让寨中少有因蛊毒而亡的人。

但最近也不知犯了何路太岁,大半月前娘娘庙的庙祝突然失踪,寨里在同一时间也爆发了极厉害的蛊病。寨中山民在一夜之间伤亡大半,侥幸能活下来的,也躺在床上苟延残喘,只有绝少数运气好的寨民才没染上蛊症,这些人都被族长赶出山寨,不许他们再回来了。

就在大家绝望等死之际,离开的山民带着顾仙长回来了,顾仙长医术卓绝、宅心仁厚,不仅不收分文的替他们治病,遇到体弱多病的妇孺老弱还用仙丹替大家调养身体,山民对她感激万分,都想在家里给顾仙供长生牌。

顾皎笑着拦住妇人,温言道:“孩子才好,别折腾他了,这里有三枚固本培元的药丸,回去用温水冲服,三天半粒足够,吃完身体就好了。”

“多谢仙长。”妇人知道顾道长的丹药效果极好,寨中很多人就是靠这些丹药救回来的,她双手捧着接过药匣放在身后的背篓里,恭敬的给道长行礼后,抱着孩儿离开。

顾皎送走妇人后,抬头看了看天色,估计今天也不会有人来了,干脆关上庙门门,回主殿给庙众供奉的神像进香。神像中隐约显出一个模糊的女子身影对顾皎拱手道谢:“多谢师妹。”

这身影就是娘娘庙供奉的竹娘娘,娘娘庙的历任庙祝都是她的化身。她本体就是碧虚岭上的一株三千年的青竹,她不是失踪而是被魔修重伤,本体被魔修斩断,差点魂飞魄散,幸好遇到顾皎才勉强保住魂体不散。

当初领碧虚寨先祖到谷地休养生息的女仙也是她,她那时只是一时善心,不忍这么多凡人活活饿死,没想这些人知恩图报,居然给自己立了寺庙,她便认认真真当起了碧虚寨的守护神。

这次碧虚寨遭遇魔修毒手,她也是第一个挺身而出,结果不敌魔修,被人一剑斩断本体,差一点就魂飞魄散。

顾皎道:“玄门同气连枝,师姐不必多礼。”论修为竹娘子要比顾皎高,她是金丹修士,而顾皎刚筑基,但玄门弟子在外基本都以师兄弟互称,除非两人长辈互有交往,已经定下辈分的,才会换别的称呼。

修行界也不存在以修为来论辈分的规矩,不然哪天弟子修为比师傅高了,师傅难道还要反过来称呼徒弟前辈?这不是乱了人伦吗?当然如果遇到公认的修为高深的高真,大家也都会称呼前辈,只是大部分真人都避世不出,很少有人能遇上。

顾皎见竹娘子魂体受伤不轻,还要勉力支撑自己形体,她从袖中取出一只约有指节大小的透明琉璃瓶,“我这里有几滴天银,师姐若是不嫌弃,就先用它疗伤。”

天银是去了众生杂念的众生愿力,可以滋养神魂,是修行界通用的货币之一,据说连幽冥鬼界都用天银当货币。只是众生愿力只有在庙宇里才能收集,且愿力中的杂念极不容易驱除,故天银属于比较贵重的货币。

顾皎的天银,纯净无暇,这么一瓶起码也有十滴左右,竹娘子不由吃惊,这位师妹好丰厚的身家。娘娘庙香火还算旺盛,村民每逢初一十五都要来进香,她每月能上进清微宗不少香火,宗门一年也仅给自己十来滴天银。师妹这一瓶足够她稳定魂体了,她感激道:“这些天银正能治疗愚姐伤势,多谢师妹救命大恩。”

顾皎微微一笑:“师姐先闭关稳定伤势吧。”她这样子便是入了地府,也不可能转世投胎,少不得要几十年时间休养。

竹娘子叹气担忧道:“也不知宗门弟子何时能来?要是那魔修再过来,我们该怎么办?”清微宗弟子不来,她又怎么能放心闭关养伤?师妹修为弱,万一自己养伤的时候,那魔修来了怎么办?

北澜洲玄门九宗势大,占据中原九州境内各福天洞地,魔门四宗在四极之地各统一方魔国,诸旁门散修之流,只能分散在八荒化外之地。南疆虽鱼龙混杂,但星罗山脉位于越州和南疆交界处,又毗邻九宗之一的清微宗,属清微宗辖地,受清微宗庇护,竹娘子本身也是清微宗外门弟子,魔门中人鲜有来此,竹娘子也没想到自己会有遇到魔修的一天。

顾皎问:“师姐可知那魔修是何修为?”

竹娘子说:“此人应是筑基修为。”她说着面露赧然,毕竟自己是金丹修士,却被一个筑基修士弄的如此狼狈,她微微苦笑的说:“他虽是筑基修为,但不仅力大无穷,而且还有一柄上等的飞剑,我猜他应该是有传承的魔门弟子。”

顾皎问:“他可是身着麻衣、肤似金石?”

竹娘子讶然道:“师妹认识这位魔修?”不然为何知道那魔修的形貌?

顾皎摇头说:“不认识,只是在以前听说过。”听到竹娘子描述的麻衣道人,顾皎心中百味杂陈。

竹娘子正要说话,突然两人同时抬头往外望去,竹娘子大惊失色:“魔修又来了!”

顾皎说:“师姐先回神像养伤,我去会会他。”

竹娘子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皎御气而行,她连声叮嘱道:“师妹务必小心,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动手,清微宗弟子应该快来了。”

顾皎心中暗忖,等清微宗弟子过来,你跟碧虚寨寨民都死了,你还被炼成了器灵。顾皎御气速度不慢,但来者速度更快,顾皎刚到山寨门口,就见一名肤色古铜、面相凶恶的麻衣道人,驾着一道黑红遁光,气势汹汹的飞遁而来。

顾皎看清这麻衣道人形貌后,轻叹一声,压下脑中杂念,上前抬手一指,三枚清辉流转的宝珠飞出,朝着麻衣道人猛砸过去,御敌不是比斗,不需要风度。顾皎自知自己御敌经验太少,这麻衣道人又是战力经验丰富的散修,正面对敌,她不一定能占多少便宜。

麻衣道人被驾着遁光往碧虚寨遁来,不想突然有三道清光以极快的速度超自己飞来,他立刻闪身避开,却不想后背突地被重物一砸,饶他已炼成金刚不坏之身,都被砸了个踉跄。原来那三道清光只是诱敌之策,后面还有三枚无声无华的宝珠。

以麻衣道人的应敌经验,也不至于把后背露给敌人偷袭,他一早就在身上放了防御法器,只是这三枚宝珠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沉重非常,攻势又极猛,一下打破了麻衣道人的法器防御,他被砸得半边身体都麻了,左手沉重的抬不起来,显然是骨折了。

麻衣道人心中大惊,他自负一身铜皮铁骨、坚硬无比,没想还有被人砸伤身体的一天。他仔细打量着顾皎,见她容貌寻常、修为也寻常,却有这等法器傍身,不是跟他一样有了大机缘,就是身有传承,无论是哪种可能,都不容易对付。

他是散修,在修行界摸爬打滚多年,比谁都知晓能屈能伸的道理,他一边往后疾退,一面喊道:“在下铁元,无意途经此地,不知何处冒犯了阁下,阁下为何对我兵刃相见?”他嘴上说着,手中暗掐诀,他腰间一只才巴掌大的铜葫芦嘴中游出十几缕细弱游丝的黑烟,那黑烟一入空气中即四散隐没。

第2章碧虚岭(下)神宗弟子

铁元自以为自己动作做得隐蔽,殊不知他的所作所为被顾皎尽收眼底。她也不点破铁元的小动作,手下攻击不停,六枚宝珠从各个方位攻击铁元。

顾皎攻击方式简单粗暴,本来依照铁元打斗经验能很容易避开,可这些宝珠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炼成,速度极快,又奇重无比,饶铁元武艺高强,都有手足无措之感。

他只能挺着身体硬抗,被宝珠连砸了几下,铁元身上便隐隐渗出血迹,他闷哼几声,勉力忍耐,直到半空煞云密布,他才精神大振,面露狰狞道:“哪来的玄门小婢多管闲事!既然你自己找死,我就不客气了!”

铁元话音一落,两人四周的煞云犹如滴墨入水,瞬间弥漫开来,很快在两人周围形成一个煞云罩,云海如潮水般翻滚,无尽的鬼火在顾皎周围飞舞,每团鬼火之中都有一张或喜或怒或哀或惧的人脸,在顾皎周围密密麻麻的堆成了一片连绵的海洋,哭笑之声在耳畔萦绕。

若是心智不坚定的人,只要听到这哭声,便被惊得魂飞魄散了。铁元冷笑的看着顾皎,他这六六真元葫芦是按照前人遗留下的秘籍祭炼的法器,虽因祭炼时间不久,里面只有六个阴魔,可这六个阴魔是他让数千冤魂厉鬼自相残杀得来的,已有鬼卒实力,小婢的宝珠能打他肉身,还能打有形无质的阴魔?

顾皎看到这铺天盖地的煞云,不由柳眉微扬,她正想用什么法子遮蔽下两人的打斗,没想铁元已如此贴心的替自己解决了,她袖手打量着周围的阴魔:“这是你祭炼的六六真元葫芦?”

铁元没想在南疆还有人能认出他这件宝贝,他狞笑一声,“小婢见识倒是挺广的,你若肯跪地求饶,道爷便饶你一命,收你当个僮儿。”铁元当然不会饶了顾皎,他只是想让顾皎主动投降。

顾皎嫣然一笑:“你要是肯现在求饶,我也可以给你一个速死。”顾皎现在的容貌在凡人中属于美人,在修行界只能算寻常,且铁元向来心狠手辣,莫说顾皎容貌只是寻常,就是再美上十倍、百倍,他都不会放在心上。可顾皎这一笑,却让他不由的神摇意夺、恍然凝思。

铁元手下的攻击不由自主的缓和下来,但他只愣怔一息,便蓦然惊醒,心中警铃大作,他发现不知何时,围绕自己的六枚宝珠已经停止了攻击,同时模样也从先前的仙意盎然、清辉流转的月华宝珠,变成一枚枚的白森森的骨珠。

铁元一时没认出这骨珠是何来历?但他不会天真的认为宝珠是被煞气沾染后才变成骨珠的,他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骨珠居然也不追着他打了,而是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铁元心头突然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想也不想的转身驾起遁光就飞快的逃命,他在修行界厮杀多年,始终能全身而退全靠着这种直觉,只可惜他这次觉醒得已经太晚了。

铁元还没遁出多远,一只白骨巨掌自骨珠中凭空伸出,将他整个人握在掌中,重重一捏,铁元整个人就丧失了所有反抗之力,瘫软成一团烂泥,没有反抗的任白骨巨掌将他拖入白骨珠,地上仅留三只豹皮囊和一只铜葫芦。

顾皎拢袖收走豹皮囊,低头琢磨了一会铜葫芦,就轻松的将漫天的煞云、阴魔收入葫芦中。煞云外竹娘子心急如焚,若不是失了本体,她这会都要团团乱转了。见顾皎安然无恙的从煞云中出来,她欣喜万分问顾皎,“师妹,那魔修呢?”

顾皎轻描淡写道:“被我赶跑了。”

竹娘子也没细问,行走江湖,谁能没个底牌?哪能都向外人交底?只要魔修离开就好,竹娘子放心的喃喃道:“赶跑就好!赶跑就好!”

顾皎说:“那魔修受了点伤,想来短期之内不回来了,寨里山民蛊症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师姐保重。”顾皎刚才又让竹娘子给清微宗发了求救玉符,这几天竹娘子连发三道求救玉符,如果清微宗还能错过,那这宗门也不配为越州霸主了。

竹娘子依依不舍的问:“师妹不多留几天吗?”

顾皎说:“我出来时间也够长了,该回去了,不然师傅要担心了。”她不想跟清微宗的弟子对上,会留在这里纯属不想自己先前的努力白费,现在想要的人到手,她也该离开了。

竹娘子轻叹一声,“也罢!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师妹多多保重!等我日后魂体稳固,我们再聚。”说着将手中一枚流光溢彩的宝珠递于顾皎,“我看师妹想要收集香火?这些是我这些年收集下的香火,还请师妹千万收下。”

顾皎婉拒说:“这些香火师姐还是自己留着吧。”魂体修炼离不开香火,顾皎也不缺这点香火。

竹娘子说:“我提炼天银的手法太粗陋,对神魂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