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嗜血小护士 > 第1章 小恶

第1章 小恶

《嗜血小护士》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闲聊茶馆i

今天天气真好,风和日丽,鸟语花香。

这样的开场白可好?

总不能说今天刮风下雨、打雷兼下冰雹吧!路人横尸、六轻打架、国代自肥、黑枪毒品满天飞吧!这会让纳税人觉得自己像冤大头。

闲聊嘛!就是比谁的舌头长。

首先呢!我要先来骂人,那个你……你……你,没错,就是你,不要躲。

左营的郭大小姐碧芳,你也太可爱了吧!在信上一再要求本大仙回信,可是本仙人法力有限,两张信纸、一张信封,连邮戳都不放过,我居然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怪事。

你要直接寄到左营邮局吗?

然后咧!请邮局服务人员去户政事务所找出名叫郭碧芳的人,请“她们”到邮局泡泡茶,顺便解释一下“地址”的重要性。

我很温柔吧!没骂人耶!

虽然天使秋和恶魔秋法力无边,可是也不能滥用吧!尤其她们还开口要收“服务费”。

还有些更可爱的小朋友咧!在写完好几大张后,非常有礼貌的签上小名或昵称,甚至是英文名字及英文字母。

真的很抱歉,人不能太完美,不然走在大马路上会被人吐口水。

小时候不用功爱看小说、漫画,长大只好了了,因此二十六个英文字毋分开都认识,合在一起嘛!最近不打麻将,所以没交情。

但——

这不是重点。

你们如果不要收到回信,拜托请在信封上注明,不要等我把信封上的住址抄了一遍后才发现。这收信人的名字要怎么写。

现在请起身为邮差伯伯、阿姨鼓掌,他们真的很伟大,连小花、小牛、aa、bb这样的收信人也找得到,他们是人类的救星。

全台湾,不,全世界最最……可爱的读者们,记得写上姓和名,还有地址上有“数字”门号请写清楚,我有近视。(一眼五五o,一眼六oo)

有人反应我字太豪放,(通常字丑的人都很美)看不懂,希望我用尺一笔一笔的画正。

唉!我也很为难,你们知道回信有多累吗?尤其是碰到问题特多的好奇宝宝,一封信不写个三、四十分钟是不成,有时写一个小时耶!

通常我中午起床开始努力,一直忙到午夜两、三点,连饭都没吃(吃面),一连要赶两、三天,我是不是很辛苦?

那以后大家多合作些,不要害我把写稿的手搞坏了。

下回再聊。

楔子

路——

这是一条非常平凡的路。

平凡到近乎无奇的大街。

但是在夜幕低垂,华灯初升之际……

它不再是平凡的代名词,而是堕落城市的开端。

闪烁炫目的五彩霓虹灯,绽放亮眼光彩的各式看板和喧嚷人声,将人群带向靡烂的黑暗世界。

路——邪恶的气息正在蔓延,它令人变得沉陷,忘了理智和道德,只有放纵的情欲和贪婪。

在这里,一切都是无法可管的放肆地带,随你心之所欲而摆动。

长约三公里的一条宽敞大路,写满了性与暴力,林立的酒店、理容院、pub、土耳其浴及俱乐部,皆以淫秽招徕客人。

惟独一间外形特异的“猫女会客居”特别突冗,它不标榜华丽或炫烂,纯粹是一间很普通的店面,吧台、咖啡座、舞池一应俱全,并提供食物和临时慰藉所。

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任意进入,必须经由店主审核通过,交由客人一张磁卡,才可刷卡进入,一般人是跨不进那道黑色关卡。

在这里的人都有猫的特性,时而情懒时而敏锐,不好奇却拥有过人的灵敏度,个个都是如家猫般的睡豹,危险、优雅,带着一丝令人迷惑的神秘。

猫女会客居自成一格,从无道上兄弟敢来收取保护费,亦无人敢在此滋事发酒疯,只因它的四个女主人。

蓝中妮——花店的老板,外貌虽甜美,可自幼因家庭关系,个性泼辣无比,与外表完全不符。

通常人们易迷恋她绝美的容貌,不知不觉被她牵着走,陷入她铺陷好的陷阱之中,人称天使容貌恶魔心,是撒旦手底下最得意的作品。

她没有所谓的道德是非观,一味的只依循本能而任性为之,高兴的时候巧笑倩兮,不悦时反手捅你一刀,是只可怕的笑面虎,养了不少巴西黑巨腹蛇。

白紫若——现职是一名护士,但是她可不是一位和善可亲的白衣天使,反之,她是为了“宠物”而甘于困在医疗室中。

她是名苗女后裔,从小跟着外祖母养些奇形怪状的小虫,人称之为蛊。

蛊虫除了喂食毒蜘蛛,蜈蚣之类的有毒昆虫,最不能缺少的是人鲜红的血液,而她养了上百只功能各异的蛊虫,当然需要很多新鲜的人血。

血液取得最易的自然是医院,所以她自愿担任急诊室及手术病房的专任护士,因为这类的工作血液最丰盛,她可以乘机拿几西西的血袋中“剩残”——由她自行决定拿取血液而不为人知。

如果有人指出,那不如待在血液室,一库血液随你取用,但长时间下来,总会被人发现血液短缺,那时岂不哀哉。

所以急诊病人及外科开刀房的病人是最佳提供者,何况车祸送来的病患早已血流成河,应该不介意她“节俭”的美德,奉献一些少少血液以养无数生灵才是。

她虽有些古怪,但人缘奇佳,对付顽强病患自有一套办法,许多病思家属都指名她看护,而她的一贯原则是只接受需大量输血的病人,其余免谈,大牌到近乎医院是她开的似的。

唐弥弥——身份是占星师、白魔法传人,自幼习西洋秘咒术,偶尔也习些为恶的黑魔术——专为整人用。

一身神秘的黑紫纱令人生畏,眼神深邃而沉静,似能看透人最深层的黑暗面,教人无所遁形自暴其短,赤裸裸地展现令人难以启齿的隐私。

旁人皆惧于她的魔法及祟敬,故而不敢靠近她,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以免被看透,甚至沦为她一时不快的牺牲品。

风天亚——一名冷傲自恃的秘书,外形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眼神之凌厉常教人退避三舍,是老板最得意的助手,但也是最头疼的人物。

她的背景十分神秘,听说出自黑道世家,拥有一身超凡人世的好功夫,冷眼傲视一切卑琐嘴脸,任由人们在她眼前死去而不加以援手。

她是四人之首,走在这条充满罪恶与暴力的路,再邪佞之徒都会自动让路而避开,不敢上前与之交谈,生怕一个失言惹来皮肉之痛。

四人因共同租赁一间公寓而熟稔,继而成为好友。

这幢位于路尾的四楼公寓看似透天厝,内部并无一般公寓分门别户的架构,屋主是退了休的国术大师,因晚年寂寞而将房子出租。

或许是五人磁场相近吧!彼此相容互生好感,如同一家人般生活在这幢前有庭后有院的公寓里,外人则因他们的怪异行事而不敢领教。

住了四名正值花样年华的古怪房客,屋主石奇是否就不再寂寞呢?

理由是当然的,因为他的亡妻会不时回来探望老伴,楼屋形成一种很奇特的光景,白影骤起,鬼声阴寒……

不过,住在屋内的五位活人不以为意,反倒是这条恶人之街的居民给了他们个封号。

那就是——恶人公寓!

故事,就由白紫若开始吧!

第一章

“小恶,你这个非猫非犬的小畜生,还我小白——”白紫若如雷吼声直透天厝而出。

这是一幢很平凡的四楼透天厝,两株种植多年的紫藤蔓爬上白色的墙壁,绿意中开满粉橘带嫣紫的小花,一串串随风招摇。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一般家庭前院不外种植些可观赏的花草,而这幢灰白色的公寓则植满有毒植物,花朵鲜艳硕大,叶片色彩多姿,令人不禁迷醉而呆滞。

不过,住在这条街的居民只敢远观而不敢亵玩,因为这幢平凡无奇的公寓,正是近几年来相当闻名的恶人公寓。

阎王开路,生人回避。

公寓内或躺或卧三名各具特色的美女,有人朝墙上的镖靶射小刀,有人戏玩着扑克牌,另一名则浅笑地看着不知死活的小圆球往她怀中一缩。

披散着一头乱发,白紫若赤红着双眼手拿拖鞋,恶狠狠地指着状似清闲的女人怒吼。

“疯子亚,把你的小恶交出来,我要做道红烧狮子头。”而且是名副其实的“狮子头”。

带着金毛的小白狮才四个月大,体型大约一只成年的波斯猫,“年幼”、“无知”的在恶人地耍泼,它的主人昵称它为小恶。

小恶的父母原是美洲丛林的主宰者,可惜盗猎者猖狂,甫初生的两头小狮子惨遭猎人不仁,随同狮王狮后而掉落陷阱伤亡。

小小的小恶在陷阱中奄奄一息,四肢身躯皆遭尖木所伤,正呜咽地用哀戚的眼光告别世界之际,被心有不忍的风天亚救起。

自此它的小生命起了新变化,不但以“特权”身份直扣海关,还大摇大摆地以稀有野生动物之名,随同主人返回保育声高涨的台湾。

而未引起争议的原因,是它有个神通广大的主人。

“吵死了,虫女若,你不去玩你的小虫,跑来追杀可怜的小东西。”蓝中妮把玩着睁着一双圆眼的腹蛇。

白紫若目不斜视地回道:“暴女妮,你少开尊口,不然拿你的黑巨腹蛇喂我的宝贝。”她已经觊觎许久了。

脾气向来不好的蓝中妮倒没生气,只是瞅着两道好笑的目光调侃她,不在乎她的“恶意中伤”。

“说吧!小恶又玩死哪个……小乖乖。”

“哼!这个小畜生。”白紫若一屁股往大沙发坐下。“它居然用爪子扯裂我的小白。”可恶的小畜生。

“咦!那只你养了快一年的白娱蚣?”她还头一回见着体形如小蛇般的白色长足蜈蚣。

“没错。”白紫若朝小恶狠瞪了一眼,咬牙切齿地用眼神凌迟它。

前年她才从表姊手中硬拗过来的小白,她每天不忘喂食毒蝎人血的,没想到就快练成蛇蛊之际,竟然被狮爪一抓而呜呼哀哉,魂归不知哪重天。

没错,养蛊是白紫若的兴趣,但仅于乐趣而已,她可从来没拿人当实验。

看着上百只虫子互相蚕吞,三、五天后硕果仅存的虫王咬食同伴的尸体,这让她有种变态的快感。

强肉强食本是生存之道,她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人类的世界才更残忍呢!要命事小,活活地折磨其精神力才是邪魔行为。

小恶在风天亚怀中犹自张牙舞爪,丝毫不把白紫若的威胁放在狮眼中,惹得它的主人有些后悔救了这只张狂的小白狮子。

“紫若,你今天‘也’放假呀!”风天亚小心翼冀地陪着笑,生怕晚餐上多了一道“红烧狮子头”。

也?!白紫若突然跳了起来。“哎呀!我快迟到了,都是这个小畜生害的。”

唐弥弥有点同情地收起手中的扑克牌。“何必那么命苦,今天是周休二日的假期耶!”

“病人没有休假。”她白了唐弥弥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也许我下一个病人就是你。”

说得真好听,病人没有休假。其他三人心知肚明,她这么拼命为了哪桩,只因家中库存的血液快见底了,为了她的蛊虫们,她死也要去上班。

“你等中妮比较快,她的火爆脾气喔……”唐弥弥没有生气地反指向正准备去花店的蓝中妮。

脚才跨出一步便被点名,蓝中妮没啥好口气,“邪算咪咪,你皮痒呀!要不要我替你刮一刮?”

“弥弥不是咪咪。”唉!唐弥弥有些不是味道地想用扑克牌砸人。

“说得也对,你的‘咪咪’也不见得有多成熟。”

白紫若邪恶的眼眯向她不太高耸的胸部。

其实她们四人的身材比例都算不错,高度相差无几,一字排开是四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但就是乏人间津。

说到底是没有一个男人敢惹四美女,再加上她们对“男色”无感,没人想自讨无趣地送上门当玩具。

唐弥弥笑得有些邪恶。“想试试我的新魔法吗?保证你们成为‘巨无霸’。”她哪小了,两个不识货的女人。

她那叫秾纤合度,大小适中,又不是木瓜树或想种椰子,挺着两颗大肉球可是很辛苦的。

白紫若和蓝中妮脸色一变,纷纷藉词遁逃,她们太清楚唐弥弥的本事,白魔法的传人可不是虚有其名,绝对教人生死两难。

“你们没上班呀?”

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汉子,身着藏青色的功夫装,微微泛银丝的胡子长到胸前,他困惑地看着两名懒女。

风天亚把小恶赶下怀,微笑着提醒。“石老大,今天是假日,你不会比我们老板还苛刻吧?”

“哦——”石奇往额头一拍,颇为忘性。“日子过得太优闲,都忘了你们是正常人。”

听听,正常人!

难不成她们是山顶洞人?

“房东先生,月初还没到,急着来收房租呀!”

唐弥弥故意打趣地消遣他。

“小丫头片子就爱捉弄老人家,我‘回家’不成?”他可是住在同一片屋檐下。

四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一位看似中年的老国术家,住在恶地自得其乐,因为他们是恶中之恶嘛!

※※※

黑色墨镜下,藏了一对冷冽难测的绿眸,他冰寒至极地环顾着机场四周,身后站立了两位高大剽悍的壮汉,深色的西装下有着微突物,不难猜测是何种危险物品。

斐冷鹰如傲世独立的苍鹰,以王者风姿睥睨着出境口,冻人的寒霜止不住女人的爱慕眼光,一波波涌上这倔傲孤寂的冷冷身影。

“大老的飞机到点了,那骚娘儿们也跟着回来了。”丁介鸿倾身在黑衣男子耳边低语。

镜片下的眼神闪过一道深沉的痛楚,但他很快地恢复原先的冷静,教人察觉不出一丝波动。

“左堂主,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吗?”

“是的,帮主。我们极力封锁消息外泄,不会有人得知大老今日回国。”

这位在帮中地位甚高的大老,正是裴冷鹰的爷爷,萨天帮第二代的帮主,而他是第三代继任帮主——用拳头和鲜血打出来的天下。

由于当年斐冷鹰的父亲爱上一名英国女爵,因此放弃了继承权而移民英国,大老对此深感痛恨,三番两次欲以暴力挟持儿子回国但都无功而返。

在他十三岁生日前,大老派了一名美艳不可方物的东方美女引诱他父亲,他父亲在一时把持不住而与之发生关系继而使她受孕。

此举在保守的英国家中引起轩然大波,他温雅的母亲愤而跳楼自杀,而父亲在母亲自杀后却和那名女子同居,甚至将她迎回家中同住。

而那名女子仅大他五岁且不安于室,故意趁父亲不在时勾引他,他不屑地推了她一把,她竟假意地流了产,将过错推给他。

实际上,她早已将腹中不知孩子是谁的胎儿拿掉,嫁祸给他,以挑起父子的反目,这也是大老的目的。

父亲虽然生气,但终归是自己的独子,仅以口头训示一番了事,毕竟他有愧在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