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爱哭神医 > 第1章 云云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第1章 云云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爱哭神医》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扬州三奇花!?

喝,好个耸动的字眼,扬州竟出了三位不输男子的女英豪、奇女子,实在是地方上百姓的福气。

论起此三妹,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已然成为扬州话“名胜”之一。

其“伟大”创举实是罄竹难书呀!

每每提及此三女,扬州父老只有一个公式化的动作。

先是了然的“噢——”一声,然后好笑地摇摇头,叹一大口气,接着面露苦瓜般愁容问道:“哪个不长眼的又惹祸上身?”

唉!短短的一句话,道尽扬州百姓的苦难。

什么扬州三奇花嘛!稍微识字的即能从字面上看出来,它指的就是扬州三朵奇怪的花。

女人似花,男人似草,虽然奇怪又住在扬州城内,所以简称她们为扬州三奇花,总不能说是扬州三草吧。

呢!该怎么介绍她们的“不凡”呢?

容貌称不上天姿之色,身段差人一截,气脑……这……不讨论,长相算是可看之容,出门不会吓着街坊邻居,算……嘴秀可人好了。

至少扬州十美排行榜上,她们只有仰首眺望的份。

但是——

她们真的很有名。

就从她说起!

胭脂湖畔的杜丫丫,早年家里逢大水,无一牲畜……活口幸存,她被八大胡同的燕嬷嬷拾了去,本想待她大了些好接客,挣点花银,可是……

人算不如天算,谁知她打小就聪明过了头,知晓四处攀关系,这个爷儿叫干爹,扯着那个爷儿就燃起三柱香结拜喊大哥,叔叔伯伯唤得可亲热,连丐帮帮主都成了她兄弟,一窝子乞丐全挺她,在扬州城好不威风。

因乞儿手“巧”,她习得一手好本事,只要她错身而过小手一溜,神愉都得甘败下风。

为了怕她失风被逮,失了丐帮帮主之睑,因此帮主连祈风不得巳之下,只好传授她独步天下的轻功绝技,让她在“万一”中好跷头。

杜丫丫又常扮俊秀男子,在八大胡同内亭尽姐妹们的疼宠,即使明知她是女儿身,但烟花女于那份仅剩的梦想,个个不由得当她是情人股迷恋,所以……她能不红吗?

再来谈到小气财神莫迎欢吧!她家在扬州城里算是“有钱人”。当铺是全城连锁,一开就是二十来家,完全垄断市场。

目前正扩展到洛阳,经营起赌场和妓院的生意,日过斗金,赚翻了。

既然号称小气财神,就不能指望她有良心这玩意。

人家闺女是系金佩五,她是左系铁算盘、右佩收银装,两手掌心永远向上翻,很少有往下落的时刻。

乞丐是她的天敌,偏偏她和乞丐头的“义妹”杜丫丫是金兰之交,只好勉强接受他们的存在,想办法从他们身上榨点油水。

瞧瞧,这女人多恶劣,乞丐都不放过,就算她想不成为财神都难。

最后说说胆小如鼠又好哭成性的云日初,在三个女人中,她的“杀伤力”当属最小,举凡琴、棋、书、画、女红和烹调的功夫,连扬州才女都自叹不如。

温婉的性情,甜美的笑容,她蕙质兰心得可说是人间极品,完美到叫人捶胸顿足,但是——

一哭长城动,二哭山河裂,三哭惊天地,她的哭功无人能及,随时随地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儿,只要一点点小触楣,她都有本事哭得让人以为一家老小死光光,好不悲惨。

而她是三人之中,气质最“大家闺秀”、最“正常”的女人。

杜丫丫这朵奇花已遭恨天堡堡主尉天栩给摘走了,而目前抠得要命的莫迎欢也被冷月山庄应嘲风娶走,定居在扬州莫家,更名为追月山庄。

剩下这朵爱哭奇花,谁来垂怜、珍惜呢?

且看她如何哭到一个绝顶相公。

第一章

“云云,乖,成亲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你看喜鹊朝着你笑,黄莺对你眨眼睛,满城的低柳为你欢唱,一嫁值千金……呃,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一嫁天下足才是。”

光听这一副“钱”味甚重的安抚话语;在扬州百姓心中绝不做第二人想,一致献上最敬礼。

一个送不出城的霉星——小气财神莫迎欢。

“欢欢,你没恶劣到这种地步吧!连好朋友都可待价而沽。”杜丫丫一脸知之甚详的模样。

被评判了,莫迎欢怎好不回应。

“我是赚点媒人钱好糊口,所谓断人财路十八代穷,我瞧你福气不是很厚,要不要……”

“姓莫的,你不会算计到我恨天堡吧?”尉天栩两道剑光直射向她。

一奸还有一诈,挡得可正着。“怎么会呢?尉大堡主,君子腹尽装小人心是成不了大事,有钱大家赚嘛!”

小肠子小肚子的死男人,也不想想做人的辛苦,明知道她没别的嗜好,闲来无事就爱数数银子、闻闻臭味,还好意思截财去银。

人,眼光要放远些,不然……会有报应,莫迎欢阴恻恻地睇了他一眼。

“你还不够有钱吗?莫大财神爷。”这女人还敢瞪他,真是……无可救药。

她对他投以鄙夷目光。“只听过有人嫌银子少,没人会认为银子有毒。”

“我以为你家的地全挖光填满银子为柱子,好像没地方可摆你那些命根子。”

“不劳你费心,最近我准备买座山来挖空山腹。”

名副其实的金山银山。

“佩服呀!”够绝。

谈起这些人,应嘲风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自从小气财神莫迎欢出阁那日起,追月山庄便陷入一片鬼哭神号的境地,日夜可闻惨不忍睹的低泣声。

坐危不乱是石头,而他们是人。

没有一个人能幸免,全都被哭声击倒,一个个托着额头黑青两眼,一见就知是严重失眠者。

而他们杀不得始作俑者,只有忍气吞声的苦着脸……好言好语规劝某人尽早把自己嫁掉,以免危害众生。

至少害一人就好,不要太“伟大”,留条活路让人走吧!

“呜……你……你们都……不关……关心我。”以手背拭泪,云日初哭得鼻头发红。

应嘲风“听说”她是扬州一奇,如今总算见识到了。“欢欢,可不可以一掌劈晕她?”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快被逼疯了。

哪有人一哭就是三天不停歇,她身体的水份足够哭满一缸水,缺盐加料时倒能利用一些。

“我很想说你别客气,劈吧!’但是根据我认识她十二、三年的经验,那是毁天灭地的开端。”

“这不是个好笑的笑话,她再这样哭下去,我担心得先疏散扬州城百姓。”简直比江河泛滥还恐怖。

莫迎欢勉强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放心,她最高纪录是七天,至今尚无死亡数字出现过。”

那是几年前的事,云云养的一条小花蛇被隔壁的公鸡当成蚯蚓,一口吞下肚,尸骨无存。

当时哭得全扬州城百姓有一大半举家出外避难,难得离城近七日才逐渐有人潮回归,每个人都挂上茱萸,戒慎地跨入自家门槛。

她和丫丫不可能弃友于不顾,于是想尽办法弄晕云云,免得云云淹死自己。

谁知——

洪水只能疏导不能阻塞,那一次简直比天灾还可怕,人人自危地自备舢板和木桨,以免地垮涌波。

好在老天开了眼,突然响起一道雷吓着了云云,连带收起她的泪腺——暂时。

听不到孟姜女转世的哭声,扬州城百姓反而不习惯,好像少了什么似的,百般的无聊咳声叹息,一直到云家传来抽抽搭搭的声音才展眉一笑。

因为……大家都被磨贱了。

这就是扬州奇花的魅力所在。

“云云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别再挣扎了,死吧!”杜丫丫拍拍耳朵,忍住咆哮的冲动。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莫迎欢瞪了她一眼。“什么叫死吧?她已经够没胆了,你还想吓死她呀!”

“喂!我是好心呐,人生自古谁无死,我在开导她的死心眼。”哼!她的心情一样不太爽快,而且头疼得要命。

“你要死了,开口闭口就是死,你是嫌没死透想要尝尝死的滋味是不是?”莫迎欢故意戮戮杜丫丫曾受重创的伤口。

心疼妻子的尉天栩脸一沉,拍掉她的魔手将爱妻拥入怀中。那次的伤差点害他捶肝毁肺,比受伤的她还痛。

“你够了没?一口气说了四个死字,找死呀!”这个敛财女。

莫迎欢露出令人发毛的笑脸。“尉兄呀!我最近很缺银柱填山,你要尽尽心力吗?”

“你……你别算计在我身上。”他头一斜。“应庄主,你是男人吧!”

听到讥诮语的应嘲风略微掀掀眉,微锁的眉宇略显黑气。“我没听见欢欢的抱怨声。”

他们闺房和谐,鱼水之欢融洽,即使他现在头快被哭声震裂,没能尽兴享受新婚的甜蜜。

“少转移话题,你明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这对夫妻还有没有羞耻心?

“很抱歉,忙着赚钱养家活口,不大有时间说闲话。”谁理他,娘子可是娶来疼宠。

何况欢欢不是寻常女子,谁管得动?又不是活得不耐烦,存心找阎王爷下棋。

他好不容易在她的心中和银子同等份量,他可不想只为了尉天栩的一句挑衅言词,一个不小心开罪她。

“你是说我很闲喽?”

不过是来喝杯喜酒,竟喝出个头疼人物,尉天栩火气隐隐浮动。

“这点该问你自己才是,听说你考虑在扬州城定居?”老天,他头快炸了。

尉天栩低咒一声。“全是你家那只麻烦精煽动的,你最好看牢些,别让我有毁掉‘名胜’的机会。”早晚有一天他会收不住手掐死那只吃银猫。

“我同情你呵!尉堡主。”应嘲风心中暗笑,不认为妻子会写“输”这个字。

“你——”

尉天栩冷哼一声,后悔自讨没趣,惹上这对银精夫妇。

“咦!停了?!”不会吧!

大家搞不懂应嘲风的意思,纷纷投以疑问的目光。

“哭声……没了?”

对喔!怎么会无声无息?

两对夫妻四双眼睛齐往云日初方向瞧去,为心中的不解寻找答案。

唉!原来如此。

她终于……哭累了,超过负荷。

“娘子,她睡着了,咱们也去补补眠吧!”倦意十足的应嘲风伸伸腰搂着爱妻的腰。

“是呀!丫丫,好些天没睡个好觉,我陪你睡觉。”

困色满面的尉天栩打了个大哈欠。

可惜为夫们的“善意”似乎得不到娇妻的回响,莫迎欢甩开丈夫的手斜躺在贵纪椅上,杜丫丫则斜眄了丈夫一眼,姿态不雅的半趴在软榻上。

这是一间特别改建过的书房,本是三个女子闲来无事闲磕牙的卧室,完全符合“实用”——

也就是懒人专用房,在这里或躺或趴随心所欲,一切以舒适为主,谁理他道德不道德,反正关上门也“这个嘛!”莫迎欢笑得眼都眯成一条缝。“做人何必太计较,没人嫌银子碍眼。”

杜丫丫真想揍她一拳。“云云的终身幸福比不上你的臭银子?”

“当然……比不上。”银子。她邪邪地一笑,“杨广琛虽然年幼些,但是笨笨的好驾驭,咱们只要多传授云云几招闺秘……”

“欢欢娘子,你的闺秘用在我身上好了,别忘了我们才新婚三天。”咬牙切齿的应嘲风似笑非笑的提醒着。

闺房情趣怎好道与外人知,何况他才刚尝到一点甜头。

莫迎欢懒懒的眼波一送。“相公,此闺秘非彼闺秘,只不过是一些持家之道。”

“是吗?我还以为是驭夫之道呢!”她那些小心思,他岂会看不透?

“呵……呵……相公真是爱说笑,你认为我需要驭夫吗?”丈夫不乖,甩了便是,谁有工夫记挂其他。

他为之一哂地听出话中话。“我很会赚钱。”

全扬州城的百姓都知晓小气财神下嫁北方袅雄,为的就是他的生意手腕高人一等,金滚银的钱财难以计数,自然得抓牢。

不过这其中当有爱喽!不然谁理他。

“你们夫妻要恩爱请回房,别教坏了我的丫丫。”

“嫉妒呀!尉堡主。你大概忘了丫丫在哪里长大,她带坏我还差不多。”

她们脚踩得全是泥,无一人幸免。

“死欢欢,我可没像你一样窝在窗口看人家亲热,还批评人家衣服剥光了没看头。”杜丫丫一口撇清。

“哼!下流人趴在屋顶上偷看,嫌人家太猴急没看到重头戏就软成一摊泥,还差点失足滑下屋顶的不知是谁喔!”

“那是你推我才滑了一下。”

“原来你承认自己下流呀!”

两人荤素不忌的说着在妓院里“参观”人家办事,比较着谁无耻、谁厚颜,全然忘却两个男人握紧的掌心和逐渐泛青的脸色。

有哪个丈夫气量宽宏到让妻子去看其他男子的裸体?更逞论是看那种见不得人的事。

“欢欢——”

“丫丫——”

一个低咆,一个高喊,莫名的莫迎欢和杜丫丫微微一楞,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自顾自地谈天说地,丝毫不把丈夫的怒气放在眼里。

一声细微的叹息声隐隐传来,似乎出自于闭眼休憩的好哭女子,只是没人注意到。

离家出走?!

这四个字可以冠在任何人身上,但绝对扯不上正在官道上漫游,看起来像个瘦不拉几的小乞丐。

他手上拿着一根跟他一样营养不良的瘦短竹竿,大概只有两尺长、纤细如小指般的绿青色小竹,腰间系着一只陈旧的小布包。

他浑身脏兮兮地垂着头走路,不时用手中的细竹翻弄地下的泥土,走走复停停,瘦小的身影显得孤零零,让人心头微酸。

走路对他而言并不是难事,他常上山采药草,在江边捡拾由上游流下的云石,和他此刻沉重的步伐完全不符。

“要是欢欢和丫丫知道我离家出走,一定会把我骂到臭头。”好热。

这人不是“他”而是她。

云日初走到一棵大树的阴凉处,随手取出包包裹有些发硬的白馒头,有一口没一口地撕咬着。

因为食量并不大,再加上肚子不是很饿,所以她吃得很慢,很斯文的一点一点撕,纯粹是在打发时间。

四方都是路,条条通天际,她微红的眼中泛出茫然,不知该往哪边行。

一直以来,她身边有两位好姊妹护着她,凡事不用动到脑,顺顺畅畅地过了十七个年头,现在她不要再依赖旁人,想试着活得有自己。

如果欢欢听到她这么说,一定会高兴得鼓励她出走,而丫丫则会不赞同的直摇头,要她再考虑考虑。

她不是天生爱哭,只是控制不住情绪,动不动就泪流满腮,老是落得人前人后一阵取笑,她已经习惯当个泪水娃娃。

如今不是她刻意要逃婚,而是想在出阁前见见扬州城外的世面,充实一下贫瘠的过往。

书中千般美景,不如双眸亲见,因此她离家。

云日初十分清楚一件事,她若将心中所思告知莫迎欢和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