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33章 苏少妇打开电脑登上网银

第33章 苏少妇打开电脑登上网银

这活除了亲哥和二堂哥这两不要脸的,别人都干不了。

陈纪东摊摊手:“那就没办法了,七八天的活不好找。”

陈卫东挺失望,天天呆在家里不挣钱,总感觉是个废人。

陈耀东和陈二哥没有多待,各自开车进了城,陈纪东回店里去了,陈耀东则先去了一趟驾校,找敖志东给陈爸报了名,然后给陈爸电话通知了一声,才去了步行街。

结果在门口停车时,一脚油门没收住,方向打晚了,直接一屁股顶在了旁边车上,懵了半天,才忙往前开了下,下车去查看,这一看脸就绿了,竟然撞了奥迪。

四下一瞅,好像没人发现。

正考虑要不要跑呢,一辆巡逻车开了过来。

算了。

这下跑不掉了。

陈耀东跑过去,求助警察,通过奥迪的车牌号很快联系上车主,没等几分钟,一对三十出头的夫妻匆匆赶过来,看到被撞塌的车门都很无语,好在还算克制,没恶语相向。

陈耀东的车右尾灯也碎了,局部变形。

折腾半个小时,奥迪送修,陈耀东也把车送去车行修,然后打车去步行街,心里郁闷的要死,才两个多月,就修了五次了,不是刮蹭就是撞,太特么蛋疼了。

好在修的多了,也就不心疼了。

到苏少妇店里,已经快三点了。

苏少笔笑眯眯的说:“你这技术不行啊,怎么又撞了?”

“大意了,嘿嘿大意了!”

陈耀东一头汗,感觉有点丢人,连忙转移话题:“苏姐准备啥时候买车?”

“没钱啊,姐就等着你给姐赚点钱了买辆车呢!”

信你个鬼!

陈耀东心里吐着槽,少妇的嘴,骗人的鬼,听听就好了,不能信。

苏少妇是十二月拿的驾照,比他晚一个月,科三考两次才过。

今天虽然来的晚了,不过难得的是太阳出来了,天气暖和了不少,年关将近,不少人已经开始准备新衣了,步行街上人扎堆,和昨天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陈耀东换过衣服后就再没时间想别的,店里人太多,同时要招呼好几拨客人,甚至王金凤也不用再跑到门口去拉人头,抓住机会提升业绩。

一直忙到下午六点,店里的人是少了,但街上还有人在逛。

苏少妇不关门,陈耀东就不好意思走,继续宰王金凤招呼进来的肥羊。

直到天快黑时,街上也没人了,苏少妇才准备关门。

问了下营业额,三个小时卖了五万多,苏少妇乐的跟桃花仙似的。

隔天还是晴天,陈耀东来的早,十点半就来了,一直忙活到天黑,站的腿软脚软,但业绩也足够亮眼,年前这半个月是冬季男装最好的黄金季,卖了一百七十多件货,一天干了十四万出头,把苏少妇乐的差点就想牺牲一下色相好生将他笼络一番。

可惜陈耀东忙的都没时间喝水,否则要是趁机撩一下未必不能得尝所愿。

第三天一大早,陈耀东早早进了城,先去了趟车市。

车已经修好了,撞碎的尾灯换过了,几处变形的地方也修复如初,虽然看着崭新,可心里总觉得别扭,换过的零件太多了,总觉的没有原装原样的那么舒服。

又问了下不好挂档问题,店里表示没办法。

这是通病,没办法解决,能用就行了。

我了个草!

这是什么逻辑,解决不了就得老子自认倒霉啊!

陈耀东骂着娘,心气不顺的把车开走。

先跑了几家宾馆问了问,最后选了高宁路上的一家龙安宾馆,交了六千块钱,长包了一个标准间,以后不想回家就住这里,总得在城里有个窝,比租房子贵点,但省事。

城里租套楼房,一年也得七八千块钱。

关键是很麻烦,还得置办东西。

宾馆就很方便,景安的好多小宾馆标间住一晚上才五十块钱,长包就更便宜,包一年的话一个月才一千块,还有服务员打扫卫生,比租房子省心的多了。

至于面积太小,对陈耀东来说更不是问题。

他就一个人偶尔住,又不做饭,要那么大面积干嘛!

忙完这些,赶到步行街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年关越近,街上的人也越多了。

辛苦一年,好多农民也趁着天气好纷纷进城逛一逛,买上几件新衣过年,就算大人不舍得买,也得给子女买上一两件,各行各业都在抓住最后的机会创收。

否则等年过完,生意就没那么好做了。

陈耀东忙的顾头顾不了腚,直到过了六点,才有时间问一下营业额。

今天不如昨天,只有十三万多,不过苏老板已经很满意。

四天干了三十六万多,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晚上,陈耀东没回家,去了趟二姑家,约了二表哥和表妹薛吃晚饭,顺便见了下二表哥打算娶的对象,九点多回到宾馆后又给爸妈打电话,明天进城来买衣服。

然后,又打电话约了位小姐姐一会来

第78章花钱如流水

小年到了,城里还没什么感觉,农村已经有了年味。

早上八点,陈耀东就到了家里,准备接爸妈进城买年衣。

陈妈一个劲的唠叨:“我有衣服穿呢,买啥衣服。”

陈耀东只当没听到,一个劲催促快点收拾出门。

子女没能耐的,父母会要求子女听自己的;而子女若有本事,父母有时候就会选择听子女的,唠叨只是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儿子给买年衣,陈妈其实心里是高兴的。

儿子越有本事,爹娘自然越高兴。

特别是种了半辈子地的农民,谁不想卸下肩上的担子,轻轻松松活人。

儿子今年才刚毕业,不但自己挣钱买了车,而且还知道孝顺,为人父母的,这比什么都高兴。虽说老大有时候不太听话,挣了钱不知道存着在城里买房子娶媳妇,反而大手大脚的乱花,但儿子有本事挣来钱,这些小瑕疵也就无关紧要了。

车上,陈爸还问陈耀东:“你卖的啥衣服。”

陈耀东说:“西装。”

陈妈问道:“卖西装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啊?”

陈耀东道:“一天三四万吧!”

陈爸陈妈一愣,毕竟岁数大了反应有点慢。

陈卫东先吃了一惊:“一天三四万?”

陈耀东嗯了声:“年前是冬季男装的销售旺季,生意最好。”

陈卫东难以置信道:“那也不可能一千挣三四万啊,你一天卖多少?”

陈爸陈妈也看着大儿子,感觉在听笑话呢。

陈耀东道:“一天十几万营业额。”

“”

陈卫东无语了,感觉亲哥就是个挂逼。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老大还有这本事?

到了城里,好多服装店还没开门。

陈耀东先拉着爸妈和老二去超市,买了一堆年货,快十点的时候才去了步行街,一通逛下来,陈爸陈妈嘴皮子都在哆嗦,看着老大花人民币如同花冥币,尽挑贵的买,随随便便就花出去五六千,心疼的无法呼吸,活了半辈子,就没买过一千多的衣服。

别说一千多了,两百以上的都没买过。

最后到了罗蒙店里,又给陈爸和陈卫东一人挑了两件西装。

衣服是苏少妇挑的,陈耀东没给爸妈问价的机会,试穿了一下感觉挺不错,苏少妇就直接给打包,直到把人送出去,陈爸还觉得这西装烫手。

刚才翻别的牌子时,可是看到了,都是一千多的,就没有便宜货。

一件西装也这么贵,穿在身上都不自在啊!

陈耀东把人送回家,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在步行街门口提前吃了顿午饭,到了店里就开始忙活。

一晃到了年关。

三十关门,二十九这天苏少妇店里盘账。

先把王金凤打发走,苏少妇才和陈耀东算账:“十一天营业额120万8千多,有些进货价是两百多的,有些是三百的,还有一百多和四百的,一个一个具体算的话太麻烦了,再说还有库存尾货,具体成本也不好核算,就按30算成本你觉的咋样?”

陈耀东道:“我没意见。”

苏少妇拿着计算器啪啪啪一顿按,最后得出结果:“一百二十万,成本三十六万,利润八十四万出头,姐姐说话算数,一人一半,分你四十二万,没有问题吧?”

陈耀东笑呵呵:“钱多少都无所谓,苏姐说了算!”

苏少妇笑眯眯:“行啊,那我现在就给你转卡上,给个卡号。”

陈耀东给她发过去中行的卡号。

苏少妇打开电脑登上网银,现场给他转账。

陈耀东站一边,使劲嗅了两口,一脸陶醉的样子。

苏少妇扭头看到了,好看的眉毛一动:“干嘛?”

陈耀东笑嘻嘻:“苏姐香啊!”

苏少妇心里跳了跳:“别打歪主意啊,姐是有老公的女人。”

陈耀东往前凑了凑:“姐这么美,不能怪我啊,让我亲一口吧!”

苏少妇心跳的更快,感觉快要把持不住,再这么下去非得沉沦,连忙一把将他推开,板着脸:“老实点,再胡闹姐生气了啊!”

陈耀东仔细瞅了瞅,感觉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由暗叫了声可惜,不敢得寸进尺,苦着脸道:“姐,我的心快碎了,给个机会不行吗,我想你想的快疯啦!”

苏少妇暗暗松口气,强压着内心莫名的躁动,没好气道:“行啦,别再装模作样,你们这些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你去骗小姑娘吧,别再想着骗姐了。”

陈耀东冤枉道:“我说的实话,没骗姐。”

“行啦行啦!”

苏少妇点了下鼠标:“给你转过去了,赶紧回家吧,姐也要关门回家了。”

陈耀东笑嘻嘻:“我送姐回去!”

苏少妇哪敢让他送,忙摇头:“你走你的,我老公来接。”

陈耀东呵呵呵:“刚才的电话我听到了,你老公晚上过不来。”

苏少妇一点机会不给他,笑眯眯:“我约了小姑子,一会还要逛逛,你赶紧走。”

“苏姐,你太绝情啦!”

陈耀东一脸的痛不欲生,转身就走。

到了门外,才吐了个槽:“真特么难撩啊,不是一般的难撩!”

哪里还有一点痛不欲生的样子。

这半年来撩了不少女人,有大姑娘也有小媳妇,就没一个这么难撩的。

不管花言巧语,还是甜言蜜语,亦或是钞能力,都可以对症下药。

唯独苏少妇免疫力强的让人无处下口,真特么邪门了。

得不到的,才是最想要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吧!

陈耀东吐了口长气,一口凉气吸入腹,将燥热压下去,紧了紧衣服赶紧回家。

天已经快黑了,步行街上大步分店铺都已经关门。

街上冷清许多,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透了,爸妈还没吃饭,正在等他。

正准备吃饭呢,隔壁噼里啪啦又开始干了,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叫,还有第三个撕心裂肺却极力压抑的哭泣声声声入耳。

“再养也是赔钱货,念书念书,念了有个屁用,将来谁给你养老。”

“想过就过,不想过就滚!”

“好个怂货,你还敢让老娘滚,反了天了!”

陈家四口脸脸相觑,心里同时吐槽。

这都什么事呀,一天天的!

热闹偶尔看一次还挺好的,可看多了也烦。

陈耀东叹口气:“爸,你和我妈上辈子造了啥孽啊,两家邻居没一家安生的。”

陈建斌瞬间脸黑了。

第79章再给我生个妹妹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又是一年春节到,陈耀东一大早就起来,叫上陈卫东去贴对子,陈爸和陈妈则准备午饭和年夜饭,出门四下一瞅,几乎家家户户都在贴对子,有大人贴的,也有孩子贴的。

右边,罗富民的亲闺女罗美摆了把凳子,又端来浆糊,一个人贴对子。

左边没啥动静,去年就没贴,不知道今年贴不贴。

对门,祁宝成也是一个人贴对子。

陈耀东就主动招呼:“老祁,媳妇儿呢,舍不得媳妇儿挨冻啊?”

祁宝成似乎被戳中了什么不太好的心事,有点没好气:“贴你的对子,少管闲事。”

陈耀东瞬间就来了精神,问:“跟媳妇闹别扭了?刚结婚不应该啊!”

“没有!”

祁宝成不承认,也不想理他。

陈耀东却越发来劲:“我说老祁啊,这么些年了连撒个谎都不会撒,瞧你那一脸做贼心虚的样子,跟媳妇闹别扭有啥不好意思说的,说说,为啥闹别扭了?”

祁宝成臭着脸:“你少管闲事。”

陈耀东心里痒痒的,也不好再问。

回过神来,却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不会真给人养儿子了吧?”

噗!

陈卫东一下就喷了,老大这也太坏了吧?

陈耀东横了他一眼:“干嘛,大惊小怪的。”

陈卫东道:“你别乱说啊,让人听到了不跟你急眼才怪。”

陈耀东毫不在意道:“就祁宝成那个怂货,我怕他急眼?”

陈卫东道:“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你这么糟蹋人,谁不急眼。”

“快点贴!”

陈耀东很不爽,呼了他一巴掌,越来越会顶嘴了。

陈卫东郁闷的要死,老大越来越不讲理了。

两人干活很快,虽然大多数时候陈耀东都在偷懒,只负责拿个对联和小门帘,刷浆糊贴对子的活都是陈卫东干,但毕竟有人搭手,怎么也比一个人贴的快。

“好了!”

陈耀东拍拍手进了院子,去贴几个屋门的。

陈卫东一手拎凳子,一手端着浆糊碗跟上。

忙活了一上午,中午吃过饭,爸妈继续忙活年夜饭,陈耀东叫上陈卫东,哥俩提了一桶热火,把车好好的洗了一下,新年得有新气象,车也要洗的干干净净的过年。

可是

陈卫东真的想吐槽一下,老大这是在干嘛?

洗车呢不洗车,一会拉开后备厢翻腾一下,一会打开引擎盖这拧一下那扭一下,一会又坐到副驾驶拉开手套箱翻腾,这到底是谁的车,怎么洗车的活成自己一个人的了?

太欺负人了啊!

陈卫东很不满,但又不好跟亲哥计较,只好闷头擦车。

旁边院门咯吱一响,周学成开门出来,锁头一挂,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陈耀东刚从驾驶座下来,瞥见就招呼一声:“大伯要出门啊?”

周学成大模大样嗯了声:“去城里过年!”

陈耀东呵呵呵,抖了抖抹布,不打算再搭腔了。

周学成走到车前时却停下了,问:“耀东进不进城啊,捎我一趟。”

陈耀东说:“不进了,收拾收拾准备过年了。”

周学成撇撇嘴,溜溜达达地走了。

等他走远,陈卫东才小声说:“摊上这样的老子,真是人生之大不幸啊!”

陈耀东没说话,姓周的是三队有名的老渣男老无赖,都说赌搏毁人,周学成就是其中的典型,一辈子好赌,赌没了老婆,连儿子儿媳也不要了,城里租房子自个过活去了。

不过摊上这样的老子确实很不幸。

即使搬去城里另过,他儿子也逃脱不了被老子盘剥的命运。

这不,快过年了又跑儿子那享福去了。

如果只是一口吃的,到是还好说。

关键是这老家伙去一次绝对不空,不从儿子那榨点赌资就赖着不走。

也就不怪陈卫东这种很少议人是非的老实孩子会有那番感慨了。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家里基本没啥活干了。

陈妈在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