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单恋轨道 > 第1章 她的肩膀磕碰到了对方的胳膊

第1章 她的肩膀磕碰到了对方的胳膊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单恋轨道》作者:艾鱼【完结+番外】

文案

舒念暗恋一个男生,有幸和他做过半年的同班同学,一个月的同桌。

但也仅此而已。

高中三年,都只是她一个人的单恋罢了。

升入大一,和他单独相处的那晚,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仅他一人可见的动态:“在你那里是一个擦肩,在我这里是整个夏天。”

·女主发的动态内容来源于岩井俊二《四月物语》。

·暗恋文学,高中+大学校园,he。

2022.07.15晚九点开放预收文案,已截图存证。

——————————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念,宋祺声┃配角:季星朗┃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

立意:1.好好学习天天向上。2.因为爱而更优秀。

第1章她的夏天01

舒念五岁那年父母闹离婚,两个人谁都不肯要她,而且父母忙着打离婚官司,根本没空管这个女儿,舒念便被他们送去了乡下奶奶家。

这一住就是十年。

这十年来,父亲舒思谦并不是每年过年都回老家,只寥寥回过两三次,而舒念的母亲谢若青更是一次都没来看望过舒念。

舒念对父母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岁之前,记忆也已经很模糊。

虽然这十年她也见过几次父亲,但依然感到陌生。

2016年夏天,十五岁的舒念中考完就从乡下奶奶家来到了沈城。

因为暑假结束后舒念要进沈城一中读高中,所以舒思谦把她提前接过来,想让她趁这个暑假适应新环境。

于是,舒念从这个夏天开始,就住进了父亲和他第二任妻子苗羽的家中。

新家很气派,是独栋三层楼别墅,家里还有做饭洗衣的阿姨。

她有属于自己的很宽敞的卧室,卧室的衣柜里还有很多漂亮的新衣服。

这里哪哪都好,但舒念住的很不习惯。

她不习惯这里的人,不习惯这里的事物,不习惯叫舒思谦爸爸,更不习惯叫只大她十岁的继母小妈。

舒思谦给舒念配了手机,舒念每天都在Q·Q上和从小学开始就是好朋友的江恬聊天,而且她每晚都要给奶奶打一通电话。

除此之外,舒念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去省图书馆借书看了。

很多时候她宁愿呆在省图书馆看书,都不想把书带回家去看。

所以舒念经常一整天都泡在省图书馆。

早上图书馆刚开门她就去,直到傍晚闭馆她才肯回。

一周七天,除去周一省图书馆闭馆不营业,其他六天每天她都会出现在馆内,抱着一本文学类的书看的认真。

无论刮风下雨,舒念都会准时出家门,乘坐21路公交车直达省图书馆站,下了车过马路,走一段路就到省图了。

7月最后一天,天气不是很好。

舒念看了眼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显示傍晚有70%的概率会降雨,她便在出家门时顺手拿上了一把雨伞。

到了图书馆,舒念找到昨天自己还没看完的那本诗集,继续往下看。

后来诗集看完,舒念把书放回去,又拿了一本名人传记读。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舒念中午在省图书馆附近的一家面馆解决掉午饭,随后就回了馆内,继续看自己没看完的书。

一直到傍晚省图书馆要闭馆,她才把书放回原位,拿起带来的雨伞往外走。

舒念之前看书看得认真,没注意到外面的天色早已经阴沉沉的,这会儿正在落雨滴。

她走出省图书馆才发现在下雨。

舒念撑开透明的雨伞,举着伞踩下台阶,往前走去。

就在临近公交站牌时,她忽而听到一声细弱嘶哑的猫叫声。

舒念扭脸,注意到墙根底下有一只小白猫,身上有点脏,看样子也不过三四个月大,浑身被淋的湿漉漉的。

这只猫是异瞳,和乡下奶奶家养的那只白猫很像。

舒念走过去,蹲在地上,用雨伞给小白猫遮着雨。

她轻轻摸了摸小猫的脑袋,小声问:“你怎么在这儿啊?下雨了,为什么不回家呢?”

“是没有家吗?”

小猫乖乖地蹭着她的掌心,似乎在求舒念收留它。

但是舒念知道继母对猫毛过敏,家里禁止养猫猫狗狗,她没办法带小猫回家。

当初父亲第一次带继母回老家见奶奶,继母就因为奶奶家养的那只白猫皮肤发痒,还起了疹子。

舒念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在她蹲在原地犹豫的时候,21路公交车正好驶来。

舒念没办法,轻轻对小白猫说了句对不起,她把雨伞留给了小白猫,自己一个人冒雨跑上了公交车。

上了公交车后舒念才想起来找沈城的流浪动物救助站,她可以把小猫送到那里去,至少不会被雨淋,能保证最基本的生存。

她在手机地图上搜了一下,飞快地确定好路线,随即就在省图的下一站下了车。

幸好这两站地距离并不远,舒念淋着雨跑回省图附近,可是却发现小白猫和她留下的雨伞都不见了。

舒念咬唇呆在原地几秒,转身慢慢地走到公交站牌处,等公交车来后,她又回头望了望小白猫在的那块墙跟,这才蹙着眉忧心忡忡地上车。

舒念在靠窗的座位坐下,透过布满雨滴的车窗盯着小白猫和雨伞消失的地方,在心里默默祈祷小家伙是被好心人收留了。

这么快就不在原地了,应该是被人捡走了吧……

因为折回去找小猫,加上今天下雨公交车行驶的慢,舒念今天回家的时间也比往常晚了些。

她到家的时候,舒思谦和苗羽也刚刚到家。

看到她浑身湿漉漉的,苗羽担忧地问:“念念,你怎么淋雨了,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带了雨伞吗?”

她说话间已经快步去卫生间拿了干净的浴巾过来。

苗羽用浴巾帮舒念擦了擦潮湿的头发,舒念不自在地略微躲避了下,她便善解人意地将浴巾披在舒念肩上。

“谢谢……阿姨,”虽然已经来这里一个多月了,但舒念依旧不习惯这样称呼苗羽。

然后她嗓音轻然地回答了苗羽最开始问她话:“雨伞……丢了。”

因为撒了个谎,舒念低下头,用擦头发掩饰心虚。

苗羽轻叹,有些无奈道:“那就跟你爸爸打电话,让他去接你啊。”

“太麻烦了,”舒念小声说完,不等苗羽再说什么,她就快速道:“我去冲个澡。”

苗羽点点头,“去吧,我让阿姨给你熬点姜汤,一会儿洗完澡下来喝,别着凉了。”

“好,”舒念胡乱应下,“谢谢……”

这次她没把“阿姨”两个字叫出口,直接转身步履匆匆地上楼了。

等舒念去了楼上,苗羽看向倒了杯水正在喝的舒思谦,对他说:“念念看起来还是很局促。”

舒思谦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回了句:“时间长了就好了。”

“不用担心,小念就是有点慢热内向,给她点时间,她会慢慢接受你。”

苗羽无奈地耸耸肩,“希望吧。”

舒念晚上关上房门跟奶奶打电话,说她今天看到一只小白猫,可像大白了。

大白是奶奶家养的那只异瞳白猫的名字。

奶奶笑着问她过的怎么样,舒念说没有在老家自在。

“但是城里能开阔眼界,教育资源也好,我们念念该见见外面的世界有多繁华。”

舒念便笑着跟奶奶讲省图书馆的书好齐全,她想看什么类型的书都有。

祖孙俩絮絮叨叨聊了好半天,最后奶奶在电话另一头都困的鼾睡了,舒念才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傍晚淋了雨的缘故,舒念半夜就开始发烧。

直到隔天早上她反常地没有按时起床,苗羽进了她的卧室喊她吃早饭才发现她生病了。

随后舒念就被父亲和小妈带去了医院挂点滴。

这一病就折腾了三天。

等舒念三天后完全康复再去省图,已经是8月4号了。

那天天很晴,舒念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扎着最简单普通的高马尾去了省图书馆。

她去上次拿书的地方拿那本他还没有读完的人物传记,但是怎么都没找到。

舒念在那个书架附近转悠了好久,一本一本地筛选,终于在旁边的书架上看到了。

她拿起这本厚厚的人物传记,转身要走时,和过来找书的一个男生稍微撞了下。

她的肩膀磕碰到了对方的胳膊。

男生穿着简单的白T黑裤,长得很高,舒念起初低着头没看到他的模样,只听他用很好听的嗓音对她特别礼貌地道歉说:“抱歉,撞到你了。”

他的声音很清朗,像溪水一样清澈,又犹如此刻的阳光一般明朗。

舒念被他的嗓音勾着不自觉地仰起脸来。

那是一张非常惹眼的脸,五官立体又精致,棕色的眸子亮堂堂的,看向她的目光含着几分笑,特别干净。

她只看了一眼,就又匆匆低下了头,语气很轻地回了他一句:“没关系。”

随即舒念就快步从这个书架旁离开了。

等她找到座位坐下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心跳很快很快。

剧烈到仿佛下一秒就会直接穿破胸膛蹦出来。

舒念暗暗深吸了几口气平复,然后翻开了这本人物传记,找到她上次看到的地方。

就在她打算继续往下看的前一秒,舒念的余光捕捉到,那个和她撞了一下的男生,就在她斜对面坐下来了。

而他最终拿了一本……《数独游戏》。

舒念是开学后才知道,他叫宋祺声。

他的名字,和他的声音一样好听。

作者有话说:

文案想不出更好的,所以暂时就这样吧,正文写到后面应该会和文案有点点出入,不过问题不大。

榜前暂时隔日更,上榜后随榜更新。

这篇不会太长,最多应该也就十多万字。

开篇男女主15岁,高中期间不会恋爱,两个宝贝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个故事对我来说应该是一个小小的挑战,我会尽最大努力写好。

祝大家看文愉快!

第2章她的夏天02

从这天开始,舒念每周的周二到周五都会在图书馆遇见这个男生,每次他都在做数独游戏。

她会默默地观察他,偷偷看他,又不敢靠近他。

看他的时候她心跳加速,想他的时候也会。

这种感觉对舒念来说很陌生,可是她不敢对任何人讲,包括奶奶。

就像是瞒着所有人藏了一个小秘密。

她开始背着全世界喜欢一个男生。

舒念以为,过了这个暑假,他们应该就不会再见了。

或许他会去其他地方读高中,或许他以后不会再来。

但舒念没料到,九月一号高一入学报道那日,她会在高一10班的教室里再次遇到他。

班主任是个很面善的男老师,教他们化学,叫杨其进。

开学第一天没什么课程,基本就是发课本,发校服,发校园卡,以及开班会介绍自己熟悉同学。

每个人的学号是按照中考成绩排名决定的。

舒念的中考成绩在她之前就读的乡村中学排名前五,但到了沈城一中,全班56个人,她排名48。

这对舒念来说是一个打击。

她一直都知道她的成绩拿到城市高中里并不出色,但也没想到会差到只能倒数。

班主任让大家按照学号介绍自己。

第一个站起来的就是他在图书馆遇到的那个男生。

他站起来,落落大方地淡笑说:“大家好,我叫宋祺声,唐宋的宋,顺颂时祺的祺,声音的声。”

班上有男生问:“顺颂时祺的祺是哪个祺啊?”

他说:“左边一个示字旁,右边是其中的其。”

“shunsongshiqi。”舒念一边小声念着,一边偷偷用手机按照拼音输入了这几个字的音,输入法自动出现了四个字——顺颂时祺。

随着大家自我介绍,学号越来越接近舒念,舒念也越来越紧张。

她默默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重复她一会儿要说的话:“我叫舒念,舒畅的舒,念念不忘的念。我叫舒念,舒畅的舒,念念不忘的念……”

等轮到她自我介绍时,舒念站起来后,还是紧张地磕巴了一下。“大……大家好。”

被全班同学注视着的舒念感觉脸火辣辣的,浑身燥热,她努力让自己镇定,很小声地说:“我叫舒念……”

“什么?”一个叫蒋枫的男生好心扬声提醒:“同学,大声一点,这边听不清。”

舒念顿时涨红了脸,她用尽力气大声道:“我叫舒念,舒是舒畅的舒,念是念念不忘的念。”

舒念自以为她的声音已经震天响了,但其实也只是刚刚够大家听清她的话而已。

等她坐下,手指都在轻微地颤抖。

舒念觉得自己很没出息,默默攥紧了手指,试图掩盖她紧张到发抖的事实。

她不知道宋祺声有没有听到她的名字。

也许他没听到。

也许他没认真听,听她说完就忘了。

也或许,他听到了。

虽然是一个新的集体,但班上其他同学都有之前认识的同学或朋友,每个人都能找到相熟的人聊两句,只有舒念,是从乡下转来的,在这里没有之前的同学,谁都不认识。

班会开到最后,班主任给他们重新调了桌。

舒念个子中等,在中间第四排,靠近过道。

宋祺声因为身高太高,在靠窗的最后一排。

位置是舒念的斜后方向。

舒念的同桌是一个很活泼外向的姑娘,对方很主动地跟舒念搭话:“你好,我叫司凝。”

舒念腼腆地笑了笑,轻声说:“你好,我是……”

“你叫舒念。”司凝笑道:“我记住你的名字啦,很好听。”

舒念杏眼轻轻弯起一个弧度。

司凝好奇地问舒念:“你是哪个初中的啊?”

舒念眨了眨眼,如实说:“江岭中学。”

司凝没听说过沈城有这么一个中学,蹙眉不解道:“江岭中学,是哪个中学?”

舒念跟她解释:“是江岭乡的中学。”

司凝又疑问:“江岭乡?”

舒念点点头,继续跟她解释:“沈城旁边的江北省,北阳市胡庄县的江岭乡。”

司凝其实依然不知道具体在哪里,但她知道江北省,也听说过北阳市。

大概懂了舒念应该是从一个乡镇中学转来的学生。

她弯唇说:“我听说过北阳市,那里有个很出名的惠古寺,求财求学业事业求健康平安甚至求桃花都特别灵。”

舒念浅笑道:“好像是的,反正去那里的人总是很多。”

“你去过吗?离你那么近,你应该去过吧?”司凝问舒念。

舒念摇摇脑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没去过。”

“不过我奶奶去过,我小时候有次生病,奶奶去那里求佛祖菩萨保佑我平安。”

司凝羡慕道:“你奶奶好爱你。”

“嗯。”舒念浅浅笑着。

从这天开始,舒念和司凝就成了好朋友,课间一起去卫生间,中午一起去学校的餐厅买饭,体育课一起下楼去操场,去小卖部买零食也结伴一起。

司凝成了舒念在我沈城一中的第一个朋友。

渐渐的,舒念得知司凝和他们班长齐贺是初中同学,两个人初中都是在三中读的,交情也不错。

后来舒念又从司凝嘴里得知,他们班最受欢迎的宋祺声,初中就在一中念,高中是直升过来的。

他的成绩不仅在他们班排名第一,还是全年级第一。

舒念顿时只觉得他更优秀了。

他现在站的高度,是她目前无法企及的。

自卑的情绪不知不觉地蔓延开来,将她层层围裹住。

因为成绩的落差,舒念每天回家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后,还会自己做两个小时的题。

到了周六日,学校放假,她就去省图书馆,自己啃知识点、做各科的试卷。

而她果然再也没有在省图书馆遇见过宋祺声。

临近九月底的某天,傍晚放学后,因为赶上司凝要值日,所以舒念一个人先走了。

她一边走路一边低头和在老家的好朋友江恬发消息。

舒念:【甜甜,还有两天就月考了,我好怕我的成绩在班里又是倒数。】

江恬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