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泼辣美人 > 第1章 小花豹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

第1章 小花豹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

《泼辣美人》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我要投诉寄秋

这套书会被生出来,你们更该感谢徐姐。

话说当初刚策划“京华四贝勒”时,笨笨秋一看到资料就觉得不对,应该写成五本书才对,不然二阿哥的角色多捧,没人写多可惜。

而且会被追杀。

有日和徐姐讲电话,刚要问她找谁来写二阿哥的故事,结果话还在喉咙口就让她抢了先。

“xx,有很多读者建议写二阿哥和端敏格格,你来写怎么样?”

哇拷!她是鬼呀!怎么一笔杆就给我画了押,可怜秋是冤枉的。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写得快呀!”

吐血,写得快犯了大清哪一条律法……呃!抱歉,写到晕了头搞错年代,是犯了的哪一条宪法,非要凌迟美人秋,小心雷劈你。

谁不晓得我最讨厌满清这一朝,难写又烦人,一大堆贝勒、格格搞不清是皇子还是公主,毕竟王爷的一大票萝卜头也是这称谓,分不明谁大谁小。

“我不想写端敏啦!人家不会写。”才向徐姐诉了苦,结果……

呜!还是给她胶带(交代)了。

那时真的没感觉,不知从何下笔,把四本套书拿下来翻翻,一想到我那倒霉的儿子冷傲没人要,然后倌琯的《云倾玄武》中有个高人,就干脆合而为一,一口气出清两个存货。

好不容易解决玄烨的皇子皇女,更大的晴天霹雳还在后头。

唉!以后没事千万别乱打电话,尤其是打给徐姐,她真是吸血女魔,压榨我小小的脑袋。

忘了开头说了什么,她突然说:“你那两本书已经开始做了,可是陈大哥说两本太单薄,看能不能多写一本凑成三本一套,沈恋心也可以写呀!”

魔女、魔女,徐姐绝对是全天下最邪恶的魔女,平安符呢!还有佛珠也顺便拿来,避邪玉也不可缺,我要找注生娘娘收惊去。

沈恋心是过尽千帆的妓女耶!你要迷糊秋如何把她编进言情小说里,实在太奇怪了。

当时我打死不从。

被这些古人折腾得不够精采吗?古人秋吟诗作对的本事快追上杜大甫和李小白了,以后古文中将多一个名传千古的寄子来,快鼓掌。

人真有点犯贱,口口声声说不写,才不过三天光景就自打嘴巴,有个不怕死的笨男人直在耳边念着人性本善,人性本善……

好想扁他哦!

于是乎,人性本善拚上人性本恶的沈恋心(宋怜星),在天山二佬的“调教”下,她的个性鲜活了许多,也比较好下笔。

从一月初到十月我几乎都在为套书奔波,从出版的到未出版的大概有七、八本,我真要变成古人了。

哪天在路旁看到铜像秋别忘了敬札,碑文只有一行字——此人死于大脑干枯。

写了一千多字应该能交差了吧!

习惯日出人眠,日落而写的生活,一大清早三点多居然睡不着,翻呀覆地决定爬起来写这篇序,否则明天我又要开新稿,序会来不及写。

四点三十五分了,外面的鸡在啼了,“应该”睡得着了吧!

好啦!先上床zzz,忘了写的等睡饱再补。

晚安。呃!早安也成。

楔子

风,急促的奔跑着。

如刀割在脸上,肆虐着白玉般的双颊,使得细致的肌肤红肿不堪,但仍不失其俊美英挺。

在山拗处,有两道人影在奔跑,一个衣着华美清雅的阴柔男孩,跌跌撞撞地边跑边扶着扭折的手,“他”身后高大的粗旷男子似其护卫,小心地保护“他”。

眼见后方四、五十个有着黑风寨标帜的盗匪逐渐靠近,主仆两人的情况岌岌可危。

而那负伤在身的护卫更是叫人卒不忍睹,灰色袍衣已染满血,看不出原来的衣色,滴落地的鲜红是他仅存的血。

“殷风,你走吧!他们要的是我,不要让我拖累了你。”“他”心中有愧。

放弃“他”,他应该有生离的机会。

“弃主而逃的护卫无存于世的必要,二少主请勿折难属下。”他挥刀砍杀了一名近身的匪徒。

“他”不想看他为“他”而死啊!“记住我的命令,不许死。”

“是。”殷风刚毅有力的回答。

或许老天有意刁难,好不容易拉开一段距离,正欲摆脱后方盗匪的追杀,眼前竟出现高百丈的断崖,一道白瀑横亘其中,一望不见底。

是一条死路。

“哈……天助我也,看你们还能往哪里跑,快快引颈就死吧!”

一位脸上有丑陋刀疤的黑脸大汉一喊,少了一只眼的罩布红滟似血,顶着大光头挥舞森冷大刀。

“刀疤老三,你别欺人太甚。”殷风将主子护于身后,两眼如炬的迸射怒潮。

刀痕老三邪肆的一抚光头。“日光堡的二少主多像个娘儿们,难怪你护得像宝一般。”

“放肆,二少主的名誉岂容你低毁。”他有一丝心被扯开的异样。

不可否认,年仅十七的二少主的确有欺霸赛雪之姿,叫人一见为之倾心,但“他”却是不折不扣的男儿身,这是他护卫十年的所见。

有时,他不免心慌意乱一番,但是主子终归是主子,他除了一死相护之外,不能再有其他胡思的念头。

“少在老子面前装正经,你们日里同行夜同寝,没有点暧昧谁相信。”啧!多俊俏的公子,死了多可惜。

“闭上你的肮脏嘴,不许辱我少主。”血流下额头,渗过殷风眼睫。

“老子玩过不少婊子,还没机会尝尝如此标致的公子哥儿,我会好好疼惜。”

刀疤老三言下之意昭然若揭,对“他”不怀好意。

“你敢——”

“嘿嘿……我会留你一息瞧瞧老子如何奸你主子,免得你死不瞑目。”他淫笑的上前一步。

“你……”

眼看着一行眼露淫色的盗匪逼近,抓紧胸口的白衣少年不甘受辱,抓住殷风的手求道:“别死,活着帮大哥。”

倏地,“他”纵身一跃,直落百丈瀑布。

“不,二少主——”长音未歇,不二心的殷风随即跃下,但是手中只捞住一截白布。

故事,由此开始。

第一章

“该死的赵晓凤,该死的郑可男,该死的奇奇怪怪,该死的男人。”

一群没情没义,过河拆桥的冷血动物,各自成双成对的逍遥去便是,何必三不五时跑到她面前撩拨一下,故作恩爱的嘲笑她眼光高。

眼光高是好听话,可每个人眼中流露的含意却是没人要。

想她宋怜量也曾是江南第一名妓,千金难买她一颦一笑,是她不屑低就凡夫俗子,非要找个和郑可男一般有天人之姿的男子来衬,才能把眼高于顶的炜烈贝勒给比下去。哼!当初他有眼无珠的放弃她,她若不找个好男人来挫其锐气实在不甘。

天大地大野鼠多,好男人难寻。

尤其是相貌上等者稀如龙鳞。

“去你的死小猫,没事别咬我裙角,咬坏了叫你赔。”上好的绫罗耶!上日从和孝公主的嫁妆里“摸”来的。

一只小花豹仰起无辜的金眼,呜呜地似在抗议她的污蔑,犹是死命的咬住花布往河旁拉。

动物先天上的本能灵敏,它嗅出一丝不对劲,可惜宋怜星不只不领情,反而提起一侧的绣花鞋,往它额前一簇小黑毛踢去。

“呜咽——”

“本姑娘心情正好非常地想动脚,你最好别再来烦我。”不管它听不听得懂,先威胁一顿再说。

小花豹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径自走开。

有个性的猫。她噗嗤一笑的席地而躺,抓起身边的野浆藤就着浆果一含,酸酸甜甜的滋味沁入口中,她满足地轻嗯。

来到天山快两年,好的习性都被两位老怪物给磨尽了,整体个性遭重塑,有时她不禁怀疑起自身的陌生。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昔日种种已随风远扬不堪回首,现在的她已然重生不畏流言。

铅华落尽,还诸素颜,何尝不是件快意事。

“呜——呜——呜——”

咦!好凄厉的叫声。该不是那只笨猫跑进猎人的陷阱里?

唉!算了,还是去瞧瞧,和只畜生过不去干么,要是奇师父和怪师父知道她玩死黑头将军,肯定不会善了。

说不定又是生啃黄连子,一点新意也没有。

“死猫,你叫什么春,刚断乳就不安分,吵得人不得安宁……”宋怜星叫嚷着。

然而当她才拨开树丛跨出一只玉腿,就见一团黑影倏地被掷了过来,她顺手一接地低头视之,顿时怒火大兴。

分明是找死,敢在她的地头伤了小花猫。

“啧,老大,有个小美人儿在此,大伙可乐上好一会了。”

一名小喽啰似的猥琐男子,一摸竖直的冲天发束淫笑,还呼朋唤友的一瞧他的发现。

几个大贼汉由四周围了过来,难得在山林野间见着如此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骨子里那股骚劲全痒了,个个摩拳擦掌地等着一逞淫威。

“乐?!小女子一定让各位爷销魂得乐不思蜀,忘了怎么喘气。”宋怜星轻笑地将食指横放在下颚抛媚。

勾引男人的招式她可在行,还怕应付不了几个跳梁小丑。

何况她已今非昔比,不再是当年技艺平凡的沈恋心,而是师承天山二佬的绝技,在江湖小有名气的牡丹仙子宋怜星。

凭她一身本事和过人姿色,便足以在武林间兴风作浪,引起一番乱象。

是她不屑为之才风平浪静,小博个仙子名讳就作罢。不然,以她在探子营的手段及欢场内习得御男的手腕,天不翻了才有鬼。

“这娘儿们真上道,咱们谁先上?”不知死活的喽啰正准备解裤腰带。

“可是江……呃!那个人的尸首还没有找到交不了差。”另一个怕拿不到分红的小匪迟疑的道。

“死人还能跑吗?咱们先乐和一下,雇主绝不敢少给银两。”美人当前,闲事莫近。

“水流大,尸体容易被冲远呀!”有银子还怕没美人抱吗?虽然眼前的小骚货是少见佳色。

“这……”领头搜尸的刁五犹豫着。

老大一再重申雇主得见尸才给银子,若是他们敢失手坏了他的交易,准拿一手一脚来交代。

“你们还在等什么,人家心好急哦!”快过来受死吧!

他们本来还有几分动摇,一见她撩露香肩的风骚样,整个身子都酥了,哪管得了其他。

“小娘儿们,哥哥们来疼惜你喽!”

不需人发号命令,一窝男人一涌而上,十几只毛手包欲熏心地齐伸。

但尚未碰触到羊脂色的肌肤,一声声凄厉透天的嚎叫便不绝于耳,地下顿时多了好几只尚在抽动喷血的手臂。

“你……你到底是谁?”

“来到天山脚底下,你居然还愚昧地问起我是谁?”宋怜星一手环着比猫大两倍的小花豹,一手以回旋刀直断其腕。

或许她没有“师姐”郑可男出神入化的七尺绫纱,但是一把回旋刀妙用无穷,既可防身又可杀人。

刀柄有暗扣,若非正主儿握着,手一触及暗刃即会突出柄端而伤人,使其无力夺之而惊慌丢掷,进而旋回原主的手中。

“天山二佬和你有何关系?”断腕的刁五痛苦的扶着手。

她不太愉快的说道:“他们自称是我师父,不过我没承认就是。”

“你是妖女牡丹?”他为之一骇。

“你真的活腻了,敢叫本仙子为妖女。”她手一扬,刀旋人头落。

其他人见状,惊惶失措的拔腿就跑,哪敢染指心如蛇蝎的牡丹花。

一地的手渐渐失了知觉而泛黑,即将成为野兽口中的食物。

“都是奇佬、怪佬害的,因为他们乖张的行径连累我。”宋怜星气愤的按压小花豹的伤口,惹得它龇牙咧嘴。

她做了什么?

顶多帮奇佬剔了九大门派掌门人的胡子和眉毛,将其系上彩带吊在各祖师爷像的胯下及头顶。还顺手清清炉内的香灰加入饭菜中。

还有她不过是受怪佬威迫,在江湖上大散子虚乌有的藏宝图,让武林人士为财大打出手,好友反目成仇罢了。

当然还有散发人人渴得的百仙果,吃一粒可得百年功力,从此不畏毒……

人若不贪岂会上当,怪只能怪自己,哪能算在她头上?居然把美若天仙的她叫成妖女,真是可恶。

“死猫,你都受了伤还动来动去,我先帮你包扎。”才不会让那两位老怪物误会她杀了它。

一会后,包扎好的小花豹迅捷地一跃而下。

才一落地,就像个侠士似的,尽管左前腿有道寸长的刀疤还跑个飞快,不时回头以眼神叫她跟上。

宋怜星气得牙痒痒,手中的一小块拿来包扎的碎花布,还是由她裙内里布所撕,毁了她一件上好的绫裙,而它却……恩将仇报。

该死的小畜生!最好别叫她找着,否则要用回旋刀剔光它一身的毛,让它成为有史以来最丑的无毛猫。

“小猫,你给我死到哪去了?还不喵两声来听听。”她跨过尸体踩着断臂向前寻去。

豹怎么可能会喵嘛!不过尚未成豹,所以吼声像大猫吵架。

不见猫影,宋怜星一路循着低吼的声音走去,一肚子的火堆积着,有点想烤猫肉泄愤的念头。

“臭猫、死猫、烂猫、太监猫,你要敢耍着玩,晚上就熬猫汤喝。”阉了你,叫你一辈子发不了春。

她转着邪恶想法,顺着瓜印来到河边。

河流湍湍流动,激起一波波白浪,河道有不少大石挡道,溅高的波花映着虹光,煞是美丽。

突地——

裙下有异物勾着,宋怜星低头一瞧,不就是那只遍寻不着的小猫儿?她俯身一拎。

“我说黑头将军呀!要不要试试当断头将军,只要轻轻一划。”她拿着回旋刀在它脖子比划着。

小花豹好似懂人性地挣扎着,尖细的豹爪直指着河中黑石鸣咽着。

“你要吃鱼?”

“呜……呜……”小花豹依旧鸣叫着。

“哈!你休想,水流得这么急,我想死才会跳入河中捕鱼。”她又不是渔夫。

小花豹气急地抓破她的手,朝河中不断的嘶鸣。

这下它真的死定了,宋怜星最宝贝她一身无瑕的雪嫩肌肤,可它犯了她心头大忌。

“你当定鬼猫了,我非宰了你……”她手一举高,河道中突有某种反光刺了她的眼。

由于水溅白茫,石山那抹白色人影几乎被水雾给遮掩了,一头浸了水的黑发才点出位置。

但是问题来了。

三十几尺外的大石该如何渡过?湍急的河流准会淹死人,要她牺牲自我去救无关紧要的陌生人,打死她都不肯,她还想多活几年。

何况,说不定是个死人,她何必浪费时间去河里捞具尸体上岸。

尸体?!

是刚刚那伙人要找的吗?

“你够了没?就知道你看我不顺眼,有本事自己去救。”宋怜星蹲下身对小花豹咆哮。

小花豹大概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