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克里特岛迷宫 > 第17章 大地沉陷

第17章 大地沉陷

举世闻名之处,那就是由一群巨人工匠修筑而成,他们共有七人,都是来自于吕西亚(小亚细亚西南部临地中海一古国名,后成为罗马帝国的一个省)。照谢里曼的观点,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传说,整个阿戈尼斯(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都被殴里庇德斯(希腊悲剧诗人)当作“泰坦大地”而反复提到。与此类似,在小亚细亚和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的许多废墟都因塞米勒米斯(古代传说中的亚述女王)的传说而得名,而埃及的塞索斯特里斯(sesostris)则被人们想象为在不同地方竖起了巨石建筑。这种将古代遗址解释为是出自于神话或者半神话中人物之手的习惯是一项年代久远的传统和流传甚广的特征。无论是仙女、侏儒还是巨人,他们都被认为曾经竖起过巨石墓碑和圆环。比如在今天,生活在路易斯的盖尔民族仍将卡勒尼什(callernish)的石柱称作图萨克汉(tursachan)——其源于挪威语中的“thurs”一词,意为巨人或地精(goblin)。在英格兰的坎伯兰郡(cumberland),也有一个巨石圆环,其与人们对神话中的女巨人——“隆梅格和她的女儿们”的记忆有关。世界各地许多海岛的岬角都有类似的用神话中工匠的名字命名的情况,因为在神话中,他们总是竭力把大海中的孤岛与大陆连接起来。根据日耳曼人的神话故事,雷神托尔(thor)通过用他的大锤重击山脉而形成山谷,而那些“燧石小山”则是在他击碎一个巨人族的敌人向他砸来的一块巨石后,由散落的碎片落地形成。在苏格兰,每当人们谈起许多小山丘的由来时,都会提到它们是女神在为她的孩子们造山建屋时从篮子底漏掉的石块。类似这种传说的对象不仅仅是山丘,也包括一些建筑,这些超自然的传说甚至一直到基督教时代还久盛不衰。在这些岛上,许多早期礼拜堂的遗址仍旧流传着关于它们当初被创建时的神话,传说中,这些建筑都是在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

谢里曼并未将赫拉克勒斯的传说当作一段重要的历史而过分渲染,尽管赫拉克勒斯在提林斯相当长的历史上赫赫有名。事实上,与马克斯?穆勒一样,他也倾向于把这位著名的神话英雄看作是太阳神。但是另一方面,他却十分肯定巨石城墙的确是伟大的古物,并为获得能将提林斯文明与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联系起来的证据而展开一系列的挖掘工作。结果,他发现了许多赤陶女人雕塑,其胸部明显是被过分夸大了的;还有赤陶母牛雕塑,这显然带有宗教上的意义。他将这些与天后赫拉联系起来。另外,还有一些原始的陶器也随着谢里曼的考古挖掘得以重见天日,其中包括手工打磨的黑色瓶和体积很大的坛子。后来,当他挖到史前地层时,他又搜集到许多用黑色矿石制成的刀具,蓝色和绿色石头制成的螺旋环,等等。在一些地方,他发掘出用未被打磨过的粗石修建而成的城墙遗址。这些组成古代巨石城墙的石头每个大约有7英尺长,其中最厚的约有3英尺,甚至有些整体尺寸还要更大。

迈锡尼的狮门

迈锡尼,“位于牧马场阿尔戈斯的最深处”,荷马在其史诗中这样写道。[13]谢里曼在其早期的研究显得更加硕果累累。他竭尽全力证明他的理论——阿特莱达伊的墓穴并不在城堡以外而是以里。结果,他发现这些城墙的建筑风格表明其分别采用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方法,所以他将它们归为三个不同的时期。它们都是巨石城墙,都是用一些小石块来加固那些大石头;它们都是经过打磨之后恰到好处拼接在一起的多边形状;拼接之后它们都呈矩形,这使得整座城墙相当坚固。

在城墙的西北角,他发掘出著名的“狮门”。狮门高10英尺8英寸,顶宽9英尺6英寸,底宽10英尺3英寸。而其最受世人赞叹的巨型门楣,有1英尺长8英尺宽,它也是矩形结构,由6、7英尺长的巨石组成,许多石块之间唇齿相依、彼此咬合。这种尚显粗糙的鸠尾榫结构带有典型的希泰人(hittite)建筑风格。位于卡尔基米什(叙利亚古城,临幼发拉底河,公元前60年巴比伦军队曾在此处击败埃及军队)的幼发拉底河城墙,是闻名于世的最古老的工程建筑,即使在今天,它的建筑风格仍被工程师们广泛利用,而“巴格达铁路”便是建筑学上矩形风格的一个典型例子。

第56节:谢里曼的发现(8)

在通向迈锡尼卫城主路的巨型门楣的上方,横着一块巨大的石灰岩浮雕石板,浮雕上两尊雄狮威风凛凛,相向而立,它们的两对前爪扶在祭坛上,祭坛的柱子造型别致,线条悠美,“顶部是一座奇特的王冠,由平缘、线脚、旋涡饰和冠板组成。”拉姆齐教授(professorramsay)在佛里吉亚(小亚细亚中西部古国)也发现了类似的狮子和石柱群。只是由女神西布莉(古代小亚细亚人崇拜的自然女神,同希腊女神瑞亚)取代了石柱。“狮子的寓意就是作为大门的守护者”,拉姆齐教授这样认为,“在一个崇拜西布莉的地区,人们相信死去的首领的灵魂都被他的母亲——女神所收走……佛里吉亚人在将古老的纹章类型修改后来表现他们的思想……在经过佛里吉亚和希腊两种文明艺术形式的交流和改进后,狮形雕塑大约在公元前9世纪,或者更可能是在8世纪期间进入到迈锡尼。”[14]

指引谢里曼到迈锡尼的是保萨尼亚斯,他在书中写道[15]:“矗立在迈锡尼古墙群中的是大门旁边的狮子。据说它们(城墙与大门)是赛克罗普斯(古罗马、希腊神话里面的一位独眼巨人)的杰作,他在提林斯为普罗秋斯(希腊神话中变幻无定的海神)修筑了城墙。在迈锡尼的废墟里包括一眼泉源,叫做波塞亚(perseia);有阿特柔斯(atreus)和他的子孙们的宫殿,在那里他们储藏了无数的财宝;有阿特柔斯的坟墓,还有阿伽门农的伙伴们的坟墓,他们是在从战场返回后的庆功宴上被埃吉斯托斯(?gisthus)谋害的。至于卡姗德拉(cassandra,荷马史诗中特洛伊末代国君普里阿摩斯之女,能预知祸事)坟墓的考证,则据称是在阿米克拉伊(amycl?)的古代斯巴达人的问题中有所提及。此外,当然也有阿伽门农的坟墓,他战车的御者欧利米登(eurymedon)以及他的女儿厄勒克特拉(electra)的坟墓。泰勒达姆斯(teledamus)与珀罗普斯(pelops)被葬在同一座墓穴中,因为传说中卡姗德拉十分憎恶这对孪生兄弟,在他们还是婴儿时,就被埃吉斯托斯连同他们的父母一起杀掉。赫拉尼科斯(公元前495-411年)曾经写道,匹拉第兹(pylades)在俄瑞斯忒斯(orestes,阿伽门农之子)的支持下,娶了厄勒克特拉,并生有两子,分别是梅登(medon)与斯特洛菲斯(strophius)。而谋害丈夫阿伽门农的克吕泰涅斯特拉(clytemnestra)与埃吉斯托斯则被埋于城墙外附近的一个地方,因为人们认为他们不配在城内拥有坟墓——那里应该是被他们谋害的阿伽门农和其他人长眠的地方。”

这段故事曾经被某些作家所曲解,但谢里曼早在他开始挖掘之前就坚持认为,他所提到的那面墙并非是都城的城墙,而应该是卫城的城墙。此外,他还争辩说,这座都城应该是保萨尼亚斯时代(公元170年)的废墟,他此前从未见过比它更小的城墙遗址。谢里曼并非空谈理论,而是在实践中寻求证据,他将大量标杆插入地层,然后进行大范围的挖掘工作。当他清扫干净尘封狮门的瓦砾碎片后,许多历史的证物相继在那里被挖掘出来,这是阿哥斯人(希腊东南古城)在公元5世纪时劫掠后的卫城。谢里曼发现有证据表明,这座城市在沦陷以后曾经得到部分地收复,尽管狄奥多罗斯?塞克鲁斯[16](公元前一世纪西西里的希腊历史家)与斯特雷波[17](前63?-前21?,古希腊地理学家)曾经对此作过针锋相对、完全相反的辩述。

谢里曼突破前人的最伟大处之一就在于,他挖掘出更低更早的迈锡尼城市,并在那里发现了大量的“蜂窝似的墓葬群”,而这些都是保萨尼亚斯的“宝藏”。

此外,谢里曼还挖掘出五座坑墓,他相信这些便是阿伽门农和他的同伴们的墓葬,他们是在从特洛伊返回的路上被他的老婆克吕泰涅斯特拉伙同情夫埃吉斯托斯密谋害死。这些墓葬的建筑风格极其相似,而所葬物品也被证明属于同一时代。“在迈锡尼出土的那五座墓葬,或者说,至少其中三座,”他后来这样写道,“里面能储存如此之众的宝藏,说明它们肯定是属于皇室家族的成员。”在这些神秘的地下墓室中,谢里曼挖掘出价值成千上万英镑的古代器物。

第57节:谢里曼的发现(9)

这次考古发掘立即轰动了整个欧洲,接下来是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而这则爆炸性新闻的主角是一封电报:谢里曼致电希腊国王,宣布了他的伟大发现。电报内容如下:

“迈锡尼,1876年11月16日(28日)”

“在此我无比兴奋地谨向您——尊敬的陛下宣布,我已经发现曾经被保萨尼亚斯宣称的古代传说中的墓葬,它们分别属于阿伽门农、卡珊德拉、尤利马登(eurymadon)以及他们的朋友和同伴们,所有这些人都是在庆功宴上被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她的情夫埃吉斯托斯加害的。所有这些墓室都是被一种双行的薄金属平行线条装饰着,在古代只有在祭奠伟大的人物时才会使用这种规格。在这些墓穴中,我发现了大量古老的宝物,它们可都是纯金锻造的。这些宝藏的数量甚至足够装点一个巨大的博物馆,它将是世界上最为奇妙而壮观的,毫无疑问,在未来的数个世纪中,它将吸引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参观者来到希腊。纯粹是出于对科学的热爱,我才选择这项工作,所以我不会宣称占有这些财富,而是怀着最大的热情将它们毫无保留地献给希腊。愿主保佑,这些财富能够成为一个伟大时代即将到来的里程碑。”

“海因里希?谢里曼”

至今人们仍不甚相信谢里曼所发现的就是阿伽门农和他的追随者们的坟墓,但却偶然发现那些王室家族成员的坟墓是属于另外一个鼎盛时代。但是,保萨尼亚斯理论的专家们还不足以解决这个历史之谜。尽管当年,那位著名的作家曾经亲自来到这座跨越千年的迈锡尼废墟——自从特洛伊之战以后它便销声匿迹了。众所周知,阿伽门农在民间传说中享有非常突出的地位,在无数早已沦为历史尘嚣的王侯将相中始终被世人所铭记。但是,与此相似的人物还有一位。他,就是亚瑟王,在人们的记忆中,总是将他与神话人物的事迹联系在一起。他身居仙境,高山是他的座椅,据说,在苏格兰高地,有一位近代的英雄——查理王子曾藏身此地,在那些他从未涉足过的地方,就包括远及北部的凯思内斯郡。

但是,即使你不屑于谢里曼对“阿伽门农之墓”的盖棺定论,但是也不必对他所发现的那些伟大的考古发现的价值存在丝毫怀疑。在追求他童年时代的英雄梦的过程中,他绝对配得上“功勋卓著的时代先锋”的称号,正是他“为我们开启了一道尘封已久的通往历史的大门”。至少,他已经令希腊早期的历史被重新改写,正是由于他的发现和成功,才使得我们今天对几千年前的爱琴文明进行部分重现的梦想成为可能。

要探寻谢里曼的成功,人们可以发现,安德鲁?朗(andrewlang)先生后来关于荷马时代著名的十四行诗对他也起到了间接的作用。

神圣之门既已开,特洛伊城顷欲摧,

大地沉陷,滚滚洪水漫天舞,

仰望苍穹思绪飞,茫茫原野谁可追,

时空倒转,西斯二神亦逐鹿;

卡珊德拉身疲惫,娇躯玉展迈锡尼,

命运三神,怒气终消和为贵,

阿伽门农气盖世,可怜忠骨恨天离,

断壁为证,王侯霸业留千古;

尘埃难掩英雄宝,重见天日终有时,

世人空叹,遍寻天涯皆枉然,

惟有荷马真豪杰,投石引路尤未迟,

天妒斯人,拭文残目弗能言;

呜呼,天生顶戴一华冠,

千秋芳名斩不断。

注:西斯二神即河神西摩伊斯(simois)与斯卡曼德洛斯(scamander)

在迈锡尼取得巨大成功后,谢里曼倍受鼓舞,于是他准备在1878年的夏天重回特洛伊。但是由于土耳其官方的问题,他的工作迟迟得不到进展。然而,这些困难却在他的朋友——另一位著名考古学家奥斯丁?亨利?莱亚德(austenhenrylayard)的帮助下成功化解,他是以对亚述人的研究而闻名于世,当时刚好正在担任英国驻君士坦丁堡的大使。“我终于可以完成一件最令我感到惬意的工作”,谢里曼在其作品《伊利奥斯》(ilios)中这样写道,“首先我必须要感谢莱亚德阁下的杰出才能和对我的工作所给予的巨大帮助,如果没有他我便永远也不可能完成我的工作。”

第58节:谢里曼的发现(10)

在等待土耳其政府所批示的许可证的过程中,谢里曼登上伊萨卡岛(ithaca,希腊西部爱奥尼亚海中群岛之一)开始在那里的工作,并在埃托斯(?tos)山上发现了一座王室宫殿和近两百座巨型建筑房屋。随后他又回到特洛伊,但在那里他的工作再次一度受到土耳其当局的妨碍和阻挠。翌年,魏尔肖(virchow)教授加入了他的工作,此外,谢里曼还得到圈内更多学者的认同和帮助,1880年,他出版了其一生最伟大的著作《伊利奥斯》;1882年,多普菲尔德(d?rpfeld)博士加入他的工作,他们携手在一座城市中进行了大量工作,那里如今已被证明的确与荷马笔下的特洛伊有关。1884年,他在后期的发现成果全部被记录在《特洛伊》上公诸于世,塞伊斯教授专门为其撰写了序言。这群不知疲惫的考古学家随后又在提林斯展开了工作,在那里他们同样发现了一座古代宫殿。次年,多普菲尔德博士在此继续工作,他在谢里曼的下一本书中亲自执笔书写了多个章节,奥地利心理学家f.阿德勒(f.adler.)为该书撰写了序言。

接下来,谢里曼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埃及,在那里他同魏尔肖合作又挖掘出许多考古发现。他又考虑向位于克诺索斯山上的克里特发起挑战,但当时岛上的政治环境根本不允许在那里进行系统化的考古挖掘工作,土耳其政府对于他的提议根本不感兴趣,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岛上的居民应该被唤醒,了解他们伟大的祖先们的历史。就这样,谢里曼不得以放弃了原本希望为找到“迈锡尼文明最初的家园”而要在克里特进行的考古挖掘。

1890年,汉诺威克斯特纳博物馆(kestnermuseum)馆长c.舒哈特(c.schuchardt)博士针对谢里曼的考古挖掘发表了一本评论专著。书中写道:“谢里曼博士现在已经69岁了,但他旺盛的精力和对自己所从事事业的执着热爱却丝毫未露出减退的迹象。我们能够期待他对科学做出更大的贡献,我要向他表示诚挚的敬意和感谢,因为他发现了英雄时代的希腊,包括它的初期和没落期,那也许就是在克里特——米诺斯的领土上被发现的。”[18]

然而,不幸的是,正是在这年的12月26日,谢里曼博士突然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撒手人寰,阖然长逝。他的遗体被送到雅典,安葬在利斯索斯(ilissos)附近的希腊公墓中,在他的墓前竖起一座高高的墓碑,以示对他的纪念。“他安息了,”塞勒斯(sellers)先生这样写道,“躺在他一生挚爱的这片热土;但他对科学的高尚追求和缜密研究的态度为这个世界树立了一个榜样,他的精神将与世长存,不仅在考古学界,而且在文明世界的各个角落,那就是他对古代人类文明孜孜不倦的热爱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