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克里特岛迷宫 > 第18章 虽然在谢里曼宣称自己发现的就是普里阿摩斯的财宝与阿加门农的墓

第18章 虽然在谢里曼宣称自己发现的就是普里阿摩斯的财宝与阿加门农的墓

离世前夕和仙逝以后,这位伟大的人类学家又被授予了各种荣誉,其中级别最高的应属牛津大学法学博士(d.c.l.ofoxford)和王后学院(queenscollege)特别研究员。英国皇家建筑学院也授予他金质奖章,可以说,他的功绩已足以令他彪炳青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脚注

[1]《希腊史》,第二卷,第30页。

[2]《希腊史》,第二卷,第38页。

[3]同上,第一卷,第434-435页。

[4]《希腊史》,第一卷,第65页。

[5]《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第一卷,第3-4页。

[6]《希腊史》,第一卷,第311页。

[7]《修西德底斯》,第一卷,第8、10页。

[8]《迈锡尼》,第334页。

[9]《伊利奥斯》,第1页至文末。

[10]《迈锡尼》,第335页。

[11]《迈锡尼》,序言,第6页。

[12]《保萨尼亚斯》,第二卷,第25、8页,《迈锡尼》,第2-3页。

[13]《奥德赛》,第三卷,第163页。

[14]《希腊社会杂志》,第五卷,第242页。

[15]《保萨尼亚斯》,第二卷,第16、6页,《迈锡尼》,第59、60页。

[16]同上,第十一卷,第65页。

[17]同上,第八卷,第372页。

[18]《谢里曼的挖掘》,e.塞勒斯译,第16页。

www.12xs.com

遗失的亚特兰蒂斯

第59节:遗失的亚特兰蒂斯(1)

第五章克里特?:遗失的亚特兰蒂斯

寻求前希腊文明的中心——传说中的线索——遗失的亚特兰蒂斯的神话——谢里曼的丰厚遗产——谢里曼之孙的研究——猜想中的埃及与中美洲文明的联系——地质学家对沉没大陆的观点——盖基(geikie)与赫尔(hull)的理论——新、旧世界动物种群的证据——人种问题——柏拉图对亚特兰蒂斯的描述——消失的海岛对克里特的印证——海上贸易、宫殿与斗牛——希腊人与利比亚人的传说——遗失的亚特兰蒂斯的神话探源——宙斯与欧罗巴的传说——“水牛”与“河马”的故事——传说中的米诺斯与欧西里斯——弥诺陶洛斯(人身牛头怪)的传说——代达罗斯(建造克里特迷宫的名匠)在巴比伦和印度类似的传说——雅典与克里特——忒修斯的传说——对传说的评价。

虽然在谢里曼宣称自己发现的就是普里阿摩斯的财宝与阿加门农的墓葬后,引来了一场铺天盖地的批评风暴,但不容否认的是,他的确发现了一段璀璨的前希腊文明的踪迹,这一文明对于以后的希腊与小亚细亚在很多年里都保持着影响。然而,至于它到底从何开始的问题,却让人们困惑至今,为解开这个历史之谜,众多训练有素的考古学家始终在为之进行不懈的努力。事实上,这一问题很快就成为考古学界炙手可热的话题。从历代学者对它研究积累的证据来看,很可能与克里特有关。荷马、赫西奥德、斯特雷波、修西得底斯以及希罗多德等人都曾对米诺斯国王——这位当年威震四方、荡平爱琴海强盗的伟大立法者,有过彪炳青史的传世之作。他被世人奉为众神之神宙斯的儿子之一,据传说记载,他出生在克里特的一个山洞中。虽然只是一则普通的传说,但谢里曼却从未对这些线索有过丝毫的怠慢,他始终都在努力地从这些线索中求证、发掘,最后正如前文所讲,他终于在克诺索斯寻到了梦中的宫殿。此外,他还同魏尔肖一道,对埃及北部的塞斯附近进行了考察,但结果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前希腊文明的中心是从这些地方诞生,哪怕是全盛时期的法老王属地。这时,一个更大的问题出现在谢里曼的头脑中:埃及文明又是起源于何处呢?

一直到去世前,谢里曼始终都在逐渐形成和完善着他的一个惊世理论,它解释的内容不仅包括早期的北欧和北非文明,而且还涉及更远的中美洲地区。他的这个理论是建立在柏拉图关于遗失的亚特兰蒂斯的神话基础上。他深信这座巨大的海岛现实中肯定曾经存在过,而在一个距今十分遥远的年代,那个神秘岛国上的人便已征服了墨西哥、埃及和希腊,并将他们盛极一时的文明引入到这些国家。

在这里,正如下文将要谈到的一样,谢里曼再次凭直觉意识到,深埋在这些残砖碎瓦下面的,就是那个神秘的文明中心。如果他能活得更久一点的话,无疑他会根据近些年来的考古发现进一步调整他的观点,接受这样一种说法,即克里特便是柏拉图提到的那个神秘岛国。

注:最先在赫斯特的报纸上公开发表的有关谢里曼的亚特兰蒂斯文明中心论后经证明为不实之说。关于它的具体内容,详见《我的发现——遗失的亚特兰蒂斯》(保罗?谢里曼博士著)(howifoundthelostatlantis,bydr.paulschliemann)——约翰?布鲁诺?海尔(johnbrunohare)

在谢里曼有生之年的最后几个月中,这位伟大的先驱对亚特兰蒂斯的理论充满强烈的兴趣,一如孩提时代的他对特洛伊理论的痴迷一样。然而不管怎样,既然他生活在那个年代,纵使他的意志再坚定,也很难摆脱来自外界的各种压力对他的打击,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永远也无法把那些梦想变为现实了。但是,他希望这项工作可以由自己的一位亲属继续完成,于是他便将自己心中的这些秘密记录下来,再将手稿封存在一个信封中保存。这封信内容大致如下:

这封信只有谢里曼家族的成员才有权开启,且该成员必须庄严宣誓要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对那些地方的研究。

第60节:遗失的亚特兰蒂斯(2)

临终前,他支撑着孱弱的身体要来笔和纸写下了这封信。

这封信写完后被放在信封里秘密封存在一个猫头鹰形状的瓶中,所以只有打破它才能知道信的内容。信中提到了亚特兰蒂斯,谈到了他对塞斯神殿废墟东部以及查科纳山谷(chacunavalley)的祭仪的考察。这些考察非常重要,因为它们验证了我的理论。黑夜正在降临——永别了。

就这样,谢里曼生前的最后手卷被封存起来,此后便随同其他遗物一起被他授权的委托人存放到法国的一家银行。同时,他还留下一大笔资金作为支付这项神秘事业的经费。

1906年,这位伟大的前希腊文明的发现者的孙子——保罗?谢里曼博士(dr.paulschliemann)发誓将自己的一生投入到这个信封所包藏的考古事业中,遂决定打开信封,了解里面的内容。几年以后,他将这段尘封的历史之谜签名授权在纽约和伦敦的一些报纸上公诸于众,[1]就此,他祖父生前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馈赠终大白于天下。

第一张纸上这样写道:

无论是谁开启这封信,他都必须向上帝庄严宣誓要继承我这项未竟的事业。我已经断定,亚特兰蒂斯不仅仅是位于美洲与非洲、欧洲西海岸之间的一片巨大土地,而且,它也是我们今天人类文明的摇篮。关于这个问题,在学术界已经引发了不少争论。有一些人认为,亚特兰蒂斯的传说纯属虚构,它是人类对发生在基督纪元前数千年的一场大洪水的支离破碎的记忆残留。另一些人则宣称这个传说完全是史实,但却不能拿出足够的证据。

谢里曼博士的这封书信页数甚众。概言之,里面主要公开了他在特洛伊的发现,其中包括:一个装有陶器碎片的青铜瓶、一些雕塑和用“一种特殊金属”制成的硬币,以及“一些用骨骼化石打造的器物”。他继而补充道:“其中的一些骨器和那个青铜瓶上面刻着一个用腓尼基人的象形文字书写的一段话。这段话读起来是,‘不朽的亚特兰蒂斯王’。”

十年以后,在巴黎的卢浮宫,他展出了从中美洲的蒂亚瓦纳科(位于玻利维亚与秘鲁交界处)文化遗址挖掘的一系列器物,“在‘普里阿摩斯的财宝’中有一个青铜瓶,在那里面我发现了一些陶器碎片,而且这些陶器无论在外形还是质地上都完全一致,另外我从那里发现的骨器也都是如此”,谢里曼这样写道。在这些器物中有一个猫头鹰形状的古瓶。此外,他还表示自己曾经读过保存在圣彼得堡博物馆的埃及蒲草纸抄本中有关“亚特兰蒂斯之地”的摘记,其中提到“3350年前”,埃及人的祖先从那而来,以及“亚特兰蒂斯的先人类”在“13900年”前曾鼎盛一时。在迈锡尼的狮门附近,他又发现了另外一块碑文,上面讲述了透特(埃及神话中的月神)是“亚特兰蒂斯的一位牧师”之子,“他在漫游了许多地方后在埃及停留下来。他在塞斯建起了第一座神殿,并在那里向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传道授业。”

保罗?谢里曼博士在巴黎开启了那尊“猫头鹰瓶”,里面记载着他祖父生前的最后笔录,述说了他在那个瓶里发现的一枚硬币或者称之为“类似银的金属”,上面用腓尼基文字刻着:“来自透明墙的神殿”。他也声称,自己在埃及、墨西哥以及其他一些地方的发现已经验证了他祖父的理论。“我有理由证明,”他这样写道,“这些奇特的金属是四千年前的亚特兰蒂斯的钱币。”

而针对后来的这位谢里曼博士的理论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遗失的亚特兰蒂斯”在事实上真的存在过吗?对于这点詹姆斯?盖基教授这样写道:

“地质学家们常常推测新、旧世界之间的联系。事实上,毫无疑问,在地质年代的近期,在欧亚两块大陆之间一定连接着另外一块大陆。而且很可能,在欧洲与北美之间的法罗群岛(far?eislands)附近也曾存在过一个陆桥。[2]但另一些人认为,这个已经消失的陆桥可能是在更远的南方。他们猜想,今天的北大西洋原来很可能是一片干燥的陆地——自西向东横贯地中海——现在的地中海与墨西哥湾便是被它分割后的部分。但现实却是,所有这些猜想都被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进行了解释。无论如何,至少有一点是明确无误的,那就是确实曾经有一片相当大的与欧洲有关的陆地消失了。今天的大陆从前是更加向西延展的。但我知道,并没有地质学证据能够否认亚特兰蒂斯盘层就是那块沉没的大陆。与之相反,我们更愿意相信一直引导我们的那个信念,即如同太平洋海底一样的亚特兰蒂斯盘层,就是我们一直所追寻的那个原始文明的发源地。”[3]

第61节:遗失的亚特兰蒂斯(3)

而另一位经验丰富的地质学家——爱德华?赫尔教授,则对此问题持完全不同的态度,他这样写道: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任何现实依据的话,那种认为亚特兰蒂斯‘位于赫拉克勒斯之柱(pillarsofhercules)附近’的传说会无端从人类的思想中诞生。在北大西洋的中心海面,亚述尔火山群岛突兀而起,这群拔海而起的岛上山峰分别与欧洲大陆、美洲大陆遥相呼应。根据英国海军部绘制的海底平面图显示,目前这片海域的洋底平面已经从海拔7000英尺上升到10000英尺,在过去的若干年中,这片大洋的深度已经大大缩减,并且裸露出越来越多的陆地,这也使得这两块大陆的早期居民使用小船横渡大洋抵达亚特兰蒂斯成为可能。根据我们的研究[4],我们知道这种海底陆地的上升是发生于第三纪以后时期,[5]也就是追溯到大约公元前9000至10000年期间。如果给我们的时代再增加1000年,那么就会有这样的问题被提出来:是否可以用时间的流逝来解释这种地区的沉陷现象,即是否只有用时间才能使陆地与海洋回复到它们现有的标尺呢?当然了,这也要看下沉的速度。但是,无论如何,结果都会像亚特兰蒂斯一样,迟早要沉陷到大洋之下,除了目前的那些岛屿。距离我们今天最近的一个冰川期时代,也就是欧洲大部分地区及英伦三岛都被冰雪所覆盖的那个时代,最多也就是在10000年前,而这个时间也正是推测中的亚特兰蒂斯帝国存在的时间。”

都柏林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馆长沙夫博士(dr.scharff)也是一位“遗失的亚特兰蒂斯”理论的支持者。他在对美洲和欧洲大陆之间的动物迁徙活动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得出这样的结论,[6]曾经有一块陆桥跨越大西洋,将南部欧洲与西印度连接起来。“在迈锡尼时代,”他说,“这块大陆很可能被分离开了。但在那以后,它曾再度与我们的大陆连接起来,尽管可能连接得不是那么紧凑,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更新世时期。它在第三纪早期与西印度和中美洲的连接,可能一直持续到渐新世时期[7]乃至更晚,然后才部分地下沉,最后只留下个别孤岛独自矗立在浩瀚的大洋中央。”

你会发现,对于这个所谓的位于大西洋中部的大陆的存在问题,在科学界至今仍众说纷纭。但是,即使赫尔与沙夫的观点被接受,他们也不能证明柏拉图所说的亚特兰蒂斯就是位于“赫拉克勒斯之柱”附近。而谢里曼的假想,根据他孙子的解释,则认定这个假想中的业已消失的国家确实存在的必然性,“它使用古代金属作为劳动的等价交换物,他们的流通体系甚至比我们今天还要发达。”不过倘若果真如此的话,那看起来的确有点不可思议,怎么那么高度发达的文明竟然没在留存至今的那些海岛上留下一些痕迹呢?要知道,它们可是这块沉没大陆露出海面的为数不多的山峰啊!

另外,那支所谓的来自亚特兰蒂斯的特殊民族至今仍没有得到证实。会是欧洲早期的阿布维利民族吗?阿布维利民族的“手斧”已经被从法兰西追溯至南非,穿越亚洲,跨越“陆桥”抵达北美,然后继续向南贯穿整个南美。当然,也有这支民族从未涉足过的地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但有一个事实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此前在考古学界一直认为,阿布维利人是一支野人部落,事实上,他们的文明发展程度并没有比塔斯马尼亚人(tasmanians)高出多少。另一方面,克罗马尼翁人确实曾经取得过更高的文明发展程度,但可惜的是,从现有的在新世界发现的考古学证据中,我们既无从判断他们所属人种的类型,也无法从他们的岩洞壁画中追溯到更多的史前线索。此外,在现代考古学面前,克罗马尼翁人的文化发展轨迹业已渐趋明朗——从阿布维利文化开始,然后历经阿舍利与莫斯特两个文化发展阶段。正因如此,自然也就不能将他们宣称为亚特兰蒂斯的居民了。至于地中海民族,同样不具备这种可能性——早在金属时代以前,他们就已广泛散布于埃及和北非海岸,并在西欧、南欧以及美索不达米亚地区长久定居下来,尽管在美洲并无此种类型的土著居民。

第62节:遗失的亚特兰蒂斯(4)

难道是亚特兰蒂斯的居民在进入新世界(或旧世界)以后就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吗?他们是否也同墨西哥、印度、巴比伦、希腊以及爱尔兰等国史上那些神秘的古老民族一样从这个世界上销声匿迹了呢?

另一个困扰考古学家的问题是这样一个事实,即在史前同时期的埃及与中美洲,都还没有使用铜器的历史。埃及人与苏美尔人直到大约公元前3000年的时候才开始使用这种金属。在克里特,铜器时代大约是始于公元前3000至2800年,而在大不列颠岛则更晚——公元前1500年上下。美洲人开始使用这种金属的时间则一直等到欧洲人已经用铁器代替了铜器之后的若干年间。“大部分考古学者都同意这样的观点,即墨西哥人与秘鲁人的铜器并不能算作‘伟大的古物’之列,在铜器开始在新世界兴起之前,中国的铜器时代都已经结束了。”[8]

在海因里希?谢里曼博士的时代,中美洲的文明史曾经在考古学界中名噪一时。我们现在都知道位于墨西哥高原上的玛雅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