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克里特岛迷宫 > 第19章 在葡萄酒般浓郁深沉的大海中有一片叫做克里特的大陆;

第19章 在葡萄酒般浓郁深沉的大海中有一片叫做克里特的大陆;

在公元8世纪前并没有获得多大发展,而阿芝台克人(aztecs)更是直到大约公元1200年的时候才来到那里;后来的墨西哥联邦在被考特兹人(cortez)[9]击溃之前只有过区区一百年的“发迹史”。总而言之,透过存在于埃及和中美洲之间众多的相似之处,我们或许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其实它们的历史也是同样的“浅薄”。

柏拉图关于“遗失的亚特兰蒂斯”的传说起源于埃及。这在他的两段对话录《克利蒂亚斯篇》(critias)和《蒂迈欧篇》(timaeus)中均有所提及。一次,希腊七贤之一的梭伦(公元前638一8年,为古雅典立法家)来到塞斯,在那里他受到崇拜奈斯女神的神父们的“非常尊贵的礼遇”。在谈到希腊文明时,这群垂垂老者中的一位对其嗤之以鼻,甚至将其比作是“愚蠢幼稚的谎言”,他说:“你并不了解其实史上最高贵、最优秀的民族就曾经住在你们的国家,你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的遗产,尽管在这支令人景仰的民族中只有一少部分延续到今天。”他又继续说道,根据埃及的编年史,雅典历史上曾经经历过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当时“一股异常强大的势力”从大西洋席卷而来,然后以近乎不可阻挡的势头迅速蔓延,传遍整个欧洲和亚洲大陆。他这样描述道:“当时那片大海(大西洋)是能够航行的,在出海口的正前方有一座岛,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赫拉克勒斯之柱;利比亚和亚细亚加在一起都没有它大;当时有一条水上通道能到达周边的其它岛屿,并且从那些岛屿上翘首望去,可以看到在滨海之央有一块大陆……在这座大西洋中的海岛上,形成了一个统一的权力联盟,而这些王国连同其它许多海岛上的政权一起,都依附于那块大陆;此外,臣服于它的还有利比亚的内陆地区、埃及、欧洲大陆以及提伦尼亚(tyrrhenia)。所有这些力量,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军事同盟,对你们和我们两国以及位于他们势力附近的所有邻国发动猛攻。就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啊,梭伦,当时你们国家(雅典)的军队为胜利和强大而举国欢庆;因为他们在国势和军事力量方面都超越了所有其他国家和民族,有时甚至会遵奉希腊的指挥和领导,当然有时也会在惨烈的战斗中濒临绝境,危机重重,但不管怎样,最终他们仍旧能够化险为夷,旗开得胜,将缴获敌人的战利品高高举起,保持国家与民族的尊严与独立,确保像我们这些位于赫拉克勒斯之柱范围之内的国家和民族最大程度的自由。但是后来,突然袭来一场灭顶之灾,一昼夜间,火山喷发,大地震荡,随后又引发全球性的大洪水,这支骁勇善战的民族瞬间全都被淹没在地平面以下;这座大西洋之岛整个陷入海中,彻底消失了;从那时起直到现在,这片海面都既不能航行也无从考古,只因伴随海岛的下陷沉积在海底的淤泥实在太深。”[10]

一封寄给时代杂志(times)[11]的匿名投稿最先让人们注意到在柏拉图的亚特兰蒂斯传说与克利特岛之间存在的惊人相似。柏拉图对话中关于埃及神父的言论是建立在传说中的克里特海上风暴以及考古学界普遍认可的在十九、二十世王朝时期埃及海岸的地层带曾经受到剧烈冲击的现实基础之上的。

第63节:遗失的亚特兰蒂斯(5)

克里特,为地中海中最大的岛屿之一,该岛长约160英里,岛宽不等,中部最宽,为35英里,在雷提莫(retimo)与斯法基亚(斯法基亚)之间为10英里,而在米拉贝洛湾(gulfofmirabello)与希拉皮特拉(hierapetra)海岸之间则最窄,只有6英里宽。数条深沟自东而西穿行而过,直抵葱葱郁郁的比斯洛里提山(mountpsiloriti)的腹地——古代的艾达山,山高约为8159英尺。古希腊地理学家斯特雷波将位于莱乌卡奥雷岛西部的小山称为“白山”(thewhitemountains)。群山向西南延伸,一直隐没在海岸边缘。那座古代都城就坐落在克诺索斯,北部毗邻坎蒂亚(candia)。在古代,从埃及到这座岛需要四天的航程,而从昔兰尼加(cyrenaica,利比亚东部一地区)则只用两天就可以到达。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克里特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在那个年月,肯定有这么一条能够抵达其他岛屿的海上通道,正如由那些海岛可以直通对面的大陆一样。”

在《克利蒂亚斯篇》[12]中,波拉图这样描述亚特兰蒂斯:

“据说,从这一地区朝向大海的地势十分陡峭,险峻异常,而这座城市(克诺索斯?)所处的平原正是在这些群山环抱中,山势突兀而起,向海边渐次回落,这一区域地质结构复杂多变,包含有三千种地质层,而在海洋中心部分也超过两千种。岛上的这片区域继而向南而去,而在与它相反的方向——北面,也同样如此。在当时,岛上周围的崇山峻岭无论在数量、大小以及峻秀程度上,与今天相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然,在它们中间会孕育繁衍出许多大大小小的村落与本土文化。”

在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或者说在克里特,这个岛上王国的繁荣都是赖于其海上贸易。他们(岛上的国王们)是“统治者”,那些神父这样告诉索伦,“在这些岛屿周围的海上(爱琴海),正如我们前面所说,这个帝国的势力一直向外延伸,触及的国家远至埃及与提伦尼亚。”

最近几年,考古学家们又发现了一个伟大文明——欧洲最早的文明——早在迈锡尼与提林斯崛起前的许多个世纪克里特就出现的繁荣。在开罗附近的金字塔被竖起前,在第十二世王朝初期的一座宫殿尚未在克诺索斯被建好前,这一文明就已经发展到相当高的程度。第十八世王朝期间,在大名鼎鼎的埃赫那吞(公元前1352~1336年执政)还尚未出生时,克里特还是个任人宰割的岛国,正如希克索斯王朝(公元前18-16世纪统治埃及,亦称“牧人王朝”)的早期被埃及法老王统治一样,这一时期的入侵者也成为本土民族的统治者。突如其来的这场灾难,给这座海上王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同时,它也令那些与这座闻名遐迩的王国有着各种商业往来的大陆城邦对此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值得一提的是,这座王国与埃及在海上贸易方面,维持了很多个世纪的亲密伙伴关系。目前已经有证据表明,他们至少早在埃及的古王国时期(theoldkingdom)就曾造访过尼罗河三角洲一带。在哈特谢普苏特女王(queenhatshepsut,前1504年—前1482年,是埃及第18王朝的女法老)和托特美斯三世(约公元前一千五百年前)时期,有关于他们的图像便出现在底比斯人(theban)墓葬的墙壁上,他们被称作“来自绿色大洋中群岛上的王公贵族们”。但是,自从第十八世王朝中期以后,他们就再未被提起过。从此,克里特岛的海上商人们就彻底消失了,而他们昔日的位置也最终被腓尼基人所取代。

在亚特兰蒂斯的传说中,有几处描述明显与克里特的文明十分相似。我们所读到的繁忙的码头、远行的商队,还有一座由巨石修建而成的王宫,很像是克诺索斯宫殿,此外还有私人的与公共的浴室;“国王的浴室”,柏拉图说道,“与其他的私人浴室是区别开来的”,另外还有“单独的女性浴室”。克里特在祭祀仪式上的斗牛十分有名,而亚特兰蒂斯同样如此;这表明这两座岛上的居民都掌握不用武器捕获动物的方法。柏拉图在谈起这方面时说道:“在海神波塞冬的神殿内自由放养着公牛群,有十个人专门负责在那里看守,每当召集祭神时,就会将它们作为祭祀供奉给神,那时候,人们不会使用利器去捕捉它们,而是只用棍棒链索之类的器具,在捉住公牛后,将其带到指定地点进行宰杀。”[13]

第64节:遗失的亚特兰蒂斯(6)

过去,柏拉图对话中与此方面的传说常常被欧洲的学者们当作“彻彻底底的神话”。然而,近年来的研究显示,这些传说应该是具有真实的历史基础的。

在克里特的古代海上霸权地位被剥夺一千多年后后,梭伦才来到埃及,在塞斯,那位年长的神父显然是在向他复述与此相关的这段历史。不管他是亲耳听到,还是自己从埃及的相关资料中得出结论,但有关亚特兰蒂斯位于“赫拉克勒斯之柱”的说法仍旧不足凭信。它是“最靠西方的海岛”,这恰好“是对克里特的准确描述”,霍斯提出,“根据位于底比斯帝国旧址的一位土著埃及人所讲”。

正当克里特国势昌隆直抵巅峰之时,不想却突遭外侮入侵,并惨遭灭顶之灾,旋即,那些曾川流不息浩如繁烟的舰船商队从地中海上销声匿迹了,一时间,形形色色的谣言四起,莫衷一是,但无论如何,却是无人能知其下落。所以,当你发现有人相信这座岛屿“沉入了海底”时,我们丝毫没有必要感到奇怪,这些人认为,在克里特帝国在其鼎盛时期时,无论是其国君、海上商人还是诱捕公牛者,“都在以各自的方式演绎着今天的神话”,修西得底斯曾在另一篇与此相关的言论中如此论述。

克诺索斯的滑石公牛头:头部剖面图

柏拉图并不知道克里特是如此的“历史悠久且它的古代岛民就是欧洲文明的缔造者,尽管他或许也同希罗多德(希腊历史学家,约公元前485-425年)一样,相信这座岛上曾经‘大量居住着原始人群’[14](并非希腊民族)。他甚至对于大西洋的了解都知之甚少,否则他也就不会贸然相信过了赫拉克勒斯之柱就是‘遗失的亚特兰蒂斯’的旧址了(那里由于淤泥阻滞导致航船无法继续前行)”。

很有可能,埃及人的传说是受到古代民间故事——“一艘沉船上的幸存水手”的影响。故事中的主人公曾经在一座海岛上寄居,后来那座岛在大海中消失了。[15]也或许,某位埃及的航海家曾经在克诺索斯沉陷之后启程前往克里特,但却阴错阳差偏离了航线,陷入了一片沙地的困扰。可能是在他回去以后,便描述了那个奇妙的“幸存水手”的故事,很显然,他相信他一直寻找的那座海岛真的已经被大海淹没了。

塞斯的那位神父似乎也是将古代传说中有关亚特兰蒂斯的部分与在北非海岸定居的欧洲人的记录以及在马尼他王(公元前1224–1215年)和拉美西斯三世(公元前1184-1153年)统治时期的海上袭击[16](据一部埃及人的史书记载,当时“海上群岛皆不得安宁,时时受到彼此之间的骚扰”)等诸多因素综合到一起后才得出的那些结论。当时这些岛上的一些部落——他们曾在利比亚创建过文明,都在拉美西斯三世的雇佣下出兵出船,将“后来的入侵者”驱赶出他们的国度。[17]正如柏拉图所说的亚特兰蒂斯的统治者们一样,他们“都服从利比亚内陆部分的统治,这个势力范围甚至远至埃及”。

不难想象,当谢里曼证明柏拉图假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就是爱琴文明的摇篮时,他本人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叹和困惑。但是如果他能够像此前表现出的那种强烈欲望一样,投入到挖掘克里特的工作中,那么,他就或许能够改变对这个希腊-埃及神话真实意义的看法了。

古希腊的诗人和史学家们留下了大量有关克里特的传说。其中谈到许多关于克里特国王米诺斯的事情,在特洛伊战争之前,这座王国可是异常强大的。根据斯特雷波[18]的描述,米诺斯就住在克诺索斯,正是由此才有了后来被希腊人虚构出来的许多由他制定的法律。修西得底斯[19]谈到米诺斯是人类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的航海家,也正是他清除了爱琴海上的海盗。《奥德赛》中有诗为证:

在葡萄酒般浓郁深沉的大海中有一片叫做克里特的大陆;

它土地丰饶、物产富庶,但却时常要受到海浪的困扰;

它富甲天下,人丁兴旺,建有九十座城市……

它们一座连着一座,越延约广,越拓越宽,克诺索斯就是米诺斯统治下的其中一座,

这位国君九岁便登上王位,

秉承宙斯的旨意一统天下。[20]

第65节:遗失的亚特兰蒂斯(7)

根据传说,米诺斯为宙斯与凡间女子欧罗巴——腓尼基国王阿革诺耳(agenor)的女儿所生的孩子。这则传说讲述的是有一天欧罗巴她的女仆的陪同下正在洗澡,这时被宙斯看见并爱上了她。宙斯将自己变为一头公牛,身形健美、脾性温顺,很快便吸引了这位公主的注意。她朝这头公牛走去,她已完全被它迷住,竟然情不自禁地骑到了它的背上。突然,这头公牛迅速猛跑进水中,然后游到克里特。在那儿,她成为了宙斯三个儿子的母亲,他们分别是米诺斯、拉达曼提斯(rhadamanthus)和萨耳珀冬(sarpedon)。

这个故事与苏格兰民间传说中“马形水鬼”的故事十分相似。当人一骑到这些神怪动物的背上,便马上发现自己已经不可能下来,然后被载入一片汪洋大海中。有时,苏格兰传说中的“马形水鬼”也会以人形出现在爱情故事中。

希罗多德曾经谈到,“某些希腊人很可能就是当初一部分克里特人在腓尼基海岸的提尔(腓尼基著名港口,现属黎巴嫩)登陆后演化而来的,也正是他们缔造了那位美丽的小公主欧罗巴”[21]他提出,欧罗巴这个名字可能是在提尔有一位同名公主出现之后才被这样叫的,在此之前,那里原本为无名之地。[22]

人们猜测,米诺斯是被他的父亲宙斯授命才登上王位的,当时,宙斯来到他在艾达山的山洞将人们聚集到一起宣布了他的圣谕。[23]后来,当他去世以后,他便同欧西里斯一样,成为冥府里的一位判官。《奥德赛》中的主人公尤利西斯曾在言语中谈及到访过这块蒙荫之地:

在那里我见到了米诺斯,大名鼎鼎的宙斯的子嗣;

他手握金杖,位列冥府判官席之上;

判官们依次问话,侃侃而辩,不胜其忙,

厅内站立者有之,端坐者亦有之,好个济济一堂,

气势恢宏的对开大门赫然敞开,从不关张。[24]

这就是他所描述的米诺斯——这位叫作米诺斯的国王——在继承克利特王位这件事上一直饱受争议。

为了强调至尊无尚的王权,他自称天神授予了他一切权力。因此,他恳求海神波塞冬从海里给他送来一头公牛,为此,他许诺将供奉牺牲祭祀。然而,当这头美丽的公牛出现在米诺斯的眼前时,他不禁深深地迷恋上这头野兽,于是他私自将其换为己有。这件事波塞冬知道以后勃然大怒,为了惩罚米诺斯,他先是令那头公牛发疯,然后使之与米诺斯的妻子帕西法尔(pasipha?)媾合,并产下一个半牛半人的怪胎,被称作弥诺陶洛斯(minotaur)。

于是,米诺斯必须为弥诺陶洛斯专门修建一处居所,并不得不为它供奉祭品。因此,米诺斯雇来代达罗斯——一位技艺精湛的雅典工匠[25],在从埃及到雅典的中途,也就是克诺索斯修建了一所迷宫,使它与另一座位于米瑞斯湖(lakem?ris)附近的宫殿极为相似。当这项工程完成以后,米诺斯设计将代达罗斯困在迷宫当中,但被帕西法尔王后秘密解救出来。然后代达罗斯为自己和儿子伊卡洛斯(icarus)装上翅膀,两个人一起飞越过爱琴海,但是由于伊卡洛斯飞得离太阳太近,以至于绑缚在他身上的翅膀上面的蜡被熔化掉,于是他失身跌入伊卡洛斯海中——这也便是这片海的得名由来。幸好代达罗斯最终平安着落在意大利的库迈(公元前750~1025意大利那不勒斯以西的古城),他在那里为太阳神阿波罗竖起一座神殿,并将自己的翅翼供奉给他。[26]

另外,伊卡洛斯的命运同巴比伦神话中的伊塔那(etana)也十分相似;在《可兰经》的传说中,他是尼姆罗德(nimrod);而在印度古代梵语史诗《罗摩衍那》(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