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克里特岛迷宫 > 第7章 如果这些古代的先哲们

第7章 如果这些古代的先哲们

越来越大,所以被迫迁徙,并最终在那里定居。这部分内容在祆教圣典《火教经》(一部波斯人的圣书)中也有所记载,“在冬天到来之前,大地是一片葱葱郁郁的草地……河水流淌其间,冰雪纷纷融化。”在冰岛,也有一个类似的关于预言漫长的冬季将要来临的神话。根据《散文艾达》记载,这是一个由多个零散的传说拼凑在一起的神话,每人知道这些传说始于何时,来自何处,但这个神话应该早于在冰凌族和火(闪电)族恣意肆虐下导致世界毁灭的传说。书中这样写道,“在冬天将要降临的第一个地方,被称作菲姆布尔之冬,在整个冬季,寒冰刺骨,狂风怒号,天气暴虐,漫天的飞雪从世界的四角簌簌而落,阳光惨淡,大地死寂,天地间毫无生气。”[]

从《老艾达》中的著名诗篇《女预言者的预言》(voluspa)中,有着下面的描述——

在一个锋剑利斧大行其道的年代——再坚硬的盾牌也不堪一击,

在一个阴风怒号豕突狼奔的年代——也就是天地即将塌陷之时。

接着,在描绘完这样一个世界毁灭的时期之后,占卜家继续说道:

我看到又一个崛起时代的到来,

大地从海洋中冒出,绿色重新开始;

雨水由天而降,雄鹰在苍穹自由翱翔,

鸟儿重回陆地,从水中衔起鱼儿。[6]

第22节:冰川时代的远古欧洲(3)

凡此种种,各式各样关于全球大灾难的描述在新世界层出不穷。这其中的代表便包括巴西北部的阿拉瓦人(arawaks,南美洲的一支印第安人)关于洪水、风雹和黑暗的传说以及在墨西哥人中广为流传的关于早期的一些民族由于大洪水引起的持续的饥荒而灭绝的故事。

但是,整个世界范围内对那段历史记忆最为详尽,理论体系发展最为完善的还数印度、希腊和爱尔兰的神话。对于那段历史时期,在印度的雅利安文化中有着更多的描述,印度教将构成一个历史循环的周期分为四个地纪(yugas,意即地球上的时期)。这些学说在相当漫长的历史年代中经久不衰,对于现代地质学家们的研究也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四个地纪总共持续了12,000天年,等于人间的4,320,000年,每1000个包含着这样地纪的年代(mahayugas)叫作一劫(kalpa),每一劫被称作一个“梵天日”,造物主梵天(brahma)便是操持这一无尽过程的至高无上的精神力量——“世界之魂”。这些地纪年始于克里达纪(kritayuga,4800天年),被称为白色时代;然后人类开始了逐渐退化的过程,它们分别是特雷达纪(tretayuga,3600天年),为红色时代;达夫帕拉纪(dwáparayuga,2400天年),为黄色时代;最后是卡里纪(kaliyuga,1200天年),为黑色时代。巧合的是,这些地纪(yugas)分别近似于希腊神话中的金、银、铜、铁时代。。

赫西奥德(公元前8世纪,希腊诗人)在其著作《造物时代》(workanddays)中,提到希腊的历史始于黄金时代,其后分别是白银时代、青铜时代以及铁器时代,很显然,这应该只是不同地区对这四个时代的称谓差异而已,与印度教中包含的内容几乎毫无二致。

无论是在印度还是希腊,人们都会注意到,同经历了一个由完美的原始状态逐渐衰败退化的过程。在爱尔兰发现的此方面的理论体系,很可能是从高卢人那里引入的,但其灵魂轮回学说及烧死或杀死寡妇的习惯则是在此基础上的进一步发展。爱尔兰的第一个时代,也就是帕索伦人(partholon)统治这片土地的时期,后来整个种族由于一场瘟疫而神秘地灭绝了,这段历史被称作蛮荒时代;随后到来的是奈姆德(nemed)时代,这一时代以极尽残忍而著称;继而是菲尔伯格(firbolgs)时代,这一阶段邪恶力量肆意泛滥,压倒一切;再后爱尔兰迎来被善良神和英雄统治的丹努(danann)时代,他们享有“《艾琳》(爱尔兰史诗)中记载的人类学习的祖先”的美誉;最后一个便是今天的爱尔兰人(milesian)时代,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圣帕特里克(st.patrick,公元432年,圣帕特里克受教皇派遣前往爱尔兰劝说爱尔兰人皈依基督教,其后被爱尔兰人尊为圣父)来到爱尔兰并开始布道的。

新世界最古老的神话传说,可能要从埃及和巴比伦开始追溯。在那些地方,为了适应不同宗教在不同地区发展的需要,许多神被创造出来,并且像人间百姓与国王那样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很久。在印度,有四个世袭阶级分别与一个“地纪”相匹配:即婆罗门(印度四大阶级中的最高等级),起源于白色时代;刹帝利(四大阶级中第二等级,传统上为武士贵族),兴起于红色时代;吠舍(四大阶级中第三等级,即平民),盛于黄色时代;首陀罗(四种阶级中之最低等级,为德拉威人及更早的人种),强大于黑色时代。在希腊,人所共知的一个时代便是因纪念特洛伊的英雄们而起。在爱尔兰,菲尔伯格、丹南和爱尔兰时代都是因圣帕特里克(st.patrick)在那里发现的曾经存在的人种而命名。

印度传说中关于神话时代的版本之一与不死圣人玛肯得亚(markandeya)有关,他的生命贯穿所有“地纪”,甚至在大洪水时期也因受到童神纳拉亚纳(narayana)的庇护而毫发无损。在爱尔兰的神话中,所有关于历史的叙述都是出自图安?麦克卡莱尔(tuanmaccarell)之口——他是帕索伦人时代的惟一见证者,此后历经牡鹿、野猪、雄鹰及鲑鱼等多个不同化身,最后他的鲑鱼化身被卡莱尔王后所食,以借胎还魂的方式得以再生,从而终将这段神话保留下来。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例子,在冰岛的《布拉格达?马古斯传奇》(bragdamágus)中,闻名于世的马古斯就也是这样的一位圣人,他是通过蜕皮来不断获得新生。在查理曼大帝的传奇中,对他也有所描述。

第23节:冰川时代的远古欧洲(4)

如果这些古代的先哲们,果真如记载所言,为“流浪的犹太人”似的圣人,早在远古时代就对只有在今天才可能获取的科学数据了若指掌,那么,他们用言语记录下的那些“史海沉钩”,实际上将远比其构想出的任何内容都更加神秘,撩人心魄。并且,这些描述对今人同样不乏如诗如画的强力吸引。岂若如斯,这些如僧侣般虔敬的圣人们也就不必言诗铭志以追忆它们了:

难道所有的符咒,

不只有在对那段冰冷世界的沉思中才漫天飞舞?

对于它的丝丝缕缕,

我们了解得深入纹理;

在任何一本史志的冗长目录中,

它都会赫然在目。

在他们的哲学冥想中,哪怕是再凶神恶煞的魔怪,也会在他们的笔下煜煜生辉,活灵活现,构筑成一段段逼真如画卷般的传奇。不过,与古埃及和巴比伦的那些合成鬼怪不同,在欧亚大陆盛行的龙,在尼罗河谷的飞天狂蟒,以及在大洋中盘踞的巨蛇,这些神话讲述的是在地球三叠纪与侏罗纪时期盛极一时的巨型爬虫动物,活跃于第三纪的大型哺乳动物,以及在更新世时代与人类为伴的所有动物,比如皮毛蓬生、肢体肥大的猛犸(古生代的巨象),生性凶猛、皮坚毛厚的犀牛,躯体庞大的岩洞熊以及长着巨大锋利牙齿的老虎。古代神话中对于任何魔怪的描述,其细致和精确程度都远不及现代科学家们对那些灭绝动物种群的描述。同样,无论是埃及人发明莎草纸(papyri,一称蒲草纸,一种记录在纸草上的文献)的神话,还是巴比伦人发明砖块的传说,都不及印度人的棕榈叶书卷对于地球的四个伟大的地质期故事的宏大叙述与神奇魅力更加具有说服力。

《图安?麦克卡莱尔传奇》(tuanmaccarelllegend)的作者在这本书的起笔处,就从更新世时代之初讲起,众所周知,那可是前后跨越至少62万年的历史长河。但尽管如此,与第三纪的四个阶段中的任何一个(始新世、渐新世、中新世和上新世)相比,它还是要短暂得多。

根据猜测,图安是在上新世之后或者更新世早期在欧洲从巫术般的睡眠中醒来的。当时,他两眼盯着由各种奇特的参天大树组成的郁郁葱葱的森林中的景观,惊讶不已。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野生动物在森林中往来穿梭,其中有些长得很似大象的样子,它们中身躯最为庞大的就属长着长牙的乳齿象了;成群的河马在水中懒洋洋地喷着鼻息,在岸边的阳光下徜徉休憩;还有那貌如海牛似的身躯笨重的恐兽,长着向下弯曲的獠牙还有伸出的短鼻子;在宽阔而碧绿的草原上,成群的小马在尽情奔腾;而可怕的长着锋牙利齿的老虎则蜷伏在丛林中,伺机捕获它的猎物。

图安,这个已在半梦半醒中昏睡了千百年的不死之人,像传说中的犹太人一样在大地上四处游走,他继续讲到,“当我下一次醒来,我发现欧洲已经彻底地改变了。在它的中心平原上再也看不到郁郁葱葱的大森林;被冰封的裸露大地四处伸展,从德国北部一直到极地,所有的山谷与河流统统被结了冰的海洋所覆盖。惟有巍峨突兀的山峰从一望无际蜿蜒曲折的冰河中冲冠云霄,犹如从泛起白沫的大洋中凸起的孤岛一般。冰山肆意蔓延,漂过大西洋彼岸一直漫过西班牙海岸线。这便是第一次冰川期。”

“当我再次醒来,所有的冰雪正在消融,涓涓之流从业已融化的冰河中汩汩涌出。无数的河谷又开始洪水泛滥,河床附近植被繁茂,绿树成荫。在接下来的数年中,我看到森林从地中海沿岸不断向北扩展,波涛汹涌的大海开始渐渐退去,越退越远,陆地则重新从地面上升起,越扩越广,直到许多高耸的岛峰从广袤的平原中拔地而起,整个世界的大陆环环相连。在我再一次陷入昏昏睡眠之前,我有必要先细细描述一下此时欧洲大陆的样貌。地中海被分割成两个巨大的湖泊,而意大利就附着在从北非海岸突出的一个三角形平原上。直布罗陀海峡几近闭合,一个宽广的山谷将西班牙与摩洛哥紧紧相连。当热那亚海湾[意]渐渐消失,科西嘉岛[法]与撒丁岛[意]又形成一个隆起的岬角,而巴里亚瑞群岛(thebalearicisles[西])则是坐落在西班牙西部大陆指端的群山。曾经波澜壮阔的波罗的海已然变为一片皱缩的内陆湖泊,英吉利海峡和北海则彻底地消失。此时的英格兰群岛还都与欧洲大陆相连,其上的大块平原向西无限伸延,直抵大陆的尽头,而爱尔兰西海岸与苏格兰赫布里底群岛(hebrides)也一直朝西北方向伸展,越过设得兰群岛(shetlandisles,英国苏格兰东北部一郡),直抵挪威海岸。这样,在拉斯角(capewrath,一译愤怒角,英国西北角的一个海岬)的西北,形成了一座狭长的颈口处仅为100英里宽的“陆桥”,它将苏格兰岛与冰岛连接在一起,然后再次变窄,向北延伸,一直与格陵兰岛海岸接壤。在原来北海的位置上,易北河(elbe,流经中欧)与莱茵河(rhine,源出瑞士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贯穿西欧多国)几近干涸,并形成宽阔的河谷,它们向东10英里与阿伯丁郡(aberdeenshire,英国苏格兰原郡名)的河岸相连,自此莱茵河可以源源不断地引入苏格兰中部福斯湾(forth)与泰河(tay)的河水。汹涌的湍流穿越众多山谷,那里亦曾是水势漫溢的摩瑞湾(morayfirth),滚滚流水一直向东而去,流经奥克尼郡(orkney)与设得兰群岛,出易北河口西向20英里注入大海。塞纳河(seine,法国)横穿英吉利海峡,与塞文河(severn,为英国最长河流,全长338公里)相连,然后继续向西,在距大陆尽头100英里处,又与一条将爱尔兰与苏格兰隔离开的狭长河流相连,最后转向南行,抵达韦克斯福德(wexford)的坎索尔角(carnsorepoint)。”

第24节:冰川时代的远古欧洲(5)

“在欧非陆桥间出没着许多大型动物,这是我在更新世时代的第一段时期所发现的。由于气候温暖,甚至连原本一向在南方定居的犀牛也向北迁移,而凶猛的老虎也开始在英格兰平原的高地上四处游荡,此外,在那里我还看到各种个头巨大的动物,如树懒(产于南美洲的一种哺乳动物,行动迟缓)、河马、乳齿象、三趾马、海龟、扁角鹿(fallowdeer,也称黄占鹿,欧洲产的一种小鹿,公鹿双角扁平,故此得名),以及长着骨质甲衣的壮如公牛的雕齿兽[7](glyptodon,俗名大犰狳,更新世—全新世时代分布于南美洲的无齿目雕齿兽科动物),还有数不清的巨蟒和各种动作敏捷的猿猴。”

“长期以来,我一直在努力地寻找人类的踪迹,但是最后只是在内卡河(theriverneckar)畔的摩尔(mauer)发现了最原始的野人,那里地势宽阔低洼,靠近现在的海德堡(heidelberg)所处的位置。这些野人靠猎捕野马和麋鹿为生,他们的猎物甚至包括那些可怕的犀牛和穴居岩洞的狮子。他们把家安在高树上的枝杈间。他们的长相丑陋到骇人的地步:他们长着低低的明显后倾的额头,趴伏的鼻子,向前隆起的嘴巴,几乎没有下颌。[8]除了在第一段间冰期时代,我还从未见过这样的野人。”

“当我再次从世纪沉睡中醒来,我发现欧洲又变样了。地中海已将原来的意大利路桥一分为二,流经达达尼尔海峡汇入黑海;其间形成一道蓝色海峡将直布罗陀与摩洛哥隔开。不列颠群岛已完全从大陆孤立出来了,咆哮的潮水不断冲击着英吉利海峡,而在辽阔的北海海域,此时则正经受着另一场暴风雨浩劫,海面上到处都被星罗棋布的冰山覆盖着。并且,在随后的每一个冬天,冰冷的大洋都会继续向欧洲内陆不断扩张,将森林中的高大树干埋入深沙,将富饶的河谷彻底吞噬,只留下怪石嶙峋的戈壁滩,而昔日的这里可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致:遍地绽放着绚烂的野花,成群的鸟儿四处欢歌筑巢。最后,不断向前的滔天巨浪将这座陆岛的周围冲刷出一圈比原来足足高出40英尺的海岸线。但是迟早,这块大陆会重新浮出水面,肆虐的海水也将再次退去,所有的一切恢复如初。”

“后来,苏格兰境内诸多高山的雪线越降越低,冰川期再一次到来了。再后来,整个北海海面到处都覆盖着大面积的冰块,波罗的海即使在夏季的几个月里也始终处于冰封状态。最后,这些冰山在漂移到多格海滩(doggerbank,为北海中一个孤立的沙洲,距英格兰东北海岸大约60英里,约在公元前6100年被一场大洪水冲入海底)后搁浅,在随后的初夏到来时,它们沿着英吉利海峡顺流而下,并在英格兰浓浓的雾霭笼罩下,汇入比斯开湾(thebayofbiscay,位于伊比利亚半岛和法国布列塔尼半岛之间),散布在菲尼斯特雷角(capefinisterre)周围。”

“当我再度陷入睡梦之时,这片苍茫的冰雪大地进一步扩大,它们淹没了荷兰、比利时,漫及到易北河流域,几乎推进到波希米亚(bohemia,以前为一中欧国家,现为捷克一部分)平原,那里属副极地气候,也就是今天的西伯利亚北部地区比较常见的苔原气候。苏格兰、爱尔兰和威尔士到处都是一片冰天雪地,英格兰当然也不能幸免,在东抵埃塞克斯(essex)、西至格罗斯特(gloucester)以北的广袤大地上,除了这一地区的中心地带和约克郡东区(eastridingofyorkshire)由于冰山碰撞留下残存的几块空地,其余地方全都覆盖着皑皑冰雪。这便是第二纪冰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