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章 那你和我一起去逛逛吧!我一个人去多没意思

第1章 那你和我一起去逛逛吧!我一个人去多没意思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雏菊吻》作者:叁月渔

文案一

池让长得极为好看,这是周围人所公认的。

但她认为最美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老街深处那家纹身店的老板。

初见时,他披着长发,黑色口罩掩去大半面容,只露出一双精致上扬的双眼,冷淡而又随性的看着她。

只一眼,就让池让惊叹,原来世上真的会有惊心动魄的美存在。

再见,是陪朋友去纹身。

口罩下的面容无比精致,线条流畅而又神情淡然。

只是……

美人露出的手腕好像粗了些啊……

后来,池让知道了老板的名字叫余清和。

后来,池让又知道了老板喜欢穿裙子。

后来,池让还知道了老板看着高冷其实很暴躁。

再后来,池让才发现,原来她不是她。

而是他。

余清和将她压在墙角,呼吸喷洒间,涂着黑色甲油的手紧紧握着那双纤细的手腕。

他低头时,另一只手正拿着口红在她唇上细细描绘。

“不是要和姐姐学化妆么?”

同色的唇瓣轻柔落下,毫不犹豫在她白皙的脸颊留下痕迹。

呢喃间,他清冷的声音沾着丝哑。

“剩下的,自己来检查,好么,乖小孩?”

余清和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甘愿臣服一个人。

她像是雏菊,清淡而又热烈的闯入他的世界。

自此,花香四溢。

文案二

池让曾经幻想过自己会和怎样的人恋爱。

但却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和一个热烈清雅如蓝玫瑰的大美人谈恋爱。

本书又为《看撩人不自知大学生如何拿捏高冷大美人》《高冷“御姐”和大学生不得不说的故事》《清淡雏菊和玫瑰的饲养法则》《关于我弯了又直这件事》

*高冷女装纹身师X看似纯情实则拿捏社恐大学生

*男主无心理疾病,只是喜欢女装

*女主撩人不自知

*男主性格假高冷真暴躁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让,余清和┃配角:很多很多人┃其它:文案写于2022.3.19

一句话简介:男朋友比我美该怎么办?

立意:美与爱意不分性别

第1章蓝玫瑰

明明已经来到了秋天的开始,九月的天气却依旧炎热。

烈日毫不留情的挂在天上放着自己的光,即使有无数厚重的云层遮挡,却也阻止不了它始终向下的刺眼线条。

池让伸手挡了挡头顶的太阳,抬头愣了愣,接着抖了抖短袖宽大的衣领,让风带进些凉意后才继续搬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她的行李箱并不大,出于种种先见之明,她的东西基本已经寄来了学校,但即便如此,在这种天气下赶路还是让她有些难以忍受。

尤其是开学第一天这种事情很多的日子。

高考结束后的三个月暑假,池让出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她侧头看了眼A大的牌子,在此刻却突然有些后悔那三个月宅在家的日子。

“同学,需要我帮忙么?”

池让有些神游的思绪被拉回来,她转头看了眼面前穿着红马甲的人胸口贴着A大的校徽,明白眼前的人估计就是来帮忙的学长。

她弯了弯眸子,露出一个标准的客套笑容,将行李箱递了过去:“辛苦学长了。”

“没事,应该的,同学你先进去吧,行李我会帮你送到楼下的,到时候记得来找我哦。”学长笑了笑,顺带转身将行李放到一边用来放新生行李的红棚子底下。

“好,辛苦了。”

池让又微笑了下,这才转身走进学校大门。

没了行李的她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从包里拿出需要的证件后,这才摸索着寻找报到点。

她来的这所A大的校区是独立出来的,并不和其他校区合并,但占地面积却不小,索性里面的路并不弯弯绕绕,这才让有些路痴的池让松了口气。

等将所有东西全部搞完,又办了些学校必要的卡后,池让感觉自己的精神已经随着跑过的点逐渐死去,只剩一口气吊着了。

最终总算能到宿舍休息时,池让在楼底一眼就看到了和她招手的那个学长,她礼貌性的笑了笑,走过去接过行李正想走,却突然又被人家给喊住。

“学妹,我们加个联系方式吧,以后在学校里要是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来问我。”学长指了指手机,上面是已经打开的二维码。

“哟,程成你可以啊,这就开始撩小学妹了?”

“去去去,我帮一下忙不行啊。学妹你别听他瞎讲啊,我是真的只是想帮个忙。”程成转身踢了下身边开玩笑的人,再转身看去,却发现面前的池让已经拖着行李箱已经走进了宿舍大楼。

他看着池让的背影,身侧好友突然传来一声嗤笑,让他顿时化悲伤为愤怒,转身又给身边的人来了无情一脚:“我让你笑笑笑!”

躲进宿舍大楼,周遭的温度顿时凉了不少,池让等着电梯下来的时候看了眼学长那边,确认没追上来才让她松了口气。

他的意思池让还是能猜出来大概的。

电梯下来,池让跟着大部队挤进了电梯,她看着电梯里倒映出来的她,不自然的抿了抿唇。

映出来的人面容小巧,五官精致却又不显张扬,顺着抿嘴的动作,倒是莫名多了些无辜的样子。

但她真的不想加陌生人。

由于她恬静的模样,池让从小到大的人缘都很不错,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不少次,不过她从来没同意过。

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是个隐性社恐。

所谓隐性社恐,就是陌生人面前唯唯诺诺,熟人面前重拳出击。

电梯到了五楼,池让拖着行李走出电梯,她看着自己寝室的编号,一边抬头找着。

她的宿舍在510,离电梯不算远,推门进去的那一刻,她才看到寝室里面已经有人了。

池让拉着行李走进去,寝室里只有一个女生,看样子已经铺好了床铺,现在正坐在桌子前玩手机。

听见池让来,她抬头冲她笑的同时站起了身:“你好啊,来的很早啊。”

“你好。”池让看着走进的人,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冲着那个女孩子伸出了手:“许青青,我是池让。”

由于提前知道自己的寝室,开学前她们就已经拉好了一个宿舍群,池让的话并不多,而面前的许青青,就是群里最经常说话的那个。

听见她喊出名字,许青青明显很意外,同时又对她感到了一丝好感:“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你好你好,你先休息一下吧。”

“好。”

池让是二号床,这个寝室的构造都是上床下桌,而她正好靠近阳台边。

屋子里提前开好了空调,让她感到了极度舒适,她坐着从外面的热浪里缓过神来,这才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

在她收拾的过程中,寝室剩下的两个人也陆续到了。

一个叫程籽,是个留着短发的姑娘,小小的一个,看着很安静的样子,另一个叫徐顾茗,是个留长发的姑娘,带着个黑框眼镜,看着柔柔的,人却很活泼。

而最开始到的许青青,留着个利落的短发,身高估计一米七的样子,性格不用多说,是典型的自来熟性格。

因为有许青青在的缘故,寝室的氛围肉眼可见的熟络,等到一起把快递站的快递拖回寝室,再全部布置好,池让是彻底累了。

她换上了拖鞋,安静的听着其他三个姑娘的聊天,只是偶尔插句话。

“听说A大周围风景挺不错的,明天刚好空出来一天,怎么样,你们想去看看么?”许青青放下手机,问的有些兴冲冲的。

徐顾茗摆摆手道:“明天啊,明天我想看看学校诶,你们怎么想的?”

程籽说话声音轻轻的,她想了想,最终选择和徐顾茗一起绕着学校看看,这样一来,唯一没计划的就变成了一边玩手机的池让。

“让让,你明天有打算吗?”许青青问。

“啊?”池让从手机上移开视线,和许青青对视了几秒后摇了摇头:“没,我还没想好要干什么。”

“那你和我一起去逛逛吧!我一个人去多没意思。”许青青提高了音量道。

……老实说,池让最开始是想明天再寝室躺一天的。

她的运动细胞并不好,每次体育都只是保持在及格边线,今天的运动实在是让她有些超负荷了。

但许青青的眼神又带着她无法拒绝的炽热。

“好,那明天我陪你。”池让短暂的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给新室友留一个好印象。

“好耶!”

新寝室的一切都带着新意,即使今天只是报道布置寝室,池让洗完澡上床的时候也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

作为当代大学生,池让其实一般都会在床上玩手机到深夜,但由于今天实在是太累,还没冲浪多久,她就被浪给拍睡着了。

得力于昨晚的早睡,池让第二天醒的格外早。

早上九点,是她暑假想也不敢想的时间。

她下床的时候许青青也正好起床,迷迷糊糊的脑子想起昨天说的事情,立刻拍了拍脸试图清醒一点。

等洗漱穿戴好,时间也才十点多。

池让看着手机打了个哈欠,看着许青青兴奋的样子,弯了弯唇角:“青青你想好去哪里了吗?”

“还没呢,你有想法么?”

“没,这边我不太熟。”

“你是青城本地人?”

“嗯,不过家离这里有些远,这里我也没来过。”池让解释道:“不过知道还是知道一点点的。”

“这样,正巧都不熟,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怎么样?”许青青摸着下巴点头,提议道。

“嗯。”走一步算一步,不错。

这个想法显然很符合池让的性格。

大学总是坐落于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但青城是个繁华的地方,导致这边大学周围也算不上人烟稀少。

两个人从学校周围开始逛,一路上许青青的话都没落下过,倒也省了池让怕尴尬的问题。

这里走走那里逛逛,青城的构造大多都带着些古意,即使是现代化的商场,周遭也肯定会有些木雕建筑,更别说其他一些小地方。

池让逛街喜欢走些犄角旮旯的地方,索性许青青也不在乎逛哪里,两个人一来二去的,竟然就走进了条小胡同里。

胡同里都是些老店,周遭都是些有年头的古色古香的建筑,池让偏爱一些这样的建筑,或许是因为美术生的基因动了,一路上也拍了不少照片。

走到胡同最里面,是一家看不出是什么的店铺。

店铺不大,最上面的牌匾都只写着两个字——清和。

门口的门被关的很好,从上面撒下来的门帘随着风动了动,发出轻微的声音。

池让站在门口愣了愣神,才看到一边的窗帘露着个缝。

视线不受控制的放到窗口,池让才发现屋子里原来是有人的。

池让看不清全部面貌,能看到的只有站在窗口那人露出的侧脸,以及穿着的一身黑色长裙。

她略低着头,身板高挑挺正,长发在脑后松松抓着,却仍有几捋从里面逃出来,慵懒的挂在耳侧,下半张脸带着口罩,看着正在认真做些什么。

而最让她诧异的,是那双眼睛。

略微上挑的双眼低垂着,长睫的遮挡明明让她看不清其中神色,却让她难以挪动步伐。

那人的站姿并不是很正经,甚至算的上随意,举手投足间却尽是慵懒与雅意。

或许是池让的注视过于明显,那双低垂着的眸子,突然抬了起来。

对视,在此刻发生。

好美。

这是池让当时唯一的想法。

也让她下意识忽视了那双眸子里带着的锐利与凉意。

作者有话说:

开新书啦!!

这里是看书指南!

男主很美,是个纹身师,喜欢女装,但无心理疾病只是喜欢而已,性取向女www

女主也很美,看着纯情大学生,实际的话……谁知道捏www

总体是个甜饼,轻松治愈向~~

第2章雏菊

A大是全国八大美院之一,作为今年新生的池让,自然也是一个美术生。

她学的专业是油画,但哪怕画过这么多年的人像,不管是考试用还是她想画的,这样能让她看呆的人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池让曾经听一个认识的画家说过,每个画画的人,能够遇到属于自己的缪斯都是极为珍贵的。

她不知道眼前的是不是她的缪斯,但她知道她现在想把她给画下来。

“让让?池让?你在看什么?”许青青在她面前挥了挥手。

“没什么,青青,我想进去一趟可以么?”她回头道。

“这家店?”许青青指了指面前的小店,想了想:“可以啊,我陪你去。”

池让感谢的冲许青青笑了笑,再回头时,那人已经低头,继续仔细的坐着手里的事情。

她露出的皮肤并不多,在阳光底下却白到几近透明。

两个人走进门口,在池让迈进店里第一步时,门口的风铃顺着门打开的姿势,“叮铃铃——”地响起,打破了屋里的一片宁静。

紧接着鼻尖传来一阵熏香,闻着像是某种木香,醇厚淡雅,很符合那位店主的模样。

“不好意思打扰了。”池让没有过多的观察周围,一进门就直奔店主,又怕她正在忙,只好站在远处静静等着。

许青青看了看屋子里的摆设,周围都是些古风摆设,倒是在面前那个小隔间里,她能够眼尖看到一些熟悉的东西。

她拍了拍池让,小声到她耳边:“让让,这里可是家纹身店,难道你是要纹身么?”

“纹身店?这里?”池让眨眨眼,看着有些呆的样子:“纹身,还是算了吧,听着很疼的样子。”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感受一下氛围啊?”

“当然不是,就是……”池让瞥了眼正在忙的店主,脑瓜子转了几圈才结结巴巴的说出了个理由来:“就是,我有个朋友一直想去来着,既然遇到了那我就替她来看看嘛。”

她总不可能说是因为自己贪图别人美色一下子激动才进来的吧。

那肯定会被当成变态的,百分百肯定会。

许青青听闻,了然的点头,好在后面也别再问,只是静悄悄的和她待在一块,等着店主忙完。

两个人在这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个人出来,池让开始怀疑自己先前的声音是不是没被人家听见。

屋子里有个小隔间,也就是那个窗户所在的位子,隔间的门没关,她就时不时的看一眼里面。

这样看,美人真高啊。

池让看着里面高挑的人影,默默想了想自己的身高。

又等了十来分钟,池让看许青青有些坐不住的样子,也不好意思让她在等着自己,干脆让她先出去,等这边事情好了再去找她。

许青青答应的也快,看着她出去的背影,池让倒是呼了口气出来。

对于她接下来要做的事,还是人少点的好。

“今天已经收工了,还有事么?”

一道带着些哑意的声音就这么从身后传来,语气冷冷的,让池让整个人都莫名一僵。

她来不及细想那道声音,就紧张兮兮的转过了身,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眼前的大美人微微歪着脑袋,修长的手指勾着正欲摘下的黑色手套,露出的眉间微微皱起,眼里却是平静至极。

她穿着简单的黑色宽松长裙,露着脖间白皙清楚的锁骨,却让池让有一瞬间的愣神。

分明只是一双眼睛,却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好看。

蓝玫瑰,这是她第一个能够想到的。

清冷而又惊艳,冷淡而又随性。

“小丫头,回回神。”余清和将手套摘下放在一边,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呆呆的女孩,长得和未成年一样:“爸爸妈妈允许你来这里?”

“……我成年了的。”池让这才回过神,听见店主的调笑,不好意思的红了耳尖:“姐姐,你能让我拍张照片么?”

她本来想说画画,但想到时间问题,加上什么东西都没带,只好改口。

“……你叫我什么?”余清和挑了下眉,随后压柔了声音,“姐姐?”

他的声音本就不算粗狂,在刻意压低声音之后到也有几分像女孩子。

“我叫错了么?”池让以为是自己喊的让人家不高兴了,有些心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