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0章 这一周过的和过去基本没有区别

第10章 这一周过的和过去基本没有区别

轻轻的,又给她带来阵阵酥麻。

“你想留在我身边,嗯?”

池让看着他,躲也不躲的点了点头。

余清和心里又滋生出阵开心来,先前的怒气一扫而空,他直起身子,松手前还趁机捏了捏池让柔软的手指。

“乖孩子。”他说。

“那陈染的事……”

“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是她先骗你在前,也是她在利用你,让让,善良不会是错误。”前面的话语气依旧强硬,后半句却猛地柔软不少。

池让听到这番话明显愣了愣,她又呆呆的盯着他,随后在余清和的目光里再次露出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她吸了吸鼻子,端起果汁猛喝了一口,难以言喻的感动弥漫开来。

姐姐,她真的是个好人。

第一次被全盘肯定,感动之余便是忍不住的雀跃。

吃完东西,余清和立刻带着池让去了趟医院,确定只是轻度扭伤后总算松了口气。

配完药,他又带着她回了“清和”,把小丫头按在位子上上完药,这才彻底安心。

折腾了一天,等事情全部解决完后再看窗外,夕阳已经开始出现。

池让盯着橙色的外面缓缓眨了眨眼,又回头看着余清和。

一双眸子里看着有些可怜兮兮的:“姐姐,我好像要走了。”

“要走了这么委屈?舍不得我?”他故意问。

原以为能看到手足无措的池让,却没想到眼前的小丫头立刻点了点头,再看向他时就带了点委屈。

想捉弄她的心情顿时安分下来,余清和凑过去又和以往一样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放缓些:“明天带你出去玩,好么?”

他看着她,眼里满是不自知的宠溺。

池让伸手拉住了余清和正要缩回去的手,轻轻的按在了自己脸上。

她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脸上看着更委屈了。

“但是我明天要赶作业了,没时间的。”

“大学还有周末作业?”余清和不解。

“专业作业,美术生的作业姐姐你不懂呜呜呜呜。”一想起一大堆还没画的作业,池让又是一阵哀嚎。

池让学的虽然是纯艺,但不代表她就没有作业,她的专业课老师有硬性要求,每周都得交一张上去。

再加上她这个人性子慢,本身画的就不快,一张画下来大半天的时间就得消失。

想到这,她瘪了瘪嘴。

余清和则是要被这个表情的池让给逗笑了。

她的脸不大,脸上却还是肉乎乎的,捏上去软绵的不得了,加上那个委屈的神情,怎么看怎么可爱。

他作势捏了捏她的脸,“那就在待一会儿,等等我送你回去,不会耽误时间。”

一听这话,池让顿时就像是满血复活,就像垂着的耳朵立刻立刻起来一样。

差一点,余清和又要被她给逗笑了。

两个人在店里就这么坐着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等到后来实在是快来不及了,余清和才起身开车送池让回学校。

送走了池让,他重新坐进车子,却没有立刻离开。

看着池让离开的背影,他沉下眸子顿了顿,给许风发了个消息后才驱车离开。

——你平时怎么追女孩的。

收到消息时,许风还绷着一张脸在教训陈染。

他家里比较复杂,陈染和他算是同父异母,也因为这件事,许风自小和家里关系就不咋好,这个妹妹每年也就见个几次。

本来就不太熟的关系加上陈染刁蛮的性格,让他更是不想接近她。

但毕竟父母的身份还摆着,许风也不好彻底撒手不管,干脆就负责下了陈染的衣食住行。

许风虽然在余清和面前看着吊儿郎当,但在大部分人面前看着还是有脾气的,也因此,陈染从心里还是有些怵他的。

而余清和这条消息一发,许风差点直接破功,好半天功夫才缓过劲儿来。

等把陈染支走了,他才瘫在沙发上,满脸八卦的给余清和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立刻巴巴的说了一大堆。

“我草!老实交代,是不是那个小姑娘!余清和你可以啊,铁树终于开花了?”

手机被他放在茶几上,余清和半躺在沙发上,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他没说话,许风也自讨没趣,瘪瘪嘴,转而正了正神色问。

“先不说怎么让人家喜欢你,你先告诉我,人家是不是还不知道你是个标准意义上的男性?就是那种生理心理都是的?”

余清和颤了颤长睫,他抬眸,将手机拿过,快要挂断电话时却又犹豫得停在了通话键上。

许风所说的,也正是他正在担心的。

他能够感觉到池让对他的亲近与依赖,但一切都建立在“姐姐”这个身份上。

如果脱离了这个身份,他不敢保证池让是否还会对他如故。

原先不告诉池让身份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懒,从他开始喜欢穿女装,就有无数人问他性别问题,久而久之也就干脆懒的解释。

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因为池让逗起来实在是有些可爱。

他长的精致,一定程度上模糊了性别是一回事,但男性身材的特征并不会改变,大部分人会因为这些问题而犹豫。

而池让,是第一个凑上来就喊他姐姐的。

怪新奇的。

但这些的出发点都是他对她没有其他感情的前提之下。

余清和做事总是说一不二,雷厉风行,想到什么就会去做,可这次面对的是池让。

她的信任和依赖,让他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纠结,烦躁,无数情绪的堆积让他的眉头越皱越深。

许风也不是第一次认识他,猜猜就知道他现在情绪不怎么样。

为了防止自己再次被冷暴力,他没在继续说,清了清嗓子真心提建议:“你要是真喜欢人家,那你找个机会和她说清楚呗,你条件又不差,怂啥。”

“她会难过。”余清和说。

“我看那个小姑娘脾气挺好的,你好好解释解释,到人家面前诚恳道歉还不行?而且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喜欢穿个女装咋了。”许风不在意说道。

余清和没有在说话,沉默了下后说了句“挂了”随后就按断了电话。

周遭空气再次安静下来,他没在管对面如何,起身拿起衣服,又走进了一边的拳击房内。

……

由于脚上突然带了伤,池让立刻成为了510寝室的团宠。

吃的有人喂,喝的有人递,看着再一次递到面前的零食,她突然滋生出一种自己是被室友当成宠物再养的感觉。

哭笑不得的吃下零食,池让摆摆手表示拒绝。

投喂成功的程籽看着池让咀嚼的脸,心满意足的笑笑,“让让多吃点,你看你瘦的,在家肯定没好好吃饭。”

“明明我来这里都胖不少了,再吃真要变小猪了。”池让捏了捏肚子上的肉。

“所以今天是发生什么了吗,怎么还摔成这样了。”许青青转过椅子问。

池让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打着哈哈含糊过了陈染的事,只说自己是不小心崴了脚。

陈染的事情她并不想太大张旗鼓,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就没必要再去说。

说开了对谁都不大好。

三个室友听到这也没多怀疑,又上去摸了摸她的脑袋,抱着她晃了晃去一阵才算满意。

徐顾茗坐回自己位子上,看到还停留在朋友圈的手机界面,突然就冒出来个想法。

她举着手机放到三个人面前晃晃,兴致勃勃:“大家,想不想去酒吧玩玩啊?我看学校附近刚好有家新开的。”

“酒吧?会不会很乱啊。”程籽有些担忧。

“别担心,我听我朋友说这家酒吧挺好的,老板年轻还好看,而且去的人大多数都是我们学校的,不会出大问题。”徐顾茗安慰道。

池让摸了摸下巴:“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啊,我下周六没空,其他应该都还好。”

先前给余清和画的画现在已经到了收尾的地步,到下周六估计就能够完成。

她想把画交给她。

想起余清和,池让的嘴角就不自觉的翘了翘。

许青青凑上前看了看徐顾茗的手机,突然拍了下手:“这家酒吧我知道,程成,就是我一个朋友,他之前问过我,要是想去的话可以喊他一起去,他有优惠券。”

“程成?”池让听到熟悉的名字,皱了下眉。

“嗯,你们想去吗,要是想的话我现在就联系他。”许青青晃了晃手机。

剩下两个人不知道池让和程成之间的事情,听闻都有些兴奋,一来二去就只剩下了她还没做决定。

池让看着三个人这副样子,抿了抿嘴,最终还是点了头。

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作者有话说:

昨天因为身体原因抱歉呀哈哈哈

另外的话,更新会根据榜单来滴~如果没通知断更的话代表榜单字数要求到啦哈哈哈

如果会断更两天以上的话我会在评论区说啊滴www

第17章蓝玫瑰

忙忙碌碌又算是过了一周,最开始几天池让还会担心陈染会不趁机找她,但一周过去了,学校里风平浪静一点水花也没有,她也算彻底放下了心。

这一周过的和过去基本没有区别,除了余清和。

余清和一周没有找过她。

池让坐在床上,看着手机里上次的聊天记录还是一周前,不由得有些慌了起来。

在输入框里删删改改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

她怕他在忙,怕打扰到他。

也怕他现在会讨厌自己。

瞪着眼睛盯着床帘好一会儿,想起那张刚才才完工的画,又拿起手机,犹豫了半天才发出去条消息。

——姐姐,我明天去你店里可以吗,给你带个惊喜~

——【猫猫表情包】

等待的过程总是充满了痛苦,池让手上刷着手机,心思却早就飘得老远。

等了十几分钟后,对方总算是回了消息。

——好。

——到了直接进来就好。

短短两句话却让池让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维持了一周的担忧总算是散了不少。

她没再多说,只是回了个表示答应的猫猫表情包,接着就放下了手机。

最愁的事情解决了,池让这一觉也直接睡到了大天明,第二天起床不用看时间,一股让她害怕的迟到感就油然而生。

抓紧时间下床收拾好,立刻就带着画跑出了寝室。

她的脚还没有彻底好利索,跑起来时脚踝还会带着些疼痛,无奈,只好放慢了些步子。

以往来找余清和的时间几乎都在中午十二点,这次来时却直接到了下午两点。

看着大门紧闭的清和,池让敲了敲脑子,骂了自己一句后赶紧上前敲了敲门。

敲完门又想起余清和和她说的,握着门把手,开门走了进去。

一周未踏足这里,再来时心跳却跳的及其快。

莫名有点像小时候离家出走的鸡崽子,整个人都怯生生的。

“来了?”余清和撑着脑袋看着面前有些鬼鬼祟祟的小人。

一出声,就让池让吓了个错不及防。

她浑身一抖,整个人绷直了下身子,察觉是余清和后才拍了拍胸口。

“嗯,来了。”安抚完自己还不忘打招呼。

余清和翘着个二郎腿,看着池让懵懵的样子心里不由得一软。

起身,下意识想去拉她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搭上去。

想收回手,柔软的的触感就这么拉住了自己。

池让看着递到跟前的手,没有多想就搭了上去,看他不动,脑袋歪了歪,疑惑的看着他:“姐姐?”

“没事。”

低下头去,他从喉间说出两字。

池让的手比他的要小一圈,摸着软软的,就和她的人一样。

没在多想,手中力道缓缓加大,等到将稳稳的将她的手圈住,余清和才带着她坐到了熟悉的位子。

离开前,大拇指忍不住的在她手背上摩挲两下,带出两分留恋来。

把包放下,池让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立刻把画从包里拿出来,递到了她跟前。

“姐姐,你看这个。”

眼睛亮闪闪的,一副献宝的样子。

余清和接过画,认认真真看了两眼。

画上的他仍然是一个背影,带着口罩,眼中却满是凉意。

这是池让第一天看到的余清和。

池让期间陆陆续续给他画过不少画,却大多是速写,看着好看但并不算精细。

手上这张确实细到了极致。

她的画风处于漫画与写实之间,颜色算不上大胆却又足够协调,看着到有种格外的美。

说不好看肯定是假的。

余清和小心的放好画,看着池让一副求夸奖的样子,心间一动,再次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手心的脑袋立刻回应了他,像是小猫似的,几乎是下意识的主动回蹭了蹭。

她还在喊自己姐姐。

原先沉迷在亲近当中的余清和像是突然醒来,他猛地收回手,声音比先前低了不少:“很好看。”

脑袋上的手离开让池让愣了下,得到夸奖后却又立刻忘记了刚才的事情,抬头笑眯眯的:“是吧!我画画真的很厉害的。”

“嗯,很厉害。”

“……”池让一时间没说话。

等余清和察觉到不对,再抬头,就看着对面的小姑娘皱着眉,一副担心的不得了的样子。

接着就看池让站起了身,拖着还不太方便的手走到他跟前,撩开他额前的散发,随后低头,贴了过去。

额头相抵,不仅是体温的贴近,更是气息的交融。

“姐姐,你今天怎么了么?身体不舒服么?还是心情不好啊。”

今天的余清和很不对劲,池让能感觉到。

浑身都处于一种烦躁的气息内,看着恹恹的。

池让只是短暂的贴了几秒,却让余清和第一次脑子宕机。

面前的人还带着少女的青涩,小巧的脸上满是对自己的担心,周遭的气息却在不知觉中和他的悄然混在一起。

她今天穿了裙子,动作间,他还能看到那一小截露出的脚踝,在光下面白的几乎要发光。

余清和张了张嘴,再开口,嗓子却哑了几分。

“没事,只是昨天没睡好,别担心。”

“要有事情我可以帮忙的,一定记得来和我说。”

“好。”

“嗯,姐姐你也乖。”

池让探过身去摸了摸他的脑袋,看了眼时间,接着又起身,拿起了包。

“准备走了?”

“嗯,今天晚上和室友有约了,所以待不了太久。”

原先和程成说好的时间是周日,但考虑到周日还要画作业,就把时间改到了周六晚上。

想着今天最主要的事情结束把画交给余清和,纠结了下,也就答应了。

毕竟这还是第一次事实上的510团建,她不去实在不好意思。

池让背着包,看着余清和难得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又心痒痒的凑上去摸了摸他的发,顺滑的发丝从指缝中滑落,她才转身。

挥了挥手,在走出门前,她突然想到什么的,转身看向余清和,笑的弯了眸子。

“姐姐,下次教我化妆好么?”她说。

屋外吹过一阵微风,撩动了她背后的发。

余清和眯了眯眼,突然笑了起来。

笑意不浓,却像极了狐狸。

“好。”

作者有话说:

嘿嘿嘿,文案内容要来啦

今天只有两千字哇

但明天有三合一大肥章哈哈哈哈

但估计时间会比较晚嘿嘿嘿~

第18章雏菊

送走池让后,余清和就驱车回了家。

洗完澡,端详着茶几上池让的画,几分钟后他突然起身,开始在家里翻箱倒柜起来。

余清和平时购物欲不高,人又受不了杂乱,家里东西本来就少,找了一通后也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再次坐到沙发上,他双手抱胸,侧眼一撇就看到墙上许风送来的挂画。

许风和他不一样,家里全是各国艺术家的画,用他的话来说,碰坏一个都像是在他的灵魂上刻了一刀。

顿了顿,他转头打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对面就是一阵熟悉的嘈杂。

余清和皱了下眉,“你家里还有画框么?”

“哟,怎么,买画了?”许风不答反问。

余清和怕麻烦,原先就想这么点头答应,看到画时却又想起池让,说出的话里也带上了软意:“池让送的。”

“我曹,人家还给你画画呢?”

“……”

“别不说话啊,我和你之间难道只能有这种单纯的物质交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