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1章 他沉默的低着头

第11章 他沉默的低着头

“挂了。”

“诶诶诶,等等,你让我想想还不行?”

许风扫兴的喝了杯酒,开始认真思索家里是否还有剩下的画框。

抬头间,却突然撇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余清和,你那个小姑娘今天穿了什么衣服来着。”他问。

“关你屁事。”

许风不相信的又看了看,接着瞪大了眼睛,放下酒杯转身一副发现了大秘密的表情。

“给你十分钟,来酒吧,在晚点,你的小姑娘就要和别人跑了。”

“什么意思。”余清和声音顿时冷下去。

“你别问我啊,总之快过来,这里我给你先拖着。”许风正要挂断电话,在挂电话最后一刻,他还不忘嘱咐:“记得穿好看点啊!别说哥们没提醒你。”

池让此刻正端着杯子,坐在沙发上有些局促。

她室友不知道去了哪里,此刻整个沙发上她唯一认识的人竟然只剩下了程成。

“学妹,要是不喜欢酒喝点这个吧。”

他递过瓶还未开封的矿泉水。

池让今日穿着条蓝色长裙,上面只露着点精致的锁骨,她就这么坐着,腰板挺直,却和这里处处都算不上融洽。

酒吧的灯光昏暗而又绚丽无比,偶尔照亮她脸上的一点不自在,周围都在寻欢作乐,却只有她一言不发。

程成心里莫名心疼,他凑近了些,试图给她些安全感。

“学妹,要实在不喜欢这里,我带你先走吧。”

“没关系,谢谢你的水。”池让接过水,在他靠近时却又下意识退了退:“我等我室友就好,学长你自己玩的开心就可以,不用在这里陪我。”

“……没事,我刚好也有点累。”程成看着她坐远的动作,默了默,没再靠近。

两个人说熟也不熟,即使周围如此吵闹,尴尬的气氛却还是止不住的弥漫。

池让没有喝那瓶水,只是继续低着头,看着手机。

程成张了张嘴,又有些不服气的开口,似乎不找到话题就不会罢休。

“上次的事,对不起啊,我听许青青讲了。”

“她和你说什么了么?”池让一听,心里顿时一紧,生怕他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

程成以为是自己的话题让她起了兴趣,清了清嗓子,讲的更加卖力:“没什么,但说到底这件事还是我的不对,学妹我们要不加个联系方式,下次我请你喝奶茶。”

“没关系,其实我也没做什么,真的没关系的学长。”听到这里池让才放下心,松了口气,抬头客气笑笑。

她并不想和程成继续深入交流下去,她和他不会是一路人,这是她清楚的。

“那,当朋友加下联系方式也不行么?我们好歹也算朋友了吧。”他还是不死心。

说到这个份上池让再拒绝也不好意思,程成的人确实还不错,只是加个联想方式,也不会出大问题。

想到这里,她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

“我扫你么?”

“都可以都可以,稍微等等啊!”一听,程成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赶紧拿出了手机。

他心底对池让多少还是喜欢的,只是先前碍于许青青和那件事情,他也不好意思再提。

现在独处的机会都给他营造出来了,在试试看,说不定人家对自己还能有点好感呢。

有了好感,那后面的事情不就自然而然了吗。

程成越想越开心,二维码刚拿出来,一只手就突然伸过来把他的手机一巴掌拍了回去。

他皱起眉,一股火从心里冒起,扭头看到来人时却又立刻消了气。

“许哥?你今天在店里啊。”

“不行?”许风反问。

“不不不,当然可以,来,许哥你坐着。”他动了动身子,给许风腾出块地方。

许风没管他挪出来的那个位子,咳了咳嗓子,接着自然的坐在了他和池让之间。

装作没看到程成诧异的样子,他转头举了举杯子。

“池让是吧,好久不见。”

“你是?”

看着面前莫名其妙出现还给自己举杯的男人,池让警惕的退远了些。

酒吧的灯光实在有些昏暗,加上周围实在太吵,让她认不清面前的人。

“许风,上次见面是在余清和店里。”许风好心解释。

“!”

一听这话,池让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惊喜:“是你啊,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许风把杯子放下,礼貌的又笑了笑。

“许哥,让让,你们两个认识?”程成看着两个人熟络的交谈,眨眨眼,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两人啥关系。

许风看了眼许风,心里暗自腹诽,面上却不显,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嗯,先前见过一面,就认识了。”

哈,开玩笑,不仅认识,人家还是我弟妹,还轮得到你?小样。

“你们也认识么?”这下子轮到池让有些疑惑了。

经过许风的一番解释,两个人才明白是什么情况。

先前程籽和她说的那位年轻帅气的老板,就是眼前的许风,而程成,现在算是在许风手底下的员工。

毕业后,他就毅然决然到了这里工作。

解释完,许风动了动身子,又把两个人的间隔变大了些。

“内个,许哥,你能让我递个手机不?”

这次要还没加上好友,天知道下次机会是啥时候。

程成动了动手机,示意道。

池让伸手正要接过手机,就看许风一把把手机拿了过去。

“好友啊,说的也是,我还没池让的好友吧?我们也来加一个先。”许风看看,随后把手机给扔了回去,转头笑眯眯的。

“啊,好啊,可以的,你扫我吧。”池让没意识到不对,把手机打开道。

等“滴”的一声后,池让就加上了许风的好友,边上的程成以为终于轮到了自己,却没想到许风又扯开了话题。

他好几次试图融入话题,却次次都被扯开,手机三番两次递过去也总是被许风拦截。

这下子再笨他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本来就年轻,一来二去心里火气也上来了。

池让松懈下来的样子更像是一根刺,扎进了他心里。

程成猛地起身,把手机往沙发里一扔,又把杯子“砰”一声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声音不小。

随着杯子放下,池让浑身也被吓的一抖。

她看向程成,满是不解。

“许哥,我喊你一声哥,现在能让我个位子么。”程成盯着许风,语气满是刺。

“程成,你想做什么?”许风放下杯子,收起笑容,却依旧没有起身。

“你是不是喜欢池让?”程成见他不起,心里怒火更甚:“许哥,凡事讲个先来后到。”

他不知道余清和和池让的事情,许风的行为又在处处拦着他,除了这个理由,他想不到别的。

自己的东西被抢走的感觉十分不好受,他瞪着面前的人,磨着后槽牙。

许风一听这话,心里猛地咯噔一下,偏偏还不能说多了,只好面上继续绷着云淡风轻的样子继续和程成对峙,心里急得喊天喊地。

程成见他不为所动的样子更气,转头走到了池让面前,指着许风喊道:“池让,你来选,我们两个,你选谁。”

“我……”

池让完全没料想到事情会发展至此,她看着冲到自己跟前的程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会选我。”

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一道不同于二人的声音猛地传到了她的耳中。

声音低沉,不显粗粝,却又压迫感十足。

接着程成就被一把推开,一股力道稳稳的抓住手腕,将她带了起来。

“和我走,还是留在这里。”余清和挡在她跟前,转身问。

他凑的很近,池让甚至能看到几缕还半干的发。

几乎没有犹豫的,伸手,就反握住了那只握着自己的大手。

得到回应,余清和转身,冷眼看着程成。

“离她远点。”

又转而看了眼一边正打算看戏的某人,牵着池让快步离开了这里。

得到指示的许风咂咂嘴,把酒杯放到桌子上,看着满脸不解还带着点怒气的程成,莫名产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情感。

他凑过去和拍了拍他的背,接着和他在桌子上的酒杯碰了碰。

“别看了,你的小学妹早就跑了,来,哥请你喝一杯。”

……

池让看着面前高大的背影,莫名的和前几次都重叠在了一起。

似乎是为了配合她的步子,他走的并不快,但牵着她的力道却不小。

池让抿了抿唇,抓紧了他的手,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

而此时,余清和却突然停下了步子。

他沉默的低着头,没去看身侧的池让。

停下的地方是在酒吧外面的走廊,余清和先是抬头看了眼监控,又看了眼一边的墙面,转而眸子一深。

池让还以为是他又开始难受,凑上前几步正想开口,却突然一个力道将她推至墙面。

脑后还不忘给她垫只手,防止她磕到碰到。

太近了。

池让下意识瞪大眸子,瞳孔里还隐射着面前人的模样。

他抵着眸子,长睫挡住了其中情绪,嘴角绷直,仍由长发落下,肆意撘在她的肩膀,脊背,手上,脸上。

余清和伸手,替她撩开面颊上的长发,动作足够轻柔却叫池让浑身一颤。

“疼了?”他张嘴。

池让摇摇头,心脏莫名紧张的跳起来。

“嗯。”余清和不顾其他,继续理着她的发,等将头发理好,接着又凑近些,抚摸她脸颊的手不知何时移到了手腕,轻轻一抬,缓缓将她的腕子控制在了一起。

他的眸子顺着手,一路下滑,直到和她对视。

在赶来酒吧看到程成那句话时,他只差一点,就要一脚踢了过去。

多日的醋意在此刻爆发,占有欲到达了一个顶峰,凑过去时,还能看到池让轻微的颤抖。

“怕?还是痒?”他故意问。

不等池让回答,接着又一个吹气,让面前的人闭了闭眼。

他今日穿了男装,手上的黑色甲油却仍然没有卸掉。

黑与白,极致的色彩对比。

另一只手伸进口袋,余清和摩挲着,找到什么后拿出来,“啵”的一声拔开,接着是盖子落地的声响。

池让这才看到,是一只细口口红。

“姐姐……”她小声喊道。

余清和继续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涂了层薄薄的红,一抿唇,将那抹红散开。

接着低头,在她的唇瓣上细细描绘着。

待同色的红出现后,手一扔,口红就不知去了哪。

在凑近些,他的唇几乎快要碰到面颊。

池让浑身又是一抖,这样的余清和,让她有些害怕。

慌意从心里蔓延开来,她试图往后躲,身后却只有坚硬的墙面。

余清和勾了勾唇瓣,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向着她的耳畔又吹了口气。

“脸红了。”落下一句话,接着,柔软的触感稳稳的贴在了她光洁的脸颊。

“不是要和姐姐学化妆么?”

同色的印记留下,他却依旧没有离开。

呢喃间,他清冷的声音中沾了丝哑。

“剩下的,自己来检查好么,乖小孩。”

池让这才回神,整个人仿佛刚活过来般,短促的呼吸一下后,伸手向前猛地一推。

几乎不费什么力气的,就将他推了开来。

她诧异的看着他,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沉默的看他几秒,擦了擦唇瓣,转身几乎是不带一丝犹豫的跑远。

沉默的跑道内,一时间只剩下了鞋面接触地板的声响,由近及远,直至彻底消失。

余清和撩了把发,低着头看到一边的开了盖的口红。

红色的膏体已经被踩开,顺着出口,一路延续。

该死。

“砰”的一声,他猛地捶在墙面。

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的力道很大,许风刚结束酒吧的事情赶来,就看到这一幕。

浑身猛地吓一激灵,看着他长发散下的模样,接着又看到了地上红色的印记。

“……余清和,你要是进去了我可不捞你,我是良民。”

余清和没讲话,只是瞥了他一眼,其中情绪冷到极点。

被这个眼神又看的吓了一跳,许风清了清嗓子,几欲开口,最后无奈的挠了挠头发。

“真是服了你了,走走走,先回去给你看下手,人没追到难不成人还要没了?”许风喊道。

“我会自己看。”余清和拒绝。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自己看?不做傻事就谢天谢地了,再不行,你和我说呗,你没恋爱经历,我还没有么?”许风看着他有些破皮的手,皱眉道。

余清和没有说话,许风却知道这是他默认的意思。

他知道,现在冷静下来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现在的他再去找池让,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

最后,让许风给池让叫好车,确保人安全上车后,余清和才跟着他出了酒吧。

从酒吧跑出来后,池让就看到了许风的消息,定的车也刚好走到了她跟前。

心里此刻只是一团乱麻,没多想,就坐了上去。

青城的夜晚算不上凉意,车内没开空调,只有一边的窗开了条缝。

晚风从窗内灌进来,让池让一路狂跳的心总算慢下来了些许。

酒吧离学校不算远,走路也就十分钟的事情,打车没几分钟,就到了校门口。

先前崴伤的脚现在总算是反应了过来,一股疼痛就从骨子里钻出。

看着司机离开后,她才转身走向学校,走到门口时脚上又一阵疼意。

莫名的委屈从心里冒出来,她抬头深呼吸几下,试图不让眼泪掉出来。

手机亮起,是许风再次发来的消息。

他说不用担心室友,他已经告诉她们她因为身体原因先回去了。

池让发了个谢谢过去,抿了抿唇,才拖着身子走进了学校。

回到宿舍,就仿佛是隔绝了周围的一切,立马换好衣服,爬进了床帘里。

周围是一片的安静,只有一个人的宿舍,让她有了理由可以胡思乱想。

到这时候,她仍然没有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余清和,亲了她。

当时的大脑就和宕了机一样,哪怕现在,也还没有重新启动。

为什么,以及,凭什么。

她明明只是想问他怎么了,只是想谢谢他。

今天见到的余清和,和平时的都不一样,吓人,威慑力拉满,每一个表情都让她感到了最直观的害怕。

明明下午的时候,都还好好的。

委屈又和长了芽的藤蔓一样冒出来,肆意爬满浑身上下,让她眼角不由得流了滴眼泪。

许青青们回来的时候,池让已经睡着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放轻了动作,收拾好自己后轻声聊了会儿,才爬上了自己的床。

凌晨,夜晚的青城算是彻底安静了下来。

偌大的高楼只留下了几户灯光依旧闪烁,而其中,就包括着余清和。

“你是不是真的傻?”

听完余清和讲完事情来龙去脉,许风实在忍不住,还是骂了出来。

“人家还什么都没做你就啪一下冲上去,在刷拉一下亲了过去,要不是人家小姑娘脾气好,你脸上早就该有个巴掌印了。”

许风挠了挠脑袋,看着浑身低气压的余清和,骂完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过去:“你也不傻啊,怎么碰到这种事就这么糊涂呢。”

余清和抬头看他眼,接着又继续闭上眼。

手上的伤已经被包了起来,却依旧有着隐隐约约的疼痛传来。

想起什么的,他突然说:“给她发个消息,让她记得回去擦药。”

许风白了他一眼,手上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发了过去。

发完还不忘给他看:“给给给,满意了吧。”

余清和没说话,只是深呼吸一口。

他做的确实着急了。

应该在慢点的。

“再这样下去我看人家小姑娘早跟别人跑了,今天那谁,那个学长就不错。”

“不会。”他睁眼,说的斩钉截铁:“她不会。”

“随便你们了,真是。”许风啧了声,揣好手机,起身:“我走了啊,你记得擦药,别过几天手废了。”

“嗯。”

门打开又再次关上,等许风离开,周围又是一片安静。

余清和看着手机里和池让的聊天记录,长长叹出口气。

不用想,他都能知道她会多委屈。

心疼的情绪钻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侧头一看,桌子上还摆着池让的画,以及许风带来的画框。

起身,把画小心翼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