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3章 在走到校门的路上

第13章 在走到校门的路上

在阳台门口叠叠高的三个脑袋。

以及熟悉的那三道灼灼的视线。

最终,池让还是没阻止她们,只是挥挥手示意她们小声一点,转过身就按了接听。

“喂?”开口瞬间,她莫名的有了些小紧张。

对面先是一阵轻笑,接下来说的话却也像带了层笑意:“嗯,在做什么?”

余清和的声音本就好听,在暴露之后,更是多了点磁性。

顺着电流传到耳朵里,那一阵轻笑就让池让浑身都酥了酥。

“没干什么,找我有什么事么?”她动了动脚,故作平常。

“没事不可以给你打电话么,万一让你以为我下午的话在开玩笑怎么办。”

似乎是故意的,他说话时貌似凑得很近,连最后的尾音都像是带了钩子。

池让脸顿时又红了层,意识到他在逗自己,又举起手扇了扇风,清了清嗓子。

“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她带着点威胁。

即便如此,声音却还是软软的,丝毫听不出什么威慑力。

电话那边的余清和又被突然可爱到,忍不住又低声笑了起来。

又怕她真的生气,很快就停下笑,敛了点情绪。

“你的脚怎么样,有按时擦药么?”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不用力就不疼,药我等等回去就擦。”

“嗯,你明天有空么?”

“有的,怎么了?”

对面又笑了下,话里是说不出的温柔:“带你去约会,池小姐愿意赏光么?”

“还没在一起能叫约会么?”池让被这句话勾的心神晃了晃,定了定后又小声说道。

原以为对方听不到,却没想到余清和在她说完后立刻就接了上去。

“约会演习,为未来做准备。”他说:“好么?”

“……明天几点。”池让说的有些小别扭。

“你准备好了和我说,不用着急。”

“好。”

两个人最后还是没聊很久,余清和记着她的脚还没擦药,过了几分钟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那一刻,池让突然感觉到了无比严重的危机感。

那种直觉,来自于作为动物的本能。

糟了,他怎么这么会……

明明前几天,他看她的眼神还只是纯粹的看妹妹的眼神啊!

啊啊啊啊啊!

他!怎么!这么!会!!!

池让在心底嚎了好几轮,等激动劲儿过了,这才呼出口气,转身就要进去。

一转身,她才发现门口那三个头还没缩回去,在看到她转身时,脸上统一都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

八卦,尤其是室友的八卦,永远是寝室当中最为火热的存在。

池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三个人连扑带架的抬进了屋子。

“嘿嘿,明天出门哦~”

“约会诶~~”

“几点呀~~”

看着三个人拱火的样子,池让又是一阵哭笑不得,好在三个人也没太缠着她问,又闹了几句后就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

池让窝在位子上,拿出药擦在脚踝处,等擦完,想了想,还是拍了个照给余清和发了过去。

——【照片】

——擦好了!

对面几乎是秒回。

——嗯,很乖。

——奖励你,明天想吃什么?

隔着网络,池让没有面对面那么紧张。

像是回到了没有暴露的时刻,她打了几个字,快速发了过去。

——什么都可以吗?!

——嗯。

——明天决定可以吗,我现在还没想好。

——好,那就明天再说。

心情没来由的变化,池让发了个又发了个表情包过去,接着就示意自己要睡觉了。

余清和也跟着发了个猫猫表情包。

看着表情包上可爱的毛茸茸,又想到平时余清和那副高冷的样子,一种反差让池让忍不住笑了笑。

她截了个屏,接着点开那张表情包看了看,才放下手机,开始摸鱼。

作为一个资深二刺猿,池让平时除了看番,偶尔也会画点粮。

今天趁着心情好,想着最近喜欢的角色,坐在位子上就开始涂涂画画。

她的画风特殊又好看,又因为各个圈都能看到她的粮,导致她用来产粮的账号上粉丝并不少。

上了大学后,她就没怎么在上这个号,现在有空一看,发现粉丝数竟然破了十万。

又是一个激动,池让没忍住,熬夜就画完了一张图,点完发送再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

完了。

池让想起和余清和说好的,也不管后续如何,发送后就赶紧爬上了床。

刚想睡觉,手机就弹了条消息出来。

——怎么还没睡?

是余清和。

池让这才想起来十分钟前自己刚发了个朋友圈,晒了下进度。

一股被抓包的心情油然而生,她有些心虚地回了个立刻睡觉的表情包。

——我现在睡着了,消息看不到了的!

作者有话说:

想来想去还是先给你们发一章吧哈哈哈哈

还有一章预计会晚发~

第21章蓝玫瑰

发完消息,池让立刻放下手机,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早点睡。

周围陷入一片黑暗,四处安静的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池让的睡意却在此时离自己越来越远,她抚上胸口,心脏正在平稳的跳动着。

再次闭上眼,试图用催眠的方式感觉睡着。

脑子里却又响起了余清和的声音。

一声声,并不真切,但却实打实的敲在脑子里。

手底下的心脏悄然跳得快了些,她立刻睁开眼,深呼吸几下让脑袋再次清空。

想什么呢,明天就见面了。

别想了!

脑子里又瞬间想了无数催眠视频,又是一阵辗转反侧之后,她才堪堪入睡。

因为惦记着和余清和的约定,第二天一大早,池让就睁开了眼。

睁眼时,她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就像完全没睡觉一样。

拿起手机一看,才早上六点半,距离她睡着不过才过了四个小时。

但想闭上眼睛继续睡,但又却怎么也睡不着。

无奈,她只好起身洗漱,让自己变清醒了些后,池让坐在桌子前,沉思了一会儿后,拿出了许久没用过的一袋子化妆品。

她的化妆技术并不好,平时又忙着赶早八,距离上次化妆,几乎快过去了小半年时间。

拿出镜子,看着照出来的自己,池让立刻捂着脸一脑门磕在了桌子上。

啊,好痛苦。

为什么她那么肿啊!

脸蛋本来就圆,这下子因为熬夜又是肿了一圈,让她看着年纪又小了一圈。

想起先前陈染和余清和站在一起时的画面,池让又有点小不甘心的瘪了瘪嘴。

余清和接到消息时,才早上九点钟。

他看了看发来的消息,敲了几个字过去。

——怎么这么早,不困?

——睡不着了,就干脆起来了。

余清和勾唇一笑,又打了几个字回去。

——想我?还是想出去玩了?

——想出去玩了。

——真的?

——真的!

池让面红耳赤的回完消息,怀里抱着个玩偶有些不知所措。

对面没在回消息,她揪着怀里兔子的耳朵,又发了个表情包过去。

——你现在来接我么?其实我可以自己过去的。

——嗯,已经出门了,你负责等我就好,带你出去玩。

——好,我等你。

最后,发了个熟悉的卖萌猫猫后,池让才放下手机。

余清和家里离学校也算不上远,她赶紧站起来看了看自己化的妆。

说是妆其实她也只是打了个底,在涂了个口红。

但她原先的脸底子就好,口红的点缀更是让她气色变好,看着娇俏而又不显幼稚。

满意的抿了抿唇,最后补了点口红,池让这才静悄悄的出了门。

在走到校门的路上,越接近目的地,她竟然会觉得越紧张。

看到校门口时,她突然滋生出一种自己要去和男朋友约会的错觉。

精心的打扮,兴冲冲的心情,以及前一天晚上的熬夜。

不管什么都像极了第一次去约会的情侣。

脑子里一旦有了这个印象就再也挥散不去,池让掏出镜子看了眼,脸上仍然是一片白净。

好在打了底,现在看不出她的脸红。

她弯了弯唇瓣,抱着挎包,慢慢走到了门口。

还没彻底走过去,她就看到了远处站着的人影。

高挑而又特殊,一眼就能够知道是谁。

“早上好。”他故意走近了,低头和她对视。

余清和长得高,距离近了她就不得不抬头看他,一抬头,她就看到了那双眸子里印出来的自己,顿时又低下了头。

今日的他没穿女装。

对于男装的他,池让难免会带着点紧张。

即使知道男装女装都是一个人,但面对熟悉的“余姐姐”,她总是会下意识放下心来。

男装的他,攻击性实在是过于强悍。

青城的天气总算是凉了些许,余清和也穿上了件深色长袖,底下随便穿着条黑色裤子。

简单的穿搭,却又不加掩饰的露着自己的锐利。

尤其是面对池让时。

“早。”她说。

“为什么不看我?害羞?”

他低了低头,抓起的长发就这么低垂下来,轻轻扫过池让的面颊。

痒痒的,轻轻的。

池让抬头,再次和他对视,抿了抿唇,扣紧了挎包的带子。

“不是害羞,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她小声回答。

声音小小的,却不知为何戳中了余清和心底难得柔软的部分。

也不再逗她,站直了身子,轻轻牵着她的手来到了车前。

“你今天很好看,所以不用不好意思。”他看了眼身侧的池让,柔声解释。

“谢谢,你也好看。”池让系好安全带,词穷的回了句。

被这样的她逗笑,余清和伸手想和以前一样拍拍她的脑袋,却看她下意识的躲了躲。

眼底划过一丝不快,紧接着,他就看她瞪大了眼睛,有些慌乱的解释道。

“……那个,这位施主,请你自重。”

我曹,她在说什么?!

这句话说出口时,池让自己都呆了一瞬,紧接着,就是无限的脚趾抓地,试图给之前的三室一厅在挖出个地下室来。

面对如今的余清和,她就像是回到了刚认识他的阶段,脑袋乱的要死,说的话完全不经过大脑。

救命,救大命!

“好,池施主,坐稳了。”那点不快被她的小动作给驱散,余清和收回手,发动车子。

为了防止自己在说出些不得了的话,接下来的一路,池让就没说过话,只是看着窗外继续发呆。

面上不显,脑子里却在无限制的刷过自己刚才的傻*发言。

越想,她就越社死。

车子开了差不多半小时,等停下来时,池让发现他们停在了一条小街里。

好奇的张望了两下,接着脑袋就被余清和不轻不重的敲了下。

“小丫头,走了。”他喊。

“好,就来。”

池让打开车门,余清和正站在门口,伸手将她牵出来时,却故意和她保持了距离。

经过他身侧时,她听见他说。

“没关系,慢慢来,如果不喜欢直接告诉我。”

池让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耳尖却再次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他们来的这个地方是一条人不多的街道,一眼望不到头,周围全是些和学校周围差不多的古建筑,只是周围多了些年轻化的装饰。

余清和解释道,这里是条新式古街,近几年刚装修好,里面的东西小吃为多,其中也不乏玩的地方。

来的人不多,但听许风说很有意思。

没错,这个地点是许风推荐的。

来之前,余清和曾经考虑过无数高级餐厅,在最后还是在许风压上一辈子桃花的誓言下,来了这里。

“所以,你也是第一次来?”池让问。

“嗯。”

“哦~没关系,走走就认识了。”

池让滋生出先莫名的小开心,她绷着嘴角,故作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背。

看着她的小动作,余清和没有阻止,只是挑了下眉,默默的接了过去。

两个人就这么并排走在街上,周围人少,也让池让心里舒坦了不少。

周围的建筑装修有趣却又不失古朴,一路上池让看的也是开心,加上周围的小吃实在是多,走了十几分钟,她手上就多了不少小吃。

停下来回头一看,才发现余清和的手上也全是她买的小吃。

她有些抱歉的笑笑,紧接着快速解决了手上的那颗丸子。

正想开口说话,她后方就突然传来了道声音,满是惊喜,却又熟悉无比。

“余清和!”

池让先是看了眼余清和,在看到他眸子瞬间冷下来时,又慢慢的转过了身。

身后站着的,正是陈染。

池让对陈染的心情现在其实很复杂,被她看到她和余清和出来逛街。

虽然这么不合适,但她的心里还是悠悠的飘起了一副世界名画。

艾丽满脸惊讶的看着和洪世贤在一起的品如。

“没事。”

余清和站到她跟前,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当做安抚。

池让飘远的心思被扯了回来,看着满脸严肃的余清和,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别这么护着她,我又做不了什么。”陈染双手抱胸,看着被护住的池让,翻了个白眼。

余清和没讲话,依然冷眼看她。

“我要去留学了,走之前来祭奠一下我死去的青春和爱情还不行么?”

“没必要。”余清和干脆利落的打掉了陈染的话。

“余清和,我这么多年对你又不是不好,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选我。”陈染切了一声,随后又看着他身后的池让。

其实还没在一起呢。

池让吸了吸鼻子,默默想到。

“好了好了,我不会做什么,池让,你过来,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别去。”余清和拉住她。

池让看了眼陈染,拍了拍余清和,示意他放心。

松开手,她缓缓走到陈染面前,面上神色不改。

“有事么?”

“池让,你别以为你现在和他在一起就是一辈子的,我告诉你,你们俩迟早得分!你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陈染凑近了,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警告她。

自从遇到池让,她顺利的人生就像是遇到了无数碰壁,不仅被余清和拒绝,还被许风骂。

这让她怎么能不气池让?!

这次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池让这种柔弱的小白花人设,肯定说两句话就害怕。

陈染自以为说的已经足够明白,她抱着胸满脸高傲的看向池让,以为能看到她衣服害怕的样子。

却没想到池让正以一种及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有生之年,她竟然能听到活着的小说恶毒女二标准发言。

哇塞,真刺激。

作者有话说:

第二更!

第22章雏菊

“你这是什么表情?”陈染心直口快,看着池让皱起眉头。

池让低着头,叹了口气,再抬头时脸上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

“陈染,恭喜你考上喜欢的学校。”她看着陈染,眼里满是真诚。

陈染今年大三,从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准备出国需要的相关考试。

这些都是先前还没有彻底说破时,她主动说给池让听的。

虽然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炫耀。

陈染想过无数次池让的回应,却唯独没想到她会认真的祝贺她,现在反而倒是把她给整不会了。

看她半天,最终也只是切了一声。

池让无奈笑笑,随后又道:“希望你以后前程似锦,而且我和余清和没在一起。”

“你们没在一起?!”陈染一下子抓到重点。

池让耸耸肩。

“哼,我就知道,余清和怎么会和你在一起。”看她这样子,陈染顿时又来了精神,眉毛一挑,满脸我早就知道的表情。

看着她这副样子,池让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手边却突然碰到一抹暖意,紧接着就是熟悉的檀木气息。

余清和和她并排站着,肩膀轻轻贴着,垂在身侧的手此刻正幅度极小的勾着她的指尖。

一下一下,撩人心弦。

他的面上却仍是面无表情。

“陈染,我已经告诉了许风。”他冷声道,下半句话里温度却又急剧升温:“至于池让……”

话音刚落,手边就被人使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