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4章 请问您是徐梅芬家属么

第14章 请问您是徐梅芬家属么

儿拽了一下,余清和侧头,发现池让正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眼里满是不许说。

他轻笑一声,大拇指安抚的摩挲了两下她的手背。

“和你无关,懂么?”

“你!”陈染心里怒气又飘了起来,指着两个人正想说什么,身后就被人拍了一下。

怒目圆瞪的转身,在看到来人时气焰却顿时小了下去。

“哥……”她说的有些慌。

“还知道我是你哥?”许风拎着陈染的领子,皱眉冷声:“这就是你说的道歉?嗯?”

“不是,我,哥,哥你听我解释……”

“闭嘴,跟我回去。”

“哦……”

许风又拎着陈染转身,在转身前,他不放心的看了眼余清和。

陈染原先和他说想找余清和道歉,看她语气真诚想着又是多年的妹妹,多少得给点面子。

好不容易拜托人家来了这里,却没想到这就是她所谓的道歉。

原先他还有些担心余清和是不是又生气了,正想给他打个手势,转身被满面的狗粮砸了眼睛。

身后的余清和正牵着池让的小手,满脸春风荡漾。

呵,万恶的情侣,令人心碎的开端。

不对,许风脑子突然反应过来,他祝余清和这几年都追不到池让!

带着新鲜的狗粮和满肚子的怨气,许风拎着陈染三步化为两步的往前走去,而陈染以为他真生气了,在他身边更是安静的和个小鸡仔,唯唯诺诺,害怕极了。

“噗。”

看着两个人立刻走远的背影,池让突然笑出了声。

“笑什么?”余清和握着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听闻,侧头看她。

“他们两个还挺有意思的。”池让眯眯眼,接着表情又一变:“……你在干嘛。”

“摸你。”余清和回答的一本正经。

好一个清新脱俗的摸你。

池让心底吐槽都不知道怎么吐槽,只是默默缩回了手,看他有些可惜的样子,清了清嗓子,试图用语言提醒他。

“咳,你前几天可不会这样啊。”

“前几天的我是什么样的?”余清和明知故问。

“就是,就是……”

池让思考时总是下意识会抿起嘴,她的脸瘦,但这时候脸颊边上肉就会鼓起来些许,偏偏本人不知道,看着就更可爱。

从余清和的角度看去,正正好能够看到那点微微凸出的脸蛋。

心下一动,他站到池让跟前,伸手捏住了她的脸,就和先前在店里的一样。

他微微弯腰,凑近了些:“这样?”

被带着抬起头的池让愣愣的看着他,显然没反应过来。

“还是这样?”

他又凑近些许,再次让长发有意的飘到她的脸上,声音比先前更低,在她耳边响起。

一瞬间,池让浑身上下都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样,正想伸手一推,就见余清和主动松开了她。

“小丫头,习惯习惯。”他带着笑意,伸手盖在她的脑袋上:“提前练习。”

“练习什么啊,你就是想逗我。”池让捂着脑袋走远了些,小声嘟囔。

“是啊,想逗你。”余清和承认。

池让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就这么承认了的余清和,哼了一声,转身就想绕过他。

走了几步见身后没动静,又停下了步子,没有回头,只是伸手和身后招了招,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余清和了然一笑,走上前,轻轻的搭了下她的手。

接下来的时间余清和就没在对池让动手动脚,只是始终跟在距她一步的地方,偶尔接过她拿不下的东西。

池让对于吃的并不算特别热衷,但这条街上的许多小吃都是她没吃过的,一条街逛下来七七八八也都吃了个遍。

在车上把最后一串丸子解决后,池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撑的叹了口气。

“好饱……”她小声说。

“吃这个。”余清和递过来板消食片,看着她这样子可怜又可爱:“叫你吃这么多。”

“小吃嘛,每个都不多的,吃着吃着就撑了。”池让接过消食片:“谢谢。”

“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么?”余清和启动车子,最后转头问她。

池让摇摇头。

车子启动,又是安静的一路。

来时外头的太阳还很好,现在回去的时候就已经染上了层橙色。

趁着红灯,余清和侧头想看她一眼,就看到了池让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她的眉眼有些上扬,总显得她带着几分与性格不同的张扬和活力,即使化了妆却依旧看得出几分稚嫩。

如今却半瞌着眼,长睫挡住些许其中神色,发丝顺着飘下,却带来几分意外的成熟。

她今天化了妆,正好挡住了那些还未消散的稚气。

余清和眸子深了些,伸手替她再次撩了下散下的发,对方却在被碰到那瞬间像是刚醒般,眨眨眼看向他,有些睡懵了的趋势。

一瞬间,那点成熟就烟消云散。

果然,小丫头还是小丫头。

余清和没有说话,只是帮她理好了头发,就转过了头。

才十八岁啊。

还好成年了。

余清和看着她还是有些傻的样子,暗自想到。

被余清和给弄醒,池让的睡意也算是散了,看着快到学校,她打了个哈欠,顺口问了问陈染的事情。

余清和直接拨通了许风的电话,对面先是一阵道歉,最后才保证陈染这次是真的走了。

池让的心情没有想的那么激动,就像是听到了今天天气几度一样,感慨一下就算是过去了。

她对陈染其实没什么怨气。

陈染就是典型的被宠坏的大小姐脾气,但许风毕竟和余清和交好,有他的管束在应该也不会做什么。

现在出国留学了,希望她回来能沉稳点吧。

想起陈染标准的恶毒女二式发言,池让又是忍不住笑了笑,在余清和疑惑的眼神下,才咳了咳嗓子再次冷静下来。

虽然许风是她哥哥这件事,池让还是有些震惊的。

但结合上次在饭店外也看到他这件事,倒也不是那么意外。

车子在学校外面稳稳停好,池让和余清和打好招呼,转身正想走,就听见他又叫住了自己。

余清和看着自己,总是平静的眸子里此刻却满是她的身影。

他张开双手,随意的点点头示意她过来。

没有逼迫她,只是在静静的等着。

傍晚的光线总是温暖又昏暗,他背对着光,看不清他的神色,池让心里的某个地方此刻却因为他而动了动。

就像是有个小精灵拿着魔法棒,在她心里点了点。

在回神,她已经走到了余清和身边,跟着微微张开双手。

微弯腰,他就将她整个圈住。

松松的只是抱了一下,他就松了开来。

“回神了。”余清和好笑的看着呆住的池让,屈指敲了敲她的脑袋。

“这么喜欢我?呆住了都。”他故意问。

“因为你好看啊。”池让被这一下闹了个大脸红,或许是因为看不清他的神情,她小声回答。

池让总是这样,看着羞涩乖顺,却又会在某刻无比坦然。

这份坦然,总是会下意识撩中别人的心。

余清和轻柔的抬起她的脑袋和她对视,神情是比先前的还要温柔。

“只是想和你说,别忘了我喜欢你。”

说完,他又轻拍了下她的脑袋,弯腰钻进了车子。

“好了,快回去吧,好好休息。”他招手道。

池让红着脸点头,转身的动作却有些僵硬。

等走回学校,她转身在看,却发现他还在,察觉到她的视线,又和他打了个招呼。

啊啊啊啊!

池让心底大喊一声,冲着他快速挥挥手,接着就一路小跑了回去。

心脏跳的极极快,她捂着胸口,脑子里却无数次回放他的那句喜欢你。

太过分了!明明知道她就喜欢他这样的脸,还凑这么近。

一定是故意的!

池让瘪瘪嘴,回去的路上想掏出手机给余清和发个消息,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是不知名的号码。

“喂?”

“请问您是徐梅芬家属么,她今天突发心梗,现在正在我们医院抢救。”

作者有话说:

一点点说出让让的故事

第23章蓝玫瑰

青城的夜总是带着晚风,吹散夏日留在秋天的最后那点燥热。

余清和靠在阳台上,低头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眼中毫无波澜,却又在看向北方时带上了点零星笑意。

那个方向,是池让所在的地方。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余清和拿出看了眼,看到来电时唇瓣忍不住勾起。

长指点开接听,把手机轻轻贴在耳边,顺带着转身走了回去。

“怎么了?”他问。

对面一时没有说话,周围都安静的吓人。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又等了等,对面才顺着风,传来了一丝小小的呜咽。

“余清和……”

声音是比平时听过的都要软上几分,尾音带着颤,迁出后面的委屈。

她的声音总是清亮无比,如今却哑了几分,哭腔里面满是不知所措。

“在学校里么?我来找你。”余清和顿时敛起神色,严肃道。

“余清和,咳,你现在有空么……”池让咳嗽了一声,听着是无助又可怜。

心脏都像是被一只手给紧紧捏住,余清和皱起眉,心疼的让他喘了口气。

迅速穿上外套,也不管带了什么,拿着手机立刻就冲出了门。

“池让,听得清么,别挂电话,我来找你。”余清和夹着手机,一路跑向车。

“我不乱动,我请好假了,但是车子太慢,我只能叫你。”池让应了声,又咽下了一口呜咽:“对不起,对不起麻烦你,但我真的没办法了,我现在身上没钱了,他们不回我消息……”

似乎是想把所有事情都和他讲清楚,但越想却又越理不清楚。

池让说几句就要停下来咳嗽一下,或者吸下鼻子,却让那边的余清和更加心疼。

“乖,做的很好,待在那里别动,别说话,我来接你。”余清和稳声和她说,方向盘上的手却紧的青筋绷出。

“好,我听你的,我听话。”她回答的乖巧。

一路快马加鞭,平时赶到学校还需要十几分钟,如今却只花了十分钟不到。

一停好车,余清和就钻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小人。

小小的人抱着自己蹲在地上,耳边拿着电话,没有说话,却时不时抬起手擦下眼泪。

“让让。”余清和站到她跟前,蹲下身子,声音轻柔。

“姐姐……”

她睁着水润的眸子看着他,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却又在这瞬间再次爆发。

举起手胡乱擦着眼泪,池让不想哭,眼泪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一股力道突然从脸上扶开她的手,接着轻轻的,为她抹去不断涌出的水珠。

他的眸子是她从未见过的疼惜,将她整个人都装在里面,带着无比的安全感。

“我在。”他说。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池让瞬间冷静下来。

余清和又半抱着将她扶起身,一步步走向车那边。

等坐上车,他又小心的为她系好安全带,在她耳边轻声问。

“要去哪。”

“青城第二人民医院。”她说。

车子缓缓发动,余清和的速度开得却不慢,从后视镜里,他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焦急。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池让紧紧握着假单,手却突然被熟悉的又拍了拍。

她侧头看去,看着余清和优越的侧脸,抿了抿唇,还是把事情说了出来。

池让的奶奶突发心梗,正在医院抢救。

接到电话时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找到指导老师,请好假,和室友说好,好不容易撑着自己走到了校门口。

青城第二人民医院虽然在青城,距离学校却远得很,从这里出发,车程少说三个小时。

池让原本想打车,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半天没人接单。

接着又想拦出租车,却也因为到了月末钱不够,司机不让上。

本来就几近崩溃的心弦,这下子彻底断了。

手机在那时突然亮起,池让看着和余清和的聊天界面,才带着最后一点的理智打了过去。

“对不起,大晚上麻烦你了。”说出的话仍然带着点哭腔。

“你永远不用对我感到抱歉。”余清和轻轻抚了抚她的发,“别着急,我会陪你。”

她看着他许久,最终却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憋出了句谢谢。

或许是有了余清和的安抚,池让着急的心总算平静了些下来。

车子开得很快,到医院的时候却也已经晚上十点多。

池让一下车子就直奔着抢救室跑去,和保安快速交代两下,就冲到了前台。

“我是徐梅芬家属,请问她现在怎么样了!”池让扒着抢救室的前台,喘着气问道。

护士看了下下表格,又问了几个问题,接着指了指角落里的病床:“老人在那里,现在生命危险已经没了,但得转去普通病房观察一晚上,你等等和我去办下手续。”

一听没生命危险,池让整个人才像是回了魂,呼出了口大气,真诚道:“谢谢医生。”

护士摇头道,看她要走,又突然喊住了她:“没事,诶,等等,你成年了吗?父母呢?”

池让脸上的妆现在早就掉的差不多了,底下的脸还带着点青涩,加上哭红了的眼睛,怎么看都有些让人怀疑。

“我成年了的。”池让赶紧解释道。

护士半信半疑的看着她,池让怕她要求喊父母,有些着急想翻包,却想起来自己压根没带包。

就在急的不行的时候,余清和走到了她身后。

他拍了拍她的肩,低头:“你赶紧过去,这里我来。”

“谢谢!”余清和点头,看了眼两个人,转身小跑了过去。

身后护士和余清和的交谈声间歇性传到池让耳中,接着来到角落里,在看到躺着的人时,池让的眼泪又差点落了下来。

老人也是瘦瘦小小的,苍白的发有些乱,平时总带着和蔼笑意的脸上此刻却插着管子。

池让凑过去摸了摸她的手,吸了吸鼻子,确认真的没事后,才想起来还要办的住院手续,赶紧又跑了回去。

跑到原处正想去办手续,却发现余清和人不见了。

有些着急的在原地看了两圈,最终问了护士才知道,余清和去替她办住院手续了。

池让的心刚放下,就感觉到身后有只手拍了拍她的肩。

鼻尖下一刻瞬间涌入熟悉的气息,几乎是没有想的,她就转过身,扑倒了身后人的怀里。

双手紧紧圈着他的背,小脑袋放在他怀里,说出的声音也闷闷的。

“我还以为你走了。”她说的委屈。

余清和的心顿时又跟化了开来一样,抚了抚她的脑袋,轻柔回报住她。

“不会走,放心。”

“姐姐……”她无意识喊出声。

余清和看着她的眼里几乎带了蜜,他抱着她,低声回答:“又喊我姐姐?”

“咳,那啥,两位,还在医院呢。”

池让还来不及想余清和的话,就被身后护士的话瞬间羞红了脸。

她立刻弹开,说了声抱歉,低着头没在看身边人。

奶奶脱离病危让她可能放松过了头,一大堆话还没过脑子就说了出来。

她盯着自己的鞋尖,暗自懊恼着。

在干什么呢池让!

护士看她这样子也被可爱到一瞬,嘴角扬了扬也就算是过去了。

抢救室总是一年四季都很忙,周围人都顾着生死相关的事情,其实并没有人会抽时间去管他们。

但池让就是不好意思。

余清和没在逗她,刚好来帮助奶奶转去住院部的人也来了,这才打消了池让的一点尴尬,跟着就去帮忙了。

等彻底搞完,已经快要晚上十二点,池让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打了个哈欠。

哭完之后的困意在这时突然闹了上来,她看了眼时间,又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

“困了?”余清和问。

“一点点。”她眯了眯手指。

“困了就睡会儿。”余清和凑近些,拍了拍自己的腿:“趟姐姐这里?”

“你又逗我。”池让毫无威慑力的瞪了他一眼,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又突然认真道:“今天,谢谢你。”

“我没有开玩笑,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池让扣着手,“谢谢你。”

“那我可以要个小小的请求么?”

“你说,只要我能做的,我肯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