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5章 余清和

第15章 余清和

余清和扶着她的脑袋转过来些许,走廊里就他们两个,医院的周围安静的吓人,让他们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一个很小的问题。”他将她看尽,在她脸颊上的手一下下抚着:“今天的池让,有喜欢我一点么?”

一记直球,直接将池让打的晕头转向。

她挣脱开来,赶紧起身,有些局促:“我去看我奶奶,你,你先休息一下。”

手掌心还留着她的触感,余清和看着她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不明显的失落。

起身想要走过去,却又见门口的池让迟迟不动一下。

似乎是经过了极大的心里斗争,身侧的手紧紧握着拳,池让咽了口口水,没有转头。

“只有一点点的一点点。”她低声说。

说完,就赶紧走进了病房,徒留原地的余清和愣住。

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时,余清和嘴角是控制不住的弯起。

他伸手捂住嘴,眼里的笑意多的几乎要藏不住。

作者有话说:

今天这章磨的很慢www

让让的故事会在这几张慢慢解决的,她的性格原本我很纠结,但后来又一想,毕竟她才十八岁,我舍不得让她在这个年纪就那么坚强,更何况她已经很棒啦,一个人做了那么多事情~

余顺便提问,今日的余姐姐有被让让喜欢一点么?

答案是:有!

恭喜他!!

第24章雏菊

病房里面安静的可怕,池让奶奶的床号在靠窗的位子,正用着帘子遮了起来。

有些乱的心跳再度安静下来,池让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看着挂着盐水的老人,又是一阵心酸。

“去睡一会儿,我帮你看着。”余清和轻声道,顺带着给她披了件外套。

青城最近开始降温,医院的气温又比外头还要冷一些,池让穿着件轻飘飘的裙子就来了,到晚上不免会冷。

“谢谢。”池让点头,转身却把外套拿了下来,“我在这里就好,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了。”

余清和看她一眼,最终还是拿回了外套,没有在要求她,只是跟着坐到了她身边。

池让看着好说话,其实心里比谁都犟。

看着他的动作,她脸上冒出些不解。

“陪你。”他回答的简洁。

池让看着坐的笔挺的男人,咂咂嘴,又压低了些声音。

“可以问你个问题么?”池让凑近些问。

余清和没讲话,只是转头看向她。

“你,很空吗平时?”

池让在脑子里想了很久措辞,看着他一副陪她到底的架势,最终还是选择了一种比较委婉的形式问出来。

言下之意就是。

如果很忙的话就先走吧我一个人没关系的。

问完后,池让生怕冒犯到他,低头捏着衣摆,不敢去看他。

“嗷!”

脑袋上被突然敲了下,力道不重,却还是让她小声的喊了出来。

池让顿时变得紧张兮兮的,捂着嘴看了周围好几下,确定没有打扰到别人后才放下心来。

她侧头看着余清和,满是不解。

“想赶我走?”余清和直接戳破。

被戳中小心思的池让僵了瞬身子,接着又心虚的别过脑袋,摇了摇头。

“看着我。”他伸手强制把她的脑袋转回来。

看着瞪大眼睛,抿紧嘴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余清和又错不及防被可爱到,笑了两声。

“不,可,能。”他一字一句回答。

接着又掰着她的脑袋左右晃了晃,“看,你自己也在摇头了。”

池让被松开的时候还想在挣扎几下,每次刚想说,就被余清和压住脑袋,阻止了动作。

无奈,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在医院守夜并不会很舒服,只有一边有个小小的躺椅可以勉强休息一下。

余清和怕池让累着,就给她在躺椅上扑了层外套,好让她躺着舒服点。

知道她不乐意留他一个人守夜,和她提出了换班的理由,才让池让答应先去睡了会儿。

池让睡得不久,医院的躺椅加了衣服也不会舒服到哪里去,加上心里压着事情,两个小时后就爬了起来。

一醒来就让余清和过去休息,看她执着的样子,最终还是乖乖躺了过去。

看着他躺好闭上眼,池让才放心的坐回了病床边。

索性一晚上奶奶并没有出意外,这才让池让的心放松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池让奶奶醒了。

池让正趴在床边睡着,身上还披着余清和盖上的衣服。

“让让?”奶奶睁眼时,就看到了身侧趴着的人,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是谁,伸手想拍拍她,却又怕吵醒她,只好放了下去。

但下一瞬,池让就醒了过来,她睡得浅,一点动静也能把她喊醒。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自己奶奶。

“奶奶!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池让凑过去,顾不得没散去的睡意,关切问道。

“没事,没事了,奶奶好着呢。”奶奶看不得自家孙女憔悴的脸,一看,心里就是一疼。

赶紧拍拍床,拉了拉她:“来,到奶奶这先睡一会儿,哎哟,我孙女苦着了。”

“没事,奶奶你在休息会儿,我去喊医生。”池让安抚的拍了拍奶奶的手。

接着没在管奶奶怎么说,跑着就出去喊了医生。

而余清和,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个奶奶,和一边放下的自己的衣服。

“奶奶你好。”余清和只是淡定地把早餐放到一边,上前打了个招呼。

“你是?”池让奶奶看着没见过的陌生面孔,皱着眉想了半天没想起来是谁。

“我是池让的朋友。”余清和解释道:“奶奶先别讲话,好好休息,让让很快就回来。”

余清和人高马大的,腰杆又笔挺,还长得好看,看着怎么都不会像是坏人。

池让奶奶看了他两眼,只当他是池让同学,也没再多问,安心闭着眼,等池让回来。

老人的闲聊心思总是有些压不住,没多久,池让奶奶就开始看着余清和,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

余清和坐在一边,有耐心的等着她慢慢说完话,问什么,就说什么。

等池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自己奶奶笑开了眼和人聊天,而聊天对象,正是早上没看见的余清和。

池让心里有些微妙,还走上前没两步,就被余清和给发现了。

“让让。”余清和起身,帮她搬了个凳子。

在老人面前,池让格外的不好意思,她咳了两声,接着自顾自搬远了些凳子,坐了下来。

一个是自己奶奶,一个是自称喜欢自己的人。

三个人凑一块,怎么想怎么尴尬的来。

池让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但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会有些不自然。

思来想去,只能暂时和余清和保持距离。

抱歉了!

池让在心底对余清和进行一个士下座。

不等身边的余清和怎么想,身侧的医生就走了过来,推着奶奶就要去做个检查。

池让不等多说,立刻又起身帮着推了出去。

从开始检查到最终结束,始终没和余清和说过一句话。

好不容易检查结束,池让又让奶奶吃了点东西,等饭困上来,哄着老人又睡了过去才算安心。

正要出去找医生,跟前却突然递过来个包子:“你一天没吃东西。”

余清和站在窗边,把早上来不及吃的早饭递了过去:“早饭,先吃点垫着。”

“谢谢。”池让顿了顿,才接了过来:“你吃了么?”

“嗯,吃的和你一样。”余清和说的自然。

“哦……”池让说完,就坐到一边啃着包子。

包子已经凉了些,却挡不住她饿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

吃完包子,她看着低头看手机的余清和,有些不知所措。

余清和看着好像完全没有生气。

她原本以为,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会闹下脾气才对。

毕竟她冷落了他一天,这件事她还是心里清楚的。

“余清和。”池让鼓起勇气,凑过去扯了扯他的衣袖。

“怎么了?”余清和抬头,立刻收起手机。

“对不起……”她看着他,耳朵红了个遍,却依旧没移开视线:“今天上午,抱歉。”

拉着他袖子的样子就像是一只打翻了什么东西,此刻正小心翼翼蹭他的猫咪。

软软的,让人实在生不起气。

更何况,他压根没生气。

余清和大致能猜到她在为了什么道歉,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又有些心疼的抚了抚她的手。

“池让,我没有任何事情需要你道歉。”他凑近点,确保吵不醒身旁的奶奶:“我脾气不好,如果真的生气了,不会藏着掖着,好么?况且,你没有任何做错的事情。”

“但是……”池让还想说什么,却又被他打断。

“不信我?”温柔了一瞬,他又变回了以前的余姐姐,挑了下眉,半开玩笑道:“还是不愿意信我?”

“信的。”池让退远了些,有些害羞,更多的却还是放心:“我不会不信你。”

“好乖。”他夸奖道,接着又说:“但你更需要的,是相信自己。”

面前的余清和几乎一晚上没睡,脸上却看不到什么狼狈,除了眼下那点青色外,便再无其他。

他的头发散了下来,一路肆意的垂到了腰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发,让此刻的他看着竟是温柔无比。

美人,不愧是美人。

什么时候都很美。

池让不由得心想。

还想说点什么,门口的护士就将池让喊了过去。

发呆的神情这才回过神,她红了红脸,一路低着头走了过去。

身后的余清和看着像个小鹌鹑似的池让以及那点耳尖,捂着嘴,轻声笑了起来。

肩膀一耸一耸,眉眼却又因为笑意而增添了抹亮色。

如果池让还在,一定又会忍不住看进去。

池让被护士带到了主治医生那边,看着满脸严肃的医生,她也不由得绷起了身子。

医生问了她是谁,接着就将她奶奶的情况给她说了出来。

“你奶奶的病不算特殊,在老年人群体里是常见的,但出意外的风险不低,这次没什么事,但后续这样的事情保不齐还会在发生,而且我们给她查了下,现在她心脏里面冠状动脉病变严重,我们的建议是立刻做搭桥手术。”

“可以的,谢谢医生。”池让敛起神情,立刻点头答应:“那最快是什么时候?”

“最快今晚就能做,您是她孙女对吧,父母呢,这件事我还需要和他们说一下。”医生回答。

谈及父母,池让心里咯噔一下,她看着医生,眸子暗了暗,抿了抿唇,“可以直接和我说先么?包括费用什么的,我的父母现在情况有点特殊。”

“可以,手术费用预计七到八万,如果决定好了,就拿这个去楼下交钱办单子就好。”

“好。”

池让接过单子,走到走廊里,只觉得整个地方都有些看不真切。

想起父母,她又是捏紧了手术单,一言不发的坐到了长椅上。

父母么……

作者有话说:

让让啊,哎

还好有余姐姐了

不过我们最终还是会不忘初心,回归谈恋爱话题的www

话说今天怎么突然收藏来这么多,大家哪里来的哇

第25章蓝玫瑰

到了下午,池让原本需要回学校继续上课,但许青青突然和她说需要上课的老师请了假,一整个下午就这么空了出来。

原先想着和老师在沟通一下,这样一来她就干脆直接留在了医院。

“奶奶,等等做手术你别紧张,睡一觉就过去了。”池让按着奶奶的脚,侧头道。

“哎。”奶奶看着林轻,长久叹了口气:“是奶奶连累你了,要不是我没把你爸养好,哎,这次又花了这么多钱,都怪我。”

池让抿了抿唇,抬头却又是笑了笑:“奶奶别说了,爸爸他挺好的,这次手术的钱还是他出的。”

“你爸真的愿意出钱?”奶奶有些诧异。

“嗯,奶奶你放心吧。”

池让没在说话,低头继续小心的给奶奶按摩着双脚。

她撒了谎。

她的父亲怎么可能会付钱呢。

从医生那里离开后,池让没有立刻回去,而是转身走到了医院的小花坛。

如果不是实在紧急,她真的不想再去联系这两个人。

先是点开了和她爸的聊天界面,上面一连串的除了转账记录,就没有其他的任何消息。

想发消息,又考虑到他看不到,干脆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那头响了十几秒,才被接过了电话。

“喂,让让啊。”

“爸爸,我现在在医院,奶奶突发心梗,今天晚上需要做手术,但是我现在身边没钱,可以先麻烦给我一点么。”她垂着眸子,声音沙哑:“放心,我会还的。”

“呃,要多少?”

“七到八万,有点多,但我真的会还的,你放心。”

对面一时间没在说话,每一刻的沉默都像是在池让的心尖上打鼓,让她紧张的额头快要落下汗来。

就在她以为对面要挂断时,她的父亲池峰才说了话。

“咳,让让啊,不是我不想给,主要是,主要是我现在手上也没那么多……”池峰说的有些尴尬:“这样吧,我先转你一万,剩下的你去找你妈要,她现在做生意了,肯定有钱。”

“但是……”

“好了,我这边还有事情,先挂了,有事情再找我就好。”

池峰挂断了电话,接着,手机上发来了那笔钱。

池让沉默的点了收款,发了句谢谢,一时间只觉得身上像是压了坐大山。

但她没有在等下去的时间,深呼吸一口,转而又打通了她母亲的电话。

“喂,让让,怎么了?”她的母亲何蓉蓉接的快。

“妈,我可以先和你借点钱么,奶奶心梗需要钱做手术,我现在还差点。”

“你要多少?”何蓉蓉语气顿时冷下来。

“五万差不多,你放心,我会还钱的。”池让着急的解释。

何蓉蓉又是一阵沉默,接着冷哼一声。

“你找你爸去要钱,这是他妈,他不给钱谁给?”

“爸爸他给过了,他现在手上没那么多钱……”

“你爸每天当个小白脸还没钱?我在这个家受的苦还不够多?现在还来麻烦我?”何蓉蓉似乎是被戳到了痛点,一拍桌子大声道。

池让坐在花坛边上,声音又哑了些:“我知道这样很过分,但我真的会还。”

到底是自己女儿,何蓉蓉也不忍心在下重口,她叹了口气,软了些语气:“这样吧,我转你三万先,剩下的我现在拿不出来,工作室刚开不久,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

“谢谢妈妈,谢谢。”池让又说了几个谢谢,这才挂断电话。

手机上转来三万,她点了收款,立马算了算还差多少。

拿出现在身上的钱,兜兜转转也还差几近一万。

今天的天气算不上好,池让仰着头,就看着一团乌云飘了过来,正正的到了她头顶。

叹了口气,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收拾好心情才走进医院。

她拿着那点钱,本来想着碰碰运气,却没想到这家医院可以先做后付,护士看她一个人,主动问了几句,了解情况后当机立断给她办好了相关手续。

帮奶奶按摩好,池让才瘫在走廊外头,浑身都像是没了骨头。

从知道消息到现在,一天时间还没到,池让却感觉像是过了十几年,让她一点精力都不剩。

身心俱疲的那种。

社交好累,心也好累,走路也好累。

好累啊。

池让闭着眼想。

余清和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坨软趴趴的池让。

站在她跟前几分钟都不见她反应过来,伸手就把一瓶还有些凉的矿泉水在她脑门上贴了贴。

“唔!”池让顿时睁开眼睛直起身子,在看到面前站着的人时又瘫了下去:“是你啊。”

“怎么蔫了?”余清和在她身边落座,把水塞到她手里:“喝点水。”

余清和吃完午饭就出去了一趟,手上的事情和许风刚解决,就立刻赶回了医院。

看着满脸写着疲惫的池让,说不心疼肯定是假的。

人在低落的时候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的一句关心。

一听到余清和的声音,池让就差点绷不住眼泪。

她扭捏着动了动身子,伸手先是摸索到余清和的袖子,接着在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