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6章 许风一个人大包小包的

第16章 许风一个人大包小包的

蹭过去。

确认无误后,脑袋一歪,就准确的靠在了他的肩膀。

把脸埋住,她哼唧了两声,喊他时委屈又可怜:“姐姐,我好累啊……”

余清和把水放到一边,向她凑过去点好让她靠的舒服。

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的脑袋,声音低缓:“我们让让已经做的很好了。”

“嗯……”池让瘪瘪嘴,蹭掉了眼角冒出来的一点眼泪水。

她就这么简单的靠着,困意来袭之际,又扯了扯余清和的袖子:“姐姐,听我说说话可以么?”

“嗯。”余清和侧头蹭了蹭她。

池让眨眨眼,另一只手顺手勾着他的发,卷在手指上,再仍由它落下。

她的家庭在小学之前,也算的上幸福,直到那层虚假的面具被撕碎。

池让的爸爸池峰,从小长得就好看,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大学时凭着一张脸讨了不少好处。

而她的母亲何蓉蓉,家里环境好,一进大学就看上了池峰,年轻时不懂事,花钱如流水,靠着这个,就把池峰变成了自己男朋友。

因为何蓉蓉有钱,长得也不赖,池峰最开始千依百顺,认真的演着三好男友的角色,毕业后,两个人顺利结婚,然后生下了池让。

池峰学的不好,最开始出来找不到工作,和他结婚后,何蓉蓉就让池峰到了自己家公司工作,做着个小员工,工作不累钱也不多。

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直到后来,何蓉蓉家里突然被敌对公司诬陷,查出各种证据,何蓉蓉父亲进去了,公司也不复存在。

池让家庭一落千丈,池峰一下子失业,何蓉蓉也变得郁郁寡欢。

夫妻两个关系一差在差,不断的争吵开始出现,一个嫌弃对方不工作,一个嫌弃对方没钱,两看相厌。

池让从那时起,记忆就是父母不断的争吵。

何蓉蓉最开始为了池让不愿意离婚,而这个导火索,是池峰出轨。

池峰拿着自己的脸,又找到了个富婆,安安稳稳当起了小白脸,在被发现后反而来怪何蓉蓉没本事。

在这时,何蓉蓉才彻底看清他的嘴脸,毅然决然选择了离婚。

最开始她想带着池让走,但池让长得和池峰实在太像,每次看到她都能让她难受,无奈,只好一人离开。

池峰也不想在管这个拖油瓶,最终池让被送去了在城镇的奶奶家。

在离婚后的一段时间内,池让原先的小学就开始传起了风言风语,说他们离婚都是因为她。

结合池峰和何蓉蓉的不断争吵,池让的性格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变得沉默寡言。

池让的父母现在和她唯一的联系,就是每个月固定的生活费。

池峰会象征性的给一点,而何蓉蓉对池让还是有些歉意,总是会给的多一点。

现在池峰又结婚了,有了个儿子,而何蓉蓉,正在着手准备创业。

两个人和她,除了生日时的一句生日快乐,和新年时的新年快乐外,就是不断的金钱交易,此外没有任何交流。

“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全部讲完后,池让的诉说欲才得到缓解,顿时轻松了些许。

她又蹭了蹭眼睛,像是为了安慰他一样,笑了笑:“其实我还挺谢谢他们离婚的,不然现在我可能真的就得抑郁症了。”

“是我要谢谢你讲给我听。”余清和闭上眼,才能忍住对那对夫妻的怒气。

他伸手揽住她,试图将她拥进怀里。

侧头又蹭了蹭她,一只手顺着她的背一下下抚着。

“你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错事。”余清和看着她:“池让,那些人说的话,都tm是狗屁。”

第一次,有人那么直白的站在她这边,告诉她,是别人错了。

长大后,池让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但有些东西是在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有时候深夜,她还是会想,如果不是自己,会不会他们会更好一点。

何蓉蓉或许会立刻离婚,早点找到新生活。

她鼻尖一酸,伸手抱住了余清和。

“姐姐。”

池让瘪了瘪嘴。

“你都要把我说哭了。”

作者有话说:

总而言之。

池峰是傻*

人渣

总算把让让的故事说出来啦,她其实已经很坚强了,一个人孤独长大,却又心含善良。

余姐姐快点抱抱让让吧呜呜呜呜呜

第26章雏菊

晚上七点,徐梅芬的手术开始。

池让和学校延长了假期时间,明后天又正好是周末,让她还有足够的时间待在医院。

看着手术室外亮起手术中三个字,她紧张的握着手,几分钟里就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手机。

余清和并排和她坐着,看着她紧皱的眉,牵过她的手,放在手心轻拍两下。

他没说话,只是这样细小的触碰,却让池让的焦躁神奇的减少了些许。

手术进行的第二个小时,何蓉蓉发来了条消息。

——让让,明天见个面,有事情和你说。

——手术怎么样?

池让没有什么心情回,看了两眼,却还是删删打打好几次才回过去。

——好,地点时间你来定就好。

——还在手术中,医生说大概率会顺利。

——嗯,明天你没课的话上午十点半,就在医院外面的餐厅。

——好。

简单的对话,却让她有难得的愣神。

“怎么了?”余清和见她表情不对,关切问。

“我妈,她约我明天见面。”池让闭上眼,叹了口气。

“不想去?”余清和问。

“不是很想。”池让摇摇头:“但确实很久没见面了。”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不知道几年。

池让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她离开时的样子。

“不想去就不去。”余清和搓了两把她的脑袋:“别想那么多,自己开心就好。”

“她说有事情要和我说。”她低头叹出口气:“如果不是大事情,她一般不会想见面的。”

“要我陪你去么?”

“那你要穿女装吗?我看了心情还好点。”池让直起腰,试图让现在的气氛不那么沉重。

原本只是个玩笑话,没想到对方似乎是真的考虑了下,在她逐渐冷静的眼神下,他缓缓点了点头:“想看?”

“不,其实也没那么想……”

“好,答应你了。”

“不是……”

“好了,医生出来了。”

一句话,就让池让顿时扯开了心思,她急切的走上前,问了几句确认奶奶手术成功了才彻底安心。

不久后,池让奶奶就被推了出来,看着插着管子的老人,池让眼睛又是一酸,差点掉出眼泪来。

万幸,手术很成功。

池让看着睡着的奶奶,犹豫了两下,还是点开了池峰和何蓉蓉的聊天界面,报了个平安。

池峰回。

——好,成功就好,我过两天让人送点补品过来。

何蓉蓉回。

——嗯,让她保重身体。

看着两个人简单的回话,池让挑了下眉,最终还是选择删掉了聊天记录,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接着,又把两个人的备注后面加上了他们转过来的钱。

余清和看着盯着手机发呆的池让,知道大概率又是她父母的事,凑上前给她披了件衣服。

“饿么?”他问。

“不是很饿。”池让看向他,笑笑。

眼底的青色,就连在月光下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池让皮肤好,还容易留下印子,平时一点小磕小碰都看着严重的不得了,更不用说现在长时间没睡好觉的前提下。

余清和心疼的摸了摸她的眼下,在她不解的眼神中把她拉了起来。

“走,带你去休息。”

“但是我奶奶……”

“我叫了许风,他照顾人很有一手。”

“可是……”

“别可是,在这样下去你哪天真猝死,到时候我一个人得看俩。”

池让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看着面前的背影,她最终选择默默闭上了嘴。

走到医院门口时,他们和许风正好打了个照面。

许风一个人大包小包的,浑身怨气重的简直可以冲天。

他好像在嘟囔着什么,凑近了些,池让才发现全是以余清和为主角,展开的完全不重叠的脏话。

“草,余清和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让你跪着喊我爸爸。”

“什么爸爸?”余清和牵着她,站在许风背后,幽幽问。

“我焯!”

乌天黑地的大晚上,还是在医院这种恐怖片高发地,身后突然传来个声音,许风没被吓死就不错了

反应过来是余清和,那些到嘴边的脏话刚要说出口,眼神就瞥到了身后的池让。

“咳,你们出去啊?晚上好啊晚上好,哈哈。”他尴尬的打着哈哈。

池让站到跟前来,看着许风,朝他弯了弯腰:“许风先生,麻烦你照顾我奶奶。”

小姑娘声音甜,又小小的,看着她单薄的身影,许风再多怨气也说不出来。

他给余清和翻了个白眼,接着赶紧解释:“没事没事,我最近反正空,就当给自己积积德。”

“你放心,叫他来是因为他有找护工的经验,护工已经找好了,明天就会来上班,让他在这待一晚上而已。”余清和在边上解释。

许风看着余清和又做了个切的口型,接着点头:“嗯,我之前和相关公司有过合作,直接找信任度会大点,你放心。”

虽然这完全是个半强迫的事情。

接到余清和消息的时候,许风刚结束工作,吐着魂就要飘到床上去,看到消息他第一反应就要拒绝,但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池让在他这边印象本来就好,况且后面他确实没事情做,过去一晚上帮忙找个护工也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助攻余清和找对象这件大事,虽然嘴上他说不同意,但心底比谁都激动。

谁不想看看油盐不进的大铁块陷入爱情的样子?

看到就是赚到好不好?

“那,谢谢,还是麻烦了。”池让心底才放心些,她又指了指手机:“找护工的钱发给我就好,我过几天就还你。”

“没事,人家和我比较熟,没收钱。”许风一手拒绝。

池让看向余清和,见他也点头,这才收起手机,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我们要去哪里啊?”池让跟在他后头,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不免有些慌。

“带你去吃点东西,然后去酒店。”

听到后面,池让整个人身子一顿,她下意识停下脚步,敏锐的抓到了话里的两个字。

“酒,酒店?”

不怪他,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去酒店,真的让她很难不想歪。

余清和原先没觉得话里哪里奇怪,见她反应奇怪,才反应过来。

他先是一顿,接着转身,看着池让呆滞的样子,慢慢凑了过去。

“不是,那个,我们要不先谈谈?”

看着步步逼近的余清和,池让滋生出了类似于动物直觉的东西,她一步步后退,伸手试图制止他。

倒不是说害怕,只是有点……

有点手忙脚乱。

余清和没说话,只是笑着看她,眼里的侵略性只加了一层薄薄的外衣。

他缓缓走进,在距离她十几公分时突然停了下来。

池让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接受了眼前的现状,小脸上红了一片,满脑子都是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虽然没经历过,但她看过不少。

怎么说也是个黄种人,心里多少带点荤。

“在想什么?”余清和等了十几秒,接着轻笑着,伸手屈指敲了下她的脑袋瓜。

似乎把她的想法全部敲了出来,转而又退远了些,好让她不至于感到不舒服。

“小混蛋。”

他骂的轻,语气里却完全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反而被她听出了些宠溺。

莫名的,池让心里一阵不好意思。

余清和就站在跟前,他身上的味道总是淡淡的,却又让她觉得那么安稳。

他的长发似乎顺着风,有些剐蹭过她光洁的手腕,痒痒的,不重。

池让这才发现,余清和在自己身边,存在感竟然以及到了这个地步。

哪怕闭上眼睛,也能一下知道是谁。

她捂了捂头,睁开眼:“没想什么,就是,就是有点好奇……”

真没想什么,只是把之前看过的一点好东西回顾了一边而已。

真的没想很多,相信她。

真的。

她微微移开视线,只觉得自己此刻小脸通黄。

“放心,我不会做任何事情。”余清和走远些,知道她害羞,特意背过身去不看她:“在你答应我之前。”

往前走了几步,没听见身后的动静,他又停下步子,向后伸出了手。

“牵?”

他问。

池让摸了摸泛起热意的脸,看了看男人伸出的手,走上前,把手递了过去。

在她碰上去那一刻,余清和就把手握紧,牢牢的,不舍得让她松开。

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走着,走了几分钟后,停在了一家面馆面前。

池让在医院和余清和说过一嘴想吃面,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把她带了过来。

面馆不大,只是很寻常的小饭店,点了两碗一样的咸菜面后,池让坐在位子上,突然有点感动。

其实也没有那么想吃面,只是想有个人能陪她。

吃完面,余清和就把她带到了一家酒店门口。

酒店装修不差,看着一晚上就要花不少钱的样子。

池让跟在余清和身后,听着他和前台的交流,听到点了两间房后心底竟然还有点莫名的失落。

拿好房卡,两个人坐着电梯上了楼。

“你也要住在这里么?”她脑子一抽问。

“嗯,赶回去太晚了。”余清和拉着她走出电梯:“而且不放心你。”

池让心里的感动来不及弥漫开来,就又被他拍了下脑袋:“你这个脑子,被人骗了还要替人数钱。”

“别拍太多下,真的会傻的。”池让捂着脑袋,顿时窜远了一些。

从认识他以来,他似乎就一直很喜欢她的脑袋瓜。

有事没事就要摸一摸拍一拍的。

再这样下去她合理怀疑以后真的变傻了就是她害的。

“傻了也挺好,就把你绑在我身边哪也去不了。”余清和站在原地抱胸看着她。

“这是犯法的!”她瞪大了眸子,做了个鬼脸。

许久未见的活力再次到她的脸上,余清和心里一轻,笑了出声。

伸手把房卡扔给她,见她接住才放下手,“嗯,所以你要努力,别变成傻子,不然是会被我抓回去的。”

“什么嘛……”池让接着房卡,嘟囔着。

心底却是止不住的开心。

奶奶的手术好了,最大的石头也落下了。

她在抬头,就看到了余清和正要转身。

没过脑子一样的,她顿时小跑到他跟前,扯了下他的衣袖。

余清和疑惑的看向她,面上依旧含笑:“怎么了?小傻子想被我抓回去?”

“等这几天事情结束了,我会给你答复的。”池让听着胸口砰砰的声音,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他。

就像是深山里的小鹿,明明是那么澄澈的眸子,明明前不久可能还在怕着你。

但现在却依旧会看向你,眼里装着的,也满是你的身影。

余清和看到那双眸子之时,心底像是有什么东西悄然绽了开来。

他的眼里满是柔意,那是他曾经从未有过的样子。

“嗯。”他唇角含笑,声音温柔到了骨子里。

“我会和你说清楚,我到底喜不喜欢你的,现在太匆忙了,我不想就这样随便决定我是不是喜欢你,也不想这样随便的对待你的爱意。”池让深吸口气,捏着他袖子的手越发紧:“余清和,你在等等我,好么。”

她的声音在发着抖,或许是紧张的,或许是无措的。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的余清和只想好好的把她抱在怀里,用一切的喜爱来将她淹没。

喜欢他也好,不喜欢也好。

他会一直爱着她。

“别太慢了。”他伸手放在她的后脑处,将她的脑袋微微抬高。

“不然,我会忍不住的。”

呢喃着,他缓缓靠近。

轻轻的一下,是比羽毛还要淡的触感落在了额头上。

池让闭着眸子,睫毛有些不安的抖动着。

心脏跳得飞快,让她几乎浑身都要发软。

明明只是一个落到额头上的吻。

却让两个人的心跳达到了一样的频率。

池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房间,好像是余清和把她推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