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17章 何蓉蓉被他这么一个眼神看的

第17章 何蓉蓉被他这么一个眼神看的

她的房间就在他的隔壁,房门关上,周围一片安静。

她缓了好几下,才猛地扑倒床上,抱着枕头满床乱滚。

心里的激动发泄的差不多,她才呈大字型躺倒在床上,喘着气盯着天花板。

嘿,嘿嘿。

好开心哦。

池让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喜欢上了余清和,她不敢轻易下定论。

但心动,肯定是存在的。

她抱着枕头翻了个身,接着手机就发来了条消息。

立刻点开手机,看到来人是许风时又忍不住一阵小失落。

许风把医院奶奶的情况给她说了一下,一切平安,让她好好休息。

认真的打了些谢谢的话,发了过去。

手机又发来条消息,池让以为还是许风的,随便拿起一看。

却是余清和发来的。

——好好休息,别熬夜。

——知道你激动,因为我也是。

——但这不是你熬夜的借口。

他说他也是诶。

池让想着刚才自己的心跳,想到对方竟然和自己一样,又是一阵开心。

她看着这条消息发了会儿呆,发了表示答应的表情包过去,就再没多说。

这两天的事情让她忙的确实够呛,洗漱完后没多久,即使心有力余也不足,沾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池让就起了。

手机里许风发了护工的视频过来,她才放下心来。

左右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即使对方说不用付钱,她还是给了几百块过去示意一下。

接着没在管,收拾好自己就要出门。

而一出门,她就看到了熟悉的一道身影。

散下的长发,黑色的长裙,以及那些银色的饰品。

察觉到她的视线,面前的人转过身,看着她笑的竟然有些媚。

“要和我一起走么,小姑娘?”

吐了唇膏的嘴微微张合,他缓缓向她走来,在她的注视下牵过了她的手。

“怎么呆住了?”他含笑问。

作者有话说:

不行了,今天忙到太晚,先还你们一千五,剩下的一千五在明天的章节哦~

注意注意!这是四千五的一章呀~

第27章蓝玫瑰

“没。”池让立刻否认,随后不自然的移开视线:“今天怎么突然穿女装了?”

最近的余清和都是以男装见她,让她看到这个样子的他时竟然有点小感动。

她又瞥了眼身侧人,小心翼翼的,生怕他发现。

“想穿就穿了。”余清和站到她跟前,低头勾了勾她的发:“你不喜欢?”

他说话时故意弯了弯腰,身上似乎难得喷了点香水,发丝流动间带着那点气息飘到她鼻子里。

余清和长得好看,不加修饰时怎们看都是一副看着冷冰冰的模样,画了层淡妆后那点精致就全然被勾了出来。

一个无法忽视的大美人站在她跟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他这个打扮,池让第一眼就看红了脸。

“喜欢的,很喜欢的。”她侧过头躲了躲,想起昨天和他说的话,又是一阵暖意。

余清和举起手又把她的发给揉乱了,接着自顾自理好,力道轻柔的不行。

牵着手下了电梯,他带着池让先是吃了早饭,随后就打车到了医院。

去的时候奶奶也才刚醒,许风请来的护工正在照顾着她吃饭。

为了怕麻烦,也怕奶奶听了心情不好,池让和余清和提前打了商量,把他说成了自己学校的同性朋友。

奶奶没多怀疑,只是池让的手心在暗地里被报复性的挠了挠,痒的她差点跳起来。

而许风,原本在病房里悠哉吃着苹果,凭着能说会道的一张嘴,一晚上就俘获了老人家的心,聊得开心,就见穿着女装的余清和走了进来。

放平时,他肯定一点不带惊讶的,但在池让家人面前这样,着实是大胆了点。

听到池让的解释,又是害得他一口苹果差点卡在嗓子眼出不来,在余清和轻飘飘又富有杀伤力的眼神下才硬生生咽了下去,附和着打着掩护。

在病房呆了会儿,池让看着时间快到和何蓉蓉约好的时间,起身就借着要回趟学校的理由出了病房,身后还跟着余清和。

两个人一走,病房里又恢复了早上的样子。

许风没事情干,就继续待着和池让奶奶聊天。

手里的苹果差最后一口,刚到嘴里就又让奶奶的一句话给吓得噎在了嗓子里。

“许风啊,刚才那个高个子美女是昨天那个陪让让来的人吧,叫什么,余清和,是么?”奶奶气定神闲的躺在病床上,看着门口,语气丝毫没有起伏。

见许风呛着,又啧了一声:“怎么还呛着了,这么不小心。”

“奶奶你看得出来啊?”许风咽下那口苹果,把果核扔进垃圾桶。

“我人老了,心又没老,好歹多比你们活个几十年,除了这个,那个余清和还喜欢我宝贝儿孙女对么?”奶奶又是一击爆杀。

许风睁大眼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好半天没回过神。

“怎么又呆住了?我又没说不同意。”奶奶笑了两声,又是叹了口气:“让让这孩子命苦,有个人能陪着她也挺好。”

“您不反对余清和他的爱好啊?”许风诧异问。

“反对什么?年轻人的事我个老年人看不懂,但刚才打扮的不也挺好看。”奶奶咂咂舌,乐呵呵的笑了两声:“儿孙自有儿孙福,让让喜欢就好。”

许风默默的喝了口水,应和了两声,心里忍不住对余清和表示了下羡慕。

这小子,运气也真是够好的,碰上这么个老人家。

……

池让站在餐厅前,来之前做足了一切心里准备,真的快到时还是没忍住的紧张。

余清和站在一边拉了拉她的手,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但他的意思池让还是懂的。

如果不想去,他会立刻带她走。

池让捏了捏余清和的手才松开,深吸口气,随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找到约定好的位子坐下,接着就是一阵等待。

距离约定时间过了将近半小时,何蓉蓉才匆匆赶来。

她拎着个包,戴着副墨镜,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在她出现那一刻,池让的紧张到达了最高峰。

身前的人和几年前,变了很多。

她画着精致的妆,在墨镜摘下后,除了多了几条细纹,也没什么区别。

可池让还是觉得陌生。

紧握着的手突然被余清和牵过,他握着她的手,大拇指一下下轻轻的摩挲着。

“抱歉啊让让,工作室有点忙,等很久了么?”何蓉蓉面上带笑。

“还好,不是很久。”

“啊,这样,先点点吃的吧,饿了么?”

“嗯,也还好,你先点吧。”池让把菜单推过去。

“这位是?”何蓉蓉接过菜单,像是这才注意到身侧的余清和,嘶了一声。

“让让朋友。”余清和早池让一步讲话,双手抱胸,没有任何伸手的打算。

简单的一句话后,就没了下文。

何蓉蓉有些尴尬的应和,看了眼池让没有做解释的打算,也就作罢。

点完菜,饭桌上依旧一副半生不熟的场面。

倒是余清和像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低头刷着手机,偶尔侧头和池让说两句话。

和她说话时,他的声音总会柔和不少。

何蓉蓉是做时尚的,平时各色各样的人也都打过交道,打量了几眼余清和,才试探着开口。

面前两个人聊得开心,反倒是把她落在了一边,怎么都让她变得局促起来。

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年轻人面前,她还是不愿意放下那点年纪尊严被比下去。

“让让的这位朋友,是男孩子么?”她轻咳两声,自以为说的平静。

池让没想到何蓉蓉会提这茬,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接着就是有些着急的看向余清和。

她怕他会不开心。

不知道被人当众指出来,他会作何感受。

余清和先是压住了池让差点抽走的手,圈着在手里轻轻把玩,随后才抬起头,眼里依旧平静的看向何蓉蓉。

他对面前这个女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嗯。”他只是勾了勾唇角,一派大方。

何蓉蓉被他这么一个眼神看的,竟然是身子僵了下。

一种被针对的感觉从心底涌起,在看向余清和时,却又见他只是低头看着手机,刚才的锋芒似乎只错觉。

她干笑着打着哈哈,接着又是扯东扯西一顿聊。

池让看着不断找话题的何蓉蓉,心里莫名一阵累。

饭菜上来,何蓉蓉招呼着两个人动筷,池让却先是问了出口。

手依旧被余清和拉着,却也是因为他,才给了她说出来的勇气。

抬起头,池让直视面前的何蓉蓉:“妈,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态度不算强硬,也直接戳破了尴尬的氛围。

何蓉蓉拿起的筷子停在空中,嘴里张张合合好几次,才说了出来。

“让让,你,愿不愿意和妈妈继续住在一起?”

“……为什么?”

“这么多年到底是对不起你的,让让,我知道可能晚了点,但是我们还有时间不是么?”何蓉蓉放下筷子,接着又一阵为难的样子:“而且,有位先生想和我在一起,但他的要求是想要个孩子,他不介意孩子多大的,让让你放心,而且他人也很好!”

找补的话让何蓉蓉显得着急,脸上精致的妆也在此刻让她显得竟然有点刻薄。

前半句话出口,池让承认她的心软了一刻,但后半句话,却让她直接跌入谷底。

余清和坐在一边直着身子,听闻,舌头顶了顶腮帮子。

似乎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冷笑一声,话里竟是嘲讽。

“这位先生,很有钱是么?”

“这,我又不是为了钱!”被他的语气刺到,何蓉蓉抬起头,争辩道。

余清和向后靠去,脑袋微微歪着,满是不屑。

挑了下眉,他依旧无声笑了下。

“哦,是么?”

“有钱又怎么了?我想给让让更好的生活不行么?!”

像是被看穿一样,何蓉蓉被噎了下,火气开始上来。

“你又是怎么回事?这么没礼貌么?别人家家事别掺和不知道么,真是,一个男孩子还穿女装,什么样子。”

语气尖锐,和刚才的温润完全不一样。

“妈。”池让拍了下桌,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对面听见。

何蓉蓉这才停下嘴,看着自己女儿又换上副笑容,试图再次劝说。

在看去,却发现池让脸上已经没了那点装出来的笑。

“妈,谢谢。”她嘴角绷直,语气都强硬了不少:“但我拒绝,抱歉。”

“让让,你这样日子过着不苦吗?跟着妈妈过好日子不好么?”

“妈,我们几年没见了?三年还是五年,或者更长时间?”池让岔开话题。

何蓉蓉一下被问住,顿时没了话。

“一见面您就让我跟您走,只是为了一个我没见过的男人。”池让冷笑声,又像是在自嘲:“甚至一上来就骂我的朋友,他有说错什么么?明明什么都没有。”

“让让你怎么和妈妈说话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她喊道。

“妈,亏我喊您一声妈,事情我不会答应,如果想要孩子,那就找别人生吧。”池让拉着余清和,直接起身:“我成年了,会负责自己的人生,你是我妈的事情不会变,但也只是这样了。”

擦肩而过之时,池让看了眼何蓉蓉。

“妈,你变了。”

她说的冷淡,尾音却带着点轻易察觉不到的颤抖。

拉着余清和一直走了很久,池让都没有停下步子。

余清和走在身后,路过长椅时手上一用力,将她停了下来。

她站在树荫底下,瘦削的肩膀微缩着,低着头,偶尔吸两下鼻子。

像是只落水的小狗。

余清和一言不发,只是凑上去,从身后将她圈住。

低头蹭了蹭她的头顶,好半天才叹了口气。

“你不该走这么早的,应该让我好好骂她一顿。”他轻声说。

“那会上新闻的。”池让带着哭腔,戳了戳放在身前的手。

“所以呢?”他抱紧些:“你觉得我在乎么?”

“我在乎啊。”池让呼出口气,在他怀里转了个圈,伸手抱住他:“姐姐,我好难受,呜……”

“想哭?”他抚上她的脑袋。

“已经哭了。”池让说着,就委屈巴巴的在她衣服上蹭了蹭眼泪:“她以前人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余清和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使劲儿蹭自己的样子,拍了下她的脑袋:“好了,小丫头别蹭了,衣服脏了。”

“你嫌弃么?”池让问。

“不敢。”余清和立答。

回答他的是池让的又一顿蹭。

小姑娘养的熟了,也敢和自己顶嘴了。

还会维护他了。

想起餐厅里池让站出来的样子,余清和真是开心又心疼的。

手上力道更加轻了起来,抱的却又紧了几分。

两个人就站着抱了许久,等池让把心情调理好,才牵着手慢悠悠的荡回了医院。

自从那天后,生活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因为有护工在的原因,池让医院学校两边跑的次数也算不上多,总体比她想的要轻松很多。

两周之后,奶奶的身体彻底康复,等把奶奶安置好在家里后,池让才返回医院缴费。

借着网上账号的火度,池让在室友建议之下,第一次开通了约稿服务,她画的好,一张完整全身图卖个小几百也没人反对。

勤勤恳恳好几天,几乎是没日没夜的画,才勉强凑够了钱。

正要去缴费,池让却发现自己的钱已经被交好了。

一问,才知道是余清和。

早在奶奶做手术的第二天,就替她把钱给交好了。

池让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收好东西赶忙赶回余清和的店里,一进门,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他正翘着个二郎腿,支着脑袋闭着眼,似乎正在小憩。

池让顿时变得蹑手蹑脚,刚踏进门,就见余清和脸上勾起了笑。

“小孩,想干什么?”他没睁眼,只是声音有些哑。

一听他的声音,池让瘪了瘪嘴,差点没绷住。

她走到他跟前,趁着他睁眼的功夫,弯腰抱了抱他。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她低低说着。

“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余清和圈住她,抚着她的背:“这么可怜的小孩,现在总得有人靠着不是?”

“我成年了的,不是小孩了。”她还在犟嘴。

“嗯,让让真棒。”余清和侧头,蹭了蹭她的耳畔:“你会独立,会成长,会变得很厉害,但在此之前,你可以选择依靠我。”

说话间,他的气息全都喷洒在她的脖颈处,泛起一片红色:“作为比你大八岁的大人,我现在有义务教你点什么,尤其你还这么傻,不是么?”

“那你还打算老牛吃嫩草。”她哼唧着。

余清和笑了两声,看着她,说出的话有些意味不明:“距离吃,估计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直觉让她感到了不对劲,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你是不是在隐喻着什么?”这么想,她也就这么问了出来。

“没什么,以后你会明白的。”他说的幽幽的。

池让哦了一声,弯腰的姿势到底有点不舒服,正想直起身子,就听见门口一声大叫。

“我焯!对不起,不是故意的,你们继续继续啊,别管我,当我没来过!”

作者有话说:

让让的事情先交代一点~

毕竟本文宗旨还是谈恋爱嘛

第28章雏菊

许风原本想着事情告一段落,他好歹也得和人家见个面,顺带着说不定还能教他点新招去追池让,没想到一进屋子,就看到了两个抱在一起的人。

别人他丝毫不觉得奇怪,但关键就在于,那个人,是余清和。

余清和啊!!

虽然知道他和池让最近有阶段性进展,但他着实没想到进展竟然会这么快。

看着此刻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的池让,许风在两个人之间眼神来回看了看,才摸着下巴走进。

“咳,大白天的哈,真不好意思。”他故意道。

池让的脸皮在陌生人面前实在算不上厚,一听,脸就瞬间红了一个度,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瞥了眼一边还坐着的余清和,她伸手,在背地里拽了拽他的衣服。

余清和一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