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21章 激动的心在此刻压下去了一点

第21章 激动的心在此刻压下去了一点

出时间来找他。

按照她的性格,在以前,让她主动做出这种腻歪的事情,简直可以说是地狱级难度。

她曾经想过自己谈了恋爱会变成什么样,但唯一没想过的就是像今天这样,自然而然的撒娇。

害羞依旧存在,更多的还是让她感到舒适。

她也不愿意在这段感情里只有余清和一个人的付出与热情。

察觉到他心情真的好了起来,池让笑眯眯的牵着他的手。

她又把鸿姿那边的进度和余清和说了通,多日来的焦虑也神奇的得到了缓解。

下午四点,余清和店里来了个客人。

“外面的是你妹妹?”客人问。

在外面等着的池让原以为余清和会不回答这样的问题,却没想到等了等,里面就传来了他的声音。

与他人讲话时,余清和总是冷着一副样子,说话也不爱多说,一副将酷进行到底的样子。

现在说的话却像是包了层糖衣,依旧冰凉,却带着丝丝的甜。

“不,是我爱人。”

“结婚了?”客人诧异。

余清和顿了顿,又笑了声。

不知道是对着客人讲的,还是对着外头的她讲的。

“只要她同意。”

里面没了声响,池让却被这句简短的话给撩到。

整个人呆愣愣的站住,脸上飘上一抹红来。

可恶,这个男人真会!

她忍不住笑的想。

潇洒了一个下午的后果就是熬了个大夜。

看着走到晚上三点半的时钟,池让才总算是放下笔,伸了个懒腰。

“画完了?”

耳机那边传来声响,池让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挂着电话。

回去之后,余清和知道她还要熬夜画画,特意和她煲了个电话粥。

虽然说是电话,但两个人基本都没讲话。

池让这边人多,讲话不太方便,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不好发出声响。

干脆的,就直接挂着电话,两个人个干个的。

原以为这样的陪伴池让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无声的存在竟然让她也能够感到安心。

看着时间,池让赶紧爬上了床,打了个几个字让他早点睡,这才心疼的挂断电话。

“晚安。”

最后一刻,她小声说道。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顿了顿,轻笑一声,接着传来一声亲吻。

——亲亲你。

挂断电话后,他发来解释。

池让甜滋滋的看了会儿,才总算是放下了手机,合上了眼。

忙忙碌碌又是几个礼拜,池让的行程安排却越来越满。

鸿姿的计划,加上自己的期末作业开始布置,和整整一本的重点,都让她的时间开始不够用。

池让原先还打算按时去找余清和,但这种紧赶慢赶之下,也实在挤不出时间。

看着又要恢复到之前那样冷淡,她不由得急了些。

但余清和是谁?

开玩笑,没办法也给你挤出办法来。

既然池让没时间去找他,那他就去找她。

每周抽出点时间,在校门口见个面,只能待个几小时,却也让两个人觉得开心。

青城气温也跟着下降,看着余清和站着的样子,池让突然升起股心疼来。

上前,她抱住他,试图让他能够暖和一点。

“对不起啊。”她又和小狗似的蹭了蹭他。

余清和熟练的抱住她,笑了声,接着低头贴着她的额头。

脑袋靠在她的肩膀处,他长得高,这样其实不轻松。

但他偏偏喜爱这种感觉。

跟着蹭了蹭她的耳垂,余清和意味不明的吹了口气。

在耳边说出的话声音也低了不少。

“那,以后记得好好补偿我。”

他笑着说道。

而被抱着的池让,身为人类的直觉让她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但她不想承认。

故意的,池让清了清嗓子。

正想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屁屁肉被余清和捏了下。

“嗷呜!”下意识的,她小声喊了出来。

“别装傻,你听得懂。”余清和在她耳边继续威胁道。

“我……”

话还没说完,池让就被捧着脸亲了一口。

亲完,余清和就松开了她。

看着呆愣的池让,他笑了声,拍了拍她的脑袋。

“先拿点利息。”

“哦……”

池让捏着衣服,小声点了点头。

回去寝室,池让已经结束了漫画的大纲,也顺利的交给了编辑。

在编辑的帮助下,总算是把一个完整的大纲给梳理了出来。

而现在,她已经开始着手画草稿。

她打算画的是一个幽灵男孩和盲人女孩的故事。

两个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女孩从小就是盲人,而男孩身体健康,但在十六岁那年,因为一场事故失去了双腿。

男孩以为女孩会嫌弃自己,但女孩没有,对待他的态度依旧如前。

原以为时间会这么过去,失去双腿的男孩却突然得了骨癌。

得知消息后,男孩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就掐着时间死在了医院,而他的眼角膜,也在父母的同意遗体捐献下,顺利的被捐献给了女孩。

死后男孩却没有立刻轮回,对女孩的执念让他成为了她背后的守护灵。

但代价却是女孩忘记了关于男孩的一切。

住进小区后,女孩才开始发现自己周围的不寻常。

男孩最开始极力掩饰,最终却还是被发现了他的存在。

在女孩想起一切后,两个人选择在一起。

一个是幽灵,一个是普通人。

女孩最后寿终正寝,而男孩,早就已经在孟婆桥边等待许久。

而故事的开始,就是从女孩搬进这个小区开始。

池让对这个故事充满着激情,画到一半,手机却突然探出了消息。

——三水也大大是么?我是你的上一榜!因为喜欢你很久了所以才来加你的!

——没有打扰到太太你吧QAQ

一看,才发现是那个新星群里的人。

作为间断性社恐的人,池让看着摆在眼前的社交,顿时挺直了腰板,放下了笔。

看到她是自己的粉丝,激动是不可避免的,但更多的,还是紧张。

她没有贸然回消息,而是先去网上看了看她的账号。

对方给的名字是耳东,池让照着去查。

不查不知道,一查才让她吓一跳。

耳东是个她之前很喜欢的太太。

画风和她的有点像,但更多的还是以精致出名。

如果说她的像是写意山水画,那么她的则更像是欧洲写实画。

池让手机里就很多她的图。

耳东的粉丝问过许多次她为什么不出漫画,得到的回答却全都是模模糊糊的。

要么是在努力了,要么就是还没到时候。

池让也跟着可惜过,但后来事情太多,耳东就慢慢被放到了脑后。

她的名字也跟着时间慢慢退出了大家的视野。

但是现在!

她就要和这么厉害的太太合作了!?

看着耳东的界面,池让呆了足足有三分钟。

想起来还没回人家,又紧张兮兮的回到聊天界面,想回复,却又不知道怎么回复才好。

救命啊!

世界好魔幻!

好刺激!!

作者有话说:

呜呜呜呜对不起我先士下座道歉了!

明天还有更新的!

真滴抱歉呜呜呜

还有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虽然是迟来的QAQ)

第34章雏菊

——我也超级喜欢你的!

——抱歉现在才看到消息呜呜呜。

——【猫猫激动表情包】

兜兜转转,池让还是发了这段简单的话过去。

发完,她就紧张兮兮的等着对方回复。

——真的吗!

——其实加你还有个原因,我是你后面的那个单元,想来和你讨论一下可以嘛?

——我想设计点小彩蛋什么的,看着也会更加顺畅点www

激动的心在此刻压下去了一点,池让看着消息,有些犹豫。

漫画的大纲是及其重要的东西,提前透露给别人是很危险的事情。

但一方面,耳东的想法又很好。

在要不要说的烦恼之下,池让最终败在了她对耳东的喜欢上。

——可以啊!完全可以的!

况且耳东的画技确实不错,完全不需要她这个小虾米来润色。

这么想着,池让的心也算是放下了一截。

耳东没有在今天和她聊很多,只是说了说两个人的情况。

考虑到池让的时间不多,没多久就下了线。

池让这边漫画之路走的如火如荼,期末考试的压力也越发逼近。

时间悄然走过,青城的天气越发冷下来。

短袖换成长袖,长袖外又开始套上外套。

十二月中旬,青城下了第一场雪。

池让挣扎着从被窝里起来,在床上楞了好一会儿,这才穿上外套下了床。

刷牙时她习惯走到阳台外头百无聊赖的看看,这一看,满脑袋的困意就这么被冲淡。

池让趴在窗户上,惊讶的看着外头飘下的片片雪花。

青城在南方,几乎几年都不下次雪。

这场雪没有任何的预兆,实在是属于意外之喜。

快速的把牙刷掉,洗完脸,池让裹好衣服,也不管头发怎么样,拿着手机就在此跑到了阳台外边。

趴在阳台的窗上,她拿着手机,第一时间录了断视频。

对面寝室楼也显然发现了,大大小小的人影都趴在窗户前,举着手机,拍着这一场雪。

冷空气钻入鼻子,让池让鼻尖一痒,打了个喷嚏出来。

把视频发了出去,确认发送成功,又发了个语音过去。

声音小小的,软糯之余还带着点沙哑。

“姐姐,今天下雪了!快看快看!”

余清和收到消息时,其实还没睡着。

临近年末,公司的事情开始变多,忙的日子也算是彻底来了。

手头的东西从晚上一直处理到了现在才算是堪堪解决完。

从深夜到晨曦,再到现在的彻底天光大亮。

他是看着雪开始落下的。

出现雪的那一刻,他只是比往常多看了一眼,接着就再度投身至工作里去。

疲惫爬上脑袋,解决完工作的他起身捏了捏鼻梁,正想去躺会儿,就听到了池让的声音。

清爽的声音传到脑袋里,有效的驱散了些疲倦。

倒像个救命药了。

余清和笑了笑,打电话的最后一刻,手指一动,就变成了视频通话。

三秒之后,对面接了过来。

开屏就是她那张放大了的白净小脸。

“姐姐,你看视频了吗下雪了!”池让蹭了蹭围巾,让她的脸能够完全露出来。

“这么喜欢雪?”余清和坐在椅子上,挑眉问道。

语气有点醋。

危险!

池让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语气的变化。

眼珠子一转,有些憨的笑了两声。

“喜欢。”她又凑近些,声音小小的:“但还是喜欢你。”

“今天怎么胆子这么大?”余清和反而有些意外。

“今天应该算是初雪吧?”池让吸了吸鼻子,接下来的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是说恋人的话一起看初雪,会很幸福嘛。”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池让不敢再去看余清和的脸,干脆低下了头再次把脸埋了起来。

对方长时间没有说话,等待的时间在此刻显得格外煎熬。

池让彻底闭上了眼,羞耻漫了上来。

“好了好了,知道这样很幼稚了……”池让嘟囔着,就要把手机转过去:“给你看雪好了。”

“先别转。”

池让听话的转回了手机,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看他。

“让让,今天有空么?”

“嗯?有是有的……”

“不,是现在,现在有空么?”

余清和问的似乎有些着急,池让只是移开了会儿视线,在看去,就发现那边的摄像头正在抖动着。

“现在?也是有的,怎么了么?你是要去哪里么?”

对面的摄像头抖动的更加厉害,池让看不见他的人,却在下一瞬,面前再次出现他的脸。

他带着副眼睛,狭长的眸子里含着笑,是比初雪还要动。

池让不小心就再次看呆住了。

“不是说要一起看?等着,我来找你。”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在挂断电话前,还不忘敲了敲屏幕。

“小孩,别呆着了,穿厚点出来。”

对面挂断了十几秒后,池让才有了动作,脑袋埋进围巾里,久久的,点了点头。

露出来的一点耳尖却早就红了个透。

今天是周六,池让其实很空,平常的她并不会起这么早。

但身上事情实在多,让她不得不早起。

不过也感谢这个早起,让她才能看到这场雪。

裹了一层又一层,确认自己不会冷到后,池让才掐着时间出了寝室。

刚到校门口,她就大老远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在外头。

池让刷脸出去后,就忍不住的加快步子,在距离他只有几步时,忍不住的张开了手。

一张小脸冻的还是红了点,就像只小羊一样,冲着就过去了。

也不管那点害羞了,她现在只想抱住他。

“姐姐!”她小声喊着,下一瞬,就牢牢的抱住了那人的腰。

余清和没说话,只是张开双手,稳稳的接住她。

手却立马放到了她的腰间。

捏了捏她的腰,一下子摸不到肉肉,这才放心的低头蹭了蹭。

“冷么?”他问。

池让不说话,只是在他怀里摇摇头。

手悄摸的松开一只,探了探他放在自己腰后的手。

“姐姐,穿的少的不是你么?”池让瘪瘪嘴,拿着他的手搓了搓:“这么冷就穿这么点?”

余清和穿的不多,里面一件高领毛衣外头一件黑色大衣,下身配这条直筒裤。

头发抓成了高马尾,现在正垂下来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

那个裤子,一看就漏风。

池让吸了下鼻子,不由得想到。

“你不冷啊?感冒了怎么办?”池让离远了些,又怕风冷着他,凑上去又抱住。

“不好看么?”余清和答非所问,小小的一个人窝在自己怀里,软软的,暖暖的。

他低头,在她鼻尖蹭了蹭。

“好看。”池让被近在咫尺的美颜晃了眼睛,立刻回答。

接着又迅速回神,看到了他眼下明显的乌青和他眼里的红血丝。

“姐姐,你是不是又熬夜了?”池让心疼道。

余清和不说话,只是抱紧了她。

“好想你。”他埋到她的脖颈处,深吸一口气。

多日的思念累积至此,像是找到了个口子发泄。

她抱紧了他的腰,跟着闭上眼,竟然有股想要流泪的冲动。

“我也好想你。”池让喃喃道。

静静的抱了会儿,余清和又觉得不够似的,抬起头,和她额头相抵。

“亲一下好不好?”他声音有些哑。

看着他越来越靠近的脸,池让举起手,在最后一刻制止了他。

她摇摇头,含笑拒绝:“不要,外头冷。”

“而且不是要看雪么?”

余清和了然一笑,装模作样的思考一下,随后松开她,拉着她进了车子。

车子里气温还热,池让感觉到了热,脱下了外套。

外套还没放好,整个人就被一只大手揽住。

再然后,就被完好的圈进了一个怀抱。

余清和靠着她,低头询问:“现在能亲你了么?”

明明是在问她,语气里却满是不容拒绝。

池让心里还念着雪,魂都快被勾过去了,却还是无意识的指了指外头。

“但是雪……”

话还没说完,就被跟前人堵住了嘴。

唇瓣厮磨间,他轻笑一声,呼吸交缠,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乖小孩,睁开眼。”

他哄着。

池让被亲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除了眼前的余清和,就是身后那一点的窗户。

雪正从那边,一片片落下,偶尔掉在车窗上,又瞬间化为水。

“我也看到了,雪。”余清和轻笑一声,离远一些,在她额头爱怜的亲了亲。

顺着往下,眼睛,鼻尖,再是唇瓣。

池让被亲的实在是有些迷糊,她看着眼前,雪花不断飘过,让她又闭上了眼。

手放在他的胸前松垮握着,转而也圈在了他的脖颈处。

看到了,初雪。

“我们会幸福的。”她气喘吁吁的小声说道。

回答她的,是再一次的亲吻。

“会的。”厮磨间,他回答。

池让能感觉到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