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8章 池让默默移开了视线

第8章 池让默默移开了视线

但今日似乎格外不巧,余清和现在正好不在,店门口的屋檐又不大,即使她整个人贴着门,身上依旧被打湿了大半。

又怕怀里的东西湿了,池让只好抱着盒子,背对着雨,身子极近可能的缩了起来。

余清和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爱干净,原先走的缓,此刻突然加快了步子,也不管那些雨水会不会溅到自己,伸手就将伞递了过去。

偌大的雨滴突然停止了对她后背的袭击,池让闻到熟悉的味道,鼻子耸了耸,确定没认错人才转过了头。

她不自觉的瘪了瘪嘴,头发打湿了贴在额头上,看着可怜巴巴的。

“姐姐……”

眼睛却依旧亮着,活像个落水的小狗。

余清和原先有些恼,在看到她时又消了气焰。

心疼又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脑袋,手下立刻开了门,把她带了进去。

“这种天气怎么不带把伞,想感冒么?拿着擦擦。”一进屋子,余清和就拉着她走到了隔间,递了块还没拆的毛巾过去。

“谢谢。”

池让把礼盒小心翼翼的放到一边,拿着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脑袋,又看着背对她的余清和,才发现他后背也湿了一小块。

就连总是顺滑的头发现在也因为沾了水,变成一缕一缕的。

她把毛巾换了面,给余清和盖了过去。

“姐姐你也擦擦,后面也湿了不少的。”

她的力道很轻很柔,却正是这个力道,叫余清和又是一愣。

男人和女人无论在怎么像,总是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就像他身上的肌肉,无论如何,也不会像池让那样柔软。

他顿了顿,转过身把毛巾又盖到了她脸上,盖住她的视线。

“你先擦好,我这还有毛巾。”他有些别扭的别开视线,说。

“好。”池让回答的乖巧。

拿下毛巾,确保余清和拿出另一块才安心下来。

但毛巾怎么擦,身上也还是湿的。

她瞥了眼正在低头擦头发的余清和,心里犹豫了下,伸手解开了两颗扣子。

都是女孩子,脱掉点衣服姐姐应该不会介意吧?

青城温度总体不算高,今日又下雨,温度也就更凉快些。

池让怕自己冷到,就在出门前把短袖换成了衬衫。

“姐姐。”池让喊他。

“嗯?”

“我能在这里脱下衣服么,擦下里面。”

“?!”

余清和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再抬头时,池让已经解开了第三课扣子。

隐约可见里面莹白的肤色。

余清和二话不说又把毛巾盖了过去,顺带着手盖住了她放在口子上的手。

“等一下。”

“姐姐?”被突然盖住的池让不解。

属于余清和的气息突然变得浓厚,她从未离他这么近,也是这时她才发现。

姐姐,碰着硬邦邦的。

是太瘦了么?

回过神来,余清和已经把她几乎圈在了怀里。

怀中的人和他想的一样,小小一个,浑身都软绵绵的。

如今贴的近,她身上的气味也第一次钻进了他的鼻尖。

清淡的洗衣液味道,闻着干干净净的。

余清和头发本就长,如今低着头,又和池让贴在一起,两个人的发丝就这么不经意缠在一起。

触及到此,他暗了瞬眸子。

再开口,嗓子已经有些发哑。

“别脱,门没关紧。”

作者有话说:

哇,这就是纯情钓系吗(后仰)

第13章蓝玫瑰

“今天会有客人来这里么?”池让蒙在毛巾里抬头,说话声音有些许闷:“在这里应该没关系吧?”

这个小隔间姐姐和她说过,没有他说是不会有人来的。

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沾了水,这下又因为那块扑过来的毛巾,让布料更加紧贴在身上。

因为实在是不舒服,池让又动了动身子,试图让这个难受的感觉离自己远点。

怀里的小丫头和自己挨得很近,一点动作都能够清晰的传到他这边。

余清和僵了瞬身子,听见她毫无防备的语气,心里又是没来由一阵气。

举起手隔着毛巾在她脑袋上拍了下,看着她微微晃了晃的头,又觉得这个气来的莫名其妙,转而伸手把盖着她的毛巾变成了披在肩上。

“你就不能有点戒备心?”他拿起另一块毛巾给她搓着头发,力道轻柔:“今天不会有人来。”

“那不是因为在你这里嘛。”池让吐了下舌头,因为他揉脑袋的动作又闭了闭眼。

“就因为我?”

“对啊,姐姐你不会对我做什么的,对吧?”池让半开玩笑道。

刚起来的火苗就这么被轻易浇灭,眼前的小姑娘眯着眼,脸上却是对他全然的放松。

“为什么那么信我,万一我是人贩子呢。”

“你不会的,姐姐,我一直没和你说,其实我看人很准的。”

她知道余清和脾气确实算不上好,但绝对不坏。

把她从餐馆拉出去那天,她就知道。

“那你还和那个学长出去吃饭?”余清和反问。

“我那不是不知道怎么拒绝吗,真不是故意的!”池让声音大了些。

旖旎的氛围似乎只是刚才的错觉,余清和把池让擦的差不多时自己身上也干了大半,再次走到外面屋子时,屋外的雨已经停了下来。

池让坐在椅子上,喝着余清和给她泡的茶,惬意的吐了口气出来。

眼神瞥到一边的礼盒,才猛地记起来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余清和从里面出来时,就看着池让捧着个礼盒满脸纠结。

“抱着个盒子做什么?”他问。

听见他的声音,池让立马抬起头,两只眼睛似乎放了光的看着他,接着就把盒子一递。

“姐姐,拿着。”

“给我的?”余清和接过盒子,眉毛一挑。

“不是不是,是我朋友给的,就是先前和你提过的那个。”池让老实说。

见到礼盒时,池让能明显感觉到余清和除了短暂的惊讶外,没有任何反感。

一不做二不休的,她就干脆把原因一口气说了出来。

“你朋友?”余清和扬起的眉梢顿时皱起。

敏锐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池让缩了缩身子。

“对啊,姐姐你不看一下么?”她声音顿时缩小。

意识到自己有些吓到她,余清和安抚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柔和了些:“我回去看。”

“那回去记得一定要看。”她不放心说。

“嗯。”

陈染不让她说礼物是哪来的,池让也没法多说。

看着余清和把东西收好,她一颗心这才放下。

她之前听程成说过,余清和几乎不收东西,这次来之前,她做足了一切准备,却没想到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把东西交出去后,压在心里的石头才算是掉了地。

“姐姐,你谈过恋爱吗?”

看着余清和线条流畅至极的侧脸,池让突然问。

其实她好奇过许多次,像余清和这么优秀的人,身边会不会曾经站着过谁。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余清和擦着手里的东西,头也不抬一下。

“就是,问问嘛。”她扭捏了一下,不太好意思把心里目的说出来。

这么好的大美人,谁会不喜欢呢。

嘿嘿。

“没谈过。”余清和回答很快。

“啊?”池让看着她,眼睛睁圆了一圈。

金属的器械相互碰撞发出轻微的声响,余清和把东西全部规律的摆放好,转身走向池让。

他站在她身前,腰身微弯,脑袋歪了歪,伸手轻轻捏住她的脸颊。

“那你呢?”他缓声问。

说话间的气息若有似乎的飘忽在池让面颊,他的手贴近脸颊时,让她浑身莫名一颤。

也是在这时,她才发现今天的余清和带了戒指。

两三个纤细的银色戒指,没有什么花纹,温度却比他的体温要低许多。

池让看着眼前的余清和,动物本能的直觉让她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余清和眼里总是很浅,冷冰冰的,似乎什么都不在乎。

但现在却出奇的有些深,就像从浅溪变成了大海。

而她就是海里唯一的那艘小船。

“没,没谈过。”她莫名心虚。

“喜欢的人也没有?”他又凑近些,声音更低。

“如果纸片人也算人的话……”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确实,如果按这么算,那么她的墙头已经多到可以绕地球一圈。

在几个月后后乃至未来,这个绕地球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多。

池让默默移开了视线,余清和这个眼神,总是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出轨的妻子。

莫名的罪恶感。

“算你勉强及格。”余清和松开她,还替她理了理头发。

“嗯?”她没听清。

“毕竟你只是图我的脸才和我搭话,想想如果哪天遇到个更好看的……”

余清和拖长了音调,看着池让挺直的腰背,眼里闪过丝狡黠。

“那你喊的姐姐不就换人了?”说出的话听着和平时一样,尾音却小小的转了个弯。

莫名的委屈。

“不会的!姐姐就是姐姐,怎么会变!”池让见不得美人委屈,大声反驳道。

而且这么好看的脸,她发誓她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真的?”

“当然是真的!”

“以后毕业离开了也不会?”

“不会。”

“那我就放心了。”余清和收起那点委屈,直起身子拍了拍她的脑袋:“让让好乖。”

从得知池让的那个朋友之后,余清和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总算明白了那点诡异的情绪来自于对池让的占有欲。

而从这天下午后,他的危机感总算是短暂解除。

就连许风的电话,他也没在轻易挂断。

而那个礼物,被带回家后原先想直接扔掉,但考虑到池让的原因,就一直扔到了角落里没管。

但这个礼物只是个开始。

自从直到余清和没有拒绝池让带过去的礼物后,陈染更是一口气让她带了不少礼物,平均每天就有两三个。

池让带礼物的流程也越来越熟练,直接放到店里就不再管,毕竟她知道余清和会带回家。

而余清和家里的礼物,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直到那天,池让突然问了他句。

“姐姐,那些礼物你看了嘛,怎么不见你用啊?”

这是陈染的话,她想看看余清和用这些东西的样子。

“太多了,平时用不上,明天给你看照片。”余清和想起家里那堆快要积灰的礼物,面不改色道。

而等当天回家,他就喊了许风过来。

“哟,你要送我这么多东西?”许风看着成堆的东西,惊讶之余有些感动。

这么多年的陪伴,果然没有白费。

感动了。

“朋友送的,你帮我拆一下,喜欢什么直接拿走就好。”余清和说。

许风:“……”

当他没说。

但毕竟有东西拿,许风坐在一边勤勤恳恳拆礼物,拆一个感慨一句。

“啧啧啧,你这是哪里傍上个富婆,这些东西可不便宜。”

刚说完,刚才拆出来的游戏手柄里就突然掉出来个卡片。

许风一看,身子顿时僵住。

这是今天池让送来的东西,里面写着几句话,毫不意外的是些情话。

但这些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卡片右下角,第一次有了署名。

陈染。

“……余清和,你还记得我那个喜欢你的妹妹么?”许风背对他。

“我该记得么?”他对着笔记本,眼神也不给一个。

“……那你知道这些东西是谁送的么?”许风又问。

“你想说什么?”余清和摘下眼镜,动了动有些僵的脖子,直接挑明。

“哈哈,你知道么,这些东西,都是我妹送你的。”

许风拿着手柄走到他跟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余清和。

“你妹?”余清和皱起眉。

他其实并不关心是谁送的东西,但许风的妹妹他听他说过几句。

脾气很差,从小到大惹的祸不少。

而且喜欢他。

脑子里又迅速闪过池让的脸,余清和顿时皱起眉。

另一边,许风拿着手柄站到他跟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对啊,我妹,而且最重要的,她的钱全是我给的!”

好家伙搞半天,原来这些东西都花的是他的钱?!

还喜欢什么拿什么,本来就是他的好么!

“余清和你数数,你拿了我多少钱!”

余清和看了眼那堆东西,“你全拿走吧,或者我把钱转你。”

“这是钱的事情吗!”

虽然是,但他不承认!

“你先回去,我有事情要处理。”余清和瞥他一眼,眼里满是凉意。

被这个眼神吓到,许风看了看那堆东西,又看了看眼前的人。

他二话不说,干脆利落地!

抬脚走了出去。

“记得一定要还我啊!”

临走前,他说。

余清和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是池让刚下晚自修的时候。

接着,立刻打了个电话过去。

“姐姐,怎么了?”

“你喜欢她么?”

作者有话说:

怕有人误会,说一下,我的标题都是看到啥取啥的诶,嘿嘿嘿……

第14章雏菊

池让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正是晚自修下课,周围人多,让她有些听不清楚。

和室友打了个招呼,走到了个人少的地方,她又问了遍。

余清和捏了捏鼻梁,往后靠在椅背上。

“你的那个朋友,你和她关系好么?”

知道他说的是陈染,池让顿了顿,说的有些含糊:“也还好吧,怎么了么?”

“明天你们有空么,把她带来见一面。”

池让忍不住诧异,余清和这么主动要见一个人,不管是听说还是自己见到,这都是头一回。

“明天在店里么?”她想了想又问。

“不是,地点我等等发你。”

“好,那没事了的话,姐姐再见。”

话音刚落,池让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刚才的逗留周围已经没了什么人,她看着空无一人的校园,把手机揣好后有些泄气的叹了口气。

今天的月亮格外的亮,如果是平时的池让,大概率会发散一下晚上的文艺因子,拍几张好看的照片,然后发个朋友圈。

但现在是个例外。

从余清和嘴里听到另一个人,她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酸酸的,像是喝了一大碗醋。

池让明白自己是在吃醋,但理智又在告诉她,作为朋友,她理应给对方更多的空间。

人家不可能只有她一个朋友,况且陈染对她还那么好。

走到寝室时,池让整个人看着都有些颓颓的,为了不让室友担心特意在门口收拾好了心情才进去。

她今天没什么心情画画,洗漱完后就立刻上了床。

把消息告诉了陈染,接着就开始拿着手机发呆。

空落落的感觉。

——姐姐,你以后还会找我玩吗?

不自觉的,这句话就发了出去,但刚发送成功,下一秒就被池让给撤回了。

又不是小孩子了,她在干什么呢。

池让拍了拍胸口,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早点睡过去。

当天晚上,她就做了个梦。

梦里,余清和揽着陈染,低头看她的眼神那叫一个柔情似水,两个人眼神对视里的甜意几乎可以拉出一整盘的龙须糖。

而她,只能拿着个可怜巴巴的画站在他俩面前。

“清清姐姐~那个人是谁呀~~”陈染晃着余清和的手腕,尾音就像饶了一百八十圈。

“一个朋友,没谁~”余清和低头亲她一下。

“她怎么给你送东西呀~我不管,只有我能送你东西~”

“好的,听你的,姐姐这就把画拿过来~”

接着,池让就看到余清和大步走到她面前,抢过她的画,三下五除二拆了个四分五裂,接着狂霸酷炫地扔到她面前。

“以后别叫我姐姐,只有染染能这么叫我,懂?”说完,她就揽着陈染走了。

而池让,只能委屈的摆出尔康手,身后响起一剪梅的BGM,大喊着看着她们渐行渐远。

“别!”

池让下意识伸手,睁开眼,眼前出现床帘的顶才发现自己在做梦。

睡意早就散了个精光,她看了眼手机,发现才早上四点半。

池让擦了擦一头的汗,确定没吵醒其他人后,小心翼翼的起身去洗漱。

收拾好一切,她就开始坐在桌子前发呆,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随便画画。

余清和和她说好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