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雏菊吻 > 第9章 对不起

第9章 对不起

在中午十点,稀里糊涂的做了一堆事情,时间也总算差不多。

她原先打算和陈染一起过去,对方却拒绝了她。

看着时间差不多,池让换好衣服,带上帽子就静悄悄地出了寝室门。

余清和给的地址是先前池让和学长去的那个餐馆,他定了个小包厢,让她来的时候直接过去就好。

她到的时候离十点还有一刻钟,推门进去,看到的却不止是余清和一个人。

陈染正笑的一脸甜,给身侧的余清和夹着菜。

她打扮的漂亮,不仅画了精致的妆,还特意卷了头发带了饰品,看着比先前的她要成熟几分。

而余清和,穿着深色衬衫,头发略微束起,同样带着些金属色的视饰品,看着精致却又足够清冷。

两个人看着,是说不出的般配。

再看看她,简单的短袖牛仔,素面朝天不说,棒球帽下面的头发还已经两天没洗了。

池让知道自己好看,但那份好看同时也带着无法褪去的稚气,跟在这两个人身边简直就是个妹妹。

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化妆,说不定那样还看着和谐点。

“让让来了?”陈染先发现了她,抬头朝她笑的好看:“来来来,快坐,到我这边来。”

池让心里的酸涩又深一层,看着陈染勉强笑笑,抬脚就要走到她跟前。

而在经过余清和时,她的手腕突然被拉住,接着,一股力气就拉着她直接坐了下去。

余清和给她倒好水,眼睛也没抬一下:“坐在这里就好,过去麻烦。”

陈染脸色稍变,接着拿出个小盒子递到池让面前,跟着附和道:“坐那里也行,来,给你的礼物。谢谢你替我忙这么久。”

看着面前出现的礼物,池让愣了愣,接着又推了回去:“没关系的,这个你拿回去吧。”

陈染送的东西价钱都不小,这是她这段时间得出的经验,她只是个普通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多少还是会让她不安。

“没事,你拿着吧,如果不是你,我也见不到清和。”陈染又推了回去。

“但是……”

池让看了眼余清和,试图让她出来帮自己一下,却没想到她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她心里猛地咯噔一下,收回眼神,正想把东西拿起来,就被余清和按住了手。

“她不喜欢,陈小姐拿回去吧。”余清和瞥了眼陈染,冷声道。

陈染今日来的早,原先想留出个和余清和的二人世界,没想到他来的比她晚了快半小时。

她以为好不容易能好好相处一下,池让就出现在了门口。

余清和甚至让她坐到了身边。

陈染今天心情本就不好,长这么大她就没受过这样的气,现在早就到了忍受边缘。

她瞥了眼余清和,深呼吸两下,僵硬的笑着把东西收了回去。

原先她想给池让来个下马威,让她知道她和他们的差距在哪,却没想到被余清和给制止了。

菜在池让来之前就点好,现在屋外也已经有人开始进来上菜。

池让看着满桌子的菜,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口味和她们两个的出奇的相似。

她原先以为今日的饭局是为了让余清和和陈染两个人认识一下,自己只要做个小透明就好,却没想到一整顿饭下来,三个人愣是一句话没说。

房间的气氛古怪的不行,好不容易吃完饭,池让起身就想走,却又被余清和给拉住。

“要走了?”他问。

池让点头,挣了挣被圈着的手,没挣开,只好尴尬的站在原地:“姐姐,我先走了,你和染,染染慢慢聊。”

“你叫他姐姐?!”一边正在喝水的陈染听到称呼后满脸不可思议。

池让看着她,以为是这个叫法让她不乐意了,道了个歉,说:“以后我会注意的,抱歉,内个,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我和你一起走,在稍微等一下。”余清和看向她,牵着的手摩挲了下她的手背:“坐一下,很快就好。”

池让犹豫着坐下,特意和余清和离远了些,下一瞬就看着他凑了过来,和她大腿相贴着。

余清和的手还没松开,看向陈染时神情却又再度冷下来。

“如果你想说你喜欢我,那还是算了吧。”

他的声音不大,说起话来时总是有条不紊,听着格外让人信服。

平时的语气总是带着股淡然在,如今就像是把水放进冰箱的冷冻层冻了个三天三夜一样。

陈染忍了一肚子的气在此时总算爆发,起身喊着:“凭什么!难道就凭她?!明明我喜欢你这么久!”

她指向池让,声音尖锐。

“这不是我第一次拒绝你,如果你还想继续下去,那这叫死缠烂打。”他拍了拍池让的手,抬眸道。

“不是,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哪里配不上你?!我喜欢你这么久,难道她就几天把你给拿下了?!”

“送的东西我全还给了许风,如果你要拿回去,找他就好。”他答非所问。

余清和的脾气比起大学时期已经好了不少,却也算不上有多和善,说完,拉着池让就要走。

“你们别走!今天不说清楚别想给我走!”陈染走到门前拦住。

“让开。”余清和道。

“你给我说清楚,余清和,我喜欢你这么久,你凭什么不喜欢我?”

“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喜欢我。”

陈染一下子被问住,看着余清和有些说不出话。

确实,她对余清和算不上喜欢,只是单纯的占有欲。

陈染从小到大想要的什么没有,偏偏只有个余清和,怎么也不肯答应。

叛逆心被激起,她性子拗,他越不想和她在一起,她就拼了命追。

说喜欢,其实也没多少。

只是因为他好看罢了。

她自己知道这点,但又不好意思承认,周遭的气焰顿时小了不少。

“如果你说不出来,那我不喜欢你,也不需要理由。”

作者有话说:

其实陈染也是个颜狗诶。

这种人我一般称之为:过的太顺利导致缺少社会毒打。

让我们余姐姐来顿人生毒打才算完美。

第15章蓝玫瑰

余清和就这么站着,长身玉立,一双眼里却尽然是冷意。

他牵着池让,眉间透着不耐烦。

“走了。”

陈染双手紧握,浑身僵硬的有些颤抖,她看着就要从身侧走过的两个人,飞跃的怒气已经快要将她吞噬,让她不加犹豫的伸出了手。

“啪——”

清脆的拍打声响起,伴随着还有陈染短促的一声尖叫。

余清和却只是收回手,不急不缓地低头理着自己有些松动的戒指,神情不变,周遭气氛却更加压抑几分。

他最后看了眼陈染,接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间。

门外,许风靠在墙上刷着手机,听到里面的动静顺势关掉了手机,接着又是一声叹息。

即使有了心理准备,看着余清和冷着脸出来时他却还是吓了一跳。

“管好她。”

走过许风身侧时,他落下一句。

许风看着走的飞快的两个人,又听着包厢里面传来霹雳啪啦摔东西的声响,头疼的抚了抚额。

他这个妹妹,怎么就不吃点教训呢。

余清和的脾气,没个百年修为还真受不了。

看着不显山显水的,心里实则比谁都记仇,就刚才的脸色,凭他的经验,那肯定是气到了极点。

哎,可怜了那个小姑娘。

许风想到跟在后头的池让,惋惜的摇了摇头,接着转身去处理自己妹妹留下的烂摊子。

池让有些跟不上今日的余清和,他本就走的快,现在步子更是没有停顿,如果是平日里她或许还会借机撒个娇,但现在她实在是不敢。

余清和在生气。

这是她收到的唯一的讯息。

手腕被他牢牢圈在手里,力道有些大,让她有些难受。

青城最近雨水多,几天下来外面已经积了不少水潭,池让沉默的跟在他后头,一个不小心,左脚就滑进了一个水坑。

冰凉的雨水带着泥灰溅到露出的白嫩小腿,随着脚踝处一阵刺痛,让她下意识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余清和停下了步子。

来不及顾脚上的疼痛,她迅速捂住了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前头的余清和。

“我没事的。”她犹豫了下,小声说道。

余清和没有回话,只是松开了手,转身蹲下握住了她崴到的那条腿。

察觉到手里的小腿瑟缩两下就要后退,他用了些力道抓的更紧。

“别动。”他冷声。

“对不起。”池让低着头,声音小到几乎要听不见。

“对不起……”池让又说了句。

一声接连一声,她不断的重复着一句“对不起”,音量却一句比一句小,哽咽在喉间弥漫,她试图压下,却只能带来更为颤抖的尾音。

积攒至今的委屈似乎总算找到了发泄口,顺着那一声声的话丝丝缕缕的发泄出来。

她不知道在委屈些什么,大脑告诉她现在应该停下,但眼泪却怎么也不听话。

无奈,她只好伸手捂住脸,试图让那些奇怪的情绪收回去。

脑袋上突然传来熟悉的温热感,她来不及思考这是什么,那股温润的木质香就这么将她包裹。

大手顺着摸到脑后,力道一下比一下轻柔。

余清和将她按在怀里:“哭什么?”

身前的小姑娘缩着肩膀,小巧的脸被捂了起来,只有偶尔一两声呜咽从中发出。

她平时总是不爱讲话,现在哭起来却也这么安静。

余清和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酸胀的情绪赶走了那些正在大张旗鼓的怒气,只剩下那些无端的心疼。

他无声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揽在怀里,另一只手不断抚着她不断战栗的后背。

捂着脸的手被拿下,池让不受控制的埋在余清和的肩窝,不断小声呜咽着。

她只是有些害怕,害怕余清和会被陈染抢走,怕可以让她依靠的人不再照顾她,也怕一段关系的改变。

池让不喜欢一切变化,她总是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一段岌岌可危的关系,但到最后才发现她做的一切都没有用。

余清和面无表情的脸和陈染尖锐的嗓音不断交替出现脑海,让她直接想起了那个小小的家里,曾经也发生过一样的争吵。

这次是她主动答应帮两个人牵线,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做的大大方方,到最后却还是毁了一切。

就和过去一样。

都怪她。

自责,害怕,委屈杂糅在一起不断充斥着大脑,让她终于在此刻拦不住心里的塌方。

余清和抱着她,不厌其烦的在她背后一下一下抚着,等察觉到她停下来后揉了下她的脑袋。

“哭好了?”他低声问。

哭完了,人也清醒了不少,但迟来的那些羞耻感也在余清和出声时赫然来到了顶峰。

池让像只鹌鹑一样继续埋在他的颈窝,不愿抬头,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平时什么都敢说,怎么现在脸皮变薄了?”余清和捏了下她脸,有些打趣。

看着池让这个样子,再多脾气他也发不出来。

“对不起。”池让吸了吸鼻子,说出的话鼻音浓厚。

余清和退了退身子,看着池让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还能走么?”

“算了,问你也白问。”

池让刚想摇头,就见余清和再次走近,弯腰将她直接抱了起来:“别动,脚废了我不管。”

脑袋再次靠在他的胸膛处,她才发现那里的触感不太对劲。

硬邦邦的,并非像她那样柔软。

“想去哪里。”

余清和打断了她的想法。

池让挣扎两下无果后,干脆闭了眼,随便指了指一家最近的店。

是家咖啡店,余清和抱着她到角落里坐下,点了两杯饮品后坐着就没在说话。

店里环境很好,或许是赶上饭后,现在这里的人并不多,周遭安静的有些吓人。

池让瞥了眼身侧面无表情看手机的人,有些坐立难安。

冷静下来点后她才开始想余清和和陈染之间的事情。

从陈染的话来说,他们两个之前是认识的,而且她也不像程成说的那样,只认识了余清和几个月。

而且姐姐看着也并不喜欢她……

所以说,她真的白白给陈染当了一个月的工具人。

还在姐姐不喜欢对方的情况下想给两个人拉线。

越想越愧疚,池让也顾不上脚上传来的阵阵疼痛,伸手再次捂住脸。

脑子里过了无数想法,现在能想出来的最好解决办法也只是道个歉,至于剩下的……

“姐姐,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的,只要你别生气。”她大着胆子扯了扯余清和的袖子。

“做什么都可以?”他挑眉。

饮品在这时上来,他给池让点了个果汁,推到她跟前后敲了敲杯子,发出轻轻的响声。

“嗯,什么都可以。”

“离陈染远点。”提起陈染,他声音又冷了几分。

“我当然会,以后不会和她有什么来往了。”池让快速回答。

“就你这个脑子以后被人骗都还替人数钱。”他戳了戳池让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你现在和我好好说说,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池让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说了个清楚,就见余清和脸上表情沉了沉,又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主动认错道:“我知道我笨了,下次我真的会注意的。”

“你喜欢她么?”余清和问。

“啊?我怎么会喜欢她。”话题的快速转变让池让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下子反倒轮到余清和有些诧异,他盯着池让和她对视,对方眸子里上一如既往的澄澈,这才让他相信。

所以说,这个小丫头真的不喜欢陈染。

只是个纯粹的大冤种罢了。

得到这个结论后,余清和心里滋生出些许不知名的喜悦,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心疼。

他彻底放下心里的顾虑,凑过去把她揽到怀里:“是陈染的问题,你没错。”

“那你还生气么?”她不放心问。

“你都哭成那样了,我再生气是不是有些不礼貌?”

眼见池让耳朵又要红,余清和眼疾手快的转移了话题。

“陈染是许风的妹妹,以后不会来找你麻烦,离她远点就好,不过还有件事让我好奇。”

“什么?”池让抬头。

“小丫头,就这么想看我谈一段?”他低头,话里含笑。

“我,没有,就是……”过近的距离让池让有些错不及防,她僵了身子,却也没往后退去。

眼前的小姑娘因为刚哭完,鼻尖和眼尾还带着抹红色,一双杏眼瞪圆了,盛着水光的眸子里还隐约可见他的身影。

惊讶与羞涩皆有,却唯独没有退缩。

余清和又凑近了些,轻笑一声,脑后的发丝准确落到她脸上。

“难道你就这么想把我推远了?不想待在我身边?”

“不是,当然不是……”

余清和的脸实在是精致到像随时随地加了滤镜,尤其是凑近了,杀伤力更大,让池让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完整的句子,看她为难的样子正想推远些,就见她伸手拉住了他。

“姐姐,那,你想让我留在你身边么?”

她抬眸,有些怯怯的看着她。

一双眸子里却陡然亮了起来。

余清和心里猛地一崩,有什么东西就这么钻了出来。

如同藤蔓般迅速生长,将他浑身都尽数缠绕。

酸涩,却又足够上瘾。

作者有话说:

阿拉阿拉

还是要说一句,这本剧情逻辑会很差劲,因为主要是满足一下变态作者的个人xp

大家看个开心就好,不开心的话也希望你找到自己喜欢的呀~

第16章雏菊

长时间没得到回复,池让眼里的光也渐渐熄下去。

她松开拉着的手,心里顿时凉透一片。

“我知道了。”她哑声说。

语气带着浓浓的失落与委屈。

正要坐远些,池让的手突然被一抹温热覆盖,接着是比她还要大些的力道将她手全部包围。

前方传来一声轻笑,随后脑袋就被肆意的揉了两把,揉的头发都乱了不少。

那只原先作乱的手又替她理好头发,说出的声音带上了抹不知名的黏腻。

“知道什么了?”

“姐姐?”

池让诧异的抬头,正巧对上一双比平时还要深邃不少的眸子。

余清和低头凑近些,眸子微抬,就将眼前的小脸看了个遍。

他勾了勾唇,理着发丝的头发顺着脸颊下滑,轻轻抚了抚她的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