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拾爱恶女 > 第1章 虽说杀手无情

第1章 虽说杀手无情

《拾爱恶女》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前言

寄秋大人开堂问审

“任行傲,本府问你,为何放着你父亲转交给你的傲扬企业不管,而去勾引你的秘书?”寄秋大人一脸严肃的问。

“冤枉啊!大人,我没有放着傲扬企业不管,只是我就是不受控制的被我的秘书吸引,想征服她的因子蠢蠢欲动,让我一刻没看到她就浑身不对劲,大人,你是不是可以看在我如此可怜的份上,给点意见,让我早点抱得美人归?”任行傲一脸哀求状。

“胡闹!竟然叫本府给你意见,本府是审判正事的清官,可不是提供你如何追妻的爱情顾问,来人啊!给我拖……”

“不要啊!大人!”任行傲看寄秋大人如此生气,赶紧装得更可怜些,他听人家说过寄秋大人最喜欢帮人家凑成婚事了,只是在公堂上不好表现出来。

“大人,既然连一向万事通的你都不给我意见,我看我就只有认命了,反正得不到我那有个性的秘书,我活着也无意义了,你就把我拖出去铡了吧!”说完还一副今生无缘来生再聚的模样,看着身旁的风天亚。

“这……”寄秋大人看他一心手死也于心不忍,想想他也是个专情男子,就这么死去,太可怜了,而且这也不符自己爱点鸳鸯谱的个性,看来不下点猛药,是不行的。

“既然你一心寻死,本府为了结案,也只有委屈你了,你在供纸上画押吧!”寄秋大人为了能逼出风天亚火热的内心,只好出此招。

不懂何意的任行傲笨笨地画押,只见寄秋大人案惊堂木一拍——

“本府宣判,任行傲为了己私而放任做扬企业不管,可能导致万人失业,生灵涂发,此举天理难容,本府替天行道,来人啊!虎头铡伺候!”

“啊!怎么……寄秋大人……”任行傲巳楞得说不出话来。

“开——铡——”寄秋大人说完,判决令牌拿起正打算丢下,却被拦截。

“寄秋大人,清你手下留情,不能铡他啊!”风天亚手拿判决令牌,再也无法冷静地看待一切。

“为什么不能铡?”寄秋大人饶富兴味的看着风天亚。

“因为……因为大人铡了他,那我要嫁给谁?”风天亚一脸羞红地说道。

“呵,呵!早说嘛!”寄秋大人呵呵大笑。

“亚亚!你是说真的吗?”任行傲欣喜若狂地抱住风天亚。

“好,本府重新宣判,任行傲无罪释放,并且娶得美娇娘风天亚!”寄秋大人得意地说,她的计谋果然凑效,心想自己似乎也满适合当红娘的。

“谢谢大人!”任行傲和风天亚一同谢恩。

※※※

鹿港游记

“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徘徊在妈祖庙外烧香的人们……

纯朴的小镇,古意盅然的老厝,三三两两惬意散步的老人家,传统乡村的自然美景……

哈!咱们都被罗大佑和创意广告给骗了。

那日我家水牛弟载着我上鹿港买家具,听说鹿港是全省家具的大批发地,货色齐全又便宜,所以爱贪便宜的呕门秋去了。

什么叫水牛弟?

笨呀!就是耐拖(请用台语)。

嗄!这个问题跳过,咱们先不谈,再来论论被骗的鹿港印象。

当我家的水牛弟载我到鹿港镇时,我当场有种古迹已死的感觉,这哪像一般民众想象中的鹿港,根本是我家门口那条大马路。

也许我是井底之蛙,看到寄秋拼命往上跳了吧!

通常一个乡、镇会有很明显的隔离,至少不会像鹿港镇和福兴乡一样就共用一条道路,害我才奇怪鹿港镇刚到,怎么不到三秒钟就站在福兴乡。

好吧!咱们再跳过不谈,这不关市井小民的事。

我家水牛弟说了,这不算鹿港镇内部,咱们再往天后官走才有古迹。

那失望秋还是抱存着一丝希望,或许里面有完整的“鹿港”风貌。

告诉你们!媒体真的会骗人哦!

什么古迹嘛!

天呀!我快昏了。

在一堆高楼大厦环绕下,只见一低矮建筑,号称“古迹”,四周全是现代化的店面、住家之类。

拜托,这也叫古迹呀!来我们云林瞧瞧,随便一决农地中间盖的三合院还比较像古迹,而且大多了,四周尚且不许盖大楼呢!

还有鹿港镇内的马路好小,我家后面那条产业道路又平又宽,够和小镇道路相媲美。

时代在进步,偏偏有人刻意要保护古迹。

这项措施不是不好,而是要彻底执行,特别规划一整区,不要转个弯看见旁边一个小招牌写着“摸乳巷往这里走”,然后就这么一条巷子,旁边全是现代化建筑。

住在鹿港的朋友可别生气,我只是以一个“观光客”的眼光看鹿港,不是恶意评判,清别丢刀子。

天后宫也没传说中神,占地也不大,除了有座“高耸”的香客大楼,看起来和我们这里供奉玉皇大帝的天衡宫差不多。

不过有一点倒可以一提,鹿港的酥饼比北港的便宜五块哦!

上回在北港买了一盒二十块酥饼要价四百元,简直抢人嘛!吃起来像蛋黄酥。

若是鹿港“原住民”肯提供正确讯息,下回再去的时候就不会有想哭的冲动——古迹已死。

鹿港呀鹿港,你就继续的老吧!千万别变得太快,留点“岁月”让我们凭图鉴想象。

唉!

唉!

唉!

鹿港。

我正在为你呜咽……

楔子

曾经,他年轻。

曾经,他风扬轻狂。

曾经,他深爱一位火般的烈性女子。

曾经,他用生命追逐她。

曾经——

多少的曾经也唤不回墓碑上的年轻生命。

他为她,付出了生命。

狂野的泪在空洞的眼中彻底消灭,曾经火热的心冻成冰河,她为他关起生命中的喜悦,从此木石无心。

她,寒了。

而她年仅十九岁,却不是一般天真、无知的豆蔻少女。

一袭焰如火的劲装包裹她冷然的身影,以往的炽晔再也燃不起一丝荧光,煜煜已熄。

曾经灼人的烫化成疏离,她觉得……好冷。

“圣女,请为我们慎思。”

泥新土翻,花岗岩石碑前立了位美丽明艳的红衣女子,身后有三张心疼、不忍的脸,藏在银紫色的面具下,不让她察觉关心。

“不用劝我,绝星,孤月,寒日,你们就当跟错主子,我、放下了。”

“圣女——”

三人一凛,齐声扬音。

她轻轻手一举,只一个小小手势,他们一致噤口,恭敬地身一倾,不敢抬头。

“我知道自己很任性,这么多年在各位兄长的纵容下更加乖张,请你们再让我任性一回吧!”

黑暗帝国是个世界性的杀手组织,由风行人在美国成立,至今已有六十余年,势力遍及全球,组织十分严密,无人敢背叛。

并非害怕死亡,而是畏惧比死更加骇人的折磨,那让人连求死都不得,活着接受非人摧残。

虽说杀手无情,风行人却是个专情的血性汉子,他的妻子乃上海首富之女,自幼因意外坠马伤了脊椎,医生判定她难以受孕。

不过,爱情总会出现奇迹。

两人结缡十年余,在习惯无人打扰的两人世界里,新生命悄然的降临,带给夫妻俩无尽的欢乐。

但上苍爱捉弄人,独子与妻子结婚三周年纪念日那天,他们所乘的波音七四七失控的直接撞上塔台,破碎的机身找不到一具完尸,除了焦黑不可辨的硬肉。

留下甫满周岁的稚女。

为了黑暗帝国,为了帝国血脉继承,风行人挑选了十二名九岁到十五岁不等顽劣难驯的孤儿,用尽心思去训练,藉以守护惟一的孙女。

原本十二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孤儿皆不为他所用,但一触及丫丫学语的小女娃后,竟不约而同放下骄傲,一心为她而战,生存在黑暗地带。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小女孩长至三足岁时,聪颖便无人能及,智商之高不可测,在一次游戏中学人歃血为盟,燃香立誓。

从此,黑暗帝国有了十三骑血。

十三。

邪恶的黑暗数字,光明世界的天敌,地狱的门锁。

举凡各类艰辛的肉体训练,爆破、科技及杀人手法,皆力求完美和华丽,使人面对死亡时,如同与天使微笑一般,死时犹带笑容。

她在十三骑血中虽排行十三,但因行事狠绝、明快,本身阴残血缘之故,常教人对其身手之矫捷而胆寒。

能力更胜十二位结义兄长。

“回去吧!这是命令。”

三星圣使纵有千语欲诉,亦不敢启口,面带为难。

墓园侧门有位沉严威厉的老者,无奈地朝他们摇摇头,意思是:“随她去吧!”

三人颔首,无言又无可奈何地露出伤心神色,沉默地退下。

那日起——

黑暗帝国的圣女不再涉及血腥世界,杀手界失去最华美邪佞的第一把交椅——蝶影血刹。

光明依旧,阴影相随。

黑暗——

永远存在光的背后。

一直……一直……

永远不歇息。

即使正午的烈阳也消灭不了十三。

十三,一个永恒的印记。

腥膻死亡的气味。

正漫漫——

第一章

楼高二十七层的会议室里,清一色是三十岁上下的新生代精英在此开会,研讨新一季产品的走向。

老一代的资深元老将棒子递给下一代,丝毫不插手年轻人的一切,任由他们去发挥,放心的结伴环游欧洲,来个退休前的享受。

以老董事长为首,身边有一些老干部愿随着,不忘携眷带幼浩浩荡荡犹如一观光旅行国,大手笔的包下整架七四七班机,天涯海角任意翱翔。

苦的是这些新手,大部分是刚从海外分公司调回总公司,业务尚未熟练就得自行摸索,难怪他们会不开心地犯喃咕,数落没道德良心的老干部。

“唉!咱们真命苦,人家去法国看漂亮妹妹,喝葡萄美酒,吃法国大餐,我们留下来‘看家’。”

“意大利妞才热情呢!上回那个红发莉亚,啧!波大如头,害我差点阵亡在她的蕾丝吊带袜下。”

“优雅的英国美女才教人心动呢!远看像一幅生动的田园画,近看恍如流转的油画,丰富人生的知性面。”

原本是小声的交谈着,但因主事者专注在手中的计划书上,迟迟没开口,声浪有趋于放纵现象,言谈掺杂着下流字眼。

有些跟着自己主管来开会的年轻秘书,在听到近乎下流的词汇,免不了面赧耳赤,故作忙碌地低垂螓首,佯装听而未闻的打着字。

杜易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大老板,轻轻地咳了几下,以眼神示意底下的饶舌分子,空气正在降温中。

但众人早忘了教训,话闸子一打开,尤其是“女人话题”,大伙已是口沫横飞,不知节制。

迫不得已,他只好用力敲敲桌面,提醒他们认清场合守守份。

一时间,众人才略微收敛点,视线投注在电脑荧幕前,那个一脸冷硬的男子身上,毛躁的声响化为最高品质的静谧。

“看来你们的企划文案应该尽善尽美,谁要先来报告。”

冷眼一睨,黑色皮椅半旋正面对着多张怔仲的脸孔,任行傲双手交叠在胸前,语气中不带半丝人气,清清冷冷的扫向一群所谓“精英”。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互相挤眉弄眼地推卸责任。

“嗯——我养了哑巴属下不成。”

人之天性,闲话多,正经事是默口成金,看得徐震宇连连叹气。

“总裁,今日的会议看是开不成了。”不知为何,总是觉得少了什么。

不只是他有这种感觉,在场的众人亦是如此,好像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忘了带,没有它就开不成会,所以大家才吊儿郎当似的闲磕牙。

表面淡漠,任行傲今日诸事不顺,凡事都恼得很。

“不开会诸你们来喝茶吗?”

傲扬企业创立至今已有三十余年,由第一代创始人任公允传给而立三十岁的长子任行傲。

任行傲本在美国分公司负责开拓海外市场,因为任家大家长任公允近来身体欠佳,在他的私心下将儿子调回国,接掌自己的位置。

回国不到半年,任行傲重新整顿公司,换了一批新血液,建立新的制度迎合时代的进步。

老干部们乐得提早办理退体,因为傲杨企业对退休员工十分照顾,不但享有企业连锁公司的各项商品优待,每个月还有退休津贴。

逢年过节,公司聚会,一定有小礼小品奉上,退休后若遇上生活困境,或是突发事件急需用钱,另设有“员工退休补助金”待领,绝不会亏待员工。

因此傲扬企业在商界颇富盛名,许多人挤破头都想进入里面工作,可惜企业虽大,每年的招考员工缺额却不多,大多由内部员工推荐自个亲人来填空缺,或是学长拉拔同系学弟、妹。

内举不避亲,只要有真材实料,公司主管在私下面试后立即采用,不会有领干薪不做事的闲人,向心力比一般企业来得强。

例如总裁任行傲,他提拔了同窗好友徐震宇为总经理,知交损友何绍纬及杜易霖为副总经理,四个人共同打理傲杨企业。

在小职员口中,他们三人是总裁的“亲信”。

“咳!总裁,你会不会发现会议室好像空了一点。”

何绍纬终于发现不对劲之处。

任行傲不甚了解地斜睨了他一眼。

“咱们的冷血管家婆不在耶!”

一提起,众人皆恍然大悟,连连发出惊讶声。

这下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任行傲身上,瞧得他心底十分不悦,好似他没把人看牢搞丢了是他的过错。

“她临时请假干我何事,我管得住她吗?”任行傲直觉这些人真是皮在痒了。

“噢——说得也是。”大家一致应和点着头。

找到症结了,原来是地下总裁未列席呀!难怪这群散鸭老觉得少了股压力,浑身太过通畅。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管不住她是件正常事吗?”

任行傲不解他们为何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杜易霖没分寸地搭上他的肩。“我们都知道你的委屈,堂堂的火狮被名小小秘书给吃定,实在不是件有颜面的事,我们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说完,他很为难地敛敛眉,表示同情。

“嘲讽过日是你的生活哲学,不用当我是死人。”

眉间有点恼火,任行傲拍掉他的手,心中的不快完全表现在脸上。

承认栽在自己秘书手中并不光彩,谁看过比老板大牌的员工,偏偏她的能力好得惊人,连他这个新任总裁都自叹不如,想刁难一下都找不到名目。

工作态度像拼命三郎,一个劲地找事做,连带着他跟着劳碌,人家是巴不得员工任劳任怨做到死,任行傲是希望她脚步放慢些,等他步调一致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