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凶地密码 > 第1章 我要跟于彤哥哥学摄影……学写稿子

第1章 我要跟于彤哥哥学摄影……学写稿子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凶地密码

作者:清辉若

他随考察队去看一处凶地,却发现了自己的坟墓。守墓老人说他已经死了一百年了。她看着他电脑里的一张照片,直跺脚:如果是从网上下来的,为什么你还会保存至今?如果是我,早删了!

他懒得理她,可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千年古墓里,他却见到了这张照片中人的画像……栩栩如生。有人说,这是雪山上的仙女,也有人说,这是成吉思汗的宠妃……可谁也不知道画中人究竟是谁。荒谬之极的情发生了,画中人……竟然是他的女友……

第一章:古战场

高大的树木在清凉的月光下影影绰绰,恍如地狱中来到人间的怪物。远处的猫头鹰时不时地在山间发出凄厉的声音。

现在是秋天,天也很清,月很亮,夜也微凉。

我踩着碎石,一路向山上爬去。闪闪烁烁的露珠已经倒映着冷光。粘湿了我的裤脚。

一阵风吹来,冷飕飕的,我打了一个寒噤,紧了紧胸前的相机。

丫的!我现在有些后悔。白天抖什么风度。只穿了一个短袖,居然不穿外套,现在知道老天爷的历害了!

顶着清亮而惨淡的月光,夜晚的气温直接让我发抖,更要命的是,背上时不时地会冒冷气!我也不知道当时的胆子为什么会这么大,会想着来这种地方,也许是职业病大犯,我控制不了自己。

走得五六十米后,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很深的壕沟。乱石散落其间,月光也只照亮了壕沟的一半。另一半黑漆漆的就在我脚下,看不清有什么东西。

猫头鹰凄厉的叫声又响了起来。我忍不住抖了一下,虽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可这样的叫声也让我发毛。更何况我现在在的地方,是一个……古战场!

我是喀斯特地质研究所的随行记者。我的工作就是随考察的专家组出去拍拍照、写写报告。现在出现在这里,那完全是我职业病犯了。

据当地人说,这座山叫营盘山。以前这里打过仗,死了很多人。晚上经常会闹鬼,出现鬼火之类的东西。

我去过许多地方,当地都会有“营盘山”,都打过仗。这想来是战乱时地方武装与敌人的战斗场所。

而这次来,就是要拍摄这神秘莫测的鬼火!但愿上天眷顾我,能让我在今晚遇到,否则我就白忙活了。

脑中念头转动,浑然没有注意到脚下。石头一滑,立刻摔了一跤。我疼得直咧嘴。娘的,这是搞什么飞机。好歹我也是爬过无数山的人,怎么会在这儿摔倒?

我呼哧呼哧地站起,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宝贝相机,还好没事。于是便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呼哧——

随着沙石的滚动,一朵幽蓝的火苗突然从身边窜起。我吓了一跳。随即便是想起这就是磷火!

我大喜!连忙拿起相机,调动快门。

呼——

快门还没有按下,磷火竟然像是有生命一样,朝我扑来。

我本来就是大着胆子来这里。见到这一幕,立刻出了一身冷汗。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

可一退之后。我的背脊立刻就是情不自禁地一缩。我竟然撞着了一个东西!

可刚才,我身后明明是空荡荡的壕沟!

我头皮发麻,根本就不敢回头。我不相信鬼。可要是什么野兽怎么办?我以前听人说过。如果你在沙漠或者是戈壁滩上走,如果有人从后面拍你的肩膀。你千万不要回头。因为你一回头你就完了!你的咽喉就会被咬断。

那是沙漠上的一种狼,非常狡猾。会从人的后面拍你的肩膀,只要你一回头。它立刻就咬断你的咽喉。

这里是普安。是西南的一个小城镇。不会有狼。可那又是什么?难道真的有鬼不成?

背后冷汗直冒,我大气也不敢出。突然觉得脚下踩着了什么,微微移开脚跟,一个白蹭蹭东西出现在了视野里。眼睛顿时瞪大,那竟是人的脚趾骨!

身体立时忍不住一抖。奶奶的,那些专家此刻见到这个场面。他们要怎么跟我解释?

啪!

左肩一沉。一个东西落在了我的肩头。心中又是一凉。真不会是狼吧?如果是狼,那以我这双只会敲键盘的手,那只有死的份!这可要比遇到什么恶鬼恐怖多了。

一股热气突然打在后颈。我的头忍不住一缩。

真是狼?鼻尖,似乎弥漫了腥味。完了!狼爷爷,我一个弱书生。不好吃的。又没脂肪又没蛋白质。只有一些不值钱的骨头。不好吃的,你就放过我吧!我回去买头肥猪来孝敬您老……

心中一万个想骂人。可是我感觉到那锋利的獠牙就在我的脖子上,随时都会咬下来。甚至连那恶心的涎水,都淌在了我的后颈里。

我不敢回头,万一真的咬断了我的脖子。那可冤枉之极了。头不敢动,我缓缓拿起了相机。借助微弱的反射,相机的屏幕可以勉强看清背后的东西。

屏幕中的影像刚出现我的肩膀。心脏就是狂跳。一种僵硬迅速传遍全身!

压在我肩膀上的东西,竟然是一只爪子!

不是狼的爪子,而是……而是……一只干枯的人的爪子!

身后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要害我?那它为什么迟迟不动手?难道是要利用我现在的恐惧心理,折磨死我吗?如果是这样,这家伙的心思就太恐怖、太恶毒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抬起了相机。从屏幕的反射中,赫然看到我身后竟然有无数凌乱而极长的头发!在我的耳边,还有一张惨白的半张脸。

咯咯!

身后的东西突然传来一声娇笑。

我毛骨悚然。如果是平时,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发出的笑声。可现在在这个空旷惨淡的古战场上。谁还会认为这是一个女孩子的笑声?这更像是《聊斋志异》中的山鬼狐媚!专门偷吃人心、吸人精血的妖精。

“咯咯咯!”它又是一声娇笑,我就觉得腰上就是一痛。它在用爪子戳我!

身体开始颤抖。我怎么就这么倒霉?丫的,上辈子是投错什么胎呢?

“于彤哥哥。想不到你这么胆小。亏我小时候还想着要嫁你了!”眼前一花,一个明眸皓齿、顾盼生姿的少女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是搞什么毛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这个小丫头。什么不学,怎么学着晚上去吓人?

她扯掉头上凌乱的假发。柔软的青丝倾斜而下。望着笑盈盈而得意非凡的她,我无语死。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小若,你怎么会在这儿?夜半三更的,你就不怕恶鬼把你吃了?”

这个女孩,是我老邻居的女儿。我和她们家,没十年的交情也有八年的交情了。她的全名叫李槡若。是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

小若眨巴着眼睛,笑嘻嘻地道:“我就是来看看于彤哥哥又会拍到什么好照片。”

我哼了一声,板着脸教训她道:“你不好好在家里待着。跟我跑到普安来干嘛?就不怕叔叔阿姨担心?”

------------

第二章:洼子村

第二章:洼子村

“于彤哥哥……”她拉着我的手,嗲声嗲气地撒娇道,“你别告我妈妈嘛……我是骗了他们才出来的……他们要是知道了……我又要对着墙壁说一大堆话……于彤哥哥……求求你好嘛……”

唉!我心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都说女孩子最会撒娇了。这话儿一点儿都不假。

她眼巴巴地看着我,我只能佯怒:“你这小丫头,一点儿都不学好!就不怕考不上大学!”

“我才不想考大学!”她小嘴一撅,嘟囔道:“大学无聊死了。

我要跟于彤哥哥学摄影……学写稿子。于彤哥哥,你收我做徒弟呗!嘻嘻!”

真是少女心性啊。这脸说变就变!

“于彤哥哥,我听说你们这次来普安。是去看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我也要去看看。增长增长见识!”她拉着我坐在旁边一块石头上。

我切了一声,她心里这点儿小九九我怎么会不知?她无非是想过来玩罢了!还增长见识?真会包装。

她抱怨道:“于彤哥哥,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上来。真的好恐怖的。你晚上怎么会想着来这种地方?你就不害怕?”

“我?我怕什么?”我整定自如地道。

“咯咯!于彤哥哥。那你刚才抖什么?”她笑得打跌,偏头梳理了一下刘海。我大囧,这一次脸可丢大了!

“于彤哥哥,你这大晚上的,来这儿拍什么?是月亮吗?”她抢过我的相机,对准了空中的明月,似乎是觉得位置不够好。便跑到一边的一块石头上去。

我无奈地笑笑,一低头,才看清楚刚才脚下的趾骨是什么。这确实是人的骨头,想来是我刚才摔倒之时将它从土里带出来了。

我向小若走去,想看看她怎么拍照。

“啊——”她一声尖叫,从石头上跳了下来,扑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颤声道:“于彤哥哥……有鬼……有鬼……”

什么有鬼?我一愣,这小丫头该不会又在耍我呗?她的鬼灵精我从小就是知道的。可……她的身体也抖得好厉害。

“你搞什么鬼?”我给她弄得发毛。她倒好,可以被我抱在怀里。可我呢?谁来抱我?唉!也罢,谁叫我是男子汉呢?

我抬头向她身后望去,心中顿时咯噔一下,瞳孔迅速放大!

一个黑影正站在垮塌的碉堡后面。可他——没有脑袋。

这是搞什么飞机?该不会是我眼花呢?

小若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黑影,恐惧道:“于彤哥哥,该不会是以前打仗打死的冤魂吧?”

我不置可否,心中却想到了另外一个事情。

那还是上个世纪,在七舍那边也曾发生过这种事情。当地也有一个营盘山,曾经也打过仗,死过人。

同样是夜晚,当地一个人晚上回家,路过营盘山。忽的就听到头上“刷”的一声响,似乎就有人在撒泥沙。

这个人抬头向上望,便是看到一个无头黑影在他上方的埂子上!他当时就被吓个半死,撒腿就跑。可那个无头黑影竟然也在上面跑!在和他赶齐路(也就是抄近路)。

这个人一口气跑回家里。脸色煞白,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样的事情还再发生过。只不过无头黑影变成了一个跛子。可就算只有一只脚,他同样在和人赶齐路。

难道……我这次遇到的,也是这种东西?

刚才被小若吓了一身冷汗。我胆子大了起来。人就是这样,多被吓几次,就没感觉了!

我拉起小若,猫着腰,调整摄像机的焦距。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鬼!

小若怯怯地躲在我身后,只有一双灵动的眼睛露出来。

我向屏幕看去,眼神顿时一滞。

摄像机里竟然没有什么黑影!

我直起腰,向碉堡看去。无头黑影竟诡异地消失了。

而后颈间,突然就多了一股凉气!

陡然转身,向身后望去。见到的只是无数黑影——月光下灌木丛的影子。

我说不出的纳闷。如果是幻觉,那不可能我和小若同时出现幻觉。而且它现身一下怎么又消失呢?我不相信鬼。可这个东西又是什么?刚才不可能是幻觉,我的感觉很真切。

“于彤哥哥,我们……我们……回去吧……这儿诡异得紧……”小若望着我,眼泪汪汪地道。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好!”

这一次我和考察队来普安,目的地是洼子村(化名)。而因为临时有事,便先在这里的酒店休息一晚上。要不然的话,坐几个小时的车就到了。

对小若这个突然多出的小丫头,我非常无奈,只能给她一个实习记者的身份留在队里。小若是顽皮了些,可她确实是一个讨人喜欢的活泼可爱的女孩子。没几下功夫,就将这些成天严肃着脸的专家逗得哈哈大笑。

而我只能无奈摇头,见我的样子,她又俏皮地向我眨了眨眼睛。

次日,我们坐上客车,前往洼子村。小若硬要和我坐在一起。而为了表示她是来实习的,我只能教她摄影。要怎样根据光线、视角选取拍摄角度角度,又要怎样调整焦虑、曝光等参数。

别说,她在这方面的天赋挺高的。不一会儿就掌握了一些基本技能。小若摆弄相机,别提有多高兴了。拿起我的相机,立刻就给我俩来了一张合拍。

“于彤哥哥,”看着照片上的我,小若突然有些哀伤地道,“小的时候,我就见到你是现在这个样子。而如今小若长大了,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一点儿都没有变……你说……会不会有一天。小若的头发白了、眼睛花了、牙齿也掉了……老得不能再老了,你还会是这个样子?”说完,她就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哀怨地看着我。

我一笑,道:“小若,你不会怀疑,你于彤哥哥是千年不死的老妖怪呗?”

“什么嘛?我才没这个意思……”她娇嗔。

“哦?那你是想和我一同成为千年不死的老妖?”

“于彤哥哥,你好坏!”她突然就嘟起了小嘴,从我身边逃了开去。

我一呆,这小女孩的心思,还真是难猜!

她蹦蹦跳跳地跑到那些专家面前,扛着我的摄影机,一一给他们来了一张照片。

我向窗外看去,早上九点,洼子村还笼罩在晨雾当中,初升的太阳绽放出万缕光芒,透过那薄薄的雾,照得地上的露珠闪闪发光。

小若一声欢呼,抬着相机就跑到车窗面前。车子现在还没有到站了。

考察队这次过来,是为了村中一个诡异的,无法解释的事情。

这一会儿,这个事情已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了。这一路上,我们都看到了一些车子,想必都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的!

说起这个事情,还得追溯到很多年前。

那时候,洼子村北面,原本有一个孤坟,据说已经在那里存在了几百年了。而坟里面葬着的,则是一个凶神!

------------

第三章:消失的坟墓

第三章:消失的坟墓

每逢阴雨天气,坟里面就会传来哭声。这个声音时强时弱,最强的一次,周围的两三个村庄的村民都听见了。所有人都惊恐万分,以为要有什么大灾难发生。

结果后来真的出事了,洼子村里,有七八户人家的房子莫名其妙的就被大火烧了。而且这些房子被烧的时候,都不是干旱天气,这相当蹊跷。如果是干旱天气,房子着火情有可原,哪个儿童不小心引着了也说不定。

似乎也就从那时候起,这里的人就开始有祭坟的习惯。据村里老一辈人说,只要哪一年不祭,那一年就一定会有灾难发生!

当然,这些事情,至少都是几十年前的。现在想要考证,着实艰难。而随着最近几年现代化的发展,大家都开始相信科学,也就渐渐忘了这个祭坟的事情。

可事情的导火索,却在两年前。那一年里,洼子村的村民陈永富发家,便决定在村里盖一所大房子。他请了先生(当地一种作法事的人,和平时说的“先生”不同。我想当地人之所以称呼他们为“先生”,大概是出于一种尊敬)过来看地基,要找一块风水宝地,以便以后还能财源滚滚。

选来选去,最后竟然将地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