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全网黑在求生综艺补觉爆红 > 第2章 她支帐篷的手艺实在太差

第2章 她支帐篷的手艺实在太差

手机递给他。

他那句话也只有两个字:“多谢。”

现在回想起来唯一的印象,大概是那女星把手机递给他的时候脸上的笑,灿烂极了,仿佛全然没有烦恼。

许令言看出他没有撒谎,露出了然的神色:“那我就明白了。鹿棠嘛,自打进了这个圈子就被黑得不行,估计是得罪了什么人。现在单纯因为被黑能有这么大名气的可就她一个,你在这里面应该是顺带的。”

“怎样,陆少爷,要不要压下去?”

陆淮把咖啡杯往前一推,靠到身后的沙发上闭上眼:“压吧。”

他从来都不喜欢被人这么扯关系,哪怕对方也并非自愿。

许令言:“得嘞!”

于是,鹿棠有生之年第一次体会到黑自己的热搜被撤是种什么体验。

其实平常她也不会看那些东西,但今天她忽然起了重温陆淮那部《归途》的心思,打开平板扒拉半天,上面突然弹出一条“面色紧张,鹿棠疑似春心萌动?”的消息。

被黑这么久,还是第一次以绯闻的形式被黑,鹿棠忍不住点开看了眼,发现居然是自己拍摄海报的瓜。

就那么一个紧张的小动作,就成了她暗恋影帝。

鹿棠开始往下翻,越翻越觉得离谱。

就在这时,原本还排在热搜榜第三位,隐约还有上升趋势的热搜词条“#鹿棠暗恋#”突然没了。

鹿棠猜测了一下,她背后的公司星极肯定不会干这种事,所以应该是陆淮那边把热搜撤了。

虽然知道陆淮肯定是自己也不想被影响,但鹿棠还是忍不住笑起来。

陆影帝可真是个好人啊!

——

鹿棠醒来后第七天,《荒野三十日》正式开始录制。

录制前,导演把人叫过去,仔细吩咐好一些规则,并且把嘉宾们的手机等电子产品全部没收,食物和水也不许带,鹿棠带了两部手机,原本带着侥幸心理,现在一并被收走了。

她只能蹲在一边,听导演把规则讲完。

“本次《荒野三十日》并未准备剧本,但有设计好一些固定的活动环节可以换取资源,每七天获得半天的休息时间,这半天里一切自由,可以使用电子产品。最后两日,将会有一次最终挑战。”

“各位,准备好了吗?”

鹿棠:“准备好了!”

她的声音清脆又活泼,混在一群人中间格外明显。

好几个嘉宾都看了她一眼。

鹿棠本就是个遇事充满干劲的性子,虽然目前她看着自己掉到90%的电量感到有些发愁。

导演的吩咐结束,鹿棠举起手问道:“报告徐导,能带个枕头进去吗?”

导演原本就被她那声“准备好了”吸引了注意力,现在又听到她这么问,有些疑惑:“为什么唯独要带枕头?”

在场的所有嘉宾都没带什么东西就来了,只有鹿棠像春游的小学生似的带了个背包,原本节目组是打算把那背包整个扣下的。

鹿棠诚恳道:“我最近身体不好还在恢复期,睡眠很差。”

人群中不知谁不屑地“切”了声,不过鹿棠早就习惯了,也没有当回事。

节目组的几位商量了一下,虽然觉得有点怪,但鹿棠确实在开拍前身体不佳,据说还住院了。这种特殊情况,他们打算照顾一下。

节目组最终同意了鹿棠的要求,允许她把背包里塞的那个软绵绵的大枕头带进去。

只是,出于现在的合作关系,导演还是提醒她:“鹿棠,你这么做,可能会引起舆论上的一些问题。”

鹿棠抱着枕头,笑出一对酒窝:“谢谢导演关心!只要不影响节目录制就好,那些言论不用在意的!”

她这话一出,众人神色复杂。

导演离她最近,似乎还有些受她这种乐观情绪的感染,觉得这小姑娘还挺厉害。

在所有事都安排得差不多之后,《荒野三十日》正式开始拍摄。

嘉宾们被丢到A城附近一处并不出名的山区景点,这里被节目组租下一月用来拍摄。

如今正好是天气渐热的四月底,山里蚊虫滋生,一走进去就有不少虫子往人身上飞。

迟婉靠着丈夫杨尧,有些害怕似的抱住他的手臂。

顾荷是出了名的直性子,她一边赶虫子一边道:“这鬼地方怎么这么多虫子,怕不是专门找的这里吧?”

虽然名字叫《荒野三十日》,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哪里有真正的荒野,无非就是断了生活用品补给的野外景区。

即便如此,节目组找到的这处,也是野外景区里最荒凉偏僻的那种。

山上的小路蜿蜒曲折,只有山脚附近还铺了薄薄一层小石头,上面的路直接就是泥土路。

嘉宾们都是穿着运动装运动鞋来的,然而谁也没想到运动鞋会在录制刚开始就被泥土弄脏这回事,脸色都算不上好看。

鹿棠抱着枕头,插不进去,就缀在最后,前面是陆淮。

陆淮走得不紧不慢,一身长衣长裤完全没把虫子当回事,姿态自然,乍一看真像是来观光旅游的。

节目组的拍摄直播间内,有不少弹幕都在心疼。

【这里好像是A城南边最偏僻的那座山,怎么偏偏选了这么个地方?】

【婉婉很怕虫子的,虽然有点心疼,但是我还是嗑到了!】

【陆公子看起来好自然啊!等等,鹿棠怎么会抱着个枕头?】

在最下面这条弹幕出现后,也有很多人注意到了鹿棠。

【鹿棠又开始表现自己了,就非要彰显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演了那么多白莲花,不会真把角色当自己了吧?不会吧?】

【总是这么爱作妖,好让人无语哦......】

抱着枕头的鹿棠对此一无所知。她其实只是不想因为一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睡眠落枕而已。

走了半日,终于走到了山腰。

这里有一处废弃的亭子,亭子周围有一大片空地,节目组已经在这里放好了搭帐篷的工具。

导演拿着扩音喇叭喊:“现在进行本期第一个任务——搭帐篷。搭出的帐篷会使用一个月,请大家都打起精神,在天黑之前把帐篷搭好!”

顾荷指着帐篷问道:“这帐篷怎么看着都不一样?”

地上的帐篷是还没搭好的状态,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出来,它们并不是完全一样的。

导演笑起来:“这就对了。因为帐篷本身是不一样的,所以在开始搭帐篷之前,大家还要先来抽签。”

“谁先来?”

鹿棠正看着降低到20%的电量发愁,听到这三个字,连忙举起手:“徐导,我!我先来!”

说完,人就小跑到抽签的箱子边上,从里面抽了个“7”出来。

【鹿棠又开始了!】

【其他嘉宾真的不会讨厌她吗?】

导演惊叹:“抽签数字按照大小排列,‘7’号是很大的帐篷。”

闻言,迟婉也有点坐不住了,毕竟她是打算和丈夫呆在一起的,如果大点的帐篷都被抽走,那么她就只能自己住自己的了。

于是,她也道:“徐导,这次我来抽。”

迟婉身后的手还扯了扯杨尧,后者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迟婉手气实在不佳,抽了个“5”,算是不大不小,放在她这儿却显得有点尴尬。

她皱眉盯着那签的时候,杨尧的结果也出来了,他抽的是“4”。

【嘶,我嗑的cp怎么这么非?】

【是不是有黑幕?怎么连鹿棠都能抽到7,迟婉杨尧夫妻两个抽的却一个比一个尴尬?】

夫妻两个确实是手气差到一起去了,迟婉把杨尧拉到一边,小声道:“如果待会儿有人抽到8号,还是去看看能不能换吧?”

从6号往下,帐篷的大小目测就差了不少。

杨尧看了她半晌,没出声。

一直到七个人都抽完了,“8”都没被抽出来,那么归属已经很明显。

弹幕顿时开始狂刷:

【陆公子好手气!蹭蹭蹭蹭!】

【呜呜,果然陆公子是不可能连鹿棠都比不过的,真牛啊!】

【8号可是最大的帐篷!足够我和陆公子贴贴!】

【楼上,梦里什么都有。】

在弹幕狂欢中,陆淮把写着“8”的签从里面取出来,径直去取帐篷了。

第3章早睡早起

鹿棠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她支帐篷的手艺实在太差,电量又岌岌可危,她很需要赶快把帐篷支好睡觉充电。

但是即便是在节目里,也没人愿意和她扯上关系,她也不好主动去找,万一连累到别人,再出现像陆影帝那样的事的怎么办?

想起自己被黑的原因,鹿棠抿起唇,决心还是自己琢磨好了。

另一边,迟婉本想去换“8”,但是偏偏那“8”是陆淮拿的,一时又有些犹豫。

陆淮的性子冷淡是出了名的,圈子里很少有人能和他扯上关系,除去工作,这位压根都不会在公众面前露面。硬是靠着演技和一张实在能打的脸火了这么多年。

而“6”被顾荷抽走。顾荷性子直,说话毒,不给面子的时候是真的不给面子,万一被拒绝场面恐怕会很难堪。

再三考虑,她找上了鹿棠。

彼时,鹿棠还在盯着帐篷一筹莫展。

迟婉走到她身边,寒暄道:“鹿棠,搭得怎么样了?”

【天,怎么婉婉去和鹿棠搭话了!是因为不好和陆公子换帐篷吗?】

【可怜的迟婉,居然沦落到为了帐篷和鹿棠扯上关系的地步。】

【不!我不相信!婉婉是不是没看清楚啊?】

鹿棠旁边歪歪扭扭堆着一堆东西,听到她的声音还有些意外。

不过,既然有人主动来找她,鹿棠便诚实道:“迟姐姐,我不会搭帐篷,好难啊。”

迟婉笑起来:“我和阿尧抽的帐篷太小,本来想和你换帐篷的。这样吧,我帮你搭帐篷,把我们的帐篷换一下,怎么样?”

鹿棠的电量越来越少,迟婉的5号也够她一个人睡了,连忙点了点头。

迟婉便和鹿棠换了牌子。

【迟婉居然还真的和鹿棠换了。】

【不是,和顾荷换不好吗?何必要去沾染鹿棠这个扫把星呢?】

【前面的,你是不是忘了顾荷的脾气了?鹿棠虽然爱作妖,但起码不会让人下不来台。】

【好像确实有点道理啊。】

毕竟是迟婉主动要求换的帐篷,她就先帮鹿棠搭了5号。

鹿棠在旁边惊叹:“迟姐姐真厉害!是从前有学过吗?”

迟婉一边动手一边回她:“之前拍《露珠》的时候也是在野外,有段搭帐篷的戏,导演要求我学过。不过那时候也是第一次学,学了好久呢。”

鹿棠又是一顿花式夸夸。

她嘴实在甜,搭帐篷的时候聊了不少,迟婉渐渐也和她熟悉起来。

搭好帐篷后,鹿棠松了口气:“真是多谢迟姐姐了,要是我自己,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搭好。”

迟婉却摆了摆手:“别这么说,你也帮了我不是?我们也算是互相帮助了。”

两个人互相都笑了笑。

【天!我看到了什么?我的眼睛不想要了!】

【鹿棠不会是蹭不到陆公子,开始随便乱蹭了吧?】

【蹭陆公子?什么瓜?】

这边,鹿棠解决了搭帐篷这么一件大事,顿时轻松了不少。

她简单整理了一下睡觉的地方,跑出去问导演:“徐导,请问今天还有别的安排吗?”

导演看了看她,拿起边上的喇叭:“各位请注意,搭好帐篷之后,今晚可以正常休息,食物会发放到各位手中。明天需要早起领取特殊任务,还请大家务必早睡!”

鹿棠放心不少,连晚饭都不打算吃了,直接回帐篷睡觉。

她的电量已经见底了,再不睡就要倒在导演面前了。

过了一个小时,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带着一些面包和水从山下爬上来,开始给帐篷里的各位发放。

发到鹿棠这里的时候,发现里面黑漆漆一片。

工作人员负责任地叫了声:“鹿棠?你在吗?”

鹿棠迷迷糊糊睁开眼,喃喃道:“在——”

工作人员隐约听见她的声音,便把她那份面包和水放在了帐篷外。

不远处有个机位,正对着鹿棠这边的帐篷。

此时还没到睡觉的点,弹幕还很活跃。

【鹿棠是不是睡了?她好像之前生病来着,精神估计不太好。】

【鹿棠精神不好可太好了,整个节目组就她最爱表现。】

【还记得之前那次她做空降特邀嘉宾吗,一个特邀嘉宾把人家原本嘉宾团的戏都抢了。】

【啧,只能说全是报应。】

外面的风雨对于电子产品全部被没收的嘉宾们没有半点影响。

鹿棠睡了很久,第二天还是导演用喇叭把她喊起来的。

鹿棠清醒得太晚,只来得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就急匆匆跑了出去。

因为刚睡醒,精神看起来欠佳,她脸上写满了“困”字。

迟婉现在倒是不怎么在意和鹿棠亲近的事了,她凑过来问:“小鹿,你昨天是不是刚搭好帐篷就睡了?”

鹿棠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啊”了声,很久才反应过来,点点头:“好像是,我有点记不清了。”

“你睡了好久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迟婉算了算,“看天色这会儿差不多六点钟,你睡了起码得有十二个小时了吧?”

鹿棠看着电量面板的“75%”,对迟婉点了点头。

自从有了这个电量值的问题,她一天起码睡十几个小时,最近已经习惯了。

清晨,弹幕零零散散。

【鹿棠睡这么久?她是不是快不行了?】

【身体不舒服还来参加这种综艺,真不知道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迟婉也觉得她这种睡法这实在有点异常,还想说些什么,导演却已经开始讲话了。

他拿着熟悉的大喇叭,喊道:“诸位,今天我们的求生之旅正式开始,现在宣布第一个任务:请大家各自努力,寻找可利用的水源。”

话音刚落,顾荷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找水源,徐导,你是在开玩笑吗?”

乔画也皱起眉,软声抱怨道:“这里全都是山,怎么找水源啊?”

徐导却表示任务是一早就定好的,肯定会有完成的方法,不过需要嘉宾自己去寻找。

导演都这么说了,嘉宾们只能四散开,努力想办法。

【这个任务是不是有点太难了?】

【野外求生,还真就野外求生啊。】

【我好像在看鲁宾逊漂流记......好狠的节目组。】

迟婉和杨尧自然是一起行动,鹿棠孤零零的,也没人愿意和她一起,只能自己往小路上溜达。

陆淮也并不愿意和人组队,拒绝了白谷和牧安的请求,后两个人索性达成合作。

另一边,乔画贴到顾荷身边,硬是跟了过去。

这下,孤零零走的还多了个陆淮。

鹿棠现在万事都要抓紧时间,生怕拖太久电量不足,早在徐导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开始溜达了。虽然走的不算太快,但当时嘉宾们都还在互相寻求结伴,她的跟拍摄影师差点没注意到人已经快走远了,还是后面赶紧小跑着跟上去的。

鹿棠听见后面摄影师气喘吁吁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肚子有点饿。

算起来,她已经有两顿没吃饭了。

鹿棠陷入沉思。

在众人散场之后,她又折回帐篷。

昨晚的水和面包都给了两份,她刚好吃一份留一份,哪怕今天任务完成得不好也不至于饿肚子。

鹿棠拿了一份面包一瓶水重新出了帐篷,边走边吃,没一会儿就感觉到饱了。

手里的水还剩下半瓶。

这里原生态保存得很好,森林茂密,鹿棠甚至还看到有的树上坠着野果,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她一路沿着一条偏僻小道走,只觉得越来越阴凉,蚊虫似乎也变多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后,弯弯绕绕太多,她有点迷路,有好一会儿都在原地打转。

跟拍的摄影师几次都想提醒她,然而节目组不允许工作人员向嘉宾提供帮助,只能跟着她一起转圈。

在分开行动后,嘉宾就有了单独的直播间,此时鹿棠直播间的人数居然仅次于陆淮。

【我怎么感觉鹿棠有点路痴?她在打转吧?】

【笑死,鹿棠这时候倒没本事了,路都认不清楚。】

【不会是假装路痴给自己吸引热度吧?】

【有没有人从陆公子直播间过来的?我怎么感觉这两个人走的路有点像啊?】

【树跟树都差不多,别乱蹭。】

然而,没过多久,原地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