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全网黑在求生综艺补觉爆红 > 第23章 电量越来越低

第23章 电量越来越低

东西,就是有价值的东西啊!”

慕思雅:“所以你在这里是为了快乐?说得好听,但其实就是为了钱吧?如果不是我……我肯定不会来的!”

她抱着手臂,感觉自己找到了核心。

“越长大越荒唐,那些乱七八糟的消息一条都不反驳,你不就是想蹭着热度赚钱吗?”

鹿棠没有接着她的话往下回答,反而弯起唇角,支着下巴,眼神有些许放空。

“思雅妹妹,你说的真正的导演,是指林致安那样的吗?如果是林致安的话,我想你之后可能会不太开心。”

……

八点钟,鹿棠才掀开帐篷出来。

在外面喂蚊子的徐成和副导演见她出来,都招了招手。

副导演笑眯眯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小鹿啊,谈了这么久,谈的怎么样?”

鹿棠也笑眯眯:“还好……导演,我能回去了吗?”

徐成有点不敢相信:“你这是说通了?”

鹿棠半点没有迟疑地点头:“嗯嗯。”

事情过于顺利,两个导演都有点惊讶。等鹿棠走了,慕思雅从里面出来,副导演还特意看了看这位小当事人的神色。

不解,疑惑,唯独没了之前的不悦。

当天晚上,慕思雅就一言不发地吃了蘑菇宴,睡进了节目组准备的帐篷里。

鹿棠跑了一趟把针线盒还给周英,又匆匆忙忙吃了晚饭,回到帐篷里的时候已经九点多。

完全入夜之后,蚊虫围着夜灯飞舞,她摸了摸裸露的手臂,把帐篷封好。

折叠好的外套安安静静躺在一边,衣角绣着一只可爱的小熊,熊耳朵从侧面延伸出一点,指腹抚上去还能感觉到棉线的凸起。

抚摸小熊许久,白天对那只虫子的记忆不知不觉模糊了不少,鹿棠把衣服放到角落,躺了下去。

本来是安静的,然而没过多久,牧安鬼鬼祟祟的声音响起。

“小鹿妹妹?小鹿妹妹?”

他叫了两声,没等里面的鹿棠回应,就嘀咕起来:“小鹿妹妹,这才九点多,你不会又睡着了吧?”

鹿棠坐起来,想起外面的蚊虫,隔着帐篷问:“牧编剧,有什么事吗?”

牧安:“小鹿妹妹,徐导说明天是休息日,没有任务给奖励,你还去爬树吗?”

鹿棠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去爬树?”

牧安挠了挠头:“可以摘果子?……小鹿妹妹,我真的好想学爬树!这关系到男人的尊严!”

鹿棠摸了摸自己依旧有些肿起的脖子,又想起白天牧安轮廓都给肿没的下巴,陷入沉思。

作者有话说:

牧安:爬树出丑但一生要强。

这个林某某在之前某章挖过坑,这里算是把大名露出来了。

第41章出师未捷人先睡

鹿棠试图旁敲侧击:“牧编剧,不如……你摸一下下巴看看?”

牧安:“摸下巴干什么?”

他一边问一边胡乱摸了摸,蹭了一手的药膏,然而依旧没有意识到鹿棠的意思。

“摸完了摸完了,小鹿妹妹,你明天能教教我怎么爬树吗?”

鹿棠沉默片刻,有点想不明白:“牧编剧,你还记不记得今天被虫子蛰的事?”

牧安:“……小鹿妹妹,我今年二十六岁,不是六十二岁,还没有老年痴呆。今天发生的事怎么会忘得那么快啊!”

旁敲侧击彻底失败,鹿棠重新躺下去。

“牧编剧,你今天不会就是爬树被蛰的吧?”

“这、这么明显吗?”牧安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头发,“不过这肯定是个意外,我下午的时候去观察了一下,没看到什么黄黄绿绿的虫子,上午肯定是太倒霉了。”

鹿棠缓缓吐出一口气。

“牧编剧,学这个真的这么重要吗?”

牧安:“对我真的很重要!所以小鹿妹妹明天……”

鹿棠彻底躺平:“好的牧编剧,没问题牧编剧!”

“那真是太好了!小鹿妹妹,我们明天早上就去吗?”

“……都可以都可以。”

牧安笑容满面地回了自己的帐篷。

直播间的观众表示难以理解。

【爬树被蛰依旧要爬,这到底是什么执念啊!】

【感觉牧安虽然脑回路比较清奇,但对自己做不成的事好执着,上次打火也是……】

【他那个下巴糊着药膏都能看出又红又肿……希望人没事。】

经过这么一打岔,原本记忆里虫子的模样都开始模糊的鹿棠又开始被迫不断回想那只黄绿色的奇怪生物,一直坚持到她终于睡着。

这样的结果就是梦里都没逃过虫子的侵袭,一整晚翻来覆去沉浸在虫子大逃亡里。

而过度兴奋的牧安则一大早就在帐篷外人工唤醒。

“小鹿妹妹!小鹿妹妹!你醒了吗?要是醒了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出发吗?”

原本没醒的鹿棠:“……”

她顶着一对颜色浅浅的黑眼圈坐起来:“牧编剧,现在几点了?”

牧安:“五点?太阳快出来了!”

鹿棠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的电量只剩下64%。短暂放空了几秒钟,随后深吸一口气,穿好衣服掀开帐篷。

原本一脸兴奋的牧安看到她眼底的青黑色,有点疑惑:“小鹿妹妹,你的眼睛……昨天不是很早就睡了吗?”

鹿棠打了个哈欠,眼睛湿漉漉的,又拍了拍脸颊清醒了一下。

“可能是做了噩梦……牧编剧,我们出发吧!”

见她精神还好,牧安也没再纠结。

两个人一大早跑到野果林里,树上连鸟儿都没几只,晨风和晚风一样凉飕飕的。

温度有点低,鹿棠又把拉链往上拉了拉。

牧安四处看了看,确定道:“就这里了!小鹿妹妹,你看着点,我要开始了!”

鹿棠抱着自己蹲下去,感觉温暖了不少,闻言飞快地点点头。

“嗯嗯,牧编剧加油!”

两小时后。

鹿棠看了看自己已经降低到43%的电量,又看了看仍然在树下尝试、两只脚还稳稳挨着地面的牧安。

三小时后。

鹿棠:“牧编剧,你左边的腿绷太紧了,往下一点点!右边的手臂再往上一点点!”

牧安紧闭着眼,却依旧坚强道:“好好好……我马上改……”

鹿棠:“……牧编剧,你动的是右腿和左手臂啊!”

又是十分钟。

牧安依旧紧闭着眼,手臂开始颤抖:“完了完了,我好像抓不住了!我要掉下去了!”

鹿棠抬头看了几秒,捂住眼睛。

——“嘭”一声,人体落地发出闷响。

牧安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努力给自己找出一丝优点:“虽然落下来了,但也爬上去一点!”

鹿棠用视线比了比那刚刚过半米的高度,点点头:“嗯嗯!”

又是一个小时,周围的温度渐渐上升,阳光越来越充足,鸟叫声也明显嘈杂不少。

而牧安依旧在紧闭着眼一厘米一厘米挪动。

鹿棠蹲在五米开外,腿都蹲麻了,托着下巴,看着自己只剩下21%的电量,有些忧愁。

她提议:“牧编剧,要不然我们明天再来吧,爬树好像也没那么好学会?”

牧安:“坚持就是胜利!小鹿妹妹,我觉得我今天就能胜利!”

休息日不需要集合,昨晚把摄像机架在帐篷外就放心离开,结果睡醒之后找了半天才找到两位嘉宾的摄影师:“……”

直播画面终于拍摄到了本人,却是这么一个场景,观众人都看呆了。

【早上没来得及看,牧安和鹿棠是什么时候跑到这里的啊!】

【这好像还是那片野果林,我记得牧安昨天说是要学爬树。】

【……难得见鹿棠如此憔悴,黑眼圈都出来了,这是爬了几个小时?可是牧安才爬了这——么高一点啊!】

【粗略估计一下啊,离地六七十厘米,不能再多了。】

电量越来越低,鹿棠开始频繁打哈欠,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

牧安在上面问:“小鹿妹妹,我现在这个姿势是不是好爬一点?小鹿妹妹?”

鹿棠昏昏欲睡:“嗯……嗯?!”

她努力睁开眼看了下牧安的动作,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树上的人就再次自由落体坠落在地面,吓跑一片在树上看热闹的麻雀。

牧安终于也叹了口气:“唉,确实有点难。”

鹿棠重新闭上眼,已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嗯嗯。”

“我可能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怎么会这样!”

“嗯嗯。”

“小鹿妹妹,我是不是学不会了啊?”

鹿棠:“嗯嗯……”

牧安终于察觉到身后人有点不对劲,转过头看了一眼。

鹿棠已然抱着膝盖从蹲在地上变成坐在地上,手臂撑着脑袋,呼吸都轻了不少。

牧安当场愣住:“?”

【哈哈哈哈哈,鹿棠困死了,直接睡着了!】

【也不知道牧安是爬了多久才爬到那里,就看了这么一小会儿,给爷也看困了。】

【鹿棠每天都很缺觉,今天早上估计还起得特别早,不困才真是奇了怪了。不过随时随地都能睡着的功夫还真不是谁都能学的会的。】

牧安试图把鹿棠叫醒:“小鹿妹妹,醒醒,现在还是上午呢!”

鹿棠纹丝不动。

牧安:“小鹿妹妹?小鹿妹妹?”

叫了半天都没有反应,牧安有些发愁:“小鹿妹妹,你就这么睡着了,可是这里还在林子里,万一有昨天那种虫子怎么办?”

仿佛是听到了唤醒关键词,鹿棠顿时睁开眼,靠着那17%的可怜电量一下站起来。

“虫子?什么虫子?”

【PTSD了属于是,听到虫子立刻就醒了。】

【鹿棠:检测到危险目标,强制唤醒。】

【下午是正经休息日,终于能碰到手机了,鹿棠困成这样,不会直接把休息日这半天睡过去吧?】

【……这个猜测我只能说: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教学没成功,老师先困得不行,连脑子都开始不清楚,只能回去补觉。

回到帐篷的鹿棠只剩下12%的电量,几乎是一沾到自己软绵绵的大枕头就立刻睡着了,连绑着的头发都没解开,半张脸颊埋在枕头里,头发被压在身下。

中午十二点,徐成拿着喇叭开始喊:“休息日正式开始,各位嘉宾可以领取自己需要的物品,限制在明早之前归还。可以购买食物和水,但仅限于今天使用!”

顾荷第一个拿了手机,给熟悉的饭店打了个电话,点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她足足点了十几道菜,还在问:“有没有谁还有其他喜欢吃的我没点到?我这会儿一块儿点了,免得等会儿还要点,麻烦。”

她周围的几个嘉宾都摇了摇头,顾荷环顾一圈,发觉少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牧安和鹿棠怎么不在?”

迟婉:“今天还没见过小鹿,是不是……还没起床?”

作为经常负责叫醒鹿棠的人,迟婉第一反应就是鹿棠还在睡。

顾荷皱起眉:“这都十二点了,太阳都晒屁股了,昨天她睡得那么早,怎么可能还没起床?”

迟婉想了想:“小鹿总是睡得比较久,可能还是节目开拍前身体出了问题,我去看看吧。”

此时,鹿棠还抱着自己的小毯子睡得香甜。

迟婉:“小鹿,你醒着吗?今天是休息日,你不是一直想拿回手机吗?”

听到她的声音,鹿棠才慢慢睁开眼,想起今天是七天才有一次的休息日。

她顿时坐起来。

“迟姐姐,现在休息日已经开始了吗?可以去取东西了吗?”

迟婉:“刚才已经通报过了,东西去找徐导取就好。”

想了想,她还担忧道:“小鹿,你是不是还是身体不舒服?刚才是还在睡吗?”

鹿棠:“没有没有!迟姐姐,我马上就出来!”

虽然电量只勉强恢复到27%,仍然是相当危险的水平,但休息日是七天才有一个下午,鹿棠几乎立刻把毯子放到一边,掀开帐篷出去。

睡了两个多小时,绑好的头发被蹭得松了不少,头顶还竖起几根呆毛。

鹿棠就顶着这么个形象,飞快地和迟婉道别,小跑着前往主帐篷奔向自己心爱的手机和平板。

坐等吃瓜的观众看了一个上午爬树加睡觉的究极催眠直播,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画面。

【等一个鹿棠看自己微博!我好想知道她是什么反应!】

【谁再去买个热搜?机会难得啊,我今天有没有可能看到正主对黑子的反应?】

【鹿棠会不会直播看自己直播套娃?在直播间蹲了这么多天,我能上个电视不能?】

第42章这就是高端操作

鹿棠一路小跑取回了自己被没收的小背包。几乎是同一时间,真就有大佬买了热搜,#鹿棠#的词条直接一路上爬,挂到了热搜第二。

【好了,大佬直接买热搜,我就围观看个热闹。】

【吃瓜.jpg】

【今天大家都是吃瓜人,我就不信鹿棠她一周没冲浪都不看自己微博!】

再次被期待一手节目效果的鹿棠一边走一边从包里取东西。

首先是一块巧克力,包装一撕一口就不见,嘎嘣脆。

弹幕——【没事没事,孩子一周没吃零食了,除了前两天能吃到肉后面天天吃菜叶子,吃块巧克力没什么问题吧?】

然后是一包辣条,鹿棠美滋滋地把包挂在身前,一边吃一边回帐篷。

——【还行吧,这个年纪吃包辣条也还能理解。】

【不是,哥,你认真的?女演员吃辣条真的可以理解吗?】

终于,一包辣条也被吃完,鹿棠擦了擦手,又擦了擦嘴角,继续在包里摸索。

然后摸出了自己套着黑色小熊手机壳的的手机。

吃瓜群众等了半天终于等到了主角,顿时聚精会神。

【来了来了,要来了!】

【热搜还在热搜还在,保证只要点进去就能看见!】

【终于!快点快点!我好激动!】

一分钟后,鹿棠走到帐篷边上,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直播镜头毕竟是跟着人走的,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给手机屏幕特写。唯一值得参考的是屏幕虽然看不到,外放的声音可清清楚楚。

伴随着鹿棠手指划屏幕的速度越来越快,外放的背景音出现频率也越来越快。

“Good!Great!……Unbelievable!”

“——Bonustime!”

叮叮咚咚的声音不断响起,令人不由回想起被消消乐支配的恐惧。

【不是,这多少有点离谱了吧?什么年代了居然还在玩消消乐?】

【救救我救救我,去年消消乐氪金一天打了几百关,后来再也没打过。一听这个声音我就开始想消除了!】

【大佬的热搜是花了钱的啊,鹿棠不会真的一眼微博都不看吧?】

【其他嘉宾都在发微博了,毕竟是节目开播以来第一次休息日……再等等吧。】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鹿棠以一己之力展现了什么叫做高端操作。

一个小时停下里,满脑子都是“Unbelievable!Unbelievable!Unbelievable!”、“叮叮叮”、“boom!boom!”。

电量从27%快速下降到14%,直播间能看到帐篷里鹿棠聚精会神地打游戏,也顺便看到了鹿棠打哈欠。

电量本来就不够,还下降得飞快,困得当然也很快。

鹿棠把手机放到一边,拿出纸巾擦了擦眼角打哈欠出来的眼泪,沉思几秒。

休息日一周只有半天,睡过去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错过就又是自闭的一周。

沉思几分钟之后,被电量支配的咸鱼决定去蹭个电量。

她在帐篷里放下手机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观众是泪目的。

【宝,可算不消消乐了,吃不吃瓜无所谓,我是真不想听“unbelievable”了。】

【我的评价是技术不错,就这不停的“unbelievable”,能听出来消消乐水平多少是个老玩家了。】

【好了,不管现在鹿棠要去干什么,总归应该不是消消乐了吧?蹲了这么久听了一个小时消消乐,真的绝了!】

鹿棠带着自己的小背包从帐篷出发,沿着边上的小路往后面走。

一路走到8号帐篷旁边,靠着帐篷边坐下。

那块绿色的电池原本已经变成了橙色,这会儿又回到了绿色。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