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全网黑在求生综艺补觉爆红 > 第29章 鹿棠来得迟

第29章 鹿棠来得迟

来的,但听着还是断断续续有点模糊。鹿棠迅速拉开帐篷,探出半个脑袋。

风向吹向帐篷这边,鹿棠刚刚露出半个脑袋,黑漆漆的什么都还没看到,迎面就是几颗豆大的雨珠打在脸上,眼睛里也被溅了些雨水,刺激得眼睛都差点睁不开。

她揉了半晌的眼睛,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眼泪哗哗流,再次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最近确实变成了个小倒霉蛋。

鹿棠重新把帐篷拉好,声音闷闷地叹了口气。

“……唉。”

小倒霉蛋很有几分自闭,而大倒霉蛋还在外面,打着把全节目组最大的伞,顶着大风立在自己最近睡觉的帐篷前。

好几双眼睛看看徐成,又看看地上堪称废墟的帐篷遗迹,纷纷识时务地闭上嘴。

徐成在雨幕里一只手打伞一只手举着把手电筒,光打在地上,等到看清楚地上的景象后,深吸一口气。

一棵成年人环抱都不一定抱得住的树正正好砸在这位倒霉导演的帐篷上,钢架都给砸得变形弯曲,上面的帐篷顶和地面几乎砸到一条水平线,算是彻底报废。

徐成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秒数不断跳动,已经晚上十点二十三。而在这个明显是正常人快睡觉的节骨眼上,他休息用的帐篷被树压倒。

满腔郁气无处发泄的暴躁导演环顾四周,把几个围观群众扫视一遍。

“别凑热闹了,回去睡觉!明天雨停了照常拍摄!”

“可是徐导,您今晚……”

“今晚什么今晚,都给我回去睡觉!”

徐成一顿输出,把人全部赶走,自己蹲在旁边,夹着手电筒腾出一只手推了推倒下的这棵树,结果发现推都推不动。

它除了压倒了他的帐篷,还把空地挡了个结实,枝繁叶茂的,想跨过去都难,再回主帐篷必须绕着走。

徐成额心突突跳了几下,打着伞快步绕路沿着刚才的脚印往回走。

鹿棠的帐篷在边上,算是一个角,徐成从附近绕路,要么从后面的窄道走,要么从帐篷前面的空地走过去。

他一时上头,走得实在太快,手电筒的光摇摇晃晃,走了太多遍的路也没有仔细看,昏暗的光线加上糟糕的路况下,徐成踩到一个凸出的东西,当场表演了个平地摔。

大倒霉蛋“嘭”一下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由于这是被雨水淋得软趴趴的泥土路,上了点年纪的导演倒是没摔疼,只是沾了一身的泥水,手电筒在地上艰难地滚了两圈,光打在鹿棠的帐篷上透出一个圆圆的光斑,把帐篷里映得亮了不少。

其他人很难发现这里的动静,坐在里面思考人生的鹿棠却听得清清楚楚。

鹿棠再次竖起耳朵。

徐成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滚落的手电筒和超大号雨伞,往地上照了照。

然后怒骂:“这丫头什么毛病,闲着没事干把树枝插在地上!”

鹿棠默默躺了回去,开始装死。

鼻尖痒痒的,然而迫于外面来自暴躁导演的巨大压力,鹿棠努力忍住没打喷嚏,眼圈都憋红了。

又过了一会儿,希希索索的声音渐渐消失,徐成打着伞继续沿着路往主帐篷走。倒是有另一道脚步声越来越近。

鹿棠终于忍不住了,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抽了纸巾出来,泪眼朦胧地接受了成功感冒的现实。

而外面的人原本在努力憋笑,这会儿听到了她打喷嚏的声音,直接笑出声:“鹿棠,还真被猜准了,是不是淋感冒了?”

周英的声音过于愉悦,鹿棠沉默了几秒钟,又打了个喷嚏。

周英:“别误会别误会,我不是在笑你。不就是倒霉了点嘛,你现在可没徐导倒霉。”

她手里提着个塑料袋,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只能照亮一小片地方,只能无奈道:“你把帐篷打开,有人觉得自己不方便过来,托我从医生那里开了感冒药给你。”

鹿棠捂着鼻尖,闷声道:“好。”

然后伸出右手,把帐篷拉开一个角。

斜着飞的雨丝被周英的伞遮了大半,这次倒没有大雨扑脸。灯光之后,周英笑得眼睛只剩一条缝,把手里的药挤了进去。

“冲剂一天三次一次一包,其他药都按顿包好了,也是一天三次一次一包。”

鹿棠红着眼圈:“好。谢谢小英姐。”

周英蹲下来。

“可别谢我啊,我也是受人之托。那位想得可真周全,不仅考虑到你可能会感冒,还提前找了跟组的医生,连胶囊和药片都自己分装了,就怕你喝错药。”

鹿棠眨了下眼,差点流出泪来,连忙又抽了张纸巾蹭了蹭眼角。

周英等了半晌,没等到里面人出声,啧了声。

“我说了这么多,你就不好奇这位是谁?”

鹿棠想了想:“是陆前辈?”

“看来也不傻,”周英隔着帐篷拉开的一角拍了拍她的脑袋,“人家都直接抱着你送回帐篷,就怕你生病,还提前准备了药送来,该考虑的不该考虑的全考虑全了。小傻子,好好养病,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等她离开,雨又开始往里灌,鹿棠眼疾手快重新拉好帐篷,把药喝完后,闭上眼躺了下去。

她两只手覆在额头上,仔细比对了一下,没感觉到有发烧迹象,略微松了口气。

感冒的时候思维总是格外迟钝,意识也昏昏沉沉,即便盘旋着许多纷杂的思绪,也还是没撑住,很快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大雨变成了小雨,太阳消失了快一天,依旧没能放晴。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鹿棠再次睁开眼。

“阿,阿……阿嚏!”

刚睁开眼就是一个喷嚏,眼眶顿时又开始湿润。

电量又回到100%,精神倒是比昨晚好了很多,鹿棠从枕头下面找到昨天周英送来的感冒药,喝了今早的份。

喝完药之后,她把耳朵贴在帐篷内侧,仔细听了半天,判断了一下今天有没有大风。

然后满意地移开。

虽然雨还是没能停下,但风停了,这无疑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耳朵贴在帐篷边上,都感觉不到雨滴落下的动静。

鹿棠拉开帐篷,看了看外面的情形。

昨天的雨下得实在吓人,风也很大,雨水落下的时候噼里啪啦的,地上一片狼藉,落了满地的树叶不说,泥水混合的路面几乎没办法看。

加上昨天徐成倒霉透顶踩了一脚,她插在地上的树枝已经查无此枝了。

帐篷角落有不知谁放的一把伞,鹿棠拿起伞,从帐篷里钻了出去。

地上的绿色痕迹七零八落,饱受□□的枝叶到处都是,之前埋下的药草被大雨冲出地面,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找了半天,药草的影子没找到,鹿棠又叹了口气。

“……唉。”

这几天下来,任务进度始终没怎么动,她这还算是1/6的任务量,一场雨下来直接噶了。任务喜提归零。

过来找人的迟婉看到鹿棠已经清醒,稍稍放心了些。

她微笑着招呼道:“小鹿,今天拍摄估计还要暂停一天,早饭大家在主帐篷一起吃。先来吃早饭吧。”

鹿棠最后怀念了一下自己消失的药草,转过身去。

“好的迟姐姐,我这就来!”

主帐篷内,备用的折叠椅全部拿了出来,从嘉宾到节目组工作人员排排坐。

不少人眉目间都有些隐忍——憋笑憋的。

鹿棠进去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桌子上的早餐,而是坐在边上的徐成。

徐成的脸色实在很臭,然而他今天穿着一身皮夹克,牛仔裤子上还有不少破洞,属实是相当潮流,潮流到不像是他。这个造型,让人很难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脸色上。

没见过这架势的鹿棠感到十分惊奇,即便声音闷得厉害也不忘感叹:“徐导,您今天穿得真时尚!”

大部分人都还在努力憋着防止破功,一旁的牧安却眉飞色舞,很是得意:“是吧?徐导还说我这衣服不行呢,我就说挺好看嘛!”

气氛烘托到这儿,鹿棠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然后连连点头:“……确实,很时尚很时尚!”

五十岁高寿,一直被调侃血压,却还被迫体验了一把时尚前沿的徐成当场一拍桌子。

“吃饭就少说话!”

作者有话说:

徐成:早知道人能这么倒霉,我就不该接手这节目!

第52章再发刀子我要报警了!

徐成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盘煎饼,两盆水煮蛋,还有两大锅玉米蛋花粥和一碗带着不少辣椒片的麻辣小咸菜。显然是在艰难条件下努力凑出的奢华早餐组合。

敢在这张桌子上坐的都是胆子不小的,这会儿一个个憋着笑,站起来往自己的小碗里打粥。

鹿棠来得迟,离粥盆最远,站起来才能勉强够到,还是周英在斜对面打了一碗递过来。

鹿棠捧着粥碗乖巧坐下:“谢谢小英姐!”

周围的大家剥蛋的剥蛋,切煎饼的切煎饼,鹿棠做了第一个喝粥的人。

作为坚定的辣党,鹿棠身残志坚,在粥里放了不少香辣小咸菜,然后拿起勺子开心地尝了一口。

她原本就因为感冒嗓子不太舒服,咽下这口口味奇奇怪怪的粥后,嗓子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沙哑地咳了几声,有点震惊。

夸赞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差点就习惯性吹起来,最后急刹车改了台词。

“徐导……大家一直是甜粥配辣味小咸菜的吗?!”

如果不是配粥的话,煎饼自带调味,也未曾听闻水煮蛋有配着小咸菜吃的道理啊!

徐成穿着这身皮夹克配破洞裤,原本和善的面相看着都凶了不少,他这会儿也刚打了粥拿起勺子,闻言皱起眉。

“胡说八道,谁家咸菜能配甜的吃!”

鹿棠指了指桌上的粥:“可是徐导,我们现在就是啊!”

由于提出问题的人前科太多,很难不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在胡说,徐成扫了她一眼,不信邪地喝了一口。

——“今天这早饭是谁做的?这是打死卖糖的了!”

大龄导演徐成除了日常怒气上头外深谙养生之道,平时都不怎么吃甜的,这会儿喝了口粥,齁得脸都绿了。

周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她一边剥蛋一边悠悠然道:“徐导,差点忘了说,昨天不是天气太差嘛,大家都没去采买东西,剩下的盐不够用了,又不好收回嘉宾的来用,就干脆拜托小玖做成甜粥了。”

话音刚落,她对面站起一个短头发的姐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哎,对,今天的粥我做的,周英姐说没有盐了,她不会做甜的,我就说我能试试。就是太久没做了,可能有点手生……小咸菜是怕看着太单调,凑数的凑数的。”

她说得很是愧疚,越说越小声,显然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鹿棠今天味觉不灵敏,同样没想到这粥居然齁甜,直接刺激得徐成把做饭的大厨提出来了,连忙打起圆场。

“没有没有,小玖姐,其实粥甜一点很好的,今天天这么冷,大家很需要糖分!”

另一边,虽然嘴上说得不好听,但徐成还是很给面子,勉强又喝了几口。

“行了行了,下次再做记得尝尝味道。”

小玖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徐导,我今天主要时间有点紧,平时做饭味道还是能把握住的!”

鹿棠坐在椅子上,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

小咸菜失去用武之地,喝粥的话……这位小玖姐姐可能确实放了太多糖,喝了一口咳了半天,显然也不能再舍命陪君子。勉强凑出的奢华早餐喜减二,来回看了半晌,卑微病患这会儿只能默默剥起水煮蛋。

蛋剥了一半,感冒像是刚跟着一起醒过来,鹿棠转过身,连着打了三个喷嚏。

牧安在边上发了半晌的呆,被鹿棠的动静惊得回过神。

周围不少目光看过来,鹿棠有点不好意思地捂着鼻子。

“不好意思,有点忍不住……”

她这次一开口,鼻音比刚才还严重。

周英抬起头:“今早喝药了吗?”

“喝了喝了,今天一起床就喝了。”

鹿棠含泪点头。

周英:“啧,那就不好说了,可能是药效还没跟上。看来还得受点罪。”

鹿棠苦兮兮地坐回去,小声叹气。

“……唉。”

她一边继续剥蛋,一边痛苦地发现,电量又开始加速消耗。

显然,这可恶的电池不忘初心,即便现在初始已经是二倍速模式,在身体不适的时候电量消耗依旧会加速。

从100%到83%,总共都没用到半个小时。

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她就要回去补觉充电了。

鹿棠两口咬掉一颗蛋,又飞快地夹了几块切好的煎饼,没几分钟就解决了战斗。

电量掉到80%,她努力咽下干巴巴的煎饼,“腾”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吃饱了徐导,先回去了!大家再见!”

看着自己伟大杰作发呆许久,还没吃几口的牧安顿时愣住。

“不对啊,这才几分钟,小鹿妹妹,你要不要再吃点?”

鹿棠:“我吃了三个水煮蛋五块煎饼,真的已经吃饱了!”

语速和动作之快,让桌上的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

再看过去的时候,哪里还有鹿棠的影子。她椅子对着的桌面上,蛋壳整整齐齐摆在一起,煎饼也吃得干干净净。

牧安数了数这剥得异常整齐的蛋壳,有点意外。

“一,二,三……真的是三个哎。”

一般路过的顾荷:“行了,可吃你的吧!”

到了中午,雨渐渐停了,太阳像是赶着上班,没一会儿居然就一片晴朗,天气变化堪称诡异。

而在帐篷里昏昏沉沉一个上午,一会儿沉睡一会儿清醒的鹿棠,感觉到光线在变亮,想起自己或许又该喝药了。

她勉强爬起来,头痛地几乎要裂开。

抱着侥幸心理,鹿棠喃喃:“不会吧,应该不会有人这么倒霉才对……昨天都没有,今天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然而手碰了碰额头,滚烫的热度明明白白,实在很难再自欺欺人。

鹿棠:“……唉。”

小倒霉蛋认命地爬了起来,打算去找跟组医生再多开点退烧药。

她刚掀开帐篷,就对上了另一个人的眼睛。

四目相对,一个眼里雾蒙蒙的,显然意识不甚清楚,一个眼神清澈明亮,只是隐隐蹙眉。

鹿棠反应迟钝了不少,停了几秒才想起来打招呼。

“陆前辈,中午好啊……”

日光下,那张圆润的脸蛋红得异常,嘴唇却少了些颜色。

陆淮看着她的眼睛:“感冒药有在吃吗?”

鹿棠乖巧地点点头。

“有的有的。”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鹿棠想了想:“……还好,只是有一点点困。”

她的病容已经写在脸上,却还在有意回避,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有些许黯淡。

陆淮沉默了将近一分钟,才缓缓将视线从面前人闪躲的眼神上挪开,平静道:“如果还是不舒服,记得去看医生,不要硬撑。”

一些思绪在脑袋里慢吞吞地转了一圈,鹿棠点点头。

“嗯嗯。”

这一声出去,她没能注意到,面前人的眼神更黯淡了些。

一个玻璃瓶被塞到手心,很快,空地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等到脚步声彻底远去,鹿棠把手心的玻璃瓶翻过来,标签朝上。

……是止咳糖浆。

她模模糊糊想起,自己早上喝了放了太多糖的粥后,似乎因为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咳了几声。不过好像也只咳了那一次。

发着烧的脑袋晕乎乎的,鹿棠站在原地半晌,一时也说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摄像机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它原本的位置,准时开始上班。

同时,弹幕大佬们也终于获得了重见天日的机会。对于刚才短暂的一幕,比两个主角还要激动。

【怎么回事,宝,直播刚回来就看到这个,这气氛是不是不太对劲啊?】

【……以我朋友圈顶级情圣的角度来看,有点要吵架的征兆了。】

【呸呸呸,这两个人的性格怎么可能吵得起来,假情圣赶紧下课!】

还有人弱弱道。

【那个,虽然我也觉得这两个人吵不起来,但是吵不起来才是最要命的吧……无声无息渐行渐远……文艺版BE不都是这样的吗?】

那位ID过于熟悉的cp粉顿时暴躁起来——【赶紧叉出去,我心脏受不了!再来弹幕发刀子我要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