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全网黑在求生综艺补觉爆红 > 第30章 嗯嗯

第30章 嗯嗯

风水轮流转,这回,被叉出去的不再是她。

弹幕大佬都迷茫起来了,鹿棠这会儿主机发烫,CPU超频,只能更迷茫。

等到见了医生,她还是这个迷茫的状态。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医生端坐在对面,仔细地把体温计放好位置,鹿棠太迟钝,手臂都是被医生托着夹紧的。而上次看皮肤的那位医生坐在边上看热闹。

这位皮肤科的医生笑眯眯道:“哎呦,好熟悉的小脸蛋。怎么今天看起来不太开心?”

鹿棠抬起眼,丧丧道:“医生姐姐,又见面了。”

医生没绷住,笑出声来。

“放宽心,最多就是个小感冒,发烧也很快就会好的。”

鹿棠发愁的完全不是这个,然而这事又不能这么说出来,只能发出这几天第无数次叹息。

“……唉。”

她垂着脑袋,除了本能地夹好体温计,一时间都不知道能做什么。

山下。

一位一身中山装的老人,拄着一根比自己半个身子都要高的拐杖,身边跟着一个年轻人,正在慢吞吞地往上爬。

作者有话说:

顾虑终究要打破,这把刀子真的真的很有必要

没有狡辩没有狡辩(鸽子流泪)

第53章烧糊涂了

五分钟后。

“哎呀,怎么这么烫,”这位扎着高马尾的女医生仔细看了看温度计,“三十八度六,可以了,这个温度,是得吃点药了。”

她把温度计收好,拿出一个小本本,开始写病历。

“从你感觉自己有发烧症状开始,大约有多久了?”

鹿棠努力睁大眼睛撑着精神,想了想:“嗯……刚才一直在睡觉,醒过来好像就有点烫,不太清楚有多久……”

“现在难受的程度怎么样?”

“现在难受的程度……晕乎乎的。”

高马尾医生皱起眉:“这个情况,估计是烧了有一会儿了。周周,你去把药箱拿过来。”

被称作“周周”的皮肤科医生微微一笑,比了个手势。

“OKOK,马上回来。”

鹿棠坐在医生对面的椅子上,隔着一张简易木桌,仿佛被课桌禁锢的小学生,脑袋不太清楚,不仅不敢乱动,眼睛都规规矩矩。

十分钟后,鹿棠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乖乖喝下退烧药,并且喜提新的感冒药大礼包。

高马尾医生认真嘱咐:“这个蓝色的,一天三次一次四片,白色的,一天两次一次一片,胶囊一天三次一次三颗。我记得之前有人帮你拿了药,那个估计不够用了,喝这个。嗓子不舒服的话,糖浆也可以喝。冲剂也换了,我给你拿盒别的。”

鹿棠原本连连点头:“嗯嗯,嗯嗯……”

听到后面,她有点发怔:“……嗯?”

是发烧会让人产生错觉吗?有些事明明之前不声不响,怎么忽然感觉全世界都知道?

医生却非常淡定,无视掉她的疑惑:“……好,就这些,四十分钟后再过来量一次体温,看看退烧药有没有效果。”

鹿棠抱了一怀的药,低头看了看这些颜色各异的药片和胶囊,卑微发问:“医生姐姐,可以拿个袋子装吗?”

医生叹了口气。

“实不相瞒,塑料袋本来确实有……说起来还有点倒霉,它放在外面的架子上,本来是通用的。昨天突然又下雨又刮风,想起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这位漂亮姐姐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是觉得节目组有点倒霉。真正的倒霉蛋鹿棠不敢开口。

几秒后,鹿棠站起身:“好的医生姐姐,没关系的,我可以抱着回去。”

“两位医生姐姐再见!”

和医生告别,鹿棠晃了晃脑袋,打算先把药送回去。

她今天的上衣外套还是慕思雅的针织衫,美则美矣,目前有个最大的问题,是它没有口袋。

运动裤的口袋也只有一边,塞了四板药片之后,还有四板被拿在手里。

走了没几步,药片的铝箔包装隔着薄薄的布料不停地摩擦大腿,让鹿棠深刻地体会了一把夏天变温时穿秋裤的重要性。

只是这会儿说这个也没什么用,鹿棠只能默默把药片拿出来和冲剂盒子一起抱在怀里。

然后以这种奇怪的姿势艰难地挪回了帐篷。

由于思绪混乱,她从摄像机前路过,都没注意到后面的摄像机悄咪咪地已经开始上班了。

眼看着鹿棠笨拙地挪到帐篷里,等待许久的弹幕大佬开始锐评。

【嗯……这个姿势,有点熟悉。】

【哈哈哈哈,这不就是某四大名著影视版抱人参果的姿势嘛!咳咳,不确定,再看看。】

【脸色看起来真的不妙,这也太红润了,是那种可以去做腮红广告的红润。宝,好好休息,别乱跑了。】

——【该说不说,这身衣服有种昂贵的气质在,和鹿棠平时的平价风差异有点大。就是怎么看着也像是在哪儿见过?】

鹿棠把药放到枕边,坐在帐篷里发呆。

时间刚过半个小时,她就掀开帐篷出去,打算去找医生重新量体温。

头痛依旧,手背覆在额头试了又试,鹿棠心底一沉,红润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肉眼可见的痛苦。

好像……没什么变化啊。

病号鹿棠头晕眼花地在路上走了半晌,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站在平时的集合点边上,临近上下山的小路。在之前某处岔路,直接走错了方向。

她顶着混乱的脑瓜喃喃:“肌肉记忆要不得要不得……”

谁知一转身,迎面就是一老一少,从小路上慢吞吞地爬了上来。

被雨打湿的泥土路其实很不好走,更别提这位老人头发花白,一眼就能看出年纪很大了,似乎腿脚还不太方便,手里拄着根黑漆漆的拐杖,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

年轻人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前面刘海很薄,一只手下意识扶在身旁老人的上臂上。

或许是感觉到前面有外人的身影,原本还没什么动作的老人忽然有点不太高兴地把这只手拿开。

“不用扶,又不是走不动路,我还没老到那个时候!”

年轻人似乎并不意外,敷衍地点了点头,神情波澜不惊,又把手虚虚撑在老人身后。明显是担心老人摔倒,随时都能扶上一把的姿势。

鹿棠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怀疑自己是发烧把眼睛烧出问题了。

结果揉了揉眼睛,这一对爷俩走近了不少,她眼里的景象还是没变,

鹿棠震惊夹杂着愧疚,哑着嗓子:“陆前辈,你……你……?”

她脑子里疯狂盘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念头,你挤挤我我挤挤你,一时间也说不上来谁占了上风。

鹿棠:怎么办怎么办之前好像听人说过有些人心里不高兴就会去剪头发陆前辈是不是太失望太难过了所以直接把头发剪短了!

不远处,“爷俩”里的年轻人却忽然开口:“小妹妹,你说的‘陆前辈’,不会是陆淮吧?”

鹿棠:“?”

她一脸茫然地拍了拍脑袋。

“我好像烧糊涂了。”

一定,一定是烧糊涂了。陆前辈的声音,怎么会变成女孩子的声音啊!

年轻人却笑了。

“整天忙得团团转,一直没关注过娱乐圈的事。怎么现在娱乐圈里的小姑娘看起来不太聪明。”

鹿棠晕乎乎地试探道:“姐姐,你是……”

年轻人微笑着把刘海顺到两侧,露出刘海下秀气的柳叶眉。容貌给人的感觉顿时变化不少。

除了之前被刘海遮住的眉毛,这张脸足足和陆淮有七分相似。

她眨了下右眼,声线懒洋洋的。

“首先排除陆淮。”

鹿棠原本就又红又烫的脸颊顿时更烫。

“……不好意思姐姐,我脑子是有点不太清楚。认错人了。”

老人瞧了她半晌,敲了敲手里的拐杖:“你是那个……那个鹿棠?”

鹿棠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红彤彤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颊配着两边的酒窝,看着有点像过年时候年画上的胖娃娃。

“嗯嗯,我叫鹿棠。那个……您认得我?”

近距离看这位姐姐的脸,她不得不想到某种可能性,随即有点紧张。这一紧张,又开始下意识拽衣角。

这位姐姐勾起一抹怎么看怎么肆意的笑。

“别紧张啊,没什么好紧张的。”

“看你这样子,似乎和陆淮还挺熟。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陆瑶,是陆淮的堂姐。这位是陆启铭先生,一个倔得很又没意思的老头。他看着是不太好相处,别当回事就行了。”

老爷子一拐杖打过去,不过显然力道很轻,只是有点泥水粘在了陆瑶身上。

“胡说八道,谁这么教你的!”

陆瑶确实和她话里说的一样,完全没当回事,笑意不改:“哎呦,实话实说而已。你可别吓人家小姑娘。”

她偏过脸,面对鹿棠,正色不少。

“刚才开玩笑的,其实我认得你。”陆瑶伸出一只手,“正式认识一下吧,小鹿姑娘。”

鹿棠迟钝地伸出手,和她交握。只是烧得实在厉害,一时没站稳,身形晃了一下。

陆瑶松开手,拉了她一把,叹了口气。

“……啧,介绍的时机好像不太对。要被骂了。”

——

与此同时,周英还在联系节目组的安保人员。

昨天强对流天气谁都想不到,节目组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安排安保人员尽快找地方躲避大雨。之后山上情况不太好,山下路很泥泞,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没好让人上班。

一直到刚才太阳出来,下面不少人处理了积水,她才开始代表节目组联系安保人员。

“还是按照之前的位置,把下面看好不要出差错……入口积水就在里面看着点……”

吩咐了半天,那边负责安保工作的大叔原本也不停应声,后面却忽然愣住了。

他顿了几秒,问周英:“周英大妹子,今儿个你们有人上山没?”

这个口音听得周英皱起眉,话里的意思更是离谱。

开玩笑,都甜粥配麻辣小咸菜吃了,哪里有人下去过,这天气又有谁会闲着没事往上爬!

周英:“没有,怎么了?”

大叔震惊:“这个上山嘀小路上,有两个人的脚印啊!瞧着是往上走嘀!周英大妹子,你们真不知道谁上去嘀?”

周英:“?”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分钟后,周英挂断电话,直接掀开主帐篷找了徐成。

“徐导,安保那边又出问题了,有两个人好像已经爬上来了!”

作者有话说:

原本估计要阴间时间更新的鸽子努力赶在了现代社会最后的阳间时间更新。

嘿嘿,陆瑶姐姐虽然是女孩子,但是人设拿的是标准现言男主剧本。

大师级别选手即将开始对真正男主的助攻。

第54章来一针吧

徐成原本在躺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翻书,闻言立刻整个人翻身起来,坐得笔直。

“什么?”

同样惊讶的还有再次给鹿棠看病的医生。

高马尾医生拿着体温计来回转了几圈,在各种不同的光线下以不同的姿势看了看里面的数字,最后终于确定。

“真没看错啊,三十九度一……她这个体质确实有点神奇,怎么喝了退烧药过了半个小时,烧得比刚才还严重了。”

小小的帐篷里挤了五个人,空间显得有些拥挤。

鹿棠趴在桌子上,因为精神实在不好,即便等着出结果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也迷迷糊糊睡过去了,这会儿只露出半边滚烫的脸颊,被蹭得有些凌乱的发丝遮住了眼睛。

取回体温计的时候被不小心碰到手臂,这位可怜的病号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陆瑶看了看旁边睡得不省人事的鹿棠,摸了摸下巴,眼神带着几分心虚:“这……这怎么办?”

医生沉思片刻,道:“再等一会儿,到一个小时整看看,如果温度还是这么高,就要打退烧针了。”

说完之后,她抬起头,脱离专业分析时间,忽然意识到什么,顿了顿。

“等一下,您和这位是……”

陆瑶看了看身边的老爷子,后者臭着脸别过头,显然不想开口。

于是,陆瑶笑得风流,语气淡定道:“我们?看不出来吗?当然是徐成导演请来的。”

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谎技术让医生迟疑了一会儿,也勉强没再问。

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两位今天是和回来测量体温的鹿棠一起回来的。

刚才这位公主抱着病患鹿棠进来的时候,她差点以为是昨天的某位不愿透露性命的xx梅开二度。

病患睡觉,另外三个年轻人划拉手机,一个老人拄着拐杖来回走动,等待药效的十几分钟很快过去。

医生收回手机,从旁边拿起体温计。

“退烧药大概三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就能起作用,时间差不多了,再量一下。”

鹿棠趴在桌子上,鼻子不透气,嗓子不太舒服,隐约还能听到轻轻的呼噜声。

医生熟练地把体温计放好,手动帮鹿棠夹紧。

就这么硬夹着过了五分钟,她抽出来一看,有些无奈。

“三十九度一,瞧我这嘴,真得打退烧针了。”

旁边无聊得不停看手机的周周医生搓了搓手:“婷姐,让我来吧,我好久没给病人打过针了。”

“别闹。”

“没闹,”周周微笑着挤了挤眼,“婷姐,要是我没记错,你毕业后差不多五六年没自己打过针了吧?嘿,我当时实习休息的时候手痒,可是跟着扎过的。”

被称作“婷姐”的医生皱起眉:“我现在是不太熟练,不过你什么时候还能有机会扎针?”

周周:“对着小人啊,总比五六年没练过强。我来吧。”

这两个医生你一句我一句,话语里充满了对打针这件事的陌生。显然已经在比烂。

陆瑶摸着下巴,微微眯起眼睛,那双和陆淮七八分相似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怀疑。

现在临床医学毕业的学生到医院后好像确实都不怎么打针了。所以这两个人……真的靠谱吗?

不管靠不靠谱,总之在一番经验上的比烂之后,皮肤科医生周周以一年前甚至扎过小人的微弱优势勉强获胜,一口一个“事不宜迟”、“病人经不起等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就已经准备打针了。

药箱里东西倒是很全,她动作飞快地把药抽进注射器,便面带笑容地慢慢靠近仍在熟睡的鹿棠。

鹿棠身体不舒服,即便在睡梦中也表现得一会儿松弛一会儿紧张。这会儿显然属于比较紧张的阶段,都皱起眉起来了,嘴唇小幅度动了动,仿佛还打算说梦话。

在两人距离还有二十公分远,周周已经准备叫醒她的时候,鹿棠像是忽然感觉到了危险,猛地睁开眼睛。

周周弯着腰把脸蛋凑近在看她,手里的针尖微微扬起,鹿棠一睁眼就是一双大眼睛和边上无法忽视的针尖。

原本还在迷茫,这一眼看过去,针尖寒芒一闪,哪里还有迷茫,她打了个激灵,连人带椅子往后退了半米远。

刚睡醒就经历如此暴击的鹿棠微微睁大眼睛,局促不安地抬起头。

“这……这是要……”

周周抿唇一笑:“鹿棠啊,你醒得刚刚好,太是时候了。如你所见,你烧退得太慢,现在必须要打退烧针了。乖一点,不要乱动,很快就好了。”

她的语气幽幽,虽然话里的内容听起来没问题,但配合表情和语气就给人一种鬼片的既视感。

鹿棠脑袋里闪过一些不太妙的回忆,苦兮兮道:“能、能吃药吗?再吃一次药吧?”

周周:“啧,说什么呢?当然是吃药没起到作用才要打退烧针……哦,对,你现在一定是烧糊涂了,我能理解。乖一点,打完针就好了。”

这位画风略微有些吓人的医生上次就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个人特色,这次虽然跨了个科室,发挥却依旧平稳。

鹿棠紧张地抿起唇,睫毛颤了下。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哎,都说了是退烧药没起到效果才要打退烧针,当然就是没办法了。别拖时间了,肯定要打的,来——”

预感到接下来的场面可能会比较血腥,陆瑶非常识时务地扶着旁边的老爷子转了个圈,正对着帐篷口。

“行了行了,没我们什么事了,还是先出去等等吧。”

老爷子敲了敲手里的拐杖,脸色依旧很臭:“你别忘了——”

陆瑶敷衍地打断并应和:“啊对对对,找陆淮